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6章 跟踪冯国庆

 热门推荐:
    因为徐云和强子没说过今天要回来,而且手机也打不通,所以也便没有人打算等他俩吃饭。当两人理所当然的回来吃晚餐的时候,才发现只剩下了残羹冷饭。

    阮清霜和秦婉儿都已经商量好了,要给徐云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以后再这么不着调的跑出去,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也没理他们两人,就直接起身离开饭桌,秦婉儿还暗给仇妍使眼神儿,让仇妍也抓紧时间带果果离开。

    果果吐了吐舌头,对他道:“老爸,你这次做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厚道了,害的大家担心一天,所以你若是没点诚意去道歉,那可就别怪她们都不理你啦。”

    刚走出去的阮清霜又折回来,好像是因为听到果果跟徐云说话了,故作生气道:“果果,快去上楼写作业,我和婉儿姐姐回来之前,必须把今天的作业搞定,不然不能睡觉。”

    “清霜姐,你放心好了,我督促她。”仇妍淡淡笑道:“一定让她完成任务。你们就放心去吧。”

    “人家也好想去放松一下嘛,为什么不带人家。”果果赌气的撅起小嘴巴,特别不甘心的样子:“哼,你们不带我去,等我长大了就自己去,我也不带你们。”

    徐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秦婉儿一个大白眼就甩过来:“有必要告诉你吗?我们要去哪是我们的自由,你管得着吗?你去哪的时候也没跟我们说过啊,现在又何必反过来问我们?”

    一连串的反问让徐云彻底无话可说,罢了罢了,爱去哪去哪吧,反正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这俩人就是要气自己呢。可能就是出去走一圈散散步而已。

    “行了婉儿,咱们走吧。”阮清霜看样子是真生气了,不但没有觉得秦婉儿这番话过分,还催促她不要再理会徐云,让徐云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想清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看着两人离开,仇妍催着果果也回楼上房间,果果最终还是对老爸偏了点心眼:“老爸,你放心吧,婉儿姐姐听秦伯伯说他们市委的人在外面吃饭呢,所以准备去那边蹲点留守,一会儿跟踪冯国庆,看看那个坏蛋会不会做什么坏事情去。”

    哦!徐云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个家伙是想去调查冯国庆的把柄啊。可是就这么蹲点留守,恐怕很难会有收获吧?无所谓了,既然她们喜欢这么做,那就这么做吧。

    “对了,仇妍,老颠头呢?”徐云微微一怔,他这才感觉到有些冷清,仔细想想,那就是因为老颠头怎么不在了。

    仇妍原本是不准备搭理徐云的,但既然徐云问起,她也便道:“那你告诉我,你去哪了?你是不是去苏杭了?”

    没等徐云开口,强子就惊呼一声:“哎呦,仇妍姐,你可真是神算子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去苏杭了?太,太牛了吧?!”强子并没看见徐云瞪他,还说的挺兴奋呢。

    仇妍一皱眉头:“你又去苏杭做什么?!”

    “随便看看而已。”徐云笑了笑:“没事儿,我这不是当天就回来了吗。而且我有种感觉,那人好像已经不存在了,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了。”

    仇妍知道徐云说的是青鬼:“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威胁还在,我相信老颠头不会离开的。因为这老混蛋可是答应我了,要留在这里照顾你们。”徐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老颠头这家伙永远都是这么行踪不定,他早知如此了。

    “谁说的?”一个粗哑的声音嚷嚷着便在外面走来。

    单佳豪屁颠屁颠就迎上去:“吴老先生,您回来了,您吃了没有啊……”那虚汗温暖的,比对他亲爹都要亲,这完全归功于那口诀,那口诀让单佳豪真的找到了体内“气”的存在。

    老颠头气呼呼的对徐云道:“你老小子说跑就跑了,留下我守在这女人堆里,知不知道一个女人等于几百只鸭子?昂?两千只鸭子围在身边,我还吃饭吗我?我就是吃饭的时候跑出去来了一份卤肉面,就在隔壁对过那小店,对了,那味道不错,卤子不要钱,我来了碗呢。”

    “要是面条不要钱,你是不是也还能吃碗?”徐云白眼道,这丫的,真无语了。

    果果拉起仇妍的手:“仇妍姐姐,咱们走吧,就算我是小孩,在老伯眼里也肯定是五百只鸭鸭,咱俩这一千只鸭鸭还是别嚷嚷他啦。”

    老颠头嘿嘿笑着对果果做了个理解的手势,果果则是吐了吐舌头,伴了个鬼脸,就拉着仇妍跑了。

    “那俩小姑娘呢?”老颠头四周瞅了瞅。

    “让云哥给气走了。”强子接过话。

    徐云瞅了强子一眼:“你还不抓紧时间回去啊,留在这里干嘛,又没有什么吃的了,跟着我挨饿喝西北风啊?你还指望厨房给我们单做呢。”

    “我请客,吴老先生,云哥,咱仨出去喝点?”强子嬉皮笑脸道:“我知道一个吃鹅肉的地方,特棒!那味道绝对绝了,再整上二两小白酒,咱们晚上也都能睡个好觉。”

    徐云一听这真动心了,抬头看了眼老颠头,老颠头一口就答应了:“好啊!早知道我就不可劲儿的喝那卤子了,喝的我现在还打饱嗝呢。”

    ……

    秦婉儿这是第一次不以警察的身份做这种调查的事情,阮清霜那更就是初出茅庐了,这种调查跟踪的事情让她显得特别紧张,总觉得自己像是做贼一样。

    “清霜姐,你放松一些,没什么可怕的,就是远离一些盯梢罢了。”秦婉儿为了安抚阮清霜,连自己的紧张都悄无声息的压制了下去:“如果你实在做不来,那我送你回去。”

    阮清霜急忙摇摇头:“做得来,反正我们就是小心一点嘛。”

    秦婉儿笑着点点头:“嗯嗯,就是,小心一点便是啦。”

    这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阮清霜虽然强装着镇定,但实际上还是掩不住脸上那忐忑不安的表情。尤其是两人在那饭店门口等待的时候。

    终于,在一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市委那群吃饭的人陆陆续续的在饭店走出来。秦婉儿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父亲秦忠明,而冯国庆就紧跟在秦忠明的身后,出来之后还跟秦忠明寒颤了大约十几分钟,就跟老朋友似的,特别亲密,又是握手又是楼肩膀,甭提多热乎了。

    秦婉儿瘪瘪嘴,至于冯国庆会跟她父亲说什么,她不听也能猜的出来,无非就是那些套话。什么“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配合工作,其实我很欣赏你”之类之类的套话。

    终于在冯国庆浪费了半小时之后,大家才都能纷纷回家。然而冯国庆却并没有马上离开,他让众人都离开之后,就开始打电话,大约十分钟之后,一辆没有牌照的白色轿车停在饭店门口,冯国庆毫不迟疑的就钻入车内,然后汽车便扬长而去。

    秦婉儿慌忙的发动汽车跟了上去,阮清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路上说的最多的话便是“咱跟的远一点没关系,小心别被发现啦”之类。

    然而那辆白色汽车竟然非常意外的停在了一家酒吧的门口,而这家酒吧竟然就是距离药膳馆老店很近的那一家。这让阮清霜觉得有种特别的回忆感。

    秦婉儿非常的惊讶,不论怎么说,冯国庆在河东市是有头有脸的人啊,怎么会来酒吧这种地方喝酒呢。很快,冯国庆和一个女孩就在那辆白色轿车走了出来。然后两人便迅速钻入酒吧。

    “婉儿,咱们怎么办?”阮清霜愣了一会儿,不知所措的看着秦婉儿。

    秦婉儿深呼一口气:“进去。”

    阮清霜听的头皮都发麻了,真进去吗?看到秦婉儿那么肯定,阮清霜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秦婉儿下车,原本她对酒吧这种地方都不太感兴趣,现在还要进去调查人,这实在太困难了。

    就在阮清霜和秦婉儿硬着头皮走入酒吧的时候,药膳馆老店里面探出了小飞的脑袋,小飞现在就在这里管理这家店面,虽然他平日里没跟着强哥去过药膳大酒店几次,但是他对云哥和霜姐的长相还是记忆非常清楚的,所以小飞很肯定,刚才路过店面的那辆高尔夫R坐着的肯定是霜姐。

    所以小飞才急忙在药膳馆跑出来瞅一眼,结果就看到了霜姐和秦警官俩人进入酒吧。小飞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琢磨了一会儿之后,小飞决定还是把这事儿给强子说一声,便马上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强子的电话号码:“强哥,我跟你说件事儿……”

    要知道现在强子正跟徐云和老颠头一起喝酒呢,接完了小飞的电话之后,强子便毫不犹豫的把这事儿告诉了徐云:“云哥,霜姐和秦警官去咱们老店旁边那酒吧了。刚才小飞看到了,所以他就跟我说了一声。”

    徐云皱了皱眉头,这俩人怎么跑哪边去了,因为他很清楚她们俩不是那种喜欢去酒吧之类场所的人,所以必然是有什么事情。

    “那咱们先吃,吃完我过去看一眼。”徐云到也不着急,如果她们真的是去放松一下心情,那也无所谓。

    强子点点头,回头喊了一声:“老板,再给加一只鹅!再加点汤!”

    【ps:周一继续是爆发日~记得多多顶赞~谢谢兄弟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