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国庆的脸上并不只是火辣辣的疼,这对他来说,绝不能用单纯的羞辱来形容了,苏艳青的一巴掌将他抽醒了,让他意识到,这里绝对不是他的世界。

    徐云似乎还没有玩够呢,他很清楚冯国庆现在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从他那仇恨的眼神里,他依然能看到“报复”的心态。可徐云已经不想跟他玩儿了,徐云只想让他永远都别在自己面前整什么幺蛾子,心烦。

    “强子。”徐云冲着强子和南城虎的方向一挥手:“你们几个都过来。”

    这几个家伙一路走过来,嘴巴都还在惊讶合不拢呢,刚才的事情发生的让他们实在有些无法接受。虽然刚才冯国庆也的确是他们在外面逼进来的,可若是真让他们动手,他们还都有些怵头,若是放到古代,冯国庆那可就是知府县令啊,谁敢碰?在厉害的地痞流氓,在知府大人面前那也是个屁!

    从古至今,虽然社会体制改变了,但是人心在这骨子里还并未有所改变,现在人对市委里的那些官员,和古代人对衙门里的那些官员,姿态都是一样的——低贱!

    骨子里的东西是很难去改变的,存在进化的物种都是这样,比如狗天生就会把人当作是主人,而狼却不会那么认为。

    这就是强子和南城虎现在的心理状态,即便是冯国庆已经被徐云抽的脸都肿了,那他依然是他们河东市的书记,不是那种街边的小混混。

    “哥……”强子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以他对徐云的了解,徐云往往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主儿,这次云哥恐怕是真想一次把冯国庆给弄改了脾气:“咱们差不多就可以了吧?”

    徐云笑了笑,笑的很轻松,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什么叫差不多就可以了?我教育过你多少次,做事情,要么就好好做,要么就不做。就跟这当官儿的一个道理,要么就跟秦市长那样好好为老百姓做实事儿,做正事儿。要么就跟冯书记这样玩忽职守,五十多岁的了还要出来养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玩儿情调。”

    强子连连点头:“哥,你说的对。”

    “所以这个事我应该做?”徐云反问道,就跟老师给学生上课似的。

    强子思考一下,一口断定:“要做就把事情做到底,做到完善。”

    “那就对了。”徐云微微一笑:“冯书记现在就在我们面前,身为河东父母官,做的却都是些苟且之事,说实话,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强子的嘴巴都长成了O形了,他还真没想到云哥会突然这么问:“哥,我真说实话?”

    冯国庆铁青着脸,咬紧牙关听着徐云一次一次冲击着自己的底线。他在脑海一个劲儿的对自己说,韩信能忍胯下之辱,他又有什么不能忍的?

    倘若冯国庆这心里话让徐云听到,徐云肯定要质问冯国庆有什么脸拿自己跟人家韩信做比较。

    “说实话,当然说实话。”徐云对强子点点头:“假话一般都是下属说给领导听的,或者是领导说给老百姓听的。咱们是兄弟,兄弟之间有说假话的吗?”

    强子一咬牙,一跺脚,指着冯国庆就是一声:“我他妈想抽丫的!”

    “想抽就抽啊,别憋着自己。”徐云挑了挑眉毛,怂恿道。

    这话一出,冯国庆就傻了,他一直都在忍耐着,他觉得以他的忍耐力,一定能忍过去今天的事情,只要他出得了这个流氓窝,那他就要让这些混蛋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他非要彻底的在河东市展开一次扫黑活动,让他们这些流氓全部再无落脚之处,全部都抓起来关进去!

    可是这事与愿违,他非但没能忍住,听到徐云这话之后,几乎是暴跳如雷:“你最好不要做的那么过分!你知道我的身份,你难道就不考虑考虑后果吗!打我?那首先是侵犯了个人人身安全,其次更是犯了威胁国家公务人员的大罪!你们这是大罪!你们懂不懂法律?!故意伤害罪是要判刑的!”

    “冯书记,跟我谈法律?”徐云冷笑一声:“想谈故意伤害罪?我知道,故意伤害罪是侵犯或者损害被害人身体的行为。但也是有区分的,抽你两个嘴巴子,我们最多是故意轻伤。最多接受一下教育而已。”

    冯国庆的脸上横肉颤抖,嘴角咧了几下,都没吭出声音来,徐云懂法,这一点他还真有些诧异。

    “但你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吗?冯书记?”徐云继续道:“玩忽职守罪!”

    冯国庆冷笑一声:“玩忽职守是说我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不正确地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追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我只不过出来喝喝酒,跟朋友聊聊天,你凭什么说我玩忽职守,证据呢?”

    徐云微微一笑:“你跟范天龙之间的那些破事儿,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你不让公安机关按照法律规章办事,强行以权威要求他们放人,这就是玩忽职守,滥用职权,你这还是犯了渎职罪!要证人,这里有啊,秦警官可是亲身经历。”

    提到秦婉儿,冯国庆心里一阵突如春风迎面来的感觉,他的声音既惶恐,又惊喜道:“秦婉儿同志!你可是警察啊!现在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你是警察,你要行使你的工作职责来保护我!不然你就是玩忽职守!”

    这孙子的脑子转的可真够快的。

    若是平日,秦婉儿肯定不会让徐云做那么过分,但今天冯国庆都这样了,还是这种态度,她也真咽不下这口气:“不好意思,冯书记,我现在是革职查办,您不会不明白革职查办的意思吧?就是说我没有了执法权,我也是普通公民,这不是我的义务。是你亲自给我革职的,这一点,你不可能忘了吧?”

    “我现在就恢复你的职位!我给你执法权!”冯国庆有些急了:“这你总该管管了吧!”

    秦婉儿愣了一下,还真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了,幸亏徐云开口提醒她:“就算是恢复职位,那也是要走规章制度的流程,说革就革,说恢就恢,冯书记,你以为你是冯皇帝呢?”

    “哼。”秦婉儿也重重的对冯国庆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冯国庆狠的牙根发痒,却又无可奈何,只求今天这事儿能尽快的熬过去,自己也千万不要再受皮肉之苦了。

    “强子。”徐云冷笑一声:“刚才你怎么说的呢?”

    强子愣了一下,瞪起眼来:“抽丫的!”

    “嗯哼。”徐云点点头,示意强子随时都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强子虽然举起了手,但多多少少都有些打颤,毕竟冯国庆是书记,他是一介屁民。但想想很多事情,强子也是恨的牙痒,就好比那拆迁的事情,若不是冯国庆在间捣鬼制造了一些麻烦,他们那棚户区的老住户们早就住上楼房了,也不至于在那里闹那么多天啊。

    强子是越想越觉得生气,终于,一股子莫名的冲动涌上头顶,原本打颤的手臂突然停止了抖动,电光火石之间,强子一记强有力的耳光狠狠抽在冯国庆那张肿胀的大猪脸上!

    啪!

    男人的手劲儿就是比女人大,这一大嘴巴子明显比刚才苏艳青的那一下更狠!更脆!更有力!

    冯国庆懵了,连一小混混都敢这么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下手,他这么多年心那份骄傲彻底被这巴掌抽的一干二净!

    徐云要的就是这种结果,他要让这里的每个人都给冯国庆一个耳光,把他的优越感狠狠的踩在脚底下!父母官不是这么当的,父母官是为人父母,而不是如此骄奢。

    “吕峰,该你了。”徐云的声音不容置疑。

    吕峰的反应要比强子大一些,他愣了一下,摇摇头:“云哥,这个……我就算了吧。”

    “这一巴掌你必须打下去,要么给我脸上,要么给冯书记脸上。你自己选择。”徐云的话直接把吕峰的脑袋给搞大了,这也太极端了点吧?

    看到吕峰还发愣,单洪宁直接推了他一把:“这还有什么好想的!”

    吕峰重重点了点头,这的确是没有什么好想的,让他选一万次,他的巴掌都会跟现在一样狠狠落在冯国庆的脸上!吕峰的手劲儿大啊,抽的冯国庆脑袋里面都快成浆糊了。

    “我刚才把话已经放下了,是我的兄弟有一个算一个,每人一巴掌,要么给我脸上,要么给冯国庆脸上。自己做个选择。”徐云既然敢这么说,那他就是有十足的自信和把握。

    他就是要让冯国庆知道,在河东,最大的那个人不是他冯国庆,而是我徐云!

    阮清霜有些焦虑的拉了徐云一下,低声道:“徐云,你这么做会不会有些过分了,不论怎么说,他也是我们河东市的书记吧?”

    “他做的那些事儿,比我更过分,他能为了自己的私欲包养年轻女孩,他一个月才多少工资你知道吗?秦叔比他少不了多少吧?秦叔连辆车都舍不得买。他冯国庆若不贪污哪来的这些钱?那包厢的最低消费就要他一个多月的工资。”徐云道:“秦叔做人工河的项目是想为国为民,他冯国庆呢?他想的是公饱私囊,想的是公报私仇,没有安一点好心。对于这种人,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

    这番话句句如重拳砸在冯国庆的胸口,这番话可要比那巴掌抽的他更痛!冯国庆不敢去想象,为什么一个地下头子能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他服了,心服口服,一百多个巴掌不只是把他打成了猪头,还把他打醒了。让他清楚的意识到,他不是河东市的马王爷,徐云才是河东市的土皇帝。

    【ps:4更跟上咯~这是第5季的结束,下面第5更便是第六季的开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