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日,没有人在河东市再见到过冯国庆,至于他去了哪里,有很多版本的说法,大致便是他得了什么病,要去治病,而之后也会调离河东市去其他的地方任职。

    因为冯国庆的事发突然,所以河东市市委书记的那些工作就都由秦忠明代理下来,相信不久之后就会下达新的任命了,秦忠明来到河东市之后,在各方面的工作都非常积极认真,尤其是拆迁汇棚户区和治理人工河的功绩,这种种迹象表明,他很有可能会直接升任河东市市委书记,若是河东市能有这么一个好书记,相信老百姓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秦婉儿的职位也得到了恢复,重新回到她喜欢的工作岗位,这让她的心情着实大好了起来,一扫前几日的阴霾,用她的话说,这雨过天晴终现彩虹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吕峰带领着手底下的人认真负责的做着人工河整修的工作,唐氏集团的团队也很认真的研究制定了很多种方案拿来让秦忠明选择。药膳火锅的生意在单洪宁的那家分店开始大火,很快便火透了整个河东市,所有的店面都忙得不亦乐乎。

    徐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老颠头见差不多了,说要去见几个老朋友,便直接带着随身行李离开了,徐云也没强留,因为他知道这老顽童是根本留不住的,至少他回华夏了,这对徐云来说的确是件好事。

    果果在学校的期考试一举拿下全年纪第一名,连续的好消息让所有人的心情都特别棒,整个河东市的空气都有种让人兴奋的味道。

    ……

    申江外滩位于申江市心的申江江畔,它是申江的风景线,来到申江的人是绝对都不会错过这个地方。这里东临申江沿岸,西面有五十多幢风格各异的大楼,哥特式的,罗马式的还有巴洛克式的和西合壁式的等等等等,在世界上有万国建筑博览群之美誉。

    这里是所有申江人引以为傲的地方,也是他们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这里是申江最美的角落之一。当然,一般有钱人是不会扎在外滩的人堆里游玩,那是一种很土的玩法,至少申江的有钱人是这么认为的。

    申江的有钱人更喜欢找个安静的地方,吃点美食,饮点美酒,能看到外滩,却不会让人看到他们。

    谈起欣赏外滩的地方,论及视野,恐怕没有几个地方能跟星凯大酒店相媲美了,这里可不仅仅是以高和贵著称,和大多数五星级酒店一样,星凯大酒店的餐厅乏善足陈,比外面更为昂贵的鲍翅参肚并不能给人留下太多印象。

    但是这里五十八楼的意大利菜和五十六楼的法式大餐倒是不错,还有便是再往下一层的东瀛料理,星凯还拥有申江最高的酒吧,六十楼的珑透吧以马提尼酒著称,而琴吧则有很宽的大麂皮沙发和流水般的琴声……

    还有八十八楼的酒廊,在这个高度俯瞰夜幕下的外滩和申江,那种迷人的感受是很难向没有体验的人表达的。这里的食物和酒价不菲,但比起排了队买票去爬明珠塔的人,要雍容自在多了。

    村俊二摇晃着手的那杯价值不菲的红酒,他的对面则斜坐着一个面色阴郁的男子,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桌面上的几张照片。这个男子长得很难看出他的年龄,二十?十?或者是四十?都像,却又都不像。一般来说,往往这种人经历的事情都比较多。

    ≈ap;quot;浦先生,如果你确定了,那就开价吧。≈ap;quot;村俊二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已经在这里足足坐了一个多小时,而坐在他对面的浦义山依然没有开口,村俊二的耐心着实感到一阵不爽。

    虽然村俊二心不爽,但也不敢表现的特别明显,毕竟浦义山是伊贺流的上忍,有很高的地位。而且他现在又是求人办事,所以必须要降低自己的身份架子。

    浦义山终于开口了,他指着照片上那个男人身后角落的一个侧面身影问道:≈ap;quot;村君,为什么没有这个女人的单独照片?”

    村俊二撇眼一瞅:≈ap;quot;浦先生,如果你看上了那个女人,你也可以带回来,这个我不介意。我只要这个男人死!还有就是这两个女人,我要活的!难道我之前跟你说那么多,你都没有听明白吗?浦先生,你要明白,我们之间是雇佣关……”

    浦义山凛冽的目光突然扫过,让村俊二忍不住把口剩下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ap;quot;人我可以帮你杀,也可以帮你把这两个女人带回来。≈ap;quot;浦义山冷冷道:≈ap;quot;我要亿,亿日元。”

    村俊二当场就愣住了,亿日元?!疯了吗!就算换成人民币,那也是有一千八百万啊!无非是对付几个华夏人而已,浦义山竟然狮子大开口,这让那个村俊二的心猛的堵了一块大石头。

    ≈ap;quot;浦先生,我可是诚心实意的请你来帮我做事情,你这么狮子大开口,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ap;quot;村俊二也顾不上对方是什么身份了,直接板起面孔来:≈ap;quot;不要以为我不了解行情,这种事情我请你来完全是看在伊贺流的面子上,这点事情恐怕你都用不着亲自出手,随便找一个下忍就能解决问题,亿日元,是不是太夸张了?”

    浦义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村俊二。

    村俊二伸出两根手指头:≈ap;quot;两千万日元,这个价格我觉得就差不多了吧?”

    浦义山完全不予理会,直接起身就要离开,村俊二当时就傻眼了,也马上跟着站起身来。

    ≈ap;quot;浦先生!你说亿日元,好啊,我可以给你!但你给我一个能给你这么多钱的理由!≈ap;quot;村俊二厉声道:≈ap;quot;你应该知道我们大荣电子也不缺这么点钱,但你要给我一个付给你这么多钱的理由!只不过是让你对付一个华夏男人和两个华夏女人而已,真的值个亿吗?”

    浦义山停下了脚步:≈ap;quot;村君,你要理由是吗?我可以给你理由。≈ap;quot;说着,浦义山把那张照片捡起来,指着那张照片背景里的女人:≈ap;quot;你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吗?”

    ≈ap;quot;什么人?≈ap;quot;村俊二愣了一下:≈ap;quot;我没让你对付这个女人,我是说的另外两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你看上了,你可以自便。好像跟我没有关系吧?”

    ≈ap;quot;哼。≈ap;quot;浦义山冷冷道:≈ap;quot;很显然,这个女人跟你要我对付的这些人的关系不一般。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这个女人就是几年前在我们东瀛神社杀掉了我伊贺流两大忍的那个女人!她有个称号叫做暴力狐尊!在那煞魂榜上,她的人头都值一千百万人民币。村君,你现在还觉得我要价高吗?亿日元等于多少人民币?你们大荣电子就在华夏做生意,总不应该连这点兑换都不会计算吧?那好,我帮你算,以近期的汇率来算,是一千百十万。去掉这狐尊的一千百万,我只是收了你十万人民币,折合一千两百万日元而已。村君,你觉得贵吗?”

    浦义山一番话说的村俊二哑口无言,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照片背景上的女人竟然还是那么厉害的人物!这就怪不得那个家伙也如此身手不凡了。

    浦义山把照片扔给村俊二:≈ap;quot;村君,虽然说就算你不肯出这笔钱,我一样也会去把那个女人抓回东瀛,用其鲜血祭慰当年死去的同门,但我是不会多做无意义的事情。所以,你如果真的想要拿下这个人,亿日元,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如果你不肯付,那你可以去找其他人,比起自己动手,我更喜欢坐享其成。”

    被浦义山这么一说,村俊二显然傻眼了,对方身边有这么厉害的女人,请一般人也对付不了,而能对付的了的人,要价恐怕也不会低。

    终于,村俊二一咬牙,做出了决定:≈ap;quot;好!亿就亿。但是,我有个条件!”

    ≈ap;quot;你说。≈ap;quot;浦义山面无表情。

    ≈ap;quot;我只给你天时间,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天,就天,我必须让那两个女人躺在我的床上,让那个男人死在我的脚下!≈ap;quot;村俊二这番话可谓是切齿之语。

    浦义山语气平淡:≈ap;quot;村君,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做事一项是干净利索,能用一天,我绝对不用两天,能用两天,我也绝对不用天。”

    村俊二为了一解心头之恨,也是当机立断:≈ap;quot;好!那我明天就先付给你一个亿,等事成之后,那两亿我自然会汇到你的账户。”

    ≈ap;quot;村君,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先收钱,后做事。≈ap;quot;浦义山声音沉了几分:≈ap;quot;如果你不相信我的信誉,那你一样可以去另请高人。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我给你的账户上必须出现亿日元,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们今天就当作什么都没有谈。”

    ≈ap;quot;你……≈ap;quot;村俊二欲言又止,深呼一口气,连说了个好:≈ap;quot;好!好!好!那我就先预祝浦先生一帆风顺,马到成功。钱我明天一早就会给你汇过去,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做的漂亮……”

    浦义山没有再回答他,只是点点头,然后转身便离开了这个一瓶红酒能要到几万块甚至十几万块的酒廊。

    【ps:5章爆都爆了,紧跟着再来一章吧,连爆6章吧~反正写好了,早发晚发的事儿~白天更新点儿依然有更新,放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