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脚下生风使足了马力赶回药膳大酒店之后,就被自己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将近百多人把整个药膳馆围了个里层外层,每个人的手都操着家伙,一副拼命的架势。

    看到徐云出现,南城虎率领众人齐声喊哥,不知道的还以为徐云这是要搞大型的游街活动呢。但知道的就很清楚了,因为他们这百多人是把一波东瀛小鬼子给包围在了药膳大酒店的大院之。

    仇妍正冷冷的跟对方对峙,而其他这些兄弟们的任务就是绝不放过一个东瀛鬼子,这几个忍者是真的认栽了,呛雾也放了,浓烟也使了,但无奈这百多人就这么围着,他们根本没机会跑。这又不是山林树野,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所以他们忍者所谓的≈ap;quot;瞬间移动≈ap;quot;术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ap;quot;怎么回事儿?≈ap;quot;徐云真傻眼了,南城虎怎么会带了这么多人来了呢,他们这震慑力也太大了,完全把前来找麻烦的一波大约八人的忍者小组给包围了。

    吕峰挺是得意的回答:≈ap;quot;我都要睡觉了,就接到妍姐的电话,说是有一群东瀛人要来酒店找麻烦,当时我就火了!我马上就给洪宁和大忠打了电话,他俩人知道这事儿也火大啊!狗日的东瀛犊子若敢在咱们河东闹事,我们第一个不愿意!更别说是要在咱药膳大酒店找麻烦了,这事儿我们一给兄弟们打电话说,听到是东瀛人,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这不都来了吗。有一个算一个,睡着了的,有老婆孩子的,还有在医院陪父母住院的,全部都二话不说就操家伙来了!这几个孙子想在咱这里找事儿吗不是,今天我就卸了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有几条命!”

    徐云完全被整懵了,仇妍把他们喊来的?这可不是仇妍的作风啊。

    ≈ap;quot;你离开之后我就有些起疑了,因为东瀛忍者实在诡计多端,我担心那几个人之前来这里就是演一出调虎离山的戏。≈ap;quot;仇妍解释道:≈ap;quot;我意识到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忍者怎么可能会把流派写在自己的衣服上呢,所以我就有些担心,随后我便给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能喊多少人就喊多少人来。”

    因为东瀛忍者不会轻举妄动,这种以少对多的情况下,他们宁愿按兵不动受些屈辱,也不以卵击石。仇妍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成功把这八个人堵在了药膳大酒店的院落。

    因为徐云刚才已经跟那个女忍者交过手,所以他很清楚的便可以在他们服装上的微小差别判断出他们的等级,两个忍,六个下忍,看来这是两个小组共同合力来这里做事。能带着个忍出来,能力不可小觑啊,他们的幕后一定有主使者。

    ≈ap;quot;你们的秋元小组已经被我解决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你们的计划也被我们打破了,你们还打算继续这样下去?告诉我,命令你们来这里的人在哪。”

    八个人无一例外,全部守口如瓶。

    徐云出手如闪电,在几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抽出其一忍身后忍刀,根本就没有犹豫的意思,直接刺入那忍体内!忍刀虽然短却极其锋利,徐云这一刀下去几乎是把那人穿腹而过,那人直接跪倒在地,抽搐不止。

    徐云很少会有这么狠的举动,但他今天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对付这种东瀛忍者,如果不狠的话,他的嘴巴一定会比鸭子的都硬。刚才徐云这一刀虽然看似穿腹而过,但位置却掌握的恰到好处,并没有刺到要害器官,抢救及时的话是死不了的。

    杀人这种事情徐云不是没做过,但他对这种事情并没有瘾,只有变态狂才会喜欢动不动就动手杀人的。

    ≈ap;quot;你们还剩下次机会。≈ap;quot;徐云扬了扬眉毛,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抽出了另外那名忍背后的忍刀。

    这下几人按耐不住了,眼睁睁看着一个忍被刺倒在地,他手下的个下忍彻底慌乱了阵脚,全部的主心骨都转移到了另外的那个忍的身上。

    ≈ap;quot;宁死不屈。≈ap;quot;另一名忍的觉悟倒是挺高的,但没等他话音落下,徐云就直接用手忍刀刺穿了他的小臂,就啪的一声,这人滴血的手臂下,两枚手里剑叮当落地。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要跟对方同归于尽,的确是有职业素养。

    徐云把刀架在了这名忍的脖颈上:≈ap;quot;你以为你们的精神很高尚吗?你们只不过是上面人的工具,他们让你出来做事,死的是你们,赚钱的是他们。你们伊贺流是什么样子,你们自己应该很清楚吧?”

    剩下的六名下忍这下彻底是没有了主意,两个带队忍都受了伤,现在他们是群龙无首,而且对方人多势众,为首者又心狠手辣,不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身体上,他们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ap;quot;这原本就是一个你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们只不过是炮灰而已。最可悲的是,你们竟然还拿不到钱,这些钱最终都在命令你们来的人手,你有没有想过你们自己的命也很重要?≈ap;quot;徐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ap;quot;如果我们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你会放过我们吗?≈ap;quot;腹部被忍刀穿透的忍在地上挣扎道,徐云的那一刀完全可以要了他的命,但徐云却没有这么做,这让他心里多少都有些意外。所以现在徐云这么说,他才会有相信的念头。

    徐云的回答很肯定:≈ap;quot;如果我不放过你们,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跟我说话吗?你现在唯一的危险便是嗜血过多,我知道你们一定有手段自治,但你们必须离开这里,才能有自治的机会。”

    几个下忍在徐云的逼视下纷纷低下了头,有忍在,他们是没有做决定的资格。

    ……

    辉煌娱乐城的豪华包房内,二十个作陪小姐都围绕在一个男人的身边,原因很简单,这个男人是个东瀛人,他很有钱,而且也出手很大方,若说到令人不爽的地方,那就是这个东瀛客人实在不把这里的小姐当人看。

    东瀛客人在酒池肉林可谓是如在天堂。或许他并不知道华夏有个成语很符合他现在的状况,所以徐云这次来,是专程给他解释一下的。

    看到徐云带着南城虎和那么多人来到自己的场子,辉煌娱乐城老板王辉自然是不敢怠慢,听到徐云说要找人,而且还是那个东瀛人的时候,王辉知道自己这里肯定摊上事儿了。

    南城虎毫不客气的破门而入,并且把房间内的二十个小姐全部轰出去的时候,这个东瀛人有些愤怒。但很快,徐云的出现就让他哑口无言。

    徐云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ap;quot;你好,浦义山,我记得你在我的酒店住的那天,都是在四零四号房间吧?呵呵,四这个数字在我们华夏不是特别吉利。”

    浦义山看到徐云已经揭穿了自己,并且还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便知道自己是被手下的人给出卖了。看来这个亿的确没那么好赚,事到如今他有些后悔了,可是后悔也已经晚了。

    ≈ap;quot;浦先生,华夏有个成语叫做乐极生悲,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人不能太得意了,太得意了容易倒霉。≈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你说我解释的对不对?”

    浦义山冷笑一声:≈ap;quot;徐云先生,我果然没有猜错,你是个高手,而且还是超出我预想的高手。但你也应该知道,我作为伊川流的上忍,实力也绝对不会任人欺踩的。”

    徐云啧啧两声:≈ap;quot;幸亏我提前知道了你是上忍,我就知道以你上忍的身份一定不会乖乖配合,我就花了点小钱,让刚才一个小姐在你的酒里下了点药,是你的人给我的,叫什么丧心散。”

    浦义山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ap;quot;这种药好像挺毒的,服用了的人一旦运气就会暴毙而亡,若不及时解毒,每八个小时就能剧减毒人一半的修为。≈ap;quot;徐云摸了摸下巴:≈ap;quot;哎哟,这若是不及时解毒,那可就麻烦了吧?你手下人说了,这是你们伊川流的毒,但是每个人的配方都不一样,所以解药也不一样。”

    说完,徐云在口袋拿出一颗绿色的药丸:≈ap;quot;这个是他给我的解药。浦先生,你不会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吧?”

    浦义山想运气试探一下,结果丧心散强大的毒性在一瞬间就把他逼出一口毒血!浦义山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到发紫的血水,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慌。这种毒药真的很特殊,他是伊贺流出身的,所以他很清楚没有解药的后果。

    ≈ap;quot;给我解药。≈ap;quot;浦义山不再做任何反抗,他在徐云面前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宠物:≈ap;quot;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是大荣电子的村俊二派我来的,你有什么都可以去找他。”

    徐云冷笑一声:≈ap;quot;你们伊贺流跟甲贺流的诧异还真挺大的,电影里甲贺流忍者对主君都是尽忠尽责,但你们伊贺流似乎与雇主之间仅有金钱契约的雇佣关系,一旦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那就谁也不管不顾了吧。你手下的秋元忍已经告诉我你们的雇主是谁了。我要的是地址。”

    ≈ap;quot;我只知道他在申江,我跟他见面也并非在他家。≈ap;quot;浦义山回答到:≈ap;quot;我只知道他喜欢在星凯大酒店八十八楼的酒廊品酒,其他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徐云笑着把手药丸捏碎成粉,然后用力一口气吹散:≈ap;quot;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只能回东瀛去找你的手下要解药了,因为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我只知道我让他回东瀛了。当然,现在你不能走,我会让人再陪你唱完今天晚上。我可以不杀你,但我也不会养虎为患,我需要丧心散在你体内消耗八小时,那样你的实力就威胁不到我了,我也就不用担心你会报复了。”

    浦义山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最窝囊的一夜了。

    【ps:这些开胃菜都是小喽啰,南京的事情过去6年了,但东瀛鬼子依然是我们炎黄子孙无法原谅的畜生,这几天看了些当年大屠杀的事情,心里特别不爽,所以也要让老徐帮咱出口气,狠踩猛虐这些东瀛鬼子一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