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冯国庆所在的包厢门口之后秦婉儿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紧张,实话说,她有些开始打退堂鼓了,万一若被冯国庆认出来怎么办?

    可徐云根本不给她后悔的机会,分毫没有犹豫便推门走了进去,秦婉儿没办法,只能紧紧跟在其后,事已至此,那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突然进入,房男女顿时惊慌失措,冯国庆表现尤为明显,之前还享受的这份刺激突然被打断,让他直接就痿了。而那女孩却显得淡定很多,一点都没觉得有任何羞愧。

    一旦女孩连羞愧二字都不懂了的时候,她这辈子就算是彻底玩完了。但这种不知羞愧二字的女孩在这世界上多了去了,尤其是华夏有了微信陌陌还有唱吧一类的交友软件之后……这个大家都懂,不需要多解释。

    徐云大大方方的走到那昏暗的房间央,这个距离他差不多可以看清楚冯国庆和他身旁那个女孩的脸。因为他们在沙发上,而沙发贴在了墙边,而天花吊顶的周圈有些灯光微弱的小射灯。但徐云敢保证,冯国庆是看不清楚他的。

    光学的原理很简单,如果仔细想一下就知道,在这种昏暗的室内,灯光大部分都是氛围灯,只要不开亮些的灯光,那房间的央是最暗的地方,徐云的选择很聪明。

    “你干什么的!没看见房间里面有人吗!”冯国庆大发雷霆:“滚出去!都些什么人,基本的礼貌都不懂是吧!快走走走!!”

    “不好意思先生,我在外面敲门了,但你们好像没听到。”徐云胡诌道:“所以我们就冒昧的进来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老板让我们来送酒,我若是不来,那就是没尽职尽责,会被老板骂的。”

    这时候冯国庆也差不多提好了裤子,听到是老板送酒,他还有些迷茫,按理说这里的老板根本不可能知道他是谁啊。两人完全没有任何交情,又怎么会给他送酒呢?

    “为什么给我送酒?”冯国庆不是傻子,生意人不会发无缘无故的善心。

    就在冯国庆迷惑的时候,那女孩也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翻着白眼道:“绍老板我认识,我是他们这里的贵宾会员,应该是送我的吧?”

    徐云随机应变:“对对对,就是送您的。”

    冯国庆对那女孩笑嘻嘻的说一声:“大宝贝,你这面子够大的啊……嘿嘿嘿,比你的胸都大啊……”说完不要脸的**话儿,冯国庆脸一黑,对徐云厉声道:“行了,把酒放在桌子上就走吧!”

    徐云听到这女孩说她认识小绍,那也就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这里继续耗下去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出去直接跟小绍打听。这小绍也真是的,若早点说他跟那女的认识,他也用不着带秦婉儿进来冒这个险了吧。

    在徐云的示意下,打酱油的秦婉儿鼓足了勇气在徐云身后走出来,然后把一打啤酒放在桌上,连头都没敢抬起来,她就急忙退倒后面墙边角落。

    一看送来的酒竟然是啤酒,冯国庆的脸色直接臭了,指了指自己点的皇家礼炮套餐,又指了指那一打十二瓶假的喜力啤酒,冷笑一声,不爽的对身旁女孩道:“这就是你认识的?哼,这么小气的老板,也成不了大气!以后你若想玩,干爹带你去更好的地方。”

    “谢谢干爹~”那女孩声音特别甜的喊了一声,喊的冯国庆浑身一阵酥麻麻的,却也把秦婉儿听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徐云原本还想说两句什么,但却看到秦婉儿不知不觉竟然站在了天花吊顶的一盏柔光射灯下,那脸蛋都被照清楚了,除非冯国庆是瞎子,那肯定能认得出来!

    情急之下,徐云直接转身示意秦婉儿快离开。

    不知是不是因为两人突然匆忙的表现引起了冯国庆的怀疑,冯国庆竟然突然开口:“等会儿!”

    秦婉儿只觉得浑身一阵发麻,这种感觉真的让她特别不舒服,特别紧张,虽然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好紧张的,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正在做不光彩事情的可是冯国庆,又不是她。

    “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徐云坦然自若的转过身,他一直都让自己的身影尽量保持在黑暗,所以自然很多。

    冯国庆却指了指秦婉儿:“让她过来。把这几瓶啤酒都给我打开!”

    徐云依然淡定道:“这样,先生,我帮您打,她还有事儿,让她去做别的。”

    秦婉儿明白徐云的意思,准备直接不理冯国庆,马上就出去。

    “我不用你,我就要她过来给我把酒打开!有什么事儿你替她去忙!让她过来!”冯国庆突然站起来,见到对方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就要出门,他也憋不住了,直接喝斥一声:“秦婉儿!你是不是以为我没有认出来!?”

    这下秦婉儿直接愣在了门口,徐云暗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被认出来了,恐怕就是因为秦婉儿在那灯光下站了一下下,冯国庆就基本可以确定了。

    虽然被认出来,但徐云依然再飞快的想着化解的法儿,他一脸惊讶的看着冯国庆:“先生,你们认识?”

    冯国庆身边的女孩也有些吃醋的样子,对他道:“那人谁啊?”

    “哼,我当然认识了。”冯国庆冷笑一声:“秦婉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偷偷暗查我吗?我告诉你,没有证据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乱说。不然的话,我可以告你污蔑诽谤!”

    没等秦婉儿发飙,徐云就插话了:“不好意思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是才来这里上班天的啤酒妹,如果说有什么误会,我希望我们摊开谈,这样对大家都好。”

    冯国庆一愣:“她在这里上班?”

    “对啊,她是这里的啤酒妹。”徐云一本正经道:“她说她失业了,但是又刚买了车,需要还车贷,所以就来我们酒吧做事。”

    秦婉儿对徐云这随机应变编谎话的本事算是彻底服了,她就算是在警局失业了,那也不会来酒吧打工吧?不是说看不起这酒吧妹的工作,但秦婉儿绝对受不了天天跟色迷迷的客人打交道。这种工作还是适合那种即开放又花痴的姑娘做,她们会做的开心一点。比如说冯国庆身边的那个干女儿。

    “不可能吧?就算是你失业了,那也用不着来酒吧打工啊,怎么说你也是秦忠明的闺女。”冯国庆当然不相信:“秦忠明可没那么开放,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来这种地方打工的。”

    就在冯国庆为揭穿这个谎言暗自开心得意的时候,徐云不干了。

    “我擦!怎么就你精明?!装个差不多就得了!非要老子撕破脸?”徐云突然猛踹了一脚茶几,顺手就抄起一瓶啤酒,啪啦一声磕掉瓶低,露出了尖锐锋芒的玻璃棱角。

    还没等冯国庆想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徐云就已经把这满是尖锐棱角的酒瓶顶在了冯国庆的下巴上。

    电光火石的瞬间,冯国庆傻了,他身旁的女孩呆了,秦婉儿都彻底给惊的纹丝不动了。谁也没想到徐云突然就小宇宙爆发了,竟然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来。

    徐云可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是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跟冯国庆来这一套根本不是他的特长,冯国庆可是在社会最难立足的官场都混出来点名头的人,那肯定心机深厚。

    所以跟冯国庆玩心机,倒不如直接给他挑明了,老子就是来办你的!你能怎么样?!

    冯国庆当真是彻底懵了,这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他什么事儿都经历过,但就唯独没经历过这种被人把刀都架在脖子上的事儿,这让他一时之间真的是反应不过来。

    “知道老子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吗?”既然都当流氓做无赖了,那徐云也不差这点戏:“今天你若不把秦婉儿的事情给老子说明白,那就别怪我明天去拆了你那政府的大院子!”

    冯国庆虽然被吓到,但他毕竟不是小孩,基本的道理还是明白的:“兄弟,你可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任,你以为政府是什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违法犯罪!那是和党对着干!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自己掂量着看!”

    徐云手酒瓶一挑,冰冷的玻璃再次惊的冯国庆冒了一身的冷汗,徐云冷笑道:“吓唬我是吧?行,那我就动你。你总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吧?老子今天真把你活埋了,又有几个人能知道?”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冯国庆也拿出了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势头:“兄弟,差不多就行了,有什么条件你提出,咱们有话好说,这样对谁都有好处。”

    徐云还真有些佩服冯国庆的胆色了,这时候了还临危不惧,一般人可真做不到:“好,既然冯书记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是你革了秦警官的职,我们道上的兄弟对此都很不满意。所以希望冯书记能有个交代。”

    冯国庆脸色青的如同铁板,他真没想到秦婉儿竟然敢找小混混惹他麻烦,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先安抚了对方,毕竟对方手里有利器:“好,我答应你,这件事情我尽快处理。”

    徐云知道他是敷衍,但他该做的也都做了,见冯国庆口答应,他便将那酒瓶随手一丢:“冯书记,我信你。今天晚上玩儿好,喝好!”

    说完,徐云也不理会冯国庆的脸色是如何变成茄子色,直接带秦婉儿离开包厢。

    【ps:敬请期待今夜爆发,让您看爽。说句良心话,幸好上个月的时候拼死赶活存了二十章稿子,这是食物毒的第五天,在每天坚持写一点的情况下起码能保证爆发承诺。高烧严重的那两天根本没办法写字,昨天本想加更为管理员传说童鞋庆生日,但因为外公周五凌晨第次突发脑梗入院,连我妈妈昨天的生日都没能给她过!!兄弟们多理解我一时,我感激你一辈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