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徐云却一直都睡不着,得知了虞美人在申江的消息之后,他就一直有一种带果果去一趟的想法,果果到底是不是当年虞美人说过的那个神秘种族的血脉,恐怕也就只有她能弄清楚。

    门口传来微弱的脚步,紧跟着便是轻轻的敲门声,仇妍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ap;quot;徐云,睡了吗?”

    徐云直接起身去开门,以仇妍的性格,这个时间来找他必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徐云还是挺困惑的:≈ap;quot;这么晚了,什么事儿?”

    ≈ap;quot;我有话要跟你说。≈ap;quot;仇妍直接推门而入,然后关上门,表情看上去有些紧张,又有些无助。

    从仇妍的表情上,徐云就读出了一些东西,只有在果果的安全遭受到威胁的时候,仇妍才会有这种紧张的神态:≈ap;quot;是不是因为青鬼的事情?你放心,老颠头给我分析过这个问题,我自己也仔细的想过,在我受伤之前,我已经倾尽全力给了青鬼沉重一击,恐怕他当时的情况比我还要凄惨。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

    仇妍摇摇头:≈ap;quot;我不担心青鬼的事情,如果青鬼没死或者没有受伤,我相信他一定已经第二次或者第次来大酒店了,但在你整个昏迷期间他都没有出现,而且现在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天,我也相信他是受了重伤。”

    ≈ap;quot;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ap;quot;徐云有些不明白,按理说仇妍没有其他任何会让她担心的事情。即便是有,也不会现在来找他说吧?

    ≈ap;quot;我是说今天出现的东瀛人。≈ap;quot;仇妍道,她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稍有激动的情绪:≈ap;quot;我挺担心的。”

    徐云听了这话,大为感慨,想不到仇妍也能如此心系人民了:≈ap;quot;你放心,不就是来了几个东瀛人吗,我们华夏可不是当年,来几个鬼子就怕的不得了,他们不敢在我们的土地上乱来,军事实力放着呢。你不用担心那么多,这些事情国家会处理好的。”

    仇妍也愣了一下:≈ap;quot;你可能误会了,这么晚了,你觉得我会来找你谈国家大事吗?”

    徐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ap;quot;那你跟我谈那几个东瀛人干嘛?我还以为是今天看新闻看多了,你担心东瀛人敢直接到我们的土地上犯事儿呢。”

    ≈ap;quot;我担心那几个东瀛人是来找我的。≈ap;quot;仇妍说完这话,眉心的愁云就更明显了:≈ap;quot;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东瀛人到河东,跟我有很大的关系。”

    说实话,河东属于古城,旅游城市,很少有外国人在这个城市有业务,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合资的公司,这是为了保证河东市的环境状况。来河东的外国人基本都是旅游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东瀛来旅游的却并不多,或许是东瀛人根本就不喜欢出游吧,因为他们到任何国家恐怕都不受欢迎。

    ≈ap;quot;啊?≈ap;quot;徐云愣了好一阵子,似乎想到些什么:≈ap;quot;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东瀛人跟你有摩擦?”

    ≈ap;quot;没错,刚才单佳豪说,他看到那个男人的衣服上写着伊什么流什么的字迹,所以我有种预感,单佳豪说的那个人是伊贺流的忍者。≈ap;quot;仇妍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她说的非常认真:≈ap;quot;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但我很想把事情搞清楚。你知道几年前我为什么投奔了冯千岁吗?”

    徐云点头道:≈ap;quot;我听说是他救了你。”

    ≈ap;quot;没错,是他在东瀛救了我。≈ap;quot;仇妍补充道:≈ap;quot;当时我在东瀛已经被逼迫的走投无路了,是冯千岁救了我,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当时有伊贺流的人想要我那把龙渊软剑,所以便安排人来偷走。那是我非常珍贵的东西,所以我必须找回来。我找到软剑之后被人发现,俩个伊贺流的忍一直对我紧追不放,即便是我藏入了东瀛人眼的那个鬼子神社,他们依然紧追不舍。借助优势,我在鬼子神社杀掉了那两个伊贺流的忍,所以伊贺流对我展开了全面大追捕。若不是因为冯千岁带我回来,我恐怕早就死在东瀛了。”

    徐云摸了摸下巴,长时间都没有回话,没想到仇妍还有那么一段过去,竟然跟伊贺流的忍者有这么大的冲突关系。这的确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伊贺流,早在十五至十六世纪的一百多年,东瀛群雄割据,幕府统治名存实亡,原本统治力量就不强的伊贺地区一时间出现几十家割据势力,纷纷造反与相互攻伐,由于各势力土地兵力有限,因此靠培养忍者进行侦察偷袭暗杀,很快在东瀛涌现出十多个忍者流派,最有名的要数伊贺流与甲贺流了。

    这是一个存在了几百年的势力,功底深厚可见一斑。

    而且这类忍者跟东瀛现代训练的忍者有相当大的差别,比起东瀛和美利坚联合军演的时候那些忍术表演,这些忍者才是真正的忍者,而不是那种只会玩玩手里剑和吹箭之类花架子的忍者,伊贺流能在那乱世立足出名,靠的可是著名的火药术。虽然说现代的社会已经有了各种枪械,但徐云觉得,既然这个流派能遗存至今,那就有绝对的立足根本。

    ≈ap;quot;当年你杀的可是伊贺流的两个忍,这可是相当两个一流高手,你是怎么做到的?≈ap;quot;徐云很惊讶,按照推算,仇妍当时的实力最多也就能对付一个忍而已。

    ≈ap;quot;因为 地利 。≈ap;quot;仇妍淡淡道:≈ap;quot;在我们眼里,鬼子神社是一个供奉着甲级战犯的乌瘴之地。但在东瀛人的眼里并不是这样,东条英鸡,土肥圆贤二、松井屎根、木蠢兵太郎、白尿敏夫……这些人在东瀛人的眼并不是战争贩子,并不是杀人恶魔,他们供奉他们!就像是供奉自己的祖宗一样(以上人物全部都是谐音,那些混蛋的名字不配出现在本书,本小说纯属虚构,任何地方都是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操蛋,请不要某些国家对号入座)。”

    徐云也大致明白了,那里面的东西恐怕是东瀛人绝对不敢损坏的,但仇妍就无所谓了,她就是借助这一点,才能轻松取胜。因为忍者一旦不敢使用暗器,攻击力是会锐减的。毕竟伊贺流的忍者不是漫画那样体内存在查克拉,他们也只是凡人炼就的而已。

    ≈ap;quot;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觉得他们还不会放过?≈ap;quot;徐云这个问题的确是不得不考虑的一点,毕竟事情过去很多年了。

    仇妍点了点头:≈ap;quot;开始我也这么想过,毕竟时隔多年,应该不会再有人追究了。但我又想了想,东瀛民主的人性太阴暗,这个仇恨他们绝对不会忘记的,所以我相信,即便这件事情再过去十年,只要他们有机会找到我,还是一样会对我下手。”

    这话有道理,徐云点点头,但又摇了摇头:≈ap;quot;如果伊贺流的人知道你在这里,以你曾杀掉他们两名忍的实力来推算,必定会安排上忍来找你。若是刚才那辆车的人是上忍,你觉得他会被单佳豪他们一伙保安给拦住吗?这显然有蹊跷,这样,我马上让强子他们调查一下。估计那几个东瀛人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呢。强子做事一向细心,肯定还安排人盯着呢。”

    ≈ap;quot;如果是上忍,反侦察能力是很恐怖的,实力必然也跟你不相上下,若是强子安排了人盯着会有危险的。≈ap;quot;仇妍突然紧张道:≈ap;quot;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冒险!”

    徐云也意识到了危险性,便迅速拨通了强子的电话。

    强子正跟个兄弟看这几个东瀛人的笑话,虽然说河东市不大,但大大小小的酒店宾馆还是有百十多家,却愣是没有一个答应他们让他们住下的,即便是那几个东瀛人把价格喊道一万一宿,也没有人敢赚这笔钱。这倒不是说这些人有多么的爱国,毕竟大部分都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他们不敢赚这个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后怕,赚钱是小事儿,但得罪了强子他们,这以后还能不能开门做生意就另说了。

    ≈ap;quot;哥,什么吩咐。≈ap;quot;强子心情挺不错,看到几个东瀛鬼子受难为,甭提多爽了。

    ≈ap;quot;在哪呢,那几个东瀛人怎么样了?≈ap;quot;徐云听到强子的声音也终于算是放下心来。

    ≈ap;quot;哈哈,别提多解恨了,这几个鬼子找不到地方住,正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ap;quot;强子得意道:≈ap;quot;但凡是他们去的地方,我都让兄弟们去说了,没人不给咱们面子。”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你在哪呢,我过去找你们。”

    ≈ap;quot;我们一路跟着这几个东瀛人呢,就在……≈ap;quot;强子的声音突然断了一下,随后有些不爽道:≈ap;quot;真没想到这几个鸟人还能找到这么便宜的小旅馆呢!云哥,你先等会儿,我想办法去给那老板说一声!”

    ≈ap;quot;不用了。≈ap;quot;徐云道:≈ap;quot;你让他们住下,我随后就过去,事情有些变故。你盯好了,一会儿问问那家小旅馆的老板这些人住在哪个房间。一切都按兵不动,任何事情等我去了再说。”

    强子嗯了一声,一口答应:≈ap;quot;好勒!云哥,你放心,我一定盯好了。我就在棋盘街的东首这个叫温馨家园的小旅馆门口等你。你路上开车小心,今天雾气大,这一会儿能见度特低。”

    ≈ap;quot;好。≈ap;quot;徐云挂掉电话,回头对仇妍道:≈ap;quot;不管是不是,我都要去看看,如果对方是伊贺流的上忍,我想我差不多也应该能对付。你在这里也多注意一下,小心为上。”

    仇妍点点头,虽然她很想跟徐云一起去,但那样的话大酒店里就没有人了,想到弊端,她还是忍住那个念头留了下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