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一听老颠头这话,又看到老颠头在他的随行背包拿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和一套用羊皮卷着的银针,原本就紧张的神经瞬间又被刺激到。

    她表情非常严肃的提出疑惑:“老先生,您真的能救好徐云吗?”或许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不尊重人的意思,阮清霜又解释道:“我并不是不相信您,我只是……真的不希望徐云再受到伤害。”

    果果拉了一下阮清霜的手,小大人似的安慰道:“妈妈,大伯伯都这么说了,就肯定能行!我相信大伯伯,他一定有办法的。”

    老颠头一听果果对阮清霜称呼,微微怔了一下,抬头多看了阮清霜一眼,很快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哈哈哈,弟妹呀,你可别老先生老先生的叫,我都说了,我和徐云是哥们,你就叫我老哥就成。”

    一声弟妹把阮清霜的脸都喊红了,但阮清霜很快便意识到现在不是脸红的时候,迅速恢复冷静。但她还是存在很多的疑惑,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问。

    “虽然现在的医疗设备非常先进,但咱们华夏人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可也不简单。”老颠头看得出阮清霜质疑,六位专家在拥有那么多先进医疗设备的情况下,都说徐云无力回天了,他只是拿出点瓶瓶罐罐就说他能救活徐云,正常人都会感到疑惑,他微微一笑,问果果:“小丫头,知道什么叫医吗?”

    果果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就是起源于我们华夏的医学,就是医!”

    老颠头一边抬起徐云的手腕,把手指搭在徐云脉搏处,笑着道:“你回答的非常好!医,是起源与形成于华夏,具有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等特点的医学,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听到老颠头讲的头头是道,众人纷纷提起了精神,阮清霜也对老颠头又增加了两分信任。所有人都是洗耳恭听,想听听老颠头的高见。

    “我们的医将阴阳五行作为基础,将人体看成是气、形、神的统一体。”老颠头一边给徐云号脉,一边细细讲来:“阴阳大家都知道,金木水火土奈悟性也不用我多解释吧?”

    果果点点头:“阴阳源自于自然观,是自然界对立而又相连的,比如什么天地,日月,昼夜,男女,我说的对不对?”

    此话出于岁女童之口,的确让众人足够的震撼惊讶。毕竟果果也是名门大家之成长的闺秀,冯千岁平日里研究的易经或者道德经都提起过阴阳,所以阴阳的理论早已渗透到了华夏传统化的方方面面,是一种对立统一而又矛盾关联的东西,从前冯千岁经常和朋友们探讨华夏化等方面的问题,果果听的多了,也就自然比普通孩子懂得多一些。

    老颠头听完果果的话,那对果果绝对是刮目相看:“哎呀呀,不愧是我徐云老弟的女儿啊!哈哈,对对,阴阳是方方面面的源于自然!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强子和南城虎在旁边红着老脸,因为他们都学问不高,都是高便下学混社会的,所以根本听不懂这些高深莫测的东西,连果果都能跟人家谈什么阴阳学,简直羞愧死他们这群大男人了。

    这时候老颠头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感觉到了徐云脉搏上的问题,很快,他的眉头便又舒展开来:“那你了解五行吗?”

    “我只知道金木水火土。”果果摇摇头:“这个我到没有特别深的研究。”

    看果果一副小教授的样子,若非徐云现在这样,恐怕现场的人都要忍俊不住了吧。

    “那我告诉你,大自然就是金木水火土这五个要素构成,这五个要素的盛衰,而使得大自然产生变化,不但影响到人的命运,同时也使宇宙万物循环不已。”老颠头号脉的同时又翻了一下徐云的眼皮:“这一学说在医运用,是以五行的特性来分析研究机体的脏腑、经络、生理功能的五行属性和相互关系,以及阐释它们在病理情况下的相互影响。”

    这番话恐怕还不是果果这个年纪能理解透彻的,因为就连阮清霜等众人听起来都挺难消化。

    老颠头把徐云的手放下去,微微笑着道:“知道我为什么说那些专家是笨蛋吗?因为他们都说我兄弟回天乏术了,但在我看来却全是扯淡。”

    若是在场的人知道老颠头那毒手医仙的威名,就肯定能理解老颠头为什么看不起那些专家了,因为再牛逼的专家在他老颠头眼里也都是庸医。他对医学的研究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医讲究望闻问切。”老颠头笑着道:“望是指观气色,我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我徐云老弟的气色,这不是死人该有的气色。闻是指听声息,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徐云老弟的呼吸,这也不是死人该有的呼吸。问是指询问症状,当然这个我不用问也知道他是被高手所伤,若不然不会伤那么重。切就是说我刚才所做的指摸脉象,我兄弟只看面相就知道是福大命大之人,这脉象摸起来更是生龙活虎之人。所以,我在这里给各位保证,只要有我在,我徐云老弟就绝对没有大碍!”

    最后一句话是多么的振奋人心啊!阮清霜几乎是喜极而涕,秦婉儿双手直接捂住嘴巴差点失声尖叫出来,唐九阴郁的脸色终于迎来了雨过天晴,果果更是直接兴奋的冲上前去给老颠头一个大大的拥抱表示感谢。

    唐正天心里默默感慨一声高人!强子咧嘴笑开的嘴巴就给了梁山肩膀一拳,南城虎纷纷长舒了一口气,从在东龙山看到云哥这样之后,他们人都是第一次呼吸的那么痛快!吕怡也忍不住紧紧抱住了身旁单佳豪的胳膊,单佳豪感受到吕怡的这一抱,没什么化的脑子里都冒出一个成语,双喜临门!

    老颠头看了一眼众人里最冷静压制了情绪外露的仇妍:“对方是什么人,竟然能把徐云伤那么重……根据我刚才的号脉,我老弟的实力增进那么多,还能被人伤那么重,对方一定不简单吧?”

    至于老颠头为何问仇妍,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一眼就看得出,在场的人,只有仇妍是窥入门径的高手,其他人都是朋友人而已。

    仇妍的声音也不再那么冷漠,可想到青鬼,她多少还是有些咬牙切齿:“超级高手……”

    “怪不得。”老颠头点点头,但随后又皱起眉头,就算是超级高手也不至于把他伤那么严重吧?以及他感受到徐云如此强劲的脉象,他自身也应该是一超级高手了啊,不至于被一个同为超级高手的对手打成这样吧?

    除非说对手是已经接近宗师境的九阶超级高手,若不然就只有一个可能——这家伙跟人玩命,用的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儿,就根本没有任何防护的意识。

    老颠头了解徐云绝对是个冷静的人,如果他都做出这么冒险不理智的事情,只能说明他要守护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但在这脉象,老颠头还感觉到了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东西,这个他没有对众人说起,因为他即便是说了,众人也无法理解,这个问题他还是等把徐云救醒了之后再问他吧。

    在众人关切的目光,老颠头在一堆瓶瓶罐罐找出一个紫红色的细口瓶,倒出一颗黑到发亮的药丸,药丸上有个红点,犹如鹤顶。

    其他人看到这药丸到没什么反应,但仇妍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直接惊呼出声来:“鹤顶大还丹!?你怎么会有这颗药的?!”

    看到仇妍都如此惊讶,其他人更是好奇了,因为他们都知道仇妍见多识广,是实力仅次于徐云的高手,所以连她都如此惊讶,只是想想就知道这老颠头拿出的这颗药丸到底有多么珍贵和稀罕了。

    “不错啊,这都知道?”老颠头得意的笑了笑:“我为什么不能有这颗药,这药就是我自己做的啊,哈哈哈哈!没想到老夫那么多年不做的药,现在拿出来还能有人识货,啧啧啧,真是乐煞我也!”

    这时候仇妍的表情就更夸赞了,她紧紧盯着老颠头,一刹那,甚至都紧张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她看着老颠头的表情绝对要比见到这颗鹤顶大还丹的表情还要惊讶十倍!

    这鹤顶大还丹是采用了剧毒鹤顶红,然后配以一百零八种药去柔和其毒性而做成的一种神药,它虽然看似巨毒,但却是稳固人心境和脉络的最奇的珍药!

    而知道这鹤顶大还丹配方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它的研发者!

    “你是毒手医仙吴秋子!?!”仇妍颤抖的声音说出这几个字。

    唯一曾经跟地下世界有丝丝牵扯的唐正天,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彻底被惊呆了。吴秋子,十年前就叱咤地下世界的风云人物,被世人称为毒手医仙的吴秋子,竟然跟徐云是兄弟?

    要知道吴秋子已经六十有余,他成名江湖的时候,徐云还没出生呢啊!那时候徐云他爸估计都还是个年轻的毛头小子呢。

    【ps:8更结束今日爆发……说真的,玩儿爆发还真是一个刺激,每天脑子里都要想着接下来应该如何衔接故事,动脑子多了头发就出油,一天两洗……我滴个脑子啊。求打赏~洗发水都买不起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