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的时间是漫长的,青鬼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过上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

    他没有能在徐云的手得到果果,而且还因为一时大意而功力尽废,他根本就不可能把燕门的掌门人金国奕带到冥王冷尘那里,所以他很清楚,冷尘是不会放过他的!

    经过了整整一天的思考,青鬼都想不出世界上有什么天涯海角会是冷尘的人找不到的。最终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知道只要冷尘想要找到他,他去哪儿也一样会被找的出来。

    就在青鬼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关于打击传销犯罪的报道,突然之间,青鬼想到了一个好去处,那就是加入传销组织!传销者每天过的都是蓬头污面老鼠一般的生活,他们的组织庞大,却又非常隐蔽低调。而且里面都是一群被洗脑的傻子,绝对不会有人威胁到他的生命,这是青鬼能想到的唯一好去处!

    所以,青鬼很快就主动被套入了传销组织的窝点,这是他在这窝点里面的第四天,他想不到这里的生活竟然是如此非人的生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培训组织,但培训的科目只有一个,就是洗脑,一直把你洗成白痴为止!

    这里的人每天早餐就是稀的能照出人影的一碗稀饭,午晚上吃的都是菜市场捡来的烂菜叶,根本就见不到油星!这么冷的天,盖得都是黑心棉被,还不能用热水,别说是男人不能用,就连生理期的女人也一样不能用。别说洗澡了,连洗头都被称作是浪费水资源。

    青鬼就在这地方接受着残酷的洗脑,他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白痴会上当,而且这上当的人群里还不乏高学历的人才。他们只需要稍微明白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都不会沦落至此,那就是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努力就永远不可能得到回报,就更别说什么发大财了。

    然而,即便是青鬼藏身在这种地方,他也依然没能逃脱到命运的制裁,在他消逝在冷尘的监控掌握之后,冷尘便一道命令下去,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就把他找到了。传销这东西,洗脑天的才算入门,所以青鬼只是一个刚入门的新人。

    那是一个下午,青鬼和几十个脑子里装着粪便,毫无常识的笨蛋一起接受组织上的培训,所谓培训便是洗脑,什么令五申的一遍遍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大话空话,竟然能起到激励人的作用。连青鬼都感觉到了洗脑的可怕,他都怀疑自己若是在这里待一个月,会不会也变成那些行尸走肉?

    就在这时候,传销窝点的出租房门被人一脚重重的踹开!所有的人都认为是警察来了,但进来的却只是两个人,一个身材干如瘦鸡,一个体似肥球。

    青鬼一眼就认得出来这两个人,瘦的是黄羽,冥王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在地下世界有个并不算响亮,但听说过的人都会为之胆寒的外号,毒蚁。

    胖的那个叫杨轶,人称嗜血鼹鼠,以青鬼的了解,嗜血鼹鼠在冥王岛上的等级是比毒蚁黄羽还要高一些的。

    这两个人出现的那个瞬间,青鬼便知道自己肯定跑不了了,别说他现在功力尽失,即便是他完好无损,在吃一颗阴阳丸,那也绝对不可能是这两大超级高手的对手。这时候青鬼已经放弃了逃生的念头,安静的蹲在人群等死。他真的不明白,自己都藏在这种地方了,又怎么会被冥王的人找到呢?

    青鬼根本不知道,在他第一天归于冥王门下的时候,冷尘的人便已经把有定位能力的微小晶片通过注射注入了青鬼的体内。当时青鬼只知道,冥王给他注射的是一种提高能力的药物,却并不知道这药物还有那肉眼看不到的微小晶片。

    房正在讲课的那位“老总”看到不速之客并非警察,当即便横眉怒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嗜血鼹鼠杨轶和毒蚁黄羽两人根本懒得理会那个穿的人模狗样的“老总”,径直走入房间,他们在开门的第一时间便已经锁定了青鬼所在的位置。

    “事业伙伴们!把这两个人给我抓起来!他们肯定是来考验我们是否团结一心的罪恶之人!”那“老总”紧张的喊道,他利用的就是人们的心理。

    然而,没等这些人动手,嗜血鼹鼠杨轶便已经瞬间前至青鬼的面前,青鬼在临死之前,竟然露出一个万般无奈却又带着满足感的微笑。难道说,他真觉得这辈子死在嗜血鼹鼠的手下也挺有面子?

    杨轶没有给青鬼解释的机会,他和黄羽接到的命令便是找到青鬼,迅速将其击杀!因为青鬼藏在了这传销窝点,的确是让这两人挺难找。这次既然锁定了目标,那杨轶就绝对没有手软的理由,毕竟他们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浪费了四天的时间了。

    不过,让杨轶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割下青鬼头颅的整个过程,青鬼竟然一点反抗的意图都没有,任凭他的生命被他取走。

    当那断颈的血喷了满天花板的时候,整个房间内的传销者都吓傻了,包括那个讲课的“老总”。他们发誓,这是他们进入传销窝点那么多日子内,最最难忘的一天。虽然这里的每一天都很难忘,但这一天是唯一让他们吓破胆的一天!

    杨轶就像再做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把青鬼的首级交给黄羽,黄羽拿出随身的一个黑色真皮足球包,将青鬼血淋淋的脑袋直接塞进去。然后两人便若无其事的离开了。他们恐怕都没有意思到,他们的行为变向的断掉了一个传销窝点,有很多上当受骗的人也因为这件事情而被吓清醒了。

    ……

    第五天了,徐云终于睁开了眼睛,就在阮清霜带领着被革职的秦婉儿,放下一切手工作的唐九,以及周末并没有送果果去上学的仇妍,给徐云洗干净身上越来越少的乌色血迹之后,徐云终于睁开了眼睛。

    第一时间,徐云只感觉到一种幸福到要喷血死去的感觉,他自己一个人躺在硕大的浴缸之,身上只有一点遮羞的衣裤还都被水给浸湿透了,根本就是透明的了。

    而他的周围却是四个分别代表了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珠沉玉碎的四位美女,若不是因为徐云洗澡的时候多少有些少儿不适宜,估计果果也会跟着进来参合一下了。

    因为四个美女的关注点都在徐云的身上,并没有人意识到徐云醒过来,所以徐云马上又闭上了眼睛,起码这澡要洗完吧,不然他这时候醒来多尴尬?

    这四人的双手如柔荑如凝脂,各自拿着一块毛巾帮徐云擦拭身上的水渍,浴缸里的水也已经被放掉,徐云身上的血水都被冲洗的干干净净。就那么任凭四个人把身上擦拭的干干净净。

    但有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那就是任凭她们把徐云身上其他地方擦拭的再怎么干净,但徐云穿着的内裤还是湿的,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若是这么就把徐云弄上床,那肯定把床都给弄湿了。

    徐云琢磨了一下,看来自己还是提前睁开眼说一声吧,若不然湿乎乎躺在床上,不舒服的是自己呀。

    就在徐云想开口告诉她们他已经醒来的时候,秦婉儿却如同面临什么巨大挑战似的开口道:“好了,该石头剪子布了吧?”

    石头剪子布?这是啥意思?徐云没听懂,因为好奇心,也就没有吭声,他想知道她们到底是再搞什么花样。然而当徐云明白了石头剪子布,玩的是那么心跳的时候,自己才崩溃了……!石头剪子布,谁输谁就***,当然,脱的不是自己的,而是徐云的!

    就听四人经过那么番五轮的较量之后,阮清霜成为今天运气最不好的一个,她连续输掉,败下阵来,所以今天给徐云换内裤和擦干净屁股上水渍的事情就交给了她!而其他人还是负责扶着徐云,都闭着眼睛或者把目光转移到别处!

    以前昏迷的时候那是徐云不知道,可现在他知道了!明白过来的一刹那,徐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这让他如何是好?是开口还是不开口!?就在徐云犹豫的瞬间,只觉得腰间一松,湿漉漉的内裤已经被阮清霜脱了下来,看她这都没太犹豫不决的份儿上,恐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活儿了吧?

    徐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有多无法自控,他只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脸都快把自己给烫熟了!怎么说他也是一洁白如玉的童子身啊,这一下被四个女人弄着,而且……而且之前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轮流看过了光光,这让他脸上能挂的住吗?

    很快,阮清霜并不娴熟却非常仔细的给徐云擦拭干净,又给他换上了新的内衣和睡衣,几人这才合力把徐云搀扶到床上。

    这时候仇妍眼尖,看到徐云红了的耳根,她把手往徐云额头上一放,惊呼一声:“不好,徐云有些发烫!”

    阮清霜是急忙就去找老颠头,生怕是因为她们的操作不当才导致徐云发高烧的问题,和阮清霜一样,其他个女孩都一样担心的不得了。

    老颠头看了眼徐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对四女道:“你们先出去,我只需要给他稍微一调,便好。”

    四人非常配合的点头离开,现在老颠头说什么她们都照做不顾,比如老颠头让她们帮徐云洗澡一样,说男人不能帮忙,因为不利于医理的阴阳调和,这种时候是需要女人帮忙的,所以才会出现四个女孩同时给徐云洗澡的一幕。

    【ps:加更,求票~求花~求顶~求收~求赏~有啥要啥了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