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四女离开房间关门的一刹那,徐云突然就坐起身来,一把抓住老颠头的肩膀:“我擦!你个老混蛋到底是要给我搞什么鬼呢?干嘛让几个女人给我做这种事儿啊!”

    徐云并没有因为看到老颠头吴秋子的到来而感到任何惊讶,因为在这几天内,他微弱的直觉已经告诉了他老颠头的到来,所以徐云醒来并没有意外,若不是老颠头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恐怕他也没有回天之力,说不定就真死在青鬼最后那全力一击下了。

    徐云相信有些东西就是命注定,他命注定会被青鬼击那一掌,老颠头也命注定会在最危机的关头出现帮他。这一切看似巧合,但徐云却认为这就是命注定,注定他命不该绝。若是他阳数已尽,就算老颠头出现,阎王爷该收的还是一样会收他。

    老颠头看到徐云突然坐起来,也是一点也不感觉惊讶,因为他一早就知道徐云差不多是该醒过来的时候了。徐云的伤势是他一点一点给治愈的,到了什么程度,什么地步,老颠头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徐云的清醒对他来说,是已经算准的小事儿。

    “不让她们做,让谁做?你总不能让你老哥哥我帮你洗澡吧?我都这么一把老骨头了,你也不怕累着我?若是找那群爷们儿,她们也不放心呀,现在这基佬那么多,正常清醒的男人洗澡的时候掉个肥皂都不敢捡,更别说你一昏迷的病号了,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不会发生菊花残的悲剧啊。”

    徐云抓了抓头发:“少跟我鬼扯这些乱八糟的东西,我问你,这几天都是她们这么给我洗澡擦身体呢?”

    老颠头切了一声:“跟我装呢是吧?臭小子,你还嫩点了吧,老子第一天来的时候,别看你在床上躺着,老子就能肯定你已经知道老子来了!你若是连那么点直觉都没有了,那我也没这本事救活你。你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出来是四个大美人天天帮你洗澡!”

    说实话,徐云的直觉还真感觉出来了,他虽然昏迷,但潜意识里却似乎什么都知道似的。他知道那些专家会诊之后说自己没救了,知道大哥老颠头的突然造访,也知道老颠头这段时间给他用银针驱血排毒,也知道唐九帮他把喉咙眼儿的那颗剧毒的灵药给吹下去……当然,这几天他每天精神最舒服的便是感觉这四个美女对他上下其手的那种感觉,实在太飘飘然了。

    想到这里,徐云愣了一下:“我虽然有感觉,直觉也能意识到这些事情,但是身体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老颠头听完,看了眼徐云的裤裆,摇摇头,茫然不知的回答到:“那我可就不知道了,这几个姑娘给你洗澡的时候我可没在场,谁知道你那兄弟有没有出息,搞不好还没碰呢,就要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鸭绿江了……”

    “滚蛋,我跟你说正事儿呢!”徐云老脸憋得通红,若是真那样了,他以后还怎么在她们面前抬得起头啊!

    老颠头似乎看穿了徐云的心思,嘿嘿贱笑道:“老弟,我跟你说你不用担心自己抬不起头来,你想啊,你小兄弟都能雄赳赳气昂昂的抬得起头,那你就更应该抬得起头啊!你说对吧?”

    “我勒个擦……”徐云是当真无话可说了:“好好,那若是我小兄弟没抬头呢?”

    老颠头哎呦一声,摸着下巴道:“啧啧啧,那你以后还真是在她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了,哎呦呦,这霸占着四个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小美女,若是抬不起头来,那可是病,不过你放心,有老哥在,老哥给你开几副药,你放心,这药吃了保准你天天横刀立马,夜夜金枪不倒!”

    “老颠头,你还真是越老越不要脸了……”徐云对老颠头真是相当相当的无语了:“成,看着你救了我一次的份儿上,我跟你扯平,我就不赶你走了。”

    “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老哥救了你,你还赶我走?”老颠头笑骂道:“你怎么也要给我找俩小姐陪陪我,表示感谢吧。”

    徐云耸耸肩膀:“少来,我们这里可是正规场所,没有你想要的那种服务。不过,我也不欠你的,你自己说,你想要志玲姐姐的签名内裤,我给你几条?一条就能顶你救我一条命吧?所以说,我可不欠你的,要说欠,还是你欠我的。”

    老颠头也不生气,嘿嘿笑着连连称是:“这绝对是我欠你的,哈哈哈哈,老弟,我欠你太多了,我这次能回华夏,可真是多亏了你啊!”

    徐云突然愣了一下:“对啊,你不是发誓打死也不回华夏了吗?原本志玲姐都答应跟你一起共进晚餐了,但我说你不能回来,这不就给你推了吗。”

    “别介啊!我这不来了吗!”老颠头这才把他发誓不回国的原因告诉了徐云,五年前志玲姐姐刚出道,他跟一个老朋友打了个赌,如果他搞不到志玲姐姐的签名内裤就永远不回华夏了。

    当时的老颠头风头正劲,他觉得他什么都能搞的到,所以一口答应了,却没想到凌志玲竟然是张太岁推上位的人,那时候老颠头虽然风头正劲,但那也不能动张太岁的人啊,所以他就乖乖在那萨龙弯小岛的普普塞利城里蜗着了。

    虽然年前张太岁没了,而那个跟老颠头打赌的老兄弟也走了,但老颠头依然遵守他的赌约,绝对不回华夏。虽然有时候老颠头也特别想回来,但他是个非常守诚信的人,他拿不到凌志玲的签名内裤就绝对不会回到华夏。原本老颠头已经做好了死在那萨龙弯小岛的准备,但他没想到他当年跟徐云随意的那么一句话,徐云就真把这东西给他搞来了。

    老颠头非常信任徐云,既然徐云给他搞来的,那就绝对不会错,所以他赢得了赌约,马上就赶回国要来找徐云,好好谢谢徐云。因为那快递的发件方是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徐云,所以老颠头下了飞机就直接转了两次车赶来这里找徐云。

    徐云得知这事儿之后,还真是后怕的抽了一口凉气,因为他还真想过让秦婉儿冒签一个给老颠头寄过去。幸好他没这么做,若是他这么做了,那老颠头一旦知道了,肯定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懊恼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有些原则看上去虽然可笑,但原则就是原则,每个人的原则都不一样,但却都不准许别人去破坏这个原则。

    原则,是个很神圣的东西。徐云也有他的原则,他也绝对不准许任何人破坏他的原则,即便是朋友也不可以。

    “伤你的人恐怕也没什么好结果吧?”老颠头突然开口转移了话题:“你受这么重的伤,显然是没准备防,怎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结果还算满意吗?”

    徐云苦笑一声:“我没想到对方这么下死手。”

    “你都下死手了,还能指望别人跟你留情?”老颠头对徐云表示无语:“若是我看到别人对我下死手,那我肯定也绝对不准备让他活。那人怎么样,死了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都担心他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徐云说到这里,神情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但老颠头的话却让他放心下来:“如果我是你的对手,对付你,我绝对不会给你留下一口喘息的机会。就算当时我受了伤,我也会用最后的力气把你的脑袋拧下来,让自己确定你是已死之人。现在很明显,你的脑袋还在,那就说明对手被你击之后,连扭断你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徐云看着老颠头,对于老颠头这么一个老江湖来说,地下世界的经验非常丰富,一般来说,他的分析都非常有道理,也非常的准确。既然老颠头都这么说了,那想必青鬼肯定是没什么好果子吃,说不定现在还不如他的情况好呢。

    ……

    这时候徐云还并不知道,青鬼已经被割掉了脑袋,而他的脑袋也被带去了东南亚那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岛上的人都称其为冥王岛,因为冷尘就是这个岛上的霸主,而冷尘便是冥王。

    彭君德的鬼医之称绝对不是白白得来的,他能用一个已经被割掉的脑袋连接到一具同样只有身体的尸体上,并且让这个脑袋重新活过来。当然,这种脑袋必须是割下来不超过十二个小时的,那样才能保证那脑袋里的脑子还能有用。

    青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头竟然被安放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那种痛苦是他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求求你们,让我死个痛快!”

    “青鬼,如果让你那么简单就死掉,那就太便宜你了。”彭君德的笑容阴冷:“冥王说了,除非你告诉他,你当时离开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去找金国奕,也不是第一时间杀徐云,而是找徐云打听那个小女孩的下落?那个小女孩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只要你把这个秘密告诉冥王,他就会让你死的舒服一些。”

    “我说……我说!”青鬼的痛苦已经到了极限,用这个秘密若能换来痛快一死,那也比泡在这冰冷的福尔马林要爽快的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