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这出租车司机师傅不提醒徐云秦会所已经没有了,徐云也没有奢想过自己还能来到这秦会所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曹南山若是不跑那肯定就是白痴。既然他已经跑了,徐云若想找到他,唯一能找到蛛丝马迹的便是那秦会所,虽然听上去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徐云也只能尽力而为。

    目前来说,找到曹南山确定青鬼所谓的那个秘密,是徐云的头等大事。徐云很清楚这个潜在的危险,如果不及时处理,那将会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很快,出租车便把徐云带到了这已经被查封的秦会所,让徐云没有想到的是,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现场竟然还会有穿制服的人在这里工作忙碌,看样子这事情真是闹大了,苏杭警方也真要拼命了。

    在徐云还未靠近的时候,就已经有两个警局穿制服的人员注意到了徐云,目光盯在徐云身上,好像要看穿他的心思似的。徐云很快就明白了,他这次来算是白来了,这时候他要敢往前一步,一定会被当作是疑犯重回现场而抓起来去审讯。

    可现在徐云被盯上了,这也意味着他落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界,上前会被抓起来配合调查,若是现在掉头就走,也一定会被认为是心虚了,那可疑性就更大了。这还真他娘的让徐云有些犯难。

    就在那两个盯着徐云的人开始起疑的时候,徐云撇着一口港台腔道:“不好意细呀,警察先生,我想问一下啊,介么好的地方,介么就关门啦?我还准备带合作伙伴晚上来玩一下的啦。”

    一听这港台腔,那一直盯着徐云的刑警也松懈了警惕性,对他摆摆手:“这地方已经查封了,出大事儿了。你还是带你的合作伙伴去其他地方玩一下吧,最好离这里远一点。”

    “哎呦呀,介么好的地方,真是可惜了啦。”徐云一边说,一边后退着离开,口还一个劲的撇着港强:“不好意细呀,不好意细呀,给您添麻烦的啦……”

    就在徐云后退出去没多少步的时候,那刑警还是起了疑心,一个港台的商人,若是在苏杭做生意,还能来苏杭最奢侈的私人会所宴请朋友,那怎么可能会连车都没有?还打车来的?要知道这秦会所里一瓶红酒就上万,就算只有四、五个人来这里吃顿饭,最少也要几万块。

    就在那刑警起疑的时候,一辆拉风招摇,风骚无限的法拉利FF直接咆哮着在远处开来,然后利利索索的一脚刹车停在徐云的身边。那刑侦警察当时楞了一下,便很快打消了自己的怀疑。就算是刚才那家伙打车来的,那也肯定是特殊情况,若是一穷丝男,怎么可能认识开法拉利的人?

    徐云也愣了好一阵子,若是这车里突然出现一个要杀他的人,他能够理解也能够相信。若是冒出来一个美女说被他那性感的身影所吸引了,他也能够理解能够相信。

    但这车窗落下,偏偏是一张玩世不恭的笑脸,还得意洋洋的冲着自己道:“姐夫,我姐算的还真够准的啊,他说你很有可能还会回来一趟,你还真就回来了。”

    没错,车内的青年没有认错人,他喊的姐夫就是对徐云的称呼,因为他是白唇竹叶青佐媚烟的弟弟啊。

    “佐夜明,你姐精神不正常,难道你也精神不正常?”徐云咔咔的捏着手指的关节,他知道佐夜明其实特想跟他打打,看看他是不是比他更厉害:“你来苏杭干什么了?”

    “姐夫,这您就管不着了吧?脚长在我身上,你能来苏杭,我怎么就不能来?”佐夜明咧嘴一笑:“上车,换个地方说话。”说完,他怕徐云不上来,又补充一句:“如果你不想让警察起疑的话。”

    就冲着佐夜明这句话,徐云也知道这小子定然是知道了其不少事情,找他了解了解情况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徐云点点头直接翻入车内,佐夜明嘿嘿一笑,直接一脚油门轰一声,法拉利便如同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冲了出去。

    徐云任凭佐夜明把自己带到了一家不算偏僻的高档咖啡店,咖啡店门口停着一辆宝马系。店门口没地方,佐夜明只能把车斜插到旁边店门口,店老板见是法拉利,也没说啥,这玩意放门口,还能帮着拉人气呢。

    两人进店来到环境更好一些的二楼,点了两杯咖啡之后,佐夜明嬉皮笑脸道:“姐夫,这单你请客吧,我为了等你,在这里都猫不少天了,身上真没什么钱了,你若是再不来,我连晚上吃饭的钱都要去大街上讨了。”

    “开着法拉利去讨钱?”徐云还真对他够无语的,“没钱还敢带我来这么高档的咖啡店来喝咖啡?随便找个星巴克不就行了?”

    佐夜明耸耸肩膀:“姐夫,那些店里人不是多吗,我知道你肯定是有话想问我,所以我才带你到这个安静的地方来。”

    这地方是真够安静的,是个正常人估计就不会傻叉兮兮的来喝这么贵的咖啡!刚才徐云就看了一眼茶水单,就他点的这杯极品蓝山,竟然狮子大开口要66元一杯!

    我勒个呸!这若是真的蓝山咖啡徐云也就认了,但真正的蓝山咖啡每年产量只有四万袋,并且由于东瀛岛始终投资牙买加咖啡业,现在的蓝山咖啡大都为东瀛人所掌握,他们也获得了蓝山咖啡的优先购买权。每年蓝山咖啡百分之九十是被东瀛人给买走了!

    所以全世界其他那么多国家,就只有这百分之十的可以买,因此不管价格高低,蓝山咖啡总是供不应求。

    华夏市面上的咖啡厅、酒店销售的这些所谓“蓝山咖啡”,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都不是真正的牙买加蓝山咖啡,而是用其它产地的咖啡豆调配出来的那种口味的咖啡而已。

    所以,就算这杯咖啡卖到这么高的价格,徐云依然不会相信这玩意是真的。

    就在这时候,还真就有那么个傻兮兮脑子却有点什么的小年轻,来到这店里的二楼上喝咖啡。

    男的一身上下都是阿玛尼啊普拉达啊之类的名牌,两个女孩手里也都拿着LV和古奇的包包。显然这生活够奢侈的才能在这里消费的起。

    那人就坐在了徐云和佐夜明的旁边,男的嘻嘻哈哈的开着露骨的玩笑,俩妞儿笑的花枝招展胸沟乱摆,一点都不顾忌旁边还有其他的客人,就好像这是他们家一样。

    徐云都怀疑若是他和佐夜明不在,这人真敢直接玩点什么乱战的游戏了就。

    “那有什么话,你就抓紧时间直说。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呢。”徐云也不管这咖啡多少钱,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佐夜明看着那百多一杯的咖啡直接一口下了徐云的肚子,真差点气昏了翻白眼。

    旁边那男的见状,口发出不屑的鄙夷声音,冷道俩字:“土鳖……”

    这男的要的也是一杯蓝山,看到徐云那么个喝法儿,他高雅的自认为那叫暴殄天物,自己端起来慢慢品着,还一脸的陶醉样。殊不知他正花着高价,高雅的品尝着高仿的蓝山……

    徐云到无所谓,别人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去,他只想知道佐夜明的口到底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他连理都没理会旁边的那个青年。

    和那青年坐在一起的两个长腿女孩也开始哼哼了:“彭少,理会这种人干嘛呀,觉得自己买了辆宝马系就是土豪了,切,有什么的呀。”

    “就是就是。”另外一个女孩也跟着帮腔道:“还是我们彭大公子有品味,保时捷帕拉梅拉哦!一百多少万来着?”

    那青年一脸骄傲的神情:“不多不多,一百一十万,全部办完的话,落地是一百二十万。”

    “哎哟,彭少就是有钱哦,这车一年光是保险费就要万块吧?”长腿女孩继续赞美着,说的那青年心花怒放的,恨不得伸手狠狠捏那女孩一把。

    徐云对于这些到没什么,不喜欢听的就不听,全当作旁边没人便是了。可是佐夜明受不了啊,当时就恶心了,直接一转身就跟那青年对上了。

    “哟,一百一十万,那可是最低配的帕拉梅拉。”佐夜明的脸上挂着贱贱的笑容,故意大声强调了“最低配”个字!这个字就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了那青年的脸上。

    徐云微微一笑,并没有制止佐夜明这么做,因为他也很享受这种对二货狠狠打脸的感觉,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不知天高地厚,都觉得全天地下就他最牛逼,真的仔细想想,你牛逼什么?你再牛有人家主席牛吗!主席做事都那么低调,你还有什么好牛逼的?

    那青年被佐夜明这一句堵的满脸涨红,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如何反驳。

    好在那青年旁边的女孩替他解了围:“低配的怎么了,那也是一百多万的车呢!总比系的宝马要强得多吧?”

    佐夜明愣了一下,心道人家宝马怎么得罪你了?系的宝马就不是宝马了?那也是宝马好不好!牌子不比你们保时捷次啊。那可是华夏土豪最喜欢的一个品牌,怎么就得罪你们了?佐夜明可不知道,这人是把咖啡店门口那系宝马当作是他们的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