在唐正天的圆场下,以张教授为首的六位在济北市赶来给徐云急救会诊的专家离开了药膳大酒店,虽然这时候天色已晚,但他们依然是执意要返回济北。他们一切出行都是唐氏集团负责的,还有出诊的费用,唐九都打电话告诉公司的秘书长准备好,一分也不会少了他们的。毕竟他们也都忙抽时间来了,也算给足了唐氏集团的面子。

    虽然那六位专家已经离开了,老者依然是冷嘲热讽着:“就这水平也好意思伸手管你们要钱,若是我这样,我早就找个地方挖条地缝藏起来了。丢不起这人呀!”

    唐正天严肃的看着老者,他问出了所有人都想要问的一个问题,因为大家都觉得辈分跟这老者悬殊太大,所以都把主心骨放在了唐正天的身上,阮清霜也希望这个时候,唐九的父亲能帮他们主持大局。

    “既然老先生您这么说,那你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救徐云了?”唐正天说出了现在所有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这个看似世外高人的家伙,到底有没有能耐帮他们。

    老者轻松的耸了耸肩膀:“别说我老弟还喘着气呢,就算是断了气儿的人,老夫也一样能让他重新站起来灵活的像只猴子。”

    对于老者这番话,阮清霜和秦婉儿喜出望外,这件事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她们走出水深火热的神仙呀!

    果果也兴奋的手舞足蹈:“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爷爷您,就觉得您肯定天生不凡!”

    “哎哟哟,小姑娘,你这嘴巴也太甜了吧。可是论辈分你不能叫我爷爷,我是你爸徐云的老哥,你应该叫我大伯。”老者嘿嘿一笑,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一老顽童。

    但现场除了这个没什么社会经验和阅历的人之外,别说唐正天和南城虎这些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就连唐九和强子这俩没独挑大梁多久的社会人都忍不住发出质疑。

    最直接的当然还要属仇妍,她把果果拦到身后,让果果尽量离那这老者远一些,最基本的警惕她还是有的:“空口无凭,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是徐云的朋友,而且,你又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还是趁徐云这样的时候!”

    一听仇妍这话,老者的形象瞬间就落下去很多,好像他就是一个要趁着徐云蒙难而落井下石的混蛋一般:“我说你这小姑娘,别把什么人都看的那么坏,刚才那些庸医才是废物。”

    “老人家,你说了这么多,我却不得不越来越怀疑你了。”唐九也开口了:“如果你真的是徐云的朋友,而且还有能耐救他,为什么现在还能在我们面前谈笑风生?你担心的应该是徐云吧?救人的事情需争分夺秒,你现在却悠哉悠哉,你让我们如何信你?”

    老者拍手笑道:“好,这话说得好!但我反问你,如果在你们没问清楚,也没相信我之前,我真要对徐云这臭小子下手,你们会怎么做?肯定都不同意吧?哈哈哈,你们这些小姑娘到无所谓,但这位……”说着,老者的目光看向仇妍:“我可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对我下什么毒手啊。”

    显然,老者一眼就看得出,仇妍不是普通人,她是属于高手行列的非凡之人。

    “如果你解释不清楚,我当然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仇妍也针锋相对,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

    “所以啊,我们还是把话摊开,说不定聊一会儿天,大家都熟悉了,你们到时候相信了我,我再救人也不晚。”老者脸上的笑容依然轻松:“我一直都相信我徐云兄弟命大,他若是不想活了,谁救也救不好。但若是他不想死,那我就能让他今天晚上便跟我把酒言欢,金樽对月!”

    果果听到这话又激动了:“你真能让我爸爸今天就醒过来,我马上就把这家酒店送给你都没问题!”

    老者对果果竖起了大拇指:“这孩子真孝顺!相信我,你老爸现在肯定听得到。不过,这酒店我倒也不稀罕,我想要什么,直接跟你老爸说就行,他只要有机会有能力,就一定会帮我做到的。”

    “你面子可真够大的。”唐九怎么听都觉得这老者有些吹牛,忍不住开口反驳。

    “九儿。”唐正天出言制止,因为他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这老者了,如果他真的是位世外高人的话,万一女儿说话得罪了他就难堪了,这种时候,他作为年长者更不能说错话了。

    老者一听这小姑娘不相信他,当时就炫耀了:“我给我兄弟说,我要志玲姐姐签名内裤他都能给我搞到!你们说还有什么是我兄弟给我搞不定的?”

    老者话音刚落,秦婉儿就捂住嘴巴惊呼了一声:“呀!”

    这一嗓子把众人吓了一大跳,老者更是拍着胸脯道:“哎呦,乖乖,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喘气噎着了?”

    “你……你就是那个……”秦婉儿也不知道如何形容了,说的语无伦次的:“徐云要的那些志玲姐拍摄广告时穿的内衣,都,都是要给你的?你……你是那个变态?”

    这话可把所有人给惊到了,里面的信息量也太大了,首先有变态老头的故事,又有徐云竟然能搞到凌志玲穿过内衣的故事。南城虎和强子纷纷咽下唾沫,怪不得云哥跟女神志玲的关系都那么亲密,原来两天还拍过内衣广告,若不是现在徐云还躺在床上,他们四个人早就过去问个清楚了。

    阮清霜和唐九瞪大眼睛,徐云有凌志玲内衣裤的事情她们毫不知情!而仇妍对这老头的警惕性就更高了,因为这老头是变态呀!

    唐正天看着秦婉儿,似乎秦婉儿知道一些他们众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别着急,把事情说清楚,你是说徐云曾经把那个什么内衣……送给过这位老先生?”

    “嗯……”秦婉儿使劲儿点着头,她现在已经可以非常确定这老者一定认识徐云。

    老者想当然的点点头:“当然是送给我的,这臭小子一个国际快递就给我扔来了。若不是这快递单子上的地址,我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就找到地方呀。”

    单佳豪这时候也傻眼了:“是您呀!您就是那个住在雅典西海域萨龙弯小岛的普普塞利城央大街1288号的人?这……这快递是云哥让我帮他去寄的!”

    老者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口袋里的快递凭证单:“这快递单子还在呢!”

    单佳豪急忙上前抢过那快递单,快递单是他手写的,所以上面都是他的字迹,他当然一眼就辨认的出来:“是……是!真的是我写的那快递单!”

    老者给了单佳豪肩膀一轻拳:“这说明咱爷们儿俩有缘分呐,我就说我徐云老弟的字儿没这么烂,原来是让你小子去跑腿寄的啊。”

    单佳豪咧嘴只是嘿嘿傻笑。

    事情发展到现在,所有人真是不得不相信这个现实了,这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老头,真的是徐云的朋友!而且还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若不然的话,徐云也不会连他要凌志玲签名内裤的忙都帮他。

    为了再次证明自己的身份,老者还把随身行李带着的签了志玲姐姐字迹的内裤拿出来给大家看。秦婉儿看到之后再次肯定了,这就是她那天无意在徐云包里看到的那些件内衣!

    不过,这老者虽然证明了自己是徐云朋友的身份,却也把变态这俩字深深的烙印在了众人的心。如果不是变态的话,怎么会收集这么变态的东西呢?

    果果很快就给这老者起了一个外号:“老不正经!”

    “哈哈哈,这就说来话长了,丫头,大伯这可不是老不正经,大伯这也是没有办法,有些事情不能够只看表面哦,但要通过表面看本质,又是谈何容易呀。”老者的笑声很爽朗,似乎被大家认同了,他也非常开心。

    没错,这就是住在那雅典西海域萨龙弯小岛上普普塞利城内的毒手医仙老颠头!他可是曾经发过誓不能回华夏的,却突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突然造访?这一切说来话长,不过,一切都归功于徐云的这件国际快递。

    “现在你们能让我去看看我徐云兄弟了吧?若是咱在这么聊上几个小时,我可真怕他吃不消。”老颠头嘿嘿的笑了笑,然后望着床上闭眼躺着的徐云:“是不是呀老弟,你这会儿心里没少骂我吧?别急,既然老哥来了,就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被黑白无常给带走的,哈哈哈,要知道连阎王爷都畏忌我分,更别说勾魂的小鬼了。”

    到了这时候,仇妍也没有继续阻止老颠头的理由了,只不过,她跟所有人所担心的都一样,这么一个越看越听越了解就越不靠谱的老头儿,真的能帮徐云吗?

    要知道徐云可是已经被河东市立医院和济北市六大专家全部否决了生命的人。就凭这么一个老头,他有什么能耐让徐云起死回生?

    “老先生,如果你真的可以,那我们真心的希望您早点帮徐云……”唐正天做了总结性的回答,他一直没说话,一直在思考,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期待这个老者真的是世外高人,也只能心抱歉的把徐云死马当活马医一下了。

    老颠头收起了笑容,直接走到徐云床边,看到徐云这样,声音略微心疼颤抖的自言自语着:“臭小子,竟然能把自己伤的这么重,到底是要守护多么重要的东西?惹上什么人了……”

    【ps:天气忽冷忽热,为了保证能用健康的身体去码字,小仙可每天都抽出半小时去打篮球,咳,也该减肥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