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彭君德把青鬼口得知的那个秘密转达之后,青鬼就一直等待着他能给自己一个痛快的死亡,而不是用自己还没有脑死亡的头去做那些可怕的、恶心的医学实验。

    然而冷尘得知青鬼所谓的秘密之后,只是留下一句评论:可笑,可笑至极!但是,想到青鬼能为了这个可笑的秘密而如此疯狂,却又的确让人有几分无法理解,黄羽试探性的问道,是不是应该试着去调查一下。冷尘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这个听上去那么可笑的秘密当然不能成为青鬼的特赦令,青鬼依然没有办法得到爽快的一死!他那存活的脑袋是彭君德最成功的一个实验,所以彭君德说,要好好的培育他,就像是养一盆花一样,每天给他最好的施肥浇水,然后让他沐浴阳光,让它健健康康的存活一辈子。

    而且彭君德还特别兴奋的告诉青鬼:“如果我这个栽培的实验成功了,那你将会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永世长存,永远不死的唯一一人!因为你不需要吃饭喝水,只需要我营养液的灌溉,啊哈,到时候我把你卖给地下黑暗博物馆,能得到相当大的一笔钱,你也能永世被人观摩!哈哈哈哈!”

    彭君德变态的笑声让青鬼整个人都毛骨悚然,虽然他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脑袋,他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头皮阵阵发麻,如果他真的活一辈子,他宁愿死!用最痛苦的办法死也行!他现在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嗜血鼹鼠对他动手之前,自己把自己的脑袋撞成粉碎的西瓜。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死亡更可怕的,那就只有沦为鬼医彭君德试验品这一条路。而青鬼恰恰就沦为了鬼医的试验品,跟那个已经死掉的金枭一样……

    至于青鬼说出的那个关于果果身上的秘密,虽然听上去那么的可笑,那么的天方夜谭,但冥王还是决定找人调查一下,如果青鬼说的是真的,那他当然不会错过这种只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

    老颠头吴秋子把徐云醒来的事情通知了门外的四女之后,她们瞬间就欢呼雀跃的涌入了徐云的房间,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还给这个昏迷的男人擦拭湿漉的身体呢。趴在隔壁阮清霜房间里写作业的果果也什么都不顾了,直接把笔一丢,迈开那小腿就匆忙的跑了出来。

    老颠头摸了摸下巴,哈哈笑着道:“啧啧啧,果果丫头,大伯一看就知道你以后长大了是个大长腿美人的坯子!现在这身条就那么匀称了,你这是要让其他小姑娘可怎么活啊?”

    果果完全没有不好意思,回眸一笑:“那就只能怪她们生错了年代嘛,没办法跟果果一个年代,就算在极品的姑娘也只能有感慨‘既生瑜何生亮’的份儿咯。”

    这自信,啧啧啧!老颠头想不佩服都难呀,简直跟她认的这干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段时间里老颠头了解了很多,知道了徐云跟果果以及阮清霜她们的关系,也大致的了解了仇妍,秦婉儿以及唐九她们。或多或少的知道了徐云在华夏美女如云的小日子。

    看着果果也冲进徐云的房间,老颠头又吧嗒吧嗒的开始抽起自己的漠河烟,这玩意味道呛人,老颠头自己知道,所以他从来都不会在室内或者当着不抽烟的人面儿抽。

    现在这大大小小五个丫头刚刚知道徐云醒过来,恐怕一时半会也有问不完的话,他也识趣,一边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一边从楼梯不急不慢的走到楼下找单佳豪扯淡吹牛去了。

    这当保安队长的小子嘴巴甜啊,把老颠头哄的特别高兴,单佳豪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想知道他第一次见到这吴老先生的时候,这吴老先生怎么就那么简单的几戳,就把他们一群人给翻倒在地上了,那简直就是神操作,绝对是世外高人独创的绝技。

    单佳豪觉得自己若是能学到这么一手,那自己以后也就能独挡一面天地了,至少云哥有什么危险的时候,他也能算一个强有力的战斗力了,而不是只能乖乖在家看家的小娃子。

    “想学啊?那可不是简单的事儿,除非你能让徐云先带你入门。”老颠头嘿嘿一笑,先不说他那内力点穴的功夫是需要对人体穴位了解的非常精准,而且起码是要先让自己成为初窥门径的高手,而且还至少要成为一流高手,有了基本的内力,才能谈这些。

    单佳豪一听这就头大了,哎呦,云哥什么时候才能正儿八经带他入门啊,他现在最头疼的就是这件事情了,他是真心希望云哥能早一天带他入门。可就现在这情况,云哥每天事情那么多,而且身体又伤了,他根本不可能不懂事到现在去找云哥。

    看到单佳豪挺失望的,老颠头也不忍心让他失落,便道:“如果你真的想成为高手,那就要先练气,我可以教你十二段锦总诀,但你有什么悟性,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真的?!”单佳豪一听都差点给老颠头跪下了:“吴老先生,我……我真没什么可以感激你的,要不然我就给你磕两个头吧?”

    老颠头摆摆手:“不用,不用,这真不用,因为我教你的这口诀不算什么秘籍,练气之人都知道。你只需要记好,好好理解消化就好。别让我这番话成为废话,就算是对我的尊重了。”

    “好!您说!我洗耳恭听!”单佳豪从小到大,面对什么老师都没如此认真过,任凭那高英语老师风骚柔媚,他都没正眼瞧过,但现在对老颠头这“老师”那是相当的尊敬啊。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扣齿十六,两手抱昆仑。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撼天柱,赤龙搅水津。鼓漱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咽,龙行虎自奔。闭气搓手热,背摩后精门。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频。以候神水至,再漱再吞津。如此度毕,神水九次吞。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毕,想发火烧身。旧名八段锦,子后午前行。勤行无间断,万病化为尘。”

    老颠头怕单佳豪记不住,所以说的非常非常慢,但即便如此,单佳豪还是记不住,赶紧找来纸笔一条条写下来,而且还提笔忘字,碰到“撼”“辘”“攀”之类复杂的字,都要拿出手机来用拼音查一下才抄上。

    见单佳豪记下之后,老颠头才继续道:“以上是通身合总行之,要依次序,不可缺,不可乱。可以先记熟,以后再慢慢领悟。”

    “是!”单佳豪抱着那本子,就如同张无忌在山崖之下找到了绝世武学九阳神功一般,老颠头也没搞明白,怎么那么简单的十二段锦总诀在单佳豪眼里都那么稀罕。

    其实原因很简单,单佳豪不懂这东西,而且老颠头在他眼又是那么神化的人物,他连那么多专家都说无力回天的徐云都救活了,所以当然在单佳豪眼至高无上的神秘。

    现在就算老颠头告诉他“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是武功绝学,那单佳豪都会毫不犹豫的认真用那小笔头仔仔细细的记在那黑皮本子上。

    “哈哈哈,慢慢领悟吧,老夫有点累了,回去休息一会儿。”老颠头嘿嘿一笑,他只有在徐云面前才老子自称,在其他人面前,自称老夫,多少都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吧?

    单佳豪毕恭毕敬的送走了老颠头,一群保安都迅速的围到了单佳豪的身后,都想看看这所谓的“武林神功秘籍”,单佳豪只看了一行就把本子给合起来,直接塞进衣服的内口袋嚷嚷道:“都跟着瞎起什么热闹啊,去去去,该干嘛的干嘛去。”

    “豪哥,你就给我们看一眼呗,这老神仙到底传授给你了什么绝世神功了?”好奇心强烈的几个是赶都赶不走,他们怎么都觉得单佳豪能那么的认真对待一件事情,那绝对是非常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我就算给你们看了,你们能懂吗?”单佳豪不耐烦的道:“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扣齿十六,两手抱昆仑。能想通这句话的,再跟我问我学到了什么吧!”

    这番话瞬间把保安们全部都震惊了,好深奥的绝学啊,单佳豪的身影瞬间在他们的心高大了好几分。但实际上单佳豪自己也根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吗,就是教他打坐?思神是啥意思?为什么要扣齿十六?什么叫抱昆仑?

    这些对于单佳豪来说都是茫然无措的东西,他对于老颠头所谓的气,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但他依然觉得他苦心研究一定能搞得懂。

    徐云醒来的消息很快通知出去,强子和南城虎那必须是马上放下手里的事情就赶到河东大酒店,今天晚上必然又是一顿大聚餐。

    众人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好好的感谢老颠头吴秋子老神仙,若不是这老神仙,就没有他们云哥的今天,没有云哥了,那就没有他们的未来了。所以,感谢老颠头吴秋子,是今晚这顿饭的重之重。

    而老颠头也有一个疑惑想在今晚跟徐云问明白,那就是徐云体内那股特殊的气,那种让他的实力能在短时间内突增猛进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很好奇,很想知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