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国庆搬来了救兵,走出包厢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外面雅座上喝酒聊天的徐云跟秦婉儿。冯国庆心冷哼一声,幸好他多考虑了一步,就知道这混混没打算放过他。

    “就是那个混混。”冯国庆说着,抬手指向徐云。

    徐云的直觉可是在战场上炼出来的,所以他条件反射的就往冯国庆的方向看了一眼,当徐云看到冯国庆身边站着的那个身材火辣的小妞,以及十几个打手的时候,就更确信自己没有猜错了。

    苏艳青顺着冯国庆的手指看过去,不过是两男两女而已,顿时心升鄙视,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两个小混混吓得不敢出包厢们,就这种胆魄也能混到书记,简直丢河东市人民的人。

    “冯书记,就这点事儿,您放心,有我苏艳青在,就没有人敢碰您,您直接带您的人走吧。”苏艳青强颜一抹微笑,冯国庆这种烂事儿她真恶心管,但又不得不忍着这种恶心去做。

    冯国庆看着苏艳青带着人走向徐云和秦婉儿他们,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低声自语着:“秦忠明啊秦忠明,你不是个省心的主儿,想不到你女儿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竟然还想用小混混来威胁我……哼,那咱们就走着瞧。”

    “干爹,我们现在怎么办呀?”冯国庆身旁的女孩一边扭着屁股,一边用硕大的丰胸使劲儿在冯国庆的胳膊上蹭啊蹭啊蹭:“刚才都怪他们把我们打扰了,人家还想要吗……”

    冯国庆被这小妞弄的心里麻麻的,大手一挥,气势万千的道了一句:“走!干爹带你开房去!”

    但有时候,很多事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冯国庆才走出这酒吧门口,就被吓得彻底脚软了,这可要比在身边这小妖精身上发泄了**之后还要脚软。

    酒吧门口站着上百人!几乎每个人的手里都夹着烟,有站着的,有蹲着的,还有些不拘小节的直接坐在地上,一个个都说说笑笑的,但看到冯国庆出来之后,就全部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踩灭了便站起身,全都是横眉怒瞪的。

    强子和南城虎一直跟徐云联系着呢,他们来到酒吧之后,徐云就把冯国庆找来帮手的事情通过微信告诉了他们,让他们都在外面守好了,不用担心他,只要冯国庆敢出去,那就把他吓尿再说。

    这么多人都冲着自己横眉怒瞪,冯国庆还真是有些承受不住这压力。他倒是面对着上百号人开过大会,但下面的人一个个都是表情诚恳的拥护者,即便是有不心服的,那表面上也不会漏出来。

    但现在可不一样,这群人一个个的样子简直就是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只是想想都让冯国庆觉得心惊胆颤。

    “哟,这不是冯书记吗,您也有时间来这里玩啊?”强子和南城虎已经得到了徐云的命令,可以把一切身份挑明,就是要让他冯国庆知道,秦婉儿不但跟他们地下世界的人有来往,而且还来往很密切,来往的人也不是一般小混混!随便一个都是能抄他冯国庆的家也不眨眼的主儿。

    单洪宁笑嘻嘻的走向前,仔细打量着冯国庆身边的这个女人:“哎哟哟,冯书记好艳福啊,这么漂亮的妞儿都搞的到手,能不能借给兄弟们耍一耍哈?”

    冯国庆的脸已经变成了紫茄子的颜色,面对这种纯流氓,他还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他那干女儿也哆哆嗦嗦的一个劲儿往他身后偎,生怕被那群家伙拉过去就地惩罚。

    “兄弟们,你们说宁哥这想法好不好?!”孔忠起哄道,他这一招呼,百十号人哄堂大笑,一个个都跃跃欲试的样子,还有几个人嚷嚷着“宁哥先上,带个头!”之类的话。

    冯国庆一边往后退,一边紧张道:“诸位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别乱来成吗?这……这什么事儿咱不能挑明了谈,何必要这样大动干戈,别因为误会而伤了和气吧?”

    吕峰嘿嘿一笑:“哎呦,你看你们把冯书记给吓得。咱们又不是这二代那二代的,咱又没有副师级待遇的职干部老妈,没人能把咱们犯事的事儿强调成轮流发生某种关系,都给我歇了吧,哈哈哈!”

    “峰哥这是把兄弟们都当成银枪小霸王了吧?”强子也大声道,又惹来一阵阵的哄笑声。

    冯国庆见状不妙,赶紧拉着他身旁的干女儿疯了似的转身跑回酒吧内,这时候他只能什么都指望苏艳青给他撑腰了。但苏艳青就带了那么十几个人,显然也没太大意义……可是现在冯国庆已经没有时间去多想这些了。先躲开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再说。

    他到不是怕他身边的这小宝贝会被这群人怎么样,主要是他自己的安危,若是他堂堂一书记被小混混打了,就算他事后要把这些丢的面子都找回来,但那也已经丢了面子了。

    被打被威胁都是小事儿,但这面子不能丢啊,在河东市做了年的书记,这面子若是丢了,那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里子烂了无所谓,但面子却必须要光鲜亮丽,只有这样才能服众。其实仔细想想,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子,尤其是华夏人,更讲究一个面子。

    河东有句土话,叫:驴屎蛋子外面光。这世界上有很多这种人,这句话那也绝对是至理名言。

    苏艳青带着十几个兄弟来到徐云他们的桌子前,小飞一眼就认出了她,马上拦在了苏艳青的面前:“你……你要做什么?”

    小飞年纪小,说到混,就跟着强子在外面站过一次场子,可以说毫无社会经验可言,面对苏艳青,多少都有些紧张。

    苏艳青微微一笑,不用她说话,身后的小弟就自然有人把小飞给架住,小飞马上开始挣扎:“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最好别乱来!”

    但苏艳青却丝毫不为所动,看到这一幕,酒吧的绍老板都愣住了,这都怎么一回事儿?今天晚上他这小店里还真是热闹了,真怕一会儿这些人闹起来再给他砸一次……不过想想也无所谓,座椅都是木头的,扶起来就能用,最多就是再碎几瓶酒而已,好在跟刚才那东瀛小鬼子手里讹了不少钱,这店里的东西都砸了也不亏。

    阮清霜见到这种事情的确有些怵头,虽然以她现在的身份在河东谁都不用怕了,可她骨子里是真做不了大姐大,没那个自信心。

    秦婉儿对这个女人几乎没有一丁点好感,当这个女人走近了之后,她也认了出来,以苏艳青的身份,在河东还是有些地位的。打个比方,她在河东的地位跟十妹在铜锣湾差不多。

    “你就是苏艳青吧。”秦婉儿直接开口道:“看你这样子,来这里是要找我们的麻烦了?”

    苏艳青说话到还算挺客气:“没有啊,只是想跟几位交个朋友而已。”顿了一下,苏艳青继续道:“你认识我?”

    秦婉儿反问一句:“你不认识我?”

    因为河东市地下势力的那些帮会被处理的功劳都挂在了秦婉儿的身上,所以秦婉儿很难想象苏艳青居然不认识自己。如果说起名字来,苏艳青绝对会恍然大悟,但只让她看人,她根本认不出来秦婉儿,因为那段时间她没有在河东,等她回来想见识一下的时候,秦婉儿也已经在汇区派出所调到市局刑侦科了。

    “不好意思,我还真不认识。”苏艳青虽然说的客气,但心里却冷笑秦婉儿的自大,把自己说的跟主席似的,好像谁都应该认识似的:“但现在我们也算是认识了,你知道我是谁,是不是也介绍介绍你们让我知道?”

    徐云到不介意跟这波涛胸涌的美眉交朋友,但没等他开口呢,秦婉儿就一口否决了:“不是一路人,交哪门子的朋友?”

    苏艳青见对方这吃火药的样子,多少也有几分不爽:“是吗?我们不是一路人?呵呵,那看来我们之间是有什么误会了,我朋友在这里说有人找他麻烦,难道说那些人不是你们咯?”

    这次徐云终于按住了秦婉儿,再让秦婉儿这么吵下去,那什么事儿都说不清楚了:“哟,是冯书记请你来的吧?哈哈哈,人家都说英雄护美女,冯书记怎么找了你这么一美女来护他呢?误会误会,冯书记肯定是对我误会了什么。”

    徐云及时的道歉让苏艳青在心理上提高了几分优势,看样子对方也不是什么强人,她也终于冷起面孔:“既然是误会,我也不想让这误会在扩大了,若是给我苏艳青一个面子,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以后也别再找冯书记的麻烦……既然你们知道他的身份,就应该明白他的权势,何必跟自己找麻烦呢?你们说是吗?”

    听着苏艳青一副长者的教育口气,徐云连连点头:“是是是,你说的太对了。”

    “徐云,你还有没有点出息?!”秦婉儿有点怒了,直接狠狠瞪了一眼徐云,这也太窝囊了吧!说完,秦婉儿又对阮清霜委屈道:“清霜姐,你看他这样,看见美女就卑躬屈膝的,什么人嘛!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好好教训那姓冯的王八蛋,现在看到漂亮姑娘就没主意了!”

    一声“清霜姐”把苏艳青给听懵了,她有些诚恐的看了阮清霜一眼,那是多么面相善良的女人啊!肯定不可能是她耳听到的那个传说的大姐大吧?

    【ps:爆发继续,求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