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寒光闪现,徐云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警惕,毕竟他们忍者都特别喜欢玩花样,有些小把戏不得不防。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了他们招。对于忍者来说,越阴的招就越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东瀛忍者和东瀛武士一样,都要带刀,但是忍者的刀很独特,并非仅仅用于作战。忍刀长度只有大约五十公分,比传统的武士刀短的多,这个长度正好可以让忍者把它背在背上而不影响行动,忍者刀的护手是方形的。

    但忍刀比一般刀的护手大而宽,刀鞘比一般刀鞘更宽阔,这是它设计独特的地方之一,忍者刀的刀鞘里面富余的空间通常装满烟灰和辣椒粉的混合物。

    在碰到危险的时候,这些混合物就能起到作用了,他们会在碰到危险的时候用这些东西产生烟雾,在烟雾散尽的时候,他们也踪迹皆无,说白了就是一个小把戏,但这小把戏却在关键的时候能起到救命的作用。

    此外,徐云还很清楚自己要注意忍刀的尾部,因为那地方是空的,里面带一块白色小石头,还有一根针,石头是石笔到无所谓,而那根针不禁可以当作工具挑开门拴,刺破窗户,也可以当作暗器吹出来。

    这就是忍者的可怕之处,他们的身上任何东西都是有可能暗伤人,况且还很有可能涂抹浸泡过毒液,所以徐云跟他们交手的每一个细节都绝对不可疏忽大意。即便是对方的实力不济,那也绝对不可轻敌。

    以现在的对局来看,那个秋元小姐显然是个忍,是他们几人指挥战斗的灵魂头目,那四人的一举一动都是根据这位秋元小姐的手势指示来做的,恐怕她的忍术不低,指挥能力也非常不错,实力至少也是一流高手的等级。

    而其他四人跟徐云交手的接触人员应该就是下忍了,就见秋元一个手势,四名下忍便对徐云展开包夹攻势,手刃道划过夜空留下寒光残影,丝毫没有犹豫的便刺向徐云。

    徐云脚下展开精妙游龙步,这才能在四人疯狂的乱刀挥舞游刃有余的躲闪开。这四人使刀的速度非常快,但毕竟实力有限,徐云在闪转腾拿之间,很快就击掉了两个人手忍刀。

    秋元见状不妙,手腕翻转支袖箭凌空而出,她自然是没有想到自己四人都没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对手,反而是对手在对抗占据了上风。这个时候她若再不出手,恐怕自己手下四人就撑不住了。

    支袖箭来的悄无声息,毫无征兆,若不是徐云反应迅敏,恐怕已经招。在躲开两刀劈来的同时,徐云直接提脚用鞋尖改变袖箭投射方向,那袖箭哧的一声便刺了在徐云左手位正要吹针的下忍小腹之上。

    按理说这种力度的袖箭并不足以致人重伤,但那人招之后就猛的捂住小腹,眼球瞬间爆出,紧跟着便扑腾一下跪倒在地,嘴角流出了紫黑色的血迹。

    袖箭有毒!这是徐云能给予的唯一解释,想到这里徐云都忍不住有些后怕。他需要速战速决,让这些人使出来的阴招越少,他的安全就越有保障。

    说时迟那时快,徐云一招空手夺白刃便将身前那处于惊讶的忍者手忍刀夺下,顺势一刀掀翻身后想要偷袭的一人,紧跟着就直接刺向面前这人。这人虽然忍刀被夺,但双手往腰后一插,便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峨眉刺,生生把徐云刺来的一刀挡住。

    只见徐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手突然发力,忍刀势不可挡的破刺而入,依然把对手刺伤!

    徐云丢掉手忍刀之后,秋元忍的身边就只剩下了一个下忍,其他个下忍全部都躺在了地上,受伤的受伤,毒的毒,根本没有战斗力可言。

    ≈ap;quot;秋元小姐,我已经没兴趣再玩下去了。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应该很清楚,你们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ap;quot;徐云冷声道:≈ap;quot;你们伊贺流到底派来了多少人,有多少个忍。”

    按照忍者的级别,分上下种。上忍又被称为智囊忍,专司策略布局的统领工作,当然他们的实力也绝对不可小觑,但却很少会参加到实战,除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实战的指挥灵魂是忍,动手执行的往往是体忍,也就是之前说的下忍。

    显然秋元是这一个小队的指挥灵魂,但她的任务是对付徐云,而必然还会有其他人带队对付仇妍。倘若他们的目标那么多的话,恐怕还会有专门为对付阮清霜和秦婉儿安排的人。

    徐云现在很有必要搞清楚这些,若是对方倾巢而出,那这件事情可就棘手了。

    ≈ap;quot;想知道答案,那就先抓住我再谈!≈ap;quot;秋元突然把手忍刀扔给了仅存的那名下忍,在她的眼神示意下,那名下忍服从的点了点头,突然抽刀,就听嘭的一声,一阵烟雾在原地炸开,伴随着呛鼻的味道。

    徐云心一凛,迅速转身撤离这团浓雾之,忍者的手段太多,而且徐云也不知道这烟雾有没有毒,所以根本不敢呼吸。万一在那团什么都看不到的烟雾里了招就麻烦了。

    浓烟散去,那四名下忍已经不知所踪,河道只有秋元一个人的身影,徐云无意看到了她手指上银亮的寒芒,他知道秋元戴的这种指虎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ap;quot;飞燕≈ap;quot;,因为它的造型跟其他指虎有所不同,尾部非常的锋利延伸处,如同阿斯玛的查克拉刃,攻击性可想而知。

    ≈ap;quot;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是我的对手吗?≈ap;quot;徐云冷笑一声,扭了扭脖子,双拳分别在掌互握,发出咔嚓咔嚓的骨节爆开之声,徐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他很清楚对方的目的,就是要拖住自己。为了保存他们忍者的荣誉和尊颜,这些人不惜赌上自己的性命,或者这是徐云唯一欣赏他们的一点了。

    秋元小姐深呼一口气,摆开防御阵势,非常严肃认真而又骄傲的告诉徐云:≈ap;quot;我们伊贺流想要做到的事情,还没有人能阻止呢。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即便今天你能打败我,你依然不可能逃脱制裁。”

    徐云哼了一声,突然拳法大开,一步腾跃欺到对手身前,惊天动地的后手直拳直接向对方面门攻去!其实徐云很少会先发制人,尤其是在面对女人的时候,但现在他知道了对方是有意拖延自己时间的时候,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要知道药膳大酒店里的那些人对他来说多么的重要。是她们陪着他度过了离开龙怒的这些日子,若不是她们的存在,徐云恐怕真的已经的抑郁症了。

    秋元的确被徐云惊世骇俗的拳头震撼到了,但她后撤几步躲开徐云一击之后,便也再次对自己强调,为了任务要在所不惜,任何牺牲都是值得了!想到这里,秋元突然出招,腾空而起,一招虎出栏,手指虎两道寒光就袭向徐云,如同猛虎张开的血盆大口的两颗虎牙,狠狠咬了下去。

    徐云条件反射的躲开对方凶残的扑击,正要出手,却见秋元在落地的瞬间蹬踏冲出,双手指虎锋刃合并一招奔虎箭疾直接向徐云面门刺来,徐云毕竟是血肉之躯,当然不能跟对方利刃硬碰硬,只能连续后退避让。

    待到对方力尽收势的那刻,徐云脚下突然止步后退, 后马步蹬地蓄力,借住腰肢转动的力量直接扬肘击向秋元左颈。秋元若不是及时控制收力向后撤去,徐云这一肘绝对可以让她直接躺地上去跟周公下象棋了。

    秋元毕竟是忍,她的应变能力非常强,即便是在跟徐云这种高手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忘记趁机扔出两枚手里剑或者是荼毒了的袖箭。但徐云一直都保持着非常高的警惕性,所以秋元的几次暗偷袭都没有的手。

    十几招过去,若非徐云过于小心谨慎对方手的暗器,恐怕早已取胜。现在秋元也明白了,这么规矩的耗费下去,最后败的一定是自己,因为她的暗器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在刚才两枚吹针都没能命徐云之后,她已经基本断定了自己的败局。

    既然常规战术没有作用,秋元心升一计,干脆就用乱取胜!她突然停止对徐云任何招数的回避,双手指虎一阵乱舞,借用疯虎百烈的乱战招数向徐云身体逼近。这招往往是群战的时候才会用到,但为了能打赢徐云,秋元也只能疾病乱投医。

    这招疯虎百烈看似滴水不漏,很难贴近其身体,但实际上却并不如此,反而是漏洞百出。这招疯虎百烈能在群战成为不可或许的招式,完全是依赖于对手的精力不集,因为多人战斗的时候,谁都不会把心思只放在一点上,所以便很难看得出这一招的破绽。

    但现在徐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在秋元的身上,所以她的这一招注定是她惨白的根源!徐云看准了时机拿下秋元左手手腕,在她就要反抗的时候,直接控制其左手扬起指虎狠狠刺在自己右手手面。秋元吃痛,右手指虎跌落在地。

    破了这疯虎百烈一招之后,秋元已经再无力反抗,徐云的拳脚连击如同滑落流行正其胸膛,狂吐一口脓血之后,秋元整个人便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摔倒在地。

    徐云很清楚自己的拳头运用了几分真气,所以他断定秋元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徐云不会跟一个没有战斗力的人浪费时间,他迅速狂奔回药膳大酒店的方向,希望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毕竟有仇妍镇守,若是对方人手并不多,徐云还是非常相信仇妍实力的。

    【ps:这一季的冒号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换了写作软件的事情吧,冒号总是没有左向的,但我软件里面打不是这样的,以前用的吉吉写作出过好几次事情了,每次丢稿子或者乱麻都会让我崩溃,现在换了兄弟介绍的写作助手,心里甭提多开心了~一口气码千不费劲~】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