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豪气万千的一席话,大有林则徐虎门销烟的风范,大有邓世昌率致远舰撞向吉野号的气势!但即便是一个女孩都做到了这一步,那些被这群东瀛保镖给吓住的人们却依然都没有再做任何的反抗。

    “别在这跟我说什么英雄气结,我只不过是想跟你喝杯酒,交个朋友而已。”村俊二冷笑一声:“如果这位小姐真那么不给面子,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敬酒不吃,吃罚酒,这难道是你们华夏人的爱好吗?”

    说罢,村俊二使了一眼神儿,对身后那个用酒瓶击晕刚才光头哥的保镖,用日语厉声说道:“把她给我带走!”想必那个保镖是个东瀛人。

    阮清霜虽然听不懂日语,但见到那人冲上来的架势就明白了大致的意思,当时便迅速向后躲去,一边躲开,还一边严厉喝斥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华夏是一个有法制的国家!是不会准许你们这种人胡作非为的!”

    但无奈,以她的这点气势,根本就对这些东瀛人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而却使得他们更嚣张了。其实,助长村俊二一伙人气焰的根本不是他们自己,而是周边这些被唬住的人。就连负责酒吧安保的那群混混都愣住了,一时半会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他们不是动手打不过,而是觉得对方是东瀛人,有些顾虑。

    好在这时候秦婉儿及时出现,她刚在后面包厢走了一圈,确定了冯国庆所在的包厢,而且也知道了冯国庆在里面没干什么好事儿。正准备过来跟阮清霜商量一下应该怎么办,却看到了阮清霜落入险境之。

    “住手!我是警察!都双手抱头蹲下!”秦婉儿这点胆魄还是有的,毕竟是警察出身,对于这些场面,她也算是司空见惯,但她现在已经被革职了,并没有行使警察的权利。

    村俊二抬头一瞅,就认出这是跟眼前这个一起的,这两个妞儿他都看上了。只是没想到这个竟然还装警察来吓唬他,在华夏待了这么多年,村俊二都摸出了一些规律,华夏警察平时才不会管闲事呢。就算是真的碰到情况,也都一个个能推就推,能墨迹时间就墨迹时间。

    比如说上次他碰到过两帮人斗殴,有人报警,但警察到了也并没有马上下车制止,而是等着两边打完打累了,才下来抓几个被打的狠的跑不动的回去审理。真正惹事的人早就跑了。

    所以村俊二当即就断定这个女子是在骗他:“小姐,你说你是警察,有没有证件能证明一下?”

    “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秦婉儿呸了一声:“看证件是吧?好啊,跟我到局子里面,我让你一次看个够!”

    这时候,村俊二身后一人用日语低声道:“少主人,我看我们还是先回避吧,如果惹上警察,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

    村俊二劈头盖脸的就大声用日语骂到:“八嘎!这你也相信?如果她真的是警察就不会管闲事了!她只不过是冒充警察来帮助她的朋友而已,这点诡计都看不出来,你真是丢了我们大东瀛帝国人的脸面!”

    秦婉儿这时候已经来到阮清霜身边,听到这些听不懂的日语之后,秦婉儿也愣了一下:“东瀛人?”

    “对。”阮清霜显然还没有消气:“这个东瀛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秦婉儿恼怒了,对周围这些傻看着的人群怒道:“看着东瀛鬼子在我们的土地上欺负我们的人!你们竟然都能忍的住?!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炎黄子孙!”

    有几个人按耐不住了,蠢蠢欲动的要站出来帮阮清霜和秦婉儿两个姑娘说话。

    “上!”村俊二有点怕周围那些人的情绪被调动起来,马上让手下保镖开始对这些有苗头的人下手!这些个小鬼子也真是够手黑的,直接拿东西往人脑袋上招呼,一瞬间又把那股子涌动的怒气给浇灭了。

    看到村俊二的手下那么能打,再也没有人敢站出来冒头了,毕竟这浑水不是在自己家里的,谁也不想惹上麻烦,很快,阮清霜和秦婉儿两人再次被孤立在了一群东瀛人的面前。

    比起来被几个东瀛人欺负,阮清霜更心凉的是这些人的心态,若是大家团结起来,为什么要怕这十几个东瀛人呢?他们不论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上,都处于劣势,为什么这些人就不敢大喝一声站出来呢?

    虽然说在华夏很多人都有这种劣根性,他们喜欢看热闹,但绝对不希望麻烦烧到他们的身上。

    但是,这也并不说明所有的人都是孬种。华夏还是有很多大好青年敢于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大喝一声,然后狠狠的给这些王八蛋当头一棍的!

    “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两个姑娘算是干什么,有本事就冲着我们来。操,小鬼子们,老子若是不吭声,你们还真当我们华夏没爷们儿了是吧?”强子的突然出现,多少都让阮清霜和秦婉儿感到一些意外,她们怎么都没想到强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强子的身旁站着小飞,而他们两人身后就是徐云,此时此刻的徐云正笑嘻嘻的看着她们。好像是故意再说,让你们再乱跑出来呀,倒霉了吧?后悔了吧?

    村俊二看着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脸色一黑,用日语对旁边的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番话。

    强子和小飞都愣住了,这王八蛋显然是在用日语布置战术呢,他们又听不懂,谁知道这群货准备怎么阴他们呀!这还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儿呢。

    徐云嘴角扬起,笑的很灿烂,轻描淡写的给强子和小飞解释道:“他正跟他的那群手下说,让他们一会儿左右开弓,形成保护状态,让我们腹背受敌,这样的话,我们个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这小鬼子别看长得那么不精神,脑子还挺坏的呢。”

    听到对方竟然有人听得懂自己的话,村俊二真的是足够震惊,他张大嘴巴,目光紧紧盯着对方人能听懂自己说话的人,他清楚,这个人才是对方的头儿。

    “先下手为强!”徐云突然下令发话:“让他们知道惹怒了华夏的爷们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强子和小飞也不含糊,直接顺手就操起顺手的椅子,二话不说就直接砸过去,人也趁机杀了进去!有徐云在,他们根本不担心会吃亏,云哥一个人就能揍到他们哭爹喊娘,所以他俩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可这人突然把气势带动起来后,围观的人们也都不服气了,突然间士气大增,几十号人,不管男女,全部都动起手来了,用力的上去打!没劲儿的也在周围加油示威。

    很快的几秒钟时间,村俊二的人就直接沦落成了活靶子,大家伙都把对东瀛鬼子的愤怒发泄到了这群人的身上。任凭村俊二的这群手下保镖都有点身手,那也根本不是徐云带领的大伙的对手。

    短短十几分钟,村俊二就怕了,看着十几个手下都被打的鼻青脸肿,一个个都跟猪头似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把他保护在间招架,谁都不敢让他受伤了,毕竟他可是他们的少主子。

    东瀛某些大家族的等级制度非常森严,比如说村俊二的家族,他们家主仆的等级尤为重要,若是少主人被打了,那他们这群家伙回去之后是要谢罪的,轻了是要接受家法,若是重了,那就要切腹。

    至于他们的罪过是大还是小,那就要看村俊二有没有受到伤害了,若是说村俊二没有受到伤害,那他们最多就是受点家法的制裁。

    若是村俊二被伤到了,那他们恐怕要承受严厉的惩罚。若是村俊二伤的很重了,那他们就只有切腹谢罪了。这都是村家的规矩,从古至今从未改变,就算村家的人在外人面前一向都是以温和展现,那也没有办法遮挡他们骨子里那种森严的等级划分。

    “停手吧。”徐云知道这时候应该控制一下了,因为所有人都打的起性了,若是在这么下去,恐怕会出人命的。毕竟是法不责众,最后若是出了事儿,这些人都不用承担责任,所以他们真敢下死手。

    这时候酒吧的老板和看场子的混混也都认出了他们,虽然他们没见过徐云,但却对强子如雷贯耳,看到强子在那人身边都那么毕恭毕敬的,就算是用屁股也想的出来那是徐云呀。

    见到还有人趁机要多来两下出口恶气,强子一瞪眼:“没听见云哥让你停下!刚才我们没来的时候也没见你他妈这么积极啊?我这人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货色!”

    虽然被骂,那人也没敢吭声,强子在这一带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了。整个现场非常安静,没有人敢在徐云面前乱来,都安安静静的,似乎是在听上帝对这村俊二做出宣判。

    “知道以后在华夏作恶的后果了吗?”徐云挑了挑眉毛:“老子不愿意跟你一般见识,马上给我滚蛋!以后在河东市,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若是不相信,你完全可以试试我今天说的话算不算数!”

    徐云可没跟他开玩笑,以现在河东市他们的兄弟数目来说,恐怕只需要一天就能把这个小鬼子给揍的大小便不能自理,直接失禁成白痴。

    【ps:继续给爆发日拉人气咯~周日24点连爆5章,想第一时间看到本书更新,就请点击收藏,把本书放入我的书架之。不然是看不到第一时间更新的亲~】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