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这番话,众人倒抽一口寒气,唐正天什么也没说,第一个带头离开,强子见状急忙去开门,首当其冲的走出房间,唐正天出来之后,南城虎紧随其后就跟了出来,他们谁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不注意而引发那么大的医疗事故。老颠头说的那么严肃,只是想想,这几人背后都冒冷汗。

    男女之别,就像是阴阳学之说,相互联系而又对立。比如在徐云这件事情上,阮清霜她们几个女人却没有离开徐云的房间半步,她们想的不一样,她们认为自己有完全的把握控制自己不会打扰到老颠头,她们不离开是因为她们害怕,怕途还会出现什么其他的变故。

    就像刚才吃那药丸的时候,谁能料到那东西若不及时服下,还能置人于死地?这在她们听来都特别不可思议,但高人的话,谁又敢不听呢?

    华夏人都有一个共性,一旦某个人在他们的眼神化了之后,那人便说什么都是真理,说什么都是对的,就算是听起来极度不可相信的话,在旁人耳听来也是绝对不可逆的圣旨。

    这便是为何华夏能拥有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那么多甚至根本不知道皇帝是什么东西的人都被所谓的皇帝统治着,那仅仅是因为他们听信了所谓天子之命。也和现在无论何时都无法抹灭的传销犯罪一样,一个编造的特别荒唐的谎言,只需要你交钱入会,然后在拉人入会,就能实现一年什么也不用做就能收入几百万的白日梦。

    这些都是极度天方夜谭的话都有无知的人会去相信,那也就不难理解,现在药膳大酒店里的人,是怎么把老颠头所有话都当作真理的了。因为在他们的眼,老颠头就是被神化的人,而神化他的是他们都认识的仇妍,而且还是平日话不多说最神秘的仇妍。

    当然,老颠头被神化还是可以被接受的事情,毕竟老颠头若是在医药学的世界里面论,那绝对是有足够的实力跟什么医圣张仲景,药圣李时珍,药王孙思邈……还有什么扁鹊、华佗所有神医齐名了!

    只见老颠头把羊皮卷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银针在灯光下闪闪晃眼,老颠头的双指游走在羊皮卷上,犹如舞者在舞台,游刃有余。一根根银针随着老颠头的手指刺入徐云身上的重要穴位,老颠头的股股疗伤真气也沿着银针涌入徐云体内。

    老颠头做事的效率非常快,快到让人瞠目结舌。他脱去徐云的上衣,羊皮卷一百零八根银针,他只用了不到两分钟便搞定,几乎每一秒钟都有一根银针刺入徐云的体内,而每一根都刺位精准,并且注入不同量的疗伤真气,因为每一处穴位能承受的摄入真气都是不一样的,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果果到后来都不敢睁眼看了,因为她老爸在短短两分钟之内就被刺成了刺猬,而且还是那种全身通红长着银针的刺猬。

    最后,老颠头捏起一根于其他银针有些不一样的一根针,直接刺入徐云头顶百汇,随着银针股股涌入的身体,已经八个小时没有任何反应的徐云竟然能清晰的在口发出一声强烈的呼气声。

    这下可把阮清霜她们给兴奋坏了,眼看着果果都要高兴的喊出声音,仇妍一把将她抱起捂住嘴巴,这时候可是非常重要的时候,她们绝对不能打扰到老颠头。秦婉儿和唐九一左一右的抱在阮清霜身旁,人激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很快,刺在徐云身上的银针穴位处开始流出黑色的血液,虽然很少,但是因为全身被刺穴位太多,依然还是把刚刚高兴起来的几个人给吓到了。

    而老颠头也用那神出鬼没的手法在短短十秒钟之内便把徐云身上的银针拔出,而那穴位处的黑色血迹依然在流出。

    徐云没有像她们想象那样突然醒过来,却仍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跟最开始一样,只是有呼吸,其他什么都没有,跟植物人差不多,唯一的一点,植物人的体内机能都还正常,而徐云却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无缺的。

    “弟妹们,你们去帮他去清洗一下吧,记得不要用冷水,用温水,等这黑血流出就好了,你们放心,这不会流太多的,不会导致他失血过多。”老颠头看似短短的施针之间,但却有如耗尽了体力一般,过渡的真气使用让他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汗。

    阮清霜迷茫的看着老颠头:“吴老先生,这……这就……可是徐云他还……”

    “弟妹啊,我可不是神仙,我也没有一次便能把我这老弟弄活过来的本事。”老颠头微微一笑:“我这把年纪了,有些时候干点事儿就特别累,特别的力不从心。不过,我保证,我会用最短的时间让他醒过来。他的伤势比我想象还要严重,所以医治起来要循序渐进,若是急于求成,很有可能对他的身体造成二次伤害。你需要给我几天的时间,我慢慢来,一点一点把他体内的积血排出来。”

    阮清霜似乎理解了,点点头,她只能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老颠头的身上。

    唐九问道:“吴老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只要您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我说,我马上跟您准备。”

    “我什么都不需要,哈哈,老夫一把银针走天下几十年了。”老颠头得意的笑了笑:“如果说有什么需要的,我现在就是有点饿了,刚才发力过渡,这岁月不饶人啊。”

    仇妍很清楚,那跟年纪没有什么关系,以老颠头的实力,别看他已六十有余,但他这身子骨绝对可以跟徐云他们这些年轻人相媲美,他的累是因为过渡使用真气所致,就像当时徐云救自己一样,非常辛苦。

    秦婉儿知道清霜姐现在非常憔悴,抢先道:“我去让梁山他们准备吃的,吴老先生,您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尽管开口,虽然我们这里不是什么五星级大酒店,但大部分东西还都是能做的。”

    阮清霜点点头,示意老颠头想吃什么随便说。

    “那我可不客气了?”老颠头嘿嘿一笑:“狸唇,驼峰,猴头,熊掌这些有吧?还有就是燕窝,凫脯,鹿筋,黄唇蛟,这些也可以,至于怎么做,那我也不会,清蒸还是红烧,随便你们。”

    这还真把众人给难为了,老颠头不开口是不开口,一开口点的就都是上八珍,而药膳大酒店里除了有燕窝之外,其他那些都是特别珍奇的动物,价格昂贵不说,有些还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呢。

    “吴老先生,这些对我们来说可能有些困难。”秦婉儿实话实说:“如果您要吃的话,我马上安排人出去给您买。”

    老颠头摇摇头:“没有的话那就算了,那就来点果子狸,哈什蚂,赤磷鱼,乌鱼蛋,这也成。”

    阮清霜尴尬的笑了笑:“吴老先生,您的口味真的很特别,果子狸那类东西在我们这不流行吃,当然,我知道那是所谓的八珍,但也的确是存在传染病毒的可能……所以……”

    老颠头哈哈笑了笑:“所以你们就见外了!我刚才说那些山珍海味都是跟你们开玩笑,既然你们是药膳大酒店,我当然是要吃你们特色拿手的药膳了,要不然我找到这里来干嘛?哈哈哈,行了,我出去抽袋烟,你们也抓紧时间给徐云清洗一下身上,然后擦拭干净让他休息,明天还要继续给他排放伤其内脏的毒血呢。”

    虽然给徐云洗澡这件事情放在一个人身上很尴尬,但若是众女齐心合力,那就算不上是什么尴尬的事情了,人多吗,而且还力量大呢。

    梁山已经在厨房开火了,这么重要的客人,他肯定必须亲自下厨,而切大家伙也都饿了很长时间了,晚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定要好好做几道菜犒劳犒劳大家。

    唐正天突然想到医院还有胡狼和黑貂他们,而且唐九司机跟秘书潘菲也在医院,便找了个借口先出去一下,直接前往医院去看看他们,他知道现在九儿的心思都在徐云身上呢,所以也没跟她说这档子事儿。

    强子和南城虎都没啥事儿做,也就发挥了他们拍马屁的功力,一个个围着老颠头,左一句老神仙,右一句世外高人,把老颠头听的嘴巴都快要咧到脑瓜上了。几个人都是烟鬼,尤其是老颠头,那绝对的老烟枪,强子和南城虎他们递上来的好烟他一根也不要,就抽自己烟袋里的烟丝。

    吕峰见多识广,一闻那么冲的味道,就知道这是漠河烟丝,这玩意一般人还真是享受不了,太冲了,能抽的了这种东西的人怎么都要有几十年的烟龄,若不然那肺也适应不的。

    老颠头一边吧嗒吧嗒抽着烟袋,一边嘿嘿笑:“烟这玩意可不是好东西啊,若是不抽它,我恐怕还要再多活几十年呢。哎,戒不掉了,没那个毅力,哈哈哈,你们还好,还年轻,趁着身体还没废掉,能戒就戒了吧。”

    强子和南城虎只是嘿嘿笑,戒烟?这个问题他们还真是没有想过呢。

    ……

    接下来的这几天时间里,老颠头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事情,而徐云的确每天都有着很明显的变化,呼吸越来越正常,第五天的时候他躺在床上,阮清霜都以为他是熟睡一般呢。

    【ps:身心疲惫继续求一下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