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夜明瞅了一眼这小妞胸前那一抹雪白:“姑娘,穿那么少,不冷啊?看你长得也不错啊,为了钓一个这级别的凯子,不至于那么卖弄吧?哦哦哦,我知道了,木耳黑了,回不了粉了?所以没办法了,只能把这当备胎的凯子好好供奉着了!”

    徐云听的实在忍不住笑了,佐夜明这小子嘴巴够毒的,那青年若是还不跟他急眼拼命,那就太软蛋了些吧。

    果然,那彭少一点都没辜负徐云的期望,当场就怒了,嘲笑他马子木耳再无粉日,那就是把他的伤口扒开撒盐啊:“你他妈才是备胎呢!想死是吧?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

    “您都开上保时捷帕拉梅拉了,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娃啊。”佐夜明脸上依然满是玩世不恭的笑容:“而且这些绿茶婊也不会去找普通人家的娃下手滴。兄弟,听我一句劝哈,玩玩归玩玩,别真让人当凯子耍了。今儿你给这俩妞儿买件范思哲,保不齐明天俩人就穿着一起去海天盛宴接单做生意了。”

    真是一条毒舌啊!徐云还真有几分欣赏这小子了,记得年前这小子可没这么会说话,现在竟然彼有几分自己的影子,不错,不错,绝对是可塑之才。

    “干!”那青年怒斥一声,拿起手的咖啡就要往佐夜明的脸上泼,但佐夜明只是轻描淡写的反手一推,一点,那杯咖啡就直接劈头盖脸的泼在了两个妖精女身上,瞬间引发一场尖叫!

    青年见吃亏了,还要动手,佐夜明却懒得跟他在玩,起身一击下霹,可谓是劈头盖脸就把那青年给砸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差不多就行了。”徐云终于开口制止了,嘴上毒点没事儿,别真动手打坏了人家孩子,毕竟佐夜明也是得到了他干爹张太岁的真传,绝对的一流高手实力。若是真打,他一根指头都能把这青年给捏死。

    佐夜明得令也就回身坐下:“成,姐夫,听你的。有啥话你就问吧。”

    “你给我等着!”那被两个女孩搀扶起来一脸狼狈的彭少的确被吓到了,但见对方没有继续出手,也提高了几分胆量:“有种就别走!”

    徐云刚要说话就被打断,当然也是心烦,一直都没说话的他猛然抬头瞪过去,口蹦出两个沉闷却又充满威严力量的字:“滚蛋!”

    凛冽如刀的目光直接穿透了那彭少的胆子,彭少脚下一个踉跄,在那两个女孩的搀扶下匆匆忙忙的下楼结账离开了。

    佐夜明都被徐云身上一阵寒气给震了一下,赶紧道:“姐夫,甭理他们,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而已。还要不要再来一杯?”

    “咱们废话也说了不少了,你为什么会在苏杭。”徐云开门见山,直言道,佐夜明这小子是个话痨,他还是跟他干脆利索一些,不然话题又绕到索马里海盗身上,恐怕五个小时也聊不出来结果。

    佐夜明也收起玩世不恭的样子:“是我姐让我来的。”

    “她让你来做什么?”徐云愣了一下。

    “当然是让我来给你善后啊,顺便打探一下你在苏杭到底惹了什么事儿。”佐夜明又咧嘴嘿嘿笑了笑:“只是我真没想到,姐夫,你竟然能惹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说实话,以前的时候我是真不服你,但这次我是真服了,我真没想到你这魄力这么大,能一个人在龙潭虎穴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徐云对他的马屁并不感兴趣:“是不是你姐让你来这里问问那郑书记大致的情况?试探一下口风,看看有没有人盯上我?”

    “姐夫,你想多了,你若是不想让他们盯上你,那他们肯定就不可能盯上你。这一点我一点都不怀疑。”佐夜明道:“我姐就是让我大致了解一下,她不放心你,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徐云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佐媚烟的心意:“那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你为什么知道如果我来苏杭,会出现在秦会所?”

    佐夜明一耸肩膀:“因为我知道湖畔风光和秦会所现在这样都肯定出自你手,但湖畔风光该调查的都调查了,该查封的也查封了,政府马上就要准备对里面的八处别墅展开拍卖了。我想你应该不会去,而秦会所吧……怎么说呢,就是直觉吧,直觉告诉我,你会来这里。”

    “直觉怎么没告诉我你在这里。”徐云嘀咕了一句,又问道:“既然你盯了秦会所有一段时间了,那我想问你,会所的老板曹南山在什么地方?是移交公安机关了,还是跑了?”

    佐夜明摇摇头:“这俩都不是。”

    徐云眉头皱了一下,他似乎意识到了,的确还存在第种答案。

    “死了。”佐夜明继续道:“而且还死的挺惨的。姐夫,你找他做什么?”

    “没什么。”徐云摇摇头,他怎么就没想到曹南山已经死了呢,因为这是他最有可能的结果。虽然说这样徐云就无法证实果果身上的秘密是不是他猜想的那样,但至少这个口算是彻彻底底的给封住了。

    可徐云又转念一想,这恐怕也不算是什么好消息,虽然曹南山的死可以确保封住了他的嘴。但徐云却不能保证曹南山在死之前有没有把这秘密乱说给其他人。

    “曹南山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你来到这里之后,有没有见过他。”徐云道。

    佐夜明摇摇头:“我来这里之后,曹南山就已经死了,就死在这会所。显然是被杀,但是到底是什么人杀的他,那就不知道了,这苏杭的警方正在调查呢。怎么,姐夫,你知道凶手是谁?”

    徐云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是柯南?”

    曹南山这一死,那意味着一切都断了,徐云这趟苏杭算是白来一趟,唯一的收获就是碰到了佐夜明,还借给了佐夜明一千块钱当作回去的高速过路费。徐云就不明白了,佐媚烟怎么就对他这么扣,这弟弟是亲的吗?

    在这咖啡店结账之后,两人便直接推门离开,但门口的一幕彻底震惊了两人。

    就在刚才被他们羞辱走的那青年彭少,正带着五、六个兄弟狠狠的把门口那辆3系宝马给砸了。砸的特别卖力,围观的人挺多,但没有人敢说话制止。

    这时候徐云终于明白这家咖啡厅为啥咖啡卖那么贵了,因为装修好,隔音效果好,他俩在二楼,愣是没听到一楼这么大的砸车动静。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青年看到徐云和佐夜明下楼,冷笑一声:“知道吗,这就是得罪老子的下场!我把这车砸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青年旁边的五、六个兄弟就都站在了他的身后,一副他们人多不怕事大的样子。那两个长腿女孩也都狠狠瞪着佐夜明,因为佐夜明那一推手,咖啡直接弄脏了她们两人的名牌衣服。

    佐夜明耸了耸肩膀“砸就砸呗,管我什么事儿啊。”

    徐云也纳闷了,现在这社会还真是什么疯子都有啊,这人是跟宝马3系有多大的仇啊,怎么就看人家不顺眼,在楼上也贬低,到楼下还给人砸了。

    彭少现在也纳闷啊,他都把他俩的车给砸成这样了,他俩竟然也不生气?脾气也太好了把,跟刚才在楼上实在是判若两人呀。

    随后,这彭少就傻眼了,因为佐夜明和徐云竟然连理都没理他们,径直走向了旁边那辆一直都闪着众人眼球的法拉利FF,两人坐入车,佐夜明落下车窗还往外不可思议的瞅了一眼。

    这下彭少可傻眼了,刚才他带几个朋友砸这系宝马的时候还嘱咐过,千万别伤到了那法拉利FF,五百十多万啊!这显然是苏杭一流的大纨绔才可以玩儿的起的嘛,至于彭少这种开一百来万帕拉梅拉的主儿,一流纨绔可不是他们这类二流的能惹得起的。

    现在估计谁也不难理解他们为什么敢砸那辆宝马28Li了,因为在苏杭开28的,最多就算得上是流纨绔,他们能惹得起!砸的起!也赔得起!

    “妞儿,衣服脏了,要不然载你们去迪奥买两身儿?”佐夜明开车离开之前,还故意在那俩妞儿面前停了一下,笑嘻嘻的对那俩妞儿道。

    俩妞儿的脸变得真快,马上就花枝招展的走向前,笑眯眯的对佐夜明挤压着自己的胸沟:“可以吗帅哥?那就太谢谢你啦。”

    两人一边说一边心暗自高兴钓到两个更大的凯子。

    “谢你妹,我开玩笑呢,这你也相信?真是胸大无脑。”佐夜明冷嘲热讽一句,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完全不去看那俩脸色都变成驴肝色的女人。

    因为那俩女人那么见利忘义,彭少也怒了,上前大骂她们是出来卖的垃圾货色,俩女的也不客气,当场就和那彭少撕破脸,直接拉开嗓子嚷嚷,说他是开辆破帕拉梅拉就出来装逼,结果踹上开法拉利的大石头了吧?活该!

    但他们也好景不成,这被砸的系宝马主人来了,一个女人,看到爱车被砸,当时就打了个电话,很快,养她的那男人就来了,彭少就傻眼了,这宝马车的主人竟然是朱老黑的小。朱老黑在苏杭道上也算混得开的人啊,狠狠就把他们打了一顿!

    其实这骄傲的青年应该清醒,幸好是徐云走了,若是徐云在这里,朱老黑一看他们竟然敢惹徐云,那还不直接给打死了拖走去喂狗?

    做人嘛,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这样才能使得万年安全船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