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村俊二带着他的一群鹰爪落魄的想要逃走,酒吧老板自然也是狠狠讹了一笔钱,当然包括一切店里要赔偿的东西。反正有徐云和强子等人在这里撑腰,想必这东瀛的小鬼子也不敢不给。

    等到村俊二赔钱之后滚出去的刹那,众人都如同是打了胜仗一般欢呼了起来,酒吧老板也大方,因为刚才黑了那小鬼子不少钱,所以直接开口免单,所有人今天的一切开销他都免了。

    一听有这好事儿,强子和小飞当然有意思留下喝一杯了,但毕竟是跟徐云来办正事儿的,只能把目光抛到徐云的身上。

    徐云耸了耸肩膀:“又便宜不赚王八蛋,既然都免费了,再走岂不是就太傻了点?”

    说完,徐云就招呼阮清霜和秦婉儿一起来喝点,笑问道:“我说你们怎么那么有雅兴啊,没事儿跑到这儿来喝酒了?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你们划两拳呗?”

    “你真以为我们是闲得没事儿才到酒吧来喝酒吗。”阮清霜瞪了徐云一眼:“我们来这里可是有正事儿的,你该干嘛的就干嘛去,我们可不是来喝酒的。”

    “正事儿?”徐云愣了半天,都来酒吧了,还能有什么正事儿啊,这地方不就是大家劳累了一天出来放松放松的吗。

    秦婉儿表情非常严肃:“徐云,冯国庆就在这家酒吧,在里面包厢呢。”

    徐云眉心拧成了一股,他还真没想到,冯国庆会来这种地方:“和谁?”

    “一个女孩,挺年轻的。”阮清霜淡淡道。

    “他们的关系肯定不正常。”秦婉儿直言不讳:“刚才我去里面偷偷打探了一下,若是正当关系,才不会到那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呢。”

    就在这时候,酒吧老板亲自带着服务生,拿着两瓶皇家礼炮和一些饮料啤酒来到了徐云他们这桌面前。

    “强哥,嘿,真没想到你们今天晚上来了。”酒吧老板满面堆笑对强子道,然后用眼神儿示意了一下,明知故问着,又自问自答道:“这位就是云哥吧?哎呦,我这小地方可真是蓬荜生辉啊!今天这事儿多亏了云哥你们来,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这酒是我孝敬您几位的!”

    强子瞪了他一眼:“小绍,开酒吧也得开出点骨气来,以后碰到这种事儿,你应该怎么办?”

    “强哥,您说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这老板小绍的马屁拍的到挺不错的,而且表情还特别的虔诚,一点都没有那种阿谀奉承的感觉。

    “还用说吗,当然是直接上了!东瀛的鬼子敢在我们的土地上欺负我们的人,那管他是什么东西,直接操家伙给我弄他!”强子说的激情四射的:“以后要再让我知道你在东瀛人面前卖软,我第一个不饶你!”

    “是是是!”小绍连连点头称是。

    徐云拿起那酒看了看,又放下来,然后对小绍招招手:“老板小哥,来,我问你点事儿。”

    听到徐云这么称呼,酒吧老板小绍那叫一个受宠若惊:“云哥!您可别这么叫我,我这可承受不起啊,您就直接叫我小绍就好,您有什么事儿就直接吩咐,就当我是自家兄弟,千万别见外。”

    “你到是挺会让你自己脸上贴光。”强子哈哈笑了两声:“你以为云哥是你想贴就能贴的,还自家兄弟,脸大吧你?哈哈哈!行了,我逗你呢,你可别急。”说完,强子又对徐云道:“云哥,小绍这哥们儿不错,其实挺义气的。你别客气,有什么事儿就让他办。”

    徐云点点头:“成,我不客气,小绍,你去给我找一身服务生的衣服。你包厢里面有我一熟人,我去给他开个玩笑。”

    开始老板小绍还有点发愣,后来一听徐云是找朋友开玩笑,也就开怀的笑了:“好好好,云哥,您跟我来,我带你去换衣服。”

    秦婉儿一把拉住了徐云:“你要干嘛去啊?”

    “我去认认那女的。”徐云轻描淡写着:“估计你也没看清楚那女的长什么样吧?以后若是在路上,能认出来吗?认不出来的话那今天晚上你岂不是白来了?”

    “可是认出那个女人又能怎么样?”阮清霜依然还没明白徐云的意思。

    但这时候秦婉儿却已经是恍然大悟了,她使劲儿的点点头,彻底的明白了徐云的意思:“那,我是不是也应该进去认一认?”

    徐云点点头笑了笑:“你若愿意去,那就跟我一起和小绍去找衣服换上啊,穿这身去可不合适吧?”

    “喂喂喂,婉儿,你疯了吧?万一被冯国庆认出来了呢?”阮清霜紧张的不得了,她可不希望这事儿搞砸了。

    “放心吧,外面的灯光都那么暗,已经看不清人了,更何况冯国庆和那女的在里面没做好事儿,肯定不会把灯搞那么亮,绝对认不出来人。”徐云示意阮清霜放心,又对强子道:“陪好霜姐,这皇家礼炮可真不错,让霜姐尝尝。”

    强子咧嘴一笑:“好嘞!云哥,您放心,霜姐在我这绝对喝好!”

    阮清霜是又好气又好笑,都什么时候了,这两人还在这里跟自己说笑话,真拿他们没办法啊。

    小绍能跟徐云接触上,那绝对是他荣幸的荣幸,他很快就让人找了一套男服务生衣服和女啤酒妹衣服。但是他们这里并没有专门的更衣室,都是大家找空房间凑合换一下,可这个时间已经没有什么空房间了,唯一能换衣服的就只有他的办公室了。

    “云哥,你们若是不介意,就只能在我那屋里换了。”小绍不好意思道:“我去把里面监控关了,你们也放心。”

    徐云当然不介意:“就换个衣服而已,哪都成。”

    很快,两人就跟着小绍到了他的办公室,徐云让秦婉儿先进去换那啤酒妹的衣服,但秦婉儿进去没一会儿就跑了出来,然后一把将徐云拉到房间里,指了下房间角落的一个摄像头。

    “人家不都说关了吗。”徐云道。

    “那我也觉得不自在,你搬个椅子用手给我捂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秦婉儿甭提多小心了,但是她就没想到,徐云就是一活生生的大男人,她换衣服,他可就全部都看到了。

    徐云原本是想提醒一下,但想想也无所谓了,之前他昏迷的那五天里,秦婉儿还不知道看了他多少次了,搞不好还在剪子包袱锤的比赛输掉,帮他换过内裤呢。

    想到这里徐云倒是释然了,秦婉儿放心徐云在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以她对徐云的了解,徐云是不会偷看占她便宜的。但她这次还真没想到,就在她换那火辣的啤酒妹服装的时候,徐云看的是津津有味,心里不住的感慨,真是波涛汹涌呀。

    等秦婉儿换完了衣服,徐云也麻溜的换上一身服务生的服装,秦婉儿也没回避,对她来说,这的确也不算什么事儿了。徐云光着身体她都看过,当然不会在意他现在换衣服了。

    两人换好衣服出来之后,老板小绍就拿了一瓶轩尼诗vsop给徐云:“云哥,你们进去肯定需要个理由吧,哈哈,既然是你朋友,那我也送瓶酒,不成敬意。”

    “这么好的酒,给他喝太浪费了,这样,你给我一打啤酒就行。”徐云笑着道,紧跟着又想到了什么,拉住小绍说:“那个,不用真给什么好啤酒,就是那一类高仿的喜力啊之类的就成。”

    小绍愣了半天,吱吱唔唔道:“云哥,这……这样不好吧?毕竟也是你朋友啊,咱,咱那种酒都是卖给那种东瀛人之类的流动客,别说是熟人了,本地人咱也不能坑啊。”

    “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反正他们也肯定不喝。”徐云摆摆手:“按我说的做,去拿吧。”

    小绍让人拿来啤酒之后,徐云直接示意让秦婉儿拿着,秦婉儿一听直瞪眼:“凭什么我拿呀?”

    徐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看见没有,我这是领班穿的衣服。你再看看你,你这是一身啤酒妹的衣服,我一个领班带着啤酒妹去给贵宾客户送酒,你说,这酒是我拿着合适呢,还是你拿着合适呢?”

    没等秦婉儿开口,小绍就先指着秦婉儿说了:“啤酒妹拿着合适……”

    秦婉儿无语,翻了个白眼:“行,好,好,好,我拿,我拿,我拿着成了吧,切,不就是一打啤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可是为了安全。”徐云笑了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肯定不希望冯国庆心起疑吧,那就配合配合吧,放心,付出肯定有回报,我保证你肯定会有收获。”

    秦婉儿抱起啤酒,催促道:“走走走,快点去吧!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徐云大模大样的走在前面:“走,咱好好去见识见识那冯国庆在这地方能做出什么龌龊事儿呢,搞不好现在他已经在房间里把那个女孩都给脱了,一会儿看到什么不宜的画面,你可要保持淡定。”

    秦婉儿听了这话只是不停地翻白眼,但她也一点不怀疑徐云这番话肯定没错,冯国庆肯定做不了什么好事儿。

    【ps:求花求票求打赏~顺便说一下,周日24点连爆5更并不代表一天的更新结束,8更才结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