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徐云五点半就起床收拾了一下,六点准时跟楼下等待他的强子离开了药膳大酒店。

    老颠头自然听到了徐云起床,但他却并没有睁眼,继续舒舒服服的睡他的觉。徐云那么大的人,要做自己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去嘱咐或者交代。他又不是女人,没那么墨迹。

    强子显得很兴奋,因为他这是跟徐云第一次出远门办事儿,还是去苏杭那种大城市,他当然兴奋了。以前强子就是河东市街边的渣滓混子,而现在可也是人见人敬的强哥了。所以强子这次出门显得特别重视,一身小西服,白衬衣,还扎着领带,用河东话说:真是叫面儿了!

    “怎么样,云哥,这身儿穿着不给你丢人吧?好几千块呢!”强子一边开车,还不忘整理一下自己的领带:“哥,只是你这穿的也太随意了吧?不是办事儿吗,怎么还穿上休闲装了?”

    徐云一身运动休闲冲锋衣,登山裤,脚下一双白板鞋,怎么看都跟那没事儿出去钓鱼的似的。完全不像是做什么事儿去。

    “我觉得我这么穿,给你丢人了。”徐云悻悻道:“咱俩往那一站,肯定都当你是老板,真的。”

    “别别别,云哥,你可别这么说啊。得了,我看我还是回家换一身吧……”强子好几千的衣服穿在身上,那也觉得别扭死了:“我也弄身休闲得嘞,你看我这整的,跟接见外国总统去似的。”

    徐云笑了笑:“不用换了,赶紧走吧,午之前赶到。我们能尽快完事儿就尽快完事儿,到了苏杭我还要去找人呢。”

    强子也不再说啥了,只管老老实实开车:“哥,起那么早,你再躺着眯一会儿吧,想听什么歌,我给你放,我这里啥歌都有。”

    “嗯,随便,只要不放那个鸟叔的‘偶把肛男塞’就行,大街小巷的没完没了,实在听恶心了。歌来点抒情的吧,对了,把手机关机,我怕一会儿会有人找你麻烦。”徐云舒舒服服的坐在车上,那大街小巷跑着的豪车,还是做老板的舒坦啊,不用自己开。

    强子虽然不明白徐云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按照徐云的要求把手机关机,然后放上抒情的音乐,然后便一路疾驰,直接在济北的东口上了两江高速公路,正常速度开,午之前也肯定能到苏杭市。

    ……

    药膳大酒店里,听到徐云一早就离开了,阮清霜当时就生气了,口连连说:“这简直就是胡乱来!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体状态,这才刚刚醒过来就又出去,有什么事情那么着急办啊!”

    老颠头打了个哈欠,这么多女人都生气,他可就没有给徐云开脱的念头了。都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就算这女人是极品的漂亮美女,那也同样是等于五百只,一只都不能少,不能打折。老颠头可不想被两千只鸭子给吵死,他还是乖乖选择沉默吧。

    “真拿他没办法。”仇妍也气啊,但她现在还是要送果果去学校:“清霜姐,我先带果果走了,你们也别生气了。生气也没什么意义,反正他都已经离开了。”

    “嗯,那你慢点。”阮清霜点头道。

    秦婉儿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指着单佳豪问:“你确实看清楚了,是强子来接的徐云?”

    单佳豪生怕惹火烧身,飞速的点点头:“我非常非常确定那就是强哥的车,他接了云哥就直接往东走了,云哥还没下来的时候,我跟强哥聊了几句,强哥说是要出省办大事儿……”说真的,单佳豪挺羡慕的,他也想跟着徐云出省去办大事儿。

    “屁大事儿!”秦婉儿都气的冒脏话了:“徐云他什么身体情况强子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他带走呢,不行,我要给强子打电话,让他马上带着徐云给滚回来。”

    “婉儿,要不我看算了吧,这时候他们肯定也上高速了。高速上开车接电话不方便。”唐九比较懂事的阻止道。

    阮清霜一听关系到安全问题,也点头道:“安全第一,要不就别打了吧……你打了他们也不一定会听。”

    “两个人总有一个不开车的吧!”秦婉儿哼了一声,然后就拨通了徐云的电话,很快,机器人留言就告诉她: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竟然敢玩儿关机!?秦婉儿这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马上拨了强子的电话,同样,还是一句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这不是明摆着关机了吗,就怕我们打电话过去质问他!”秦婉儿气呼呼的把手机差点都摔了:“显然是徐云交代了强子不能开机,这家伙,明摆着就是不听我们的话。”

    老颠头无奈的笑了笑:“那个,容我说一句,我就说一句,你们现在肯定也特别烦我,因为我把徐云放走了,也没跟你们说一声。但我想说,既然我敢让他走,那就说明他身体真没什么大碍了。”

    阮清霜非常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吴老先生,您千万别这么说,我们感谢您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烦你呀,你可千万别这么说。”

    “你能这么善解人意就太好了。”老颠头是真怕他出力不讨好。

    唐九见徐云也离开了,便也提出了回济北的打算,她的司机和秘书都在河东市等着她回去呢,都一周没回家了。而现在正是人工河项目的初期设计工作的时候,她需要把关。至于整修河道的事情,天前她就已经把这活包给了南城虎吕峰他们的工程队,这才使她有了在河东待了一周的理由,若不然回到公司,必然会有人说闲话。

    既然唐九执意要走,阮清霜和秦婉儿也就没再挽留,反正都是自家人,随时都可以来了。经过了徐云这次的生死一线,她们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都有了微妙的变化,毕竟是一同伺候过同一个男人嘛……

    秦婉儿也突然想到,自己已经被革职了一周,也没有人给自己一点回去上班的消息,看样子她是真的需要找到一些冯国庆的把柄,才能重新回到警局了。

    当药膳大酒店里的几个女人离开的离开,忙碌的忙碌,药膳大酒店也终于算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单佳豪抱着那“武林秘籍”一遍一遍的在嘴里念叨着,他现在已经能非常娴熟的把“十二段锦总诀”背下来了,别管理解不理解,单佳豪现在总觉得自己也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了,尤其是在面对老颠头的时候,他脸上总是挂着特别感激的微笑。

    就好像是老颠头把他带入了一个修仙儿的世界是的……老颠头每次都觉得挺不好意思,他怎么都觉得单佳豪是误会了他,因为那十二段锦总诀根本没多么神奇。

    ……

    经过一上午的奔袭,徐云和强子终于算是来到了苏杭市,徐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杭市的贪官混蛋纷纷落马,所以整个苏杭的天空都觉得特别明亮似的。

    “哥,咱现在去哪?”强子的兴奋和激动再次提升了一格。

    “先找个酒店去住下。”徐云道,“地方随便,你看这找吧。”

    强子摸索在苏杭市区的路上,看着满街的美女,心里那叫一个爽快,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家链锁酒店,规格不算太高,但也非常不错了,可以说跟药膳大酒店的档次差不多。只不过人家苏杭是大城市,所以这种规格的酒店就并没有药膳大酒店在河东市那样,就是一地标性建筑。

    原本强子以为找到酒店之后就能去迎接更严峻的任务挑战,结果徐云却说让他自己在酒店随便看看电视,或者溜达溜达,去酒店内部的咖啡厅和酒吧泡泡妞也不错。而他要自己出去办事儿。

    一听这个强子可就不愿意了:“哥,我跟你出来可不是看西洋镜,专门为了玩儿的。你看我穿这身也应该知道,我真是来帮你办事儿的啊,你现在要自己去,这不是让我难受呀?”

    “强子,不是哥不让你去,而是现在你呆在这里,就算是帮了哥的忙了。”徐云知道强子的心情,为了不使强子觉得过意不起,徐云只能编瞎话:“因为我们被人跟踪了,所以,我必须让你留在这里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这下强子来精神了,但很快,那精神头就被紧张的感觉给压制了,要知道几天前连云哥受伤都差点要了命。若是云哥对手来找自己麻烦,那自己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他们不敢在酒店下手。你只要不离开酒店就好,让他们误以为我还在房间。”徐云越编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但这也是没办法才使用的下策,他没时间跟强子细细解释了。

    当强子信以为真理解了之后,徐云才算放心的离开了,有人跟踪他们完全是胡诌,所以他也完全可以放心强子一个人在酒店。于是便很快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到秦会所。”

    “兄弟,有段时间没在苏杭了吧?那会所出事儿了,被封了。”出租车司机还挺好心,先给徐云打了招呼。

    徐云微微一笑:“嗯,没事儿,去就成。”

    出租车司机见状,那也就不管了,右脚踩油门左脚离合松开,直接向着秦会所的方向奔了出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