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徐云让强子他们先走,几人虽然离开了宾馆,却都在车里待着呢,强子和个人没离开,是怕随时有新的动向,这样他们也能马上冲出来帮忙。

    很快,徐云在宾馆走了出来,强子他们纷纷下车围了上去:≈ap;quot;云哥,怎么样了,那东瀛娘们到底是什么人?”

    ≈ap;quot;有点误会。你们别多想了,去忙你们的吧。有事情我会再联系你的。≈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哦,对了,强子,我听秦叔说给你介绍了个对象,选调生考过来的,在市委组织部是吧?你小子竟然推了?我跟你说,必须见,别耽误了这可是大事儿,你没看你爸妈多希望抱孙子啊?”

    强子脸上一阵难堪:≈ap;quot;哥,你也别跟我开涮了,我就是一混子,人家肯定看不上我,所以我给推了。我觉得婚姻这玩意挺现实的,讲究门当户对,我看还是算了吧……”

    ≈ap;quot;既然知道挺现实的,那你就更要去看看啊。你怎么了?房子车子票子,什么没有?≈ap;quot;徐云给他打气道:≈ap;quot;听哥的,去见,我保准你直接拿下。现在有几个姑娘看见开奥迪的不心动?说不心动那是装大尾巴狼呢。”

    强子嘿嘿笑道:≈ap;quot;行,哥,那我听你的。这事儿你不说我也想问你了,毕竟是秦叔的面子,我不去也有点栽人家的面儿。”

    自从在那酒吧里把冯国庆狠抽了之后,给秦婉儿搞跟踪用的这辆高尔夫R就成了徐云的代步工具。

    徐云走到车旁坐进去:≈ap;quot;那回头你自己给秦叔联系,让他多给你操心。强子,虽然咱说女孩没有不现实的,但也不能太现实。我相信秦叔不会给你介绍乱八糟的,也一定是看着姑娘人品不错,你可别敷衍。你爸妈也让我抓紧帮你找一个,若是这事儿成了,他们老人家多高兴?是吧?”

    ≈ap;quot;是,是,云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明天一早我就给秦叔打电话,请他帮我安排。≈ap;quot;强子连连点头。

    徐云笑了笑,摆了摆手就直接开车走人了,这都晚上十一点半了,再不回去的话仇妍都恐怕是要担心了。

    ……

    返回药膳大酒店的路上,徐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的根本之处就在那个秋元小姐的身上,那个木屐男佐藤不论是在穿着打扮上还是在形象上,都完全没有任何所谓忍者的气场,若是一个东瀛大家族,是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一点吧。

    连徐云都知道的事情,作为东瀛人又怎么会不了解呢?虽然说东瀛忍者是一群神秘的人群,但那也不至于神秘到他们东瀛人都毫不知情的地步吧?

    想到这里徐云忍不住加快了车速,有种不祥的预感已经在他心头升起。如果木屐男佐藤是个吹牛的骗子,说自己是伊贺流上忍到秋元家骗口饭吃,那伪装的应该非常真实才对,但现在他那么劣质的伪装竟然也能得到对方的信任,这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徐云赶到药膳大酒店门口的时候,几道黑影在徐云的眼皮底下钻入小路,身影转瞬即逝,徐云毫不犹豫便下车迅速追了上去。现在想想他都觉得后怕,若是他晚回来一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徐云一路风驰电掣紧跟在那几道黑影身后,他也不得不佩服东瀛忍者在轻功这方面的优势。因为忍者的修为第一点便是速度,没有速度的忍者就不配称之为忍者。

    经过一路奔袭,徐云才发现,这几道黑影竟然是有意的把自己引到人工河边。因为人工河现在正在整修河道,所以深夜的时候这里荒无人烟。夜黑风高,荒草乱坡,是最适合杀人的地方。

    几道黑影来到一人身边停下,徐云就马上认出了那个人,因为穿和服的女人总是会给他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徐云是真没想到对方竟然能绕这么大的弯子,下这么大一个套,徐云平日一向做事谨慎,但今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彻彻底底的上当了。他都已经在心底放弃了自己的怀疑,然而,就在他完全不相信对方是来找仇妍麻烦的时候,那个看似娇弱无力的家族大小姐却突然冷若冰霜的跳到了徐云的面前。

    ≈ap;quot;佐藤虽然不是忍者,但我却是。≈ap;quot;秋元小姐缓缓开口,≈ap;quot;真没想到,在华夏还能碰到这么了解我们东瀛忍者化的人,你说的没错,我们忍者为了保持体重,最基本的饮食都需要特别的注意。能知道这些事情的人,恐怕即便是在东瀛,也很少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徐云现在孤身独影,但到也不至于害怕对手:≈ap;quot;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这么处心积虑的到底是想做什么?”

    ≈ap;quot;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都想不到?≈ap;quot;秋元微微一笑:≈ap;quot;我们对任何目标下手之前都会做充分的调查,若是连对方的身份都查不清楚,我们是不会轻易去硬碰未知的危险。”

    徐云现在是真意识到对手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了:≈ap;quot;你的目标是仇妍吧。那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身边的人,如果你们想那么做,要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ap;quot;徐云先生,恐怕你只说对了一半。≈ap;quot;秋元淡淡道:≈ap;quot;因为你也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之一。所以,即便是不想让我问你答应不答应,我也一样要来问你。可现在,不管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都没有意义了。我们要的不是你的答案,而是我们自己的答案。”

    徐云还真有些没听明白,他好像跟东瀛的这类人没有任何的瓜葛,更没接触过任何伊贺流的人,所以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渊源和仇恨。他又怎么会成了他们的目标呢?

    ≈ap;quot;你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你应该知道很多了吧?≈ap;quot;徐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去发飙。对方这么有底气,肯定是把自己的情况早就摸清楚了。

    秋元点点头:≈ap;quot;对啊,我们的人已经在你们的酒店住了天了,我们找到了突破点,规划了完美的计划,你们才会一步一步跟着我们走,你才会一步一步被我引出来,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那么自作聪明的否定了我们的身份,然后就要回去。所以我不得不出此下策,正面跟你发生冲突。如果不是你回去的那么快,我是不会在你面前暴露身份的。”

    徐云的心突然提了起来,听她这话的意思,他们是故意引诱他出来,然后要对酒店内的人下手,而且对方的人已经在他们的酒店住了天了,怪不得徐云这几日总隐约感觉不对劲。

    ≈ap;quot;话我可以说明白,你也可以做个选择。≈ap;quot;秋元继续道:≈ap;quot;现在你也没时间赶回酒店了,那几个女人恐怕已经被我们的人控制了。如果你肯配合一些,我想我们之间就能省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徐云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这些东瀛伊贺流的混蛋还真是够阴险的。

    秋元似乎并没有察觉徐云的状态:≈ap;quot;我们伊贺流做事情是不会没有原因的,你若怪就只能怪你们得罪了大荣电子的村君,我们是他请来的,我们也没有想到竟然还能有仇妍这个意外收获。在我进入伊贺流第八年的时候,暴力狐尊仇妍便是我们伊贺流黑名单上的人了。所以我们没有理由放过她,也就同样没有理由放过她身边的人。”

    徐云的拳头捏的喀嚓爆响,他想到了自己唯一得罪的东瀛人,恐怕就是那个在酒吧骚扰阮清霜和秦婉儿的混蛋了。没想到那个混蛋竟然要买凶做事,在华夏的土地上还敢这么嚣张,这是让徐云完全无法容忍的事情。

    大荣电子在华夏赚了多少钱徐云不在乎,只要他们能提供高质量的产品,消费者也是受益者,一切正当的生意关系徐云都支持。他不会偏激的去砸东瀛人的超市,砸东瀛牌子的汽车或者数码用品。那些都是别有用心的险恶者才会做的事情。但徐云绝对不准许东瀛人在华夏的土地上欺负华夏人。

    ≈ap;quot;这里是华夏,应该是我们没有理由放过你们吧?≈ap;quot;徐云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他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秋元的反应也足够迅敏,就见她突然扯掉身上的和服,里面紧身的夜行服跟她身旁的四人完全一样。显然,她穿和服也只是因为方便战斗的时候迅速脱掉,并非是为了东瀛的传统。

    没等徐云出手,秋元身边的四个黑衣人便已经突然出手了,苦无凛冽的穿透夜空,直接向徐云刺来!

    苦无是一种忍器,四厘米左右,形状就象是涂灰浆的刮刀一样,看上去就象是把长钉的一段敲扁的铁器,在墙的缝隙之间就可以很容易把它插进去,相当一部分入流的忍者都会把苦无当作手里剑来用。

    徐云翻身后撤的同时在凌乱的河道顺手捡起几枚石子就丢了出去!就听乒啪之声,几枚苦无全部被徐云用石子击落地。

    或许是看到徐云身手不凡,四人纷纷在背后抽出忍刀!

    这时候包括那个女忍者秋元也在背后抽出了忍刀,看上去她是决定要带着四个人跟徐云正儿八经的较量一番了。

    徐云清楚忍术的武功来自柳生流剑派,还对这些武功做了很大改进,使它们成为短刀短枪的用法,以便适合在狭窄的场所作战。现在河道整修,宽阔的不得了,徐云还真纳闷他们怎么会把自己引到这个地方来,岂不是以己之短对他人之长了吗?

    【ps:关于推倒的节奏,那个,嗯,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谁最适合给老徐开苞,欢迎群或留言讨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