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颠头老脸一红:“什么毒手医仙不医仙的,低调低调,你们就叫我老颠头就成,我徐云老弟平时都是这么叫我的,咱都一个辈分,别那么见外,那样就太不好了,太见外了……”

    这时候仇妍真后悔她之前对老颠头的怀疑,这可是老前辈!刚才她竟然怀疑他是个骗子,早知道他是毒手医仙吴秋子,仇妍肯定一早就把那群什么狗屁专家给赶走了,一个毒手医仙能顶得上他们一百个,不,是一千个专家教授!

    “吴老前辈,请恕我刚才那么冒昧!”仇妍当即就低头抱歉认错:“我求求您,我们求求您一定要帮我们把徐云救过来!我知道吴老前辈您的规矩,但不论您有任何要求任何条件,我仇妍都绝无二话,一定帮您完成!”

    “哦?仇妍?那个,你就是前几年在东瀛岛国的鬼子神社干掉了个‘伊贺流’忍的小狐狸吧?”老颠头眯了眯眼睛:“哈哈哈,老夫可是非常佩服你啊。你可别提什么我的规矩了,我那些规矩都是对外人的,徐云是我兄弟,就算我拼了老命也一定会救他,什么条件也没有,你就放心吧。”

    堂堂暴力狐尊在老颠头的眼里就是一只小狐狸,这也足以说明老颠头的身份来头到底有多大了。只不过在场的人都不清楚这地下世界的事情,所以也搞不太懂。

    但只是听仇妍那尊敬里带着敬畏的语气,就能知道这老颠头绝对不是一般的世外高人呐,那绝对是高人的高人!

    而这高人的高人竟然还听说过仇妍,而且还说了句什么干掉东瀛岛国的伊贺流忍者,那仇妍在众人的眼也瞬间提高了神秘感。尤其是南城虎,他们可是都吃过仇妍的亏,知道仇妍多大的能耐,现在一听这高人的高人都这么夸赞她,而且她还在东瀛岛国干过那么危险的事情,那更是佩服的不得了了。

    仇妍就是因为那次事情而名震地下世界的,要知道东瀛岛国的忍(级忍者)足以跟一流高手的实力相媲美。而仇妍也是因为那次事件被伊贺流门下的忍者追杀,得到冯千岁相救才得以留下一条命,所以才忠心耿耿的跟在了冯千岁身边,一直都不离不弃,直到冯千岁被小人陷害清洗出局,她依然不离不弃的照顾着冯家唯一的血脉,果果。

    “一切都拜托您了!”仇妍眼闪烁着希望,她现在非常非常的肯定,徐云有救了!难以控制激动的情绪,仇妍只能一把抱起果果,一个劲儿的在果果耳边说:“有希望了,真的有希望了……”

    仇妍看到的希望就是大家看到的希望,一瞬间,老颠头的形象彻底就被神话了,强子就跟看老神仙似的,对老颠头道:“吴老先生,您喝什么茶,我现在就去跟您准备!”

    “茶……”老颠头迟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下巴:“就来杯铁罗汉吧。”

    阮清霜知道强子不知道去哪找茶叶,便起身道:“我来吧,你们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打什么下手。”

    “清霜姐,我帮你一起。”吕怡意识到自己抱着单佳豪的胳膊,赶紧找个借口松开开溜。

    这一幕自然也被心情放松下来之后的吕峰和单洪宁看到了,吕峰瞅了一眼单佳豪,又看了眼单洪宁,压低声音道:“老单啊,你弟弟那是什么意思啊?是要对我堂妹下手?”

    “老吕,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明明是你妹主动抱的我弟。”单洪宁嘿嘿笑道:“你妹这叫老牛吃嫩草吧?”

    “得了吧你,你们单家想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吕峰瞪眼道:“我可跟你说,你弟要是敢欺负我妹,我一准给他废了。”

    单洪宁知道他开玩笑,依然笑的灿烂:“我们单家又不次,不至于配不上你妹吧?”

    在这两人偷偷的对话,看得出来,现场的气氛已经缓和了很多,有了老颠头的出现,众人的确是轻松了不少。所有人从刚才的彻底绝望,到现在的看到希望,那种心里压力的轻松是语言无法形容的。

    “吴老前辈,我们是不是需要回避一下?”仇妍考虑的多一些,担心他们在这里会影响到毒手医仙吴秋子行医治病,毕竟关系到徐云生命的问题,仇妍觉得还是小心为上。

    这时候强子和南城虎他们等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都纷纷准备撤离现场,给吴秋子足够的行医空间。

    谁料老颠头却大手一挥:“我又不是那种小气巴拉的狗屁专家,生怕自己的一点技术被别人给学去了,那样自己就当不成权威了。我无所谓,你们愿意在这看就在这看,看了你们也学不会,若是真有人跟徐云老弟一样,当年看我行医就能有所悟性,那我更欢喜还来不及呢!哈哈哈,人生在世,我最遗憾的便是知己太少,太少!”

    老颠头这话让众人也安心了,毕竟能留在这里最好,因为他们都担心徐云,万一有什么突发的情况,能搭把手出点力气也是随时能拉到人,安全第一,人越多,就越保险。

    说话间,老颠头已经把那颗鹤顶大还丹塞进了徐云的嘴巴里,并且把徐云的身体扶正,然后单指在徐云双肩两处穴位轻点,只见徐云一抬头,就要仰头咽下口的药。

    然而,眼瞅着那颗药丸即将顺入体内的时候,却突然卡在了咽喉处,因为徐云是抬着头的,所以那颗药丸明显的凸在徐云咽喉处。

    老颠头脸色大变,嘴里骂道:“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连吃个药都要我担心!快,谁快点来给他把嗓子眼卡住的药丸吹进去!很简单,就是亲亲嘴吹口气的事儿!”

    房间内一时之间鸦雀无声,这是哪门子的要求啊?这算帮忙应急吗?

    老颠头见无人反映,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倒是想帮他,但我这一把老骨头老肉,终日和药呀毒呀的混在一起,我怕我一口毒气下去,没等把他救活,他就已经先被毒死了。”

    “那就等他自己咽下去,要不给他喝点水?”秦婉儿提出建议。

    “你也听到了,这药丸叫鹤顶大还丹,如果你想让徐云毒死,那就尽管用水给他把药丸在嗓子眼泡开,一旦药丸鹤顶红的药力不是在胃里散发,就没有任何器官可以产生控制其毒性的黏膜。”老颠头这话说的很认真:“他马上就可以去跟阎王爷报道了。”

    仇妍咽下一口唾沫,这嘴对嘴的事儿她绝对做不来,何况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呢:“那,那就等他自己咽下去吧?”

    老颠头认真的听完,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可以啊,但这就要赌一赌了,嗓子的温度要把这颗鹤顶大还丹融化的时间应该只需要不到一分钟,如果一分钟之内徐云还没把这咽下去,那就只能怪他命不好了。”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背后直冒冷汗啊!他们真怀疑老颠头是不是故弄玄机才这么说。怎么都觉得有些夸张。

    老颠头的表情却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虽然我这个人平日里喜欢吹吹牛,扯扯皮,但是在正事儿上,我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十秒钟之内这颗药丸他若吞不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唉,没想到我这老弟身边那么多美女,竟然连一个帮忙的都没有哟。”

    “我来!我帮我老爸!”果果自告奋勇。

    老颠头摇摇头:“你一小女娃的肺活量根本不够,在浪费时间的话,就真不秒了……还有十秒啊。”

    仇妍和秦婉儿互相看了一眼,但两人只是想想,都已经是憋红了脸!要知道身边可那么多人看着呢,这让她们如何下的去嘴?

    “我来!”唐九突然一步向前,直接走到徐云的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深呼一口气就嘴对嘴的对接上去,果然,在唐九奋力的一吹下,卡在徐云喉咙处的那颗鹤顶大还丹还真就滚落了下去。

    老颠头紧张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谢谢你啊,姑娘。你这么做,徐云他都知道,他现在虽然不能说话,也不能睁眼,但他是有意识有思想的,他一定会感谢你的。”

    唐九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也是满脸羞红,她能这么做的原因是她跟强子和南城虎这些人还并不熟悉,所以不至于太尴尬,而且她以后也是要回济北的,跟他们之间也不会天天见面。

    仇妍和秦婉儿感激的看了眼唐九,心道幸好有她在,若不然她俩还真下不去嘴呢。毕竟这是电光火石之间就要做决定的,万一她们俩耽误了这么大的事儿,那可就真是要懊恼一辈子了。

    徐云服下药之后,阮清霜和吕怡也推门进来了。

    “吴老先生,您要的铁罗汉。”阮清霜把茶端到老颠头面前,她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所以一点都没感觉到空气气氛的旖旎。

    老颠头也没客气,端起茶就喝,放下杯子之后,声音突然就提高了八分的严厉:“我要开始施针了,希望你们任何人都不要打扰到我,一百零八针,如果我错了一步,那我这老弟就恐怕是要和我天人之别了,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ps:各种求顶求支持,年底了,大家都忙了,年轻的学生读者兄弟们或许是最轻松的,羡慕你们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