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诸人都没外人,徐云也没有客套的必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喝的差不多了就都准备吃饭,吃完饭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因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老颠头用银针将伤人的内力逼出,配合他那小背包里各种各样的灵丹妙药,就算徐云当时断气了,估计他都能把人在阎王殿里给拉回来。

    在徐云的催促下,仇妍很配合的让老颠头给她号了脉搏。这一号还真就号出点事情来了,老颠头还真感觉出来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但这话他并没有跟仇妍说,而是在仇妍回避之后,才告诉了徐云。

    仇妍的体内似乎有一种东西封住了她的心境,所以她现在这个实力突破一阶都非常漫长,而那种让老颠头也说不上来的东西,又特别的不可思议,显然不是自身天生的,若是天生的,那仇妍就绝对不可能成为高手。

    那种东西就好像是后天被更厉害的高手用真气形成的。虽然那看似是封住仇妍心境的东西,但却实际意义上是在保护仇妍的心境,绝对不是恶意者所为。因为若是恶意者所谓,就完全可以将仇妍整个心境封死,那样仇妍就彻底会沦为一个废人。

    这么做的人肯定是想保护仇妍的心境,怕仇妍的心境会因过于快速激增实力而无法自控。显然,这对仇妍来说并不是坏事。

    当老颠头把这番话带到徐云耳朵里之后,徐云对他那大胆的猜想就更加的感到可信了。这种怀疑在徐云的脑海徘徊了好多次,但徐云始终没有说出口。他不会让老颠头去给果果做检查的,因为万一果果身上真的有秘密,那他是绝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并非徐云信不过老颠头,而是他知道这种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险。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曹南山告诉你的!?”

    青鬼对徐云喊出的这句话再一次在徐云耳边盘旋出来,不行,徐云必须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回苏杭去找曹南山问个清楚!如果说果果身上的秘密便是她能带给周边人心境实力快速激增的话,那徐云一定要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全部在生活抹掉!

    可现在徐云又真有些走不开,青鬼把自己重伤了,万一他还会回来报复呢?

    “老颠头,我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徐云真的很感激老颠头在这个时候能出现在他的身边,毕竟老颠头一生都为医学痴迷,但他自身的实力还真不低,是响当当的宗师境高手!

    有一个宗师境高手压阵,徐云到还真不害怕青鬼敢轻举妄动,就算他是超级高手,那在宗师境高手的面前也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老颠头点了点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连志玲姐姐的签名内裤都给我搞到了,你若是开口求我点事儿,我还不答应的话,那就实在太不够意思,太说不过去了吧。”

    徐云咧嘴一笑:“我就知道老哥你够意思。那我就不客气的说了,我想到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要出去两天时间,在这两天里,我希望你能在这里帮我盯着。不用说你也知道我为何会担心,因为能把我伤成那样的人是死是活我还不知道呢。”

    “没问题,我答应你。”老颠头点点头:“但我也告诉你,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伤你的人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若不然的话,他会不趁你最虚弱的时候一刀解决了你?还非要等到你痊愈再跟你明刀明枪的打?除非他脑子进水之后又被驴踢了一脚。”

    徐云只是笑,这问题他想过,青鬼可能也被自己最后那全力一击受了严重的内伤。但毕竟他没亲眼看到青鬼是个什么样子。

    老颠头又补充道:“老子敢保证,那孙子的下场估计都不如你幸运。起码你碰到了老哥我,他呢?他能碰到谁去?”

    说到这里,徐云忍不住往深远的考虑了一步,既然青鬼已经加入了冥王的麾下,那就是说,他若受伤,也不缺地下世界的猛医帮他:“老哥,你知道彭君德吗?”

    “嗯?彭君德啊,就是那个自称什么鬼医的家伙?”老颠头显然有些瞧不起对方的意思:“不就是喜欢搞点歪门邪道吗,真论疑难杂症,他连给老子提鞋都不配。我呸,还鬼医呢,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庸医。”

    徐云摇着头笑了笑:“谁在你眼里那不都是庸医吗,老颠头,有时候你也低调一点,冥王身边的医生都被你说成了废物,这有点过分了啊,我知道老哥你厉害,自命清高,但咱要低调,低调。”

    老颠头又呸了一声:“我低调个屁,老子在外面那么多年没回来,还不够低调吗?现在这乱八糟什么样子的废物都那么高调,我凭什么低调?老子回头就开诊所,擦,想看病,好啊,先帮老子去做一件事情!做不到,就算给老子一个亿,老子也一样不给开药方。”

    正壮志豪言的老颠头突然愣了一下,疑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彭君德在冥王身边?就他那两下子,冷尘能看得上?等等,等等,老弟,你让我捋捋,你的意思是,伤你的人可能找彭君德帮他治疗?而彭君德又是冥王冷尘的手下……那么说,你得罪的那对头是冷尘身边的人了!?!”

    说到最后,老颠头忍不住有些激动了起来,毕竟冷尘的名字太响亮了!老颠头终于也不得不发出惊讶的感慨和完全惊呆傻眼的表情。

    徐云琢磨了一下,若是这么说,青鬼还真就是冥王麾下的人:“对,那个人就是冷尘麾下的人。”

    “徐云,你没病吧?惹什么人不行,你非要惹那种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命太长不够活了!”老颠头忍不住有些生气:“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吗!说好听的你是被部队‘请’出来的,说难听的,部队就是让你滚蛋的,你身边没有你那群帮手了!而且王逸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他一切都是以国家的利益为重!如果你和冥王引起了冲突,王逸是绝对不会插手的,因为那样一定会损害国家的利益!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你那个王八蛋师尊就是那么大公无私的混蛋!不然他能舍得把你都给赶出来吗!”

    老颠头是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要拍桌子站起来了。

    幸好现在徐云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其他人今天也不会来打扰他们兄弟间的谈话。重要的是阮清霜她们也真的累了,需要好好的睡一觉,彻彻底底的休息一番,徐云这没醒来的五天,她们可是一天好觉都没有睡。

    “老哥,你别那么激动。”徐云赶紧安抚老颠头:“是是是,我知道你看我师尊不顺眼,但他毕竟是我师尊,你一口王八蛋,一口混蛋,我这面儿上也挂不住啊。”

    老颠头瞪了徐云一眼:“所以我才跟你这小混蛋能尿到一个壶里去!你这叫够意思!我跟你说,兄弟,可别让我在华夏见到王逸,若是我见到他,我肯定抽丫的!连你这么一个好徒弟他都保不住,你说他还能干点什么?狗屁将!人家干校的都能把自己儿子送到好地方去,他一干将的,竟然把你给踢出来……我真是越想越生气……老张当年怎么就把你交给他了呢?”

    徐云不想去想那些乱八糟的事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则。虽然当时师尊王逸给他说,让他离开一段时间修养心境的时候,徐云的确有些抵触,他不敢相信这话是王逸亲口跟他说出来。

    但现在时间久了,徐云也理解他了,没办法,师尊就是那么一个人。徐云能到龙怒特战队,那也算得上是靠着关系“走了后门”,但王逸却一点都没照顾过他,该怎么练就怎么练,不听就骂,而且告诉他不行就滚!

    徐云就是这么被历练出来的,王逸从不会多给他一个笑脸,也从不会少给他一句责骂。

    “行了,老颠头,你们哥俩儿之间是你们哥俩儿之间的事儿。我们不一样,虽然我们是哥们儿,但你那哥们儿依然是我师尊。”徐云笑着道:“话我可先放下了,我离开的这两天,交给你了。明天一早我就走。”

    老颠头还没在生气的过程走出来,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大大咧咧的脱了衣服去洗澡了。因为阮清霜觉得徐云跟老颠头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所以就没有单独给老颠头准备房间,老颠头一向都是这性格,住在哪都无所谓,跟徐云住一个房间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徐云见老颠头去洗澡了,便给强子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一早六点就来大酒店接他,这次去苏杭,他带上强子让强子开车,只是为了预防自己再发生什么无症照就睡过去的事情,那样至少有个人能把自己给带回来。

    而且这次去找曹南山,并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徐云觉得带上强子就足够能应付得了一般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他自己就能搞定了,他也不准备提前告诉阮清霜她们,怕她们会因为担心阻止他去。

    可现在徐云又真不能听她们的,若是曹南山真知道什么果果的秘密,他必须尽早把这个危险点给扼杀在摇篮之。

    【ps:1212 领结婚证一周年了 ,我却在高烧渡过,这事儿真够郁闷的。医生说这和心理压力有很大的关系,想想的确是心理压力太大,每天都要绞尽脑汁去想写什么你们才能看得爽,更新又不敢少,这个月11天更了46章。每个人情况不一样,但这个更新量对于我来说是严重超负荷了。但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我答应网站这个月要更新多少字,这个月就一定会更新多少字。说这些不是求同情,只是求理解。我不想再拿更新说事儿了,也受够看到“更新啊!!!尼玛挤牙膏啊!草!”之类的留言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