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苏艳青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的时候,冯国庆就慌慌张张的跑进了酒吧,没等苏艳青问明白怎么回事儿,酒吧门厅就乌乌泱泱的开始往里面涌进人来。

    这架势不光把冯国庆和苏艳青的人给吓坏了,就连绍老板和里面的工作人员以及客人都吓傻了。

    绍老板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强子和南城虎,他一边往几人面前跑一边掏出烟,嘴里热情洋溢的喊着:“强哥您又回来了呀,哎呦,这是要请峰哥宁哥忠哥他们喝酒呀?来来来,今天随便喝,算我的,都算我的,全部免单!”

    酒吧里的酒被喝掉总比被砸掉的好,喝掉了不可惜,还卖个人情,若是砸掉了,那才是真一点好处都没有呢。做老板的小绍当然明白这点生意经。

    “绍啊,你看哥哥们今天是来喝酒的吗?”吕峰挑眉道,因为汇区属于河东的南二区,所以南城虎跟绍老板也都早就认识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不是特别熟,但也可以说是一点都不陌生。

    “哎呦喂,峰哥看您说的,来我这里还能不是喝酒的吗?”绍老板笑脸相迎,一边递烟,一边拿火机给他们几个当大哥的分别点燃:“几位哥哥,给兄弟点面子,咱什么事儿不都能好商量吗?”

    单洪宁抽了一口烟,微微一笑:“兄弟,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而是有人敢在你这酒吧里把我们霜姐和云哥都给围了,你说我们能怎么办?”

    这话的矛头直接就指向了苏艳青,绍老板脸上也是充满了无奈,心道自己这是得罪谁了?怎么这些档子事儿非要出在他的酒吧里呢,先是小鬼子找麻烦,紧跟着又是苏艳青惹那徐云老大的麻烦……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绍老板现在也终于明白了,那去包厢里的客人根本不是徐云的朋友。

    苏艳青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当她看到南城虎的时候,就基本上明白了今天这件事情,冯国庆可真把她给害惨了!她一直都让自己尽量低调,就是为了不惹到现在统领了河东的这个人。

    可今天冯国庆干的这事儿竟然把南城虎他们都招来了,而且刚才那个说话跟吃火药一样的女人还叫了身旁那女人一声“清霜姐”,那不是现在河东市地下世界地大姐大阮清霜,又能是谁?

    孔忠看到苏艳青的时候眼前一亮:“我当是谁那么大胆呢,原来是雄英社的刺玫瑰呀。怪不得这么有胆子,苏艳青,你是准备闹点什么事儿呢?”

    苏艳青沉着脸,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冯国庆见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是真担心苏艳青这时候把他给卖了啊!现在他就是一只困在狼窝里的绵羊,随时都可能被撕成碎片,除非这母狼给自己机会,不然的话,他就只能等死。

    最终,经过深思熟虑的苏艳青冷冷的站起身,二话不说就对阮清霜以及徐云深深的鞠了一躬,厉声对自己的人吼道:“给清霜姐和云哥道歉!”

    当小弟的肯定是不敢违背艳青姐的话,纷纷效仿,鞠躬道歉。

    这下傻眼的可就是冯国庆了,冯国庆的声音都有些不淡定了:“小……小苏,你这……这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冯书记,我苏艳青有自知之明,我知道什么人我惹得起,什么人我惹不起。您跟我说你惹了两个小混混我才来的,我可不知道你得罪的是清霜姐。”苏艳青的确是聪明人,现在南城虎的人已经把整个酒吧都给封了,谁若是敢说个不字,今天肯定是没好果子吃。

    往日得罪了阮清霜的那些势力帮派老大,是不是重伤住院就是蹲局子,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苏艳青敢肯定自己若是得罪了对方,下场依然好不了,到时候冯国庆可难说能站出来给她说句话。

    做人要懂得分析,一旦把事情分析透彻了,那就明白自己这一脚应该踩在哪了。

    冯国庆的脸都变青了,他抬手指着苏艳青的鼻子,怒骂一声:“臭娘们,你竟然敢耍老子……好,好!那你就试试,早晚我要让你看看我冯国庆是什么手段!跟我玩儿落井下石这一套,哼,你就给我好好记清楚今天这件事情!我就不信这群人能把我怎么样!”

    这最后一句话还真是说了,不管怎么讲,他的身份在这里放着,敢动他的人,就必须掂量掂量自己的后果。

    可这群人偏偏就有人不信这个邪,徐云其实并不想动手打人,尤其是不想动手对一个政府官员下手,但介于冯国庆的种种行为,徐云的手真的痒了。

    他还就偏偏不相信他若是把冯国庆给打了,冯国庆还能给他定什么死罪?他真当他是天王老子了吧?

    徐云今儿就是要让他记住,在河东,天王老子不是他冯国庆,而是他徐云!如果他有本事跟自己较真儿,那就随便来,徐云什么场面没见过?何惧他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

    在冯国庆和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徐云扬起右手,反手背一击大嘴巴子,狠狠的抽在了冯国庆的右脸颊上,没等冯国庆意识到这一巴掌的疼痛,徐云又正手提回来,大巴掌毫不留情的狠狠抽在冯国庆的左脸上,啪一声,清脆响亮,惊心动魄。

    什么叫嚣张?什么叫跋扈?徐云活生生的给在场的人上了一课,他这就叫嚣张跋扈,嚣张到了极限,跋扈到了顶点!

    冯国庆的左脸颊上,瞬间就浮现出五个指印,嘴巴也紧跟着这五个指印飞速的红紫肿涨了起来。那剧痛直接让冯国庆失声惨叫了出来,这时候他身边那女孩也赶紧远远躲开,生怕自己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徐云晃了晃自己的手,龇牙咧嘴道:“冯书记,打你第一下之后你怎么不躲,你若是躲开了,我这手也不用这么疼了。你也不用栽这个面子了,你说对吧?”

    别看徐云一点都没有凶神恶煞的气质,但现在他在冯国庆的眼那就是一个微笑的恶魔,随时都可能张开血盆大口把他给生吞了的恶魔!

    冯国庆能说什么?徐云那两记耳光的速度那么快,间间隔连零点五秒都不到!他右脸上还没感觉疼痛呢,左脸的巴掌就已经挨上了,这不是摆明了就要揍他,何必要说的那么好听!

    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冯国庆只觉得一股股屈辱都挤压在了他的心口窝,那种滋味是真不好受,说不出来的憋屈,可他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拿什么跟那么多混混流氓叫板?

    连书记都敢抽,徐云这两巴掌下去,整个酒吧内是鸦雀无声,连最想抽冯国庆的秦婉儿都双手掩住了嘴巴,她真没敢想过,徐云竟然敢对冯国庆下手,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遮掩的给了冯国庆那么响亮的一记耳光。

    冯国庆脸上的横肉发出阵阵颤抖,这一刻他真的想杀了面前这个混蛋!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受到过最大的屈辱!

    但冯国庆绝对没有想到,接下来他承受的才真的是他这辈子受到的最大屈辱。

    “苏艳青是吧?”徐云微微一笑:“我打听过你,雄英社嘛。女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哈哈,今天咱们算是不闹不相识。我这人挺喜欢交朋友的,但却不喜欢交那种没骨气的朋友。”

    苏艳青惊讶的看着徐云,不明白徐云为何要跟他说这些。

    徐云指了指冯国庆,继续对苏艳青道:“我知道,你肯定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你没有办法,你觉得他位高权重,所以有些事情他说怎么样,你都要怎么样。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抽他,只要你抽了他,我保你!我保证他以后绝对不敢威胁你任何事情。如果你信我,那就按我说的做,如果你不信我,那我只能抱歉,我们这朋友交不成了。”

    众人全部都被徐云这一番话给震惊了!谁都没有想到徐云竟然会这么逼苏艳青。

    苏艳青足足惊讶了半分多钟,才明白了徐云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这让她去抽冯国庆?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啊。

    随后,苏艳青的目光又碰上了徐云的目光,徐云的微笑很灿烂,给人一种很暖的感觉。

    苏艳青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但是她这一刻,觉得能跟徐云交朋友,让她得罪任何人她都愿意,因为这是她苏艳青这辈子见过最有种的男人!什么强权,什么地位,在这个男人的眼里都是狗屁!

    啪——!

    苏艳青突然扬手,冯国庆的脸上再次多了五个红肿的手印,只不过这次的手指印记比上一个细多了。

    谁都没想到苏艳青就真这么出手了,连冯国庆都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会那么不客气的给自己一巴掌!他发誓,发誓一定要把这次的屈辱双倍,不,是十倍的奉还他们!

    “哈哈哈哈,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徐云要的就是这种快感,要的就是让冯国庆不能相信不能接受的这种现实!

    苏艳青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说话,她觉得她有些“毒”了,徐云就像是一枚毒草,一瞬间就把她给毒杀了。她已经没心思去考虑冯国庆会对她怎么样了,她只知道,她刚才那么做了,徐云很开心。

    很多时候,我们去做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另外一个人开心,不是吗?

    【ps:更继续~神马花啊票啊神马的都来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