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吃的相当嗨皮,看到徐云盯着她看,冲徐云婉儿一笑:“老爸,干嘛那么看人家,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好好好,老爸不看,你慢慢吃,多吃点才能长身体。”徐云紧张的心情瞬间舒缓了,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可能有帮助他人实力激增的异能力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即便自己找不到任何解释的方法,徐云依然坚定的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

    看到徐云对果果如此怜爱,老颠头也挺羡慕的,他这一辈子都痴迷在修炼心境和研究医学度过,等到他明白自己需要个女人陪伴的时候已经五六十岁了,他意识到晚了,而且也真的是晚了。

    “老弟,你身边那么多女人,千万别辜负了她们。”老颠头独酌一口:“哎呀呀,我这把年纪是晚了,去哪也找不到自己的真爱了,晚了,晚一步,就晚一辈子啊。老弟,趁着年轻,抓紧时间,女人多也不用怕,星期一二四五六,一天一个的轮流陪嘛,真不行就翻牌子,看她们谁运气好。”

    徐云笑骂道:“老颠头,你还真是越老越不正经了。别跟我说什么你找不到女人,只要你想找,多少年轻漂亮的姑娘都会直接往你身上倒贴啊?哈哈哈!别跟我说你不举了,就算你真的不举了,以你的水平,随便弄一副药吃吃,那还不得撑个、五夜的呀!”

    老颠头也忍不住笑了,骂一声:“滚犊子,你才不举了呢!老子老当益壮,宝刀未老!”

    “那你还怕什么,找个人陪着你过呗。”徐云继续道:“虽然你是不年轻了,但那都是表面现象,你这内在的东西不比我们年轻力壮的青年差。肯定能找一漂亮姑娘。”

    老颠头切了一声:“你真以为漂亮姑娘会真喜欢我这种糟老头?就算老子床上功夫再厉害,那不试也肯定没有人知道,但谁会愿意跟一个老头试?那肯定是为了金钱或者物质的。我也知道,我随便掏钱给买辆玛莎拉蒂,就会有无数的小姑娘往我身上扑,扑的我恐怕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但那不叫爱情,不叫感情,那叫什么你知道吗?那就跟他妈的去嫖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花了高价还只能嫖这一个!我傻啊?”

    老颠头说话一向都是非常直接,徐云对他这话也不予反驳:“哈哈哈,老哥,你在国外待了这么久,还谈爱情?思想不会还那么不开放吧?”

    “啧啧啧,说什么呢,我当然保守的很,我跟你说,你是不是以为在国外很开放?得了吧,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华夏的姑娘最开放!”老颠头呸了一声:“知道是什么害的吗?就是因为无知,因为物质,因为那些靠着政策漏洞而爆发的土鳖,还有那么有点权力就不知道如何玩儿才更花花的贪官。”

    “那么大年纪了,还那么愤青?”徐云心一样看不惯很多社会现象,但他已经学会了接受,在他有能力去改变的时候,他会出手,但他没有能力改变的,他也只能顺其自然。

    老颠头恶心的拍拍胸口:“不说这些扫兴的东西了。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现在你身边的这些姑娘可不一样,我都看出来了,她们可都是能对你不离不弃的那种!你用猪脑子想想,前几天你那可是一具快要死了的皮囊,她们却无怨无悔的伺候着你,每天我给你银针逼出体内伤积的积血时候,她们都毫无怨言的去给你擦拭身体,给你洗澡,还给你换内裤,你要知道,人家那一个个姑娘可都是处子之身,愿意这么伺候你,还要看你全身光光,你说你若是死了,让人家可怎么办?那你小子真的是积了八辈子的福啊!别身在福不知福,老子若是你,那绝对全收!”

    这些话老颠头说的虽然高调,声音却压的很低,毕竟一个桌子上吃饭呢,被阮清霜她们四人听到也肯定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那全收俩字,他还是有些没控制住。

    阮清霜和秦婉儿抬头看向交头接耳的两人,仇妍和唐九也放下手的筷子把目光投射过去。

    徐云瞬间被这四道目光给秒杀了,好在老颠头反应快:“我说的是股票股票,嘿嘿嘿,我在国外的一点股票……你们吃,你们继续聊,我们哥俩儿还要叙叙旧呢!”

    小插曲很快过去,谁都没注意老颠头那句“全收”的真正意义,就是觉得怪怪的。

    “老颠头,你这是来给我教坏学的吧?”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全收?他倒不是不想,只不过他哪有那本事啊:“我看你是准备让我当西门大官人吧?”

    老颠头不以为然:“西门大官人?你跟人家比起来差远了好不好!你等我给你数一下他身边的女人啊,有那个陈氏,吴月娘,李娇儿,卓丢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这八个都是妻妾吧?还有那什么春梅,迎春,绣春,兰香,如意儿,还有蕙莲,王六儿,贲四嫂,惠元,林太太,张惜春,李桂姐,郑爱月,吴银儿……”

    “行了行了,您甭说了,我自愧不如,自愧不如,而且我也真没想过要跟大官人一样以风流而留名千古。”徐云急忙摆手:“我没事儿跟他比什么啊,他潘驴邓小闲五样俱全,咱比不了。”

    老颠头嘿嘿笑道:“我说老弟,你跟我面前谦虚什么,你跟西门大官人一样,都是潘驴邓小闲样样俱全,哈哈哈哈!”

    徐云真叫一个无语:“我可不是风流成性的人,你可别给我泼脏水啊!”

    老颠头拍拍徐云的肩膀:“我当然知道老弟你不是那种人,但你不能对不起人家几个女孩子吧?”

    徐云对老颠头这话题再也闭口不谈了,这老不羞的家伙越说越来劲儿,一会儿若是被霜姐她们听到,那他以后就别在这里做人了,丢死人就算了。

    “感情的事儿不用您老操心,你就给我操心操心我这身体的问题吧。”徐云把话题拉回来:“别再跑题了,我的感情问题我一定可以处理好,但我这身体的问题,我是真没本事处理,老哥,我在你眼里就是个懂点皮毛的小药师,你若不帮我,可就谁都帮不了我了。”

    老颠头脑袋都大了一圈:“你说你这事儿也不能算是毛病……还是好事儿……可这没任何缘由就说不过去了啊。你容我想想……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自己心境实力增长迅速的?”

    徐云这问题还真要好好琢磨一下,当他离开龙怒特战队之后,因为没有了系统的训练和静心的场所,所以徐云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了呼吸吐纳平息心魔的事儿上,实力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要说道变化,那就是在他对付赤蝎之前的一段时间,他隐约感觉到了心境瓶颈的松动,也是在那段时间内突破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

    “你仔细想想,你的实力增长的时候,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是吃的东西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是环境,或者是碰到了什么人。”老颠头一点一点的引导着徐云去回忆。

    徐云的大脑突然就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那个时候他的生活的确是发生了变化,他碰到了阮清霜和果果,他吃的东西很正常,但他的生命却出现了阮清霜和果果这两个人。

    难道自己的变化真的是因为生活环境的转变,还是说,徐云的那种可怕想法真的有可能是现实?果果身上真的藏有可怕的秘密?拥有让跟她在一起的人心境实力发生突飞猛进的能力?可仇妍又如何解释,为什么仇妍没有关系?

    徐云不敢去说自己的这个大胆猜想,但他觉得有必要查一下他和仇妍之间,有没有其他的区别:“老颠头,别喝了,清醒点,晚上查查我的身体和仇妍的身体有什么区别。”

    “这还用我查?”老颠头愣了一下:“我就算喝到烂醉,那也知道你是带把儿的,仇妍是一姑娘,这还用得着查吗?”

    “我说的不是生理结构,而是我在修为心境上的区别。”徐云认真严肃道:“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比她身上多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老颠头摇摇头:“如果你的话,我这几天一直都在给你做检查,你很正常啊……喂,你是不是说,仇妍的身上有什么能让你迅速提高实力的异动?等等,我听说过这种男女之间通过阴阳调和而共同提升实力的事情,但这是需要两个人叉叉圈圈的啊,难道说你们两人已经滚过床单了?”

    老颠头自言自语着:“咿……不可能啊,若是我观察的没错,仇妍必然也是处子之身啊。”老颠头对自己看人的本事还是很有自信的,他无需做任何辨别,就能通过女人的肢体行为辨别她是不是处子。

    “你别跟这乱猜,我让你查你就查,不就是号号脉的事儿吗,有那么困难吗?怎么什么事儿到你这都那么费劲。”徐云说着就给老颠头把酒杯都抢过来了,这老顽童喝起来是真不客气,徐云怕他醉了。

    老颠头也小孩气,哼了一声:“老子要是嫌麻烦,早就不管你的死活了,你现在说不定都跟阎王爷下棋呢,你还跟我面前装大尾巴狼,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