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五点徐云就把王泽叫了起来,早一点走就能让佐媚烟少受一点为难,因为佐媚烟承受的这些都是为了徐云,所以徐云心很是过意不去。不就是一个天娱集团吗,他还不信他玩不转了。

    王泽当然希望能早一点回去,他这次出来可没跟佐媚烟说,今天董事会还要继续,若是徐云能及时赶到,郭川江那些家伙就能乖乖闭嘴了。一想到这里王泽就觉得兴奋,他忠于佐媚烟,所以当然不希望看到佐媚烟在董事会上备受质疑。

    ≈ap;quot;现在这个时间我们肯定能赶得上十点的会议。≈ap;quot;王泽看了看时间,天娱集团在每年末的这次董事会都会连续召开很多天,所以分每天十点至午十二点,下午点至五点两个时间段进行,每次会议两个小时,都会有一个主要的议题,比如说关于娱乐产业的发展,或者是明年艺人续约的问题,再或者是看上那个艺人影响力大要不要挖过来还是说捧自己的新人。

    总之这个会议一般都要持续多天,昨天的最主要议题就是关于娱乐产业发展的问题,最大的事情就是琴岛影视城的建设问题。但是因为郭川江带头把话题转移到张太岁的遗愿上,引发了众人对佐媚烟是否有篡位嫌疑的猜测,所以昨天一天根本就什么正事儿都没谈成。

    徐云对什么董事会到没兴趣,他只是想看看这些被张太岁提携上来的人,到底是想要搞什么花样,即便是他接管了天娱集团,他也是会主要托付给佐媚烟管理,因为他对娱乐圈的这些事情根本就了解不多。平日里关心的娱乐新闻也无非就是陈老师如何拍照了,又是谁谁谁又跟谁谁谁传出绯闻了。

    而且徐云敢肯定,自己若是接管天娱集团,那这事情绝对就是一新闻头条,关于这一点他还要解释一下,倘若是不小心又抢了王老师的头条,也希望王老师不要怪他,因为他绝对是无意无意再无意的,他还是很喜欢听王老师的歌的。

    王泽上车之后就打开CD,一阵震耳欲聋的歌声就在那给力的Bose音响传出来:给我你的手和你的腰肢,让我们融化在这节奏里,不要在意昨日的忧伤片段,不要理会那些未曾兑现的承诺……让我们一起摇摆一起摇摆,忘记所有伤痛来一起摇摆,明天会发生什么谁能知道,所以此刻让我们尽情地一起摇摆……

    徐云竖了下拇指:≈ap;quot;品味不错啊。”

    ≈ap;quot;哈,云哥见笑了,我昨天往河东赶来的路上特别犯困,所以才把声音弄得大了点。≈ap;quot;王泽咧嘴一笑。

    ≈ap;quot;我喜欢。≈ap;quot;徐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看来王泽也是个爱车之人,虽然他这最便宜的路特斯算不上什么超级跑车,但经过他这改装,不论是在动力上还是在音响上,恐怕都不比那些超级跑车差多少。

    会玩车又不拘小节的改装爱好者并没有太多的需求,他们需要恐怕就只是动力超控和音响,其他的都无所谓。那些换换轮毂贴贴改色贴膜或者加个日间行车灯或者改下疝气大灯的汽车,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什么改装,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王泽上了高速路之后简直跟在市区开车判若两人,他那一脚油门下去轻松提到每小时两百公里!

    ≈ap;quot;超速罚的那么狠,你还敢飚车这么快?≈ap;quot;徐云到不担心他的技术,就是担心现在这扣分不够扣的。

    王泽咧嘴一笑,晃了晃五个指头:≈ap;quot;云哥,我这车的马力都改装的超这数了,发动机换成8缸的了。审车肯定是审不过了,无所谓了,反正在济北市也没人查我,而且平日我也很少开车出远门。”

    徐云竖起了大拇指,这原车最多两百马力,被王泽搞到了五百马力,这也太疯狂了。要知道佐夜明在苏杭接徐云开的那辆法拉利FF也才不过六百六十马力,那车五、六百万,比王泽这车要贵、八倍呢。

    一路风驰电掣,就凭这车技,徐云也知道他为什么敢说能赶的上上午十点的董事会了,个多小时他就跑完了五个小时的路,途还在休息区休息了两次呢。这货若不是混地下世界了,扔到赛车场上也足够混出点名头来。

    九点一刻的时候王泽就带徐云赶到了申江市天娱集团定下来的酒店前,徐云抬头看了看星凯大酒店的招牌,目光忍不住往上面看去:≈ap;quot;这里的八十八楼是不是有一个酒廊?”

    ≈ap;quot;对啊,云哥,你去过?那酒廊里的酒也太黑了,有些一支就要几十万。≈ap;quot;王泽瘪瘪嘴,几十万能把一辆车彻底升级一个档次呢。

    徐云摇了摇头:≈ap;quot;没去过。≈ap;quot;但是,他好不容易来一次申江,怎么也要去上面坐坐吧?说不定在里面还可以碰到村俊二那个混蛋,这次徐云可不会只给他点口头警告了,也不会在乎他身边的保镖手下是不是会因为主人被揍而回家被逼着切腹谢罪了。

    ≈ap;quot;咱们直接上楼去找佐总。≈ap;quot;王泽道:≈ap;quot;她看到你之后一定会非常惊讶的。”

    徐云摇摇头:≈ap;quot;我先不上去了,估计这时候会议还没开始吧,等到开始的时候我在去也不迟。还有,先不用跟她说我到了,她一旦知道我来了,反而会不知如何应付了。”

    王泽想了想:≈ap;quot;那我也不上去了,到时候佐总问我,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干脆等你一起吧。”

    两人就那么坐在车内,看着星凯大酒店内各种豪车进进出出,若是没点钱的人肯定是住不起这种地方,就最普通的标准间都要两千九百九十八,当真不是一般的黑。

    突然一辆巴博萨缓缓驶入酒店,王泽眼前一亮,指了指那辆黑色豪车道:≈ap;quot;这是郭川江刚换了不久的车,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来这么早,昨天他可没这么积极不是,昨天可是足足迟到了十五分钟,说是路上堵车。”

    ≈ap;quot;他没住在酒店?≈ap;quot;徐云问道。

    ≈ap;quot;虽然预定了他的房间,但他没住在酒店,很多高层都没有住在酒店。≈ap;quot;王泽不屑的道:≈ap;quot;他们在申江都有房子,而且也都有养的女人,他们的家里都要比酒店里装修的更豪华,所以当然不会住酒店了。虽然佐总说过会议期间一定要住在酒店,但是真正遵守的没有几个人。这又不能查房,而且他们说晚上只是去见朋友谈业务的话,佐总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

    紧跟着那辆巴博萨之后,又是一辆价值两百万以上的银色豪车缓缓驶入。

    王泽又指着道:≈ap;quot;这是秦天健的卡尔森,他跟郭川江都是老太岁一手提携起来的,这两人都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开市面上少的车,越少越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就是特别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喜欢别人看他们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秦天健在没有碰到老太岁之前混的比郭川江惨多了,郭川江做的起码也叫小本生意,秦天健就是抱着泡沫保温箱在大街边上卖冰棍的……”

    徐云笑了笑,张老爷子也太有意思了,怎么就那么喜欢这些混的落魄的家伙呢。

    王泽还没说完秦天健呢,一辆土豪金色的宝马50开了过来,王泽马上喊道:≈ap;quot;周博成这土豪来了!他跟老太岁以前有生意来往,但后来这家伙破产了,是老太岁拉了他一把,他才没沦落到街头要饭。他就是个暴发户,特喜欢宝马,尤其是这系加长的,你知道他有多脑残吗?一口气买了辆,都是系,黑色,白色,金色,他说这个颜色他都喜欢。我真不明白老太岁当年怎么会跟他是朋友的。”

    徐云笑眯眯的看着辆豪车纷纷停到酒店门口,把车交给接车停车的酒店服务司机,看样子人对这里也很熟悉,也是常客。

    人下车之后不约而同的就走在了一起,也没有什么握手寒颤,没有什么拥抱表示亲热,只是郭川江在口袋掏出盒黄鹤楼1916给两人各让一支,自己也点燃一支,人说说笑笑的就走入了酒店大厅内。

    王泽皱了皱眉头:≈ap;quot;看他们这平时也没多熟啊,昨天质疑佐总的时候,这人是出奇的统一,简直就跟商量好的似的。”

    ≈ap;quot;应该不是简直,而是就是商量好的。≈ap;quot;徐云平淡的分析道:≈ap;quot;你想,以天娱集团高层的身份来说,碰到生意伙伴或者同为高层的老总之后,最起码的社交礼仪握手总应该有吧。但这人连最基本的握手都没有,如果是这样,他们还能在口径上非常统一,那只能说明他们个人的关系肯定比我们想象的要亲近。”

    听完徐云的分系之后,王泽忍不住点头称是,他回忆了一下,他们人在面对其他高层的时候,表现的都非常客气,握手问好,有些还亲热的抱肩之类,但这人却绝对没有任何动作,见面都只是相互一笑,然后递一支烟而已。

    这时候又陆续进来几辆豪车,王泽分别给徐云简单的说了一下他们的身份,然后把他们的立场也大致说了说,根据王泽的观察,现在大部分人对佐总都有意见,只有很少个别几个人还在支持佐总继续担任总裁,其他人纷纷要求换人,推荐新的总裁。

    在还有两分钟就十点的时候,徐云才不急不慢的开口:≈ap;quot;走,带我上去吧。”

    王泽听到徐云终于发话了,马上点头下车在前面带路。

    【ps:林子大了什么鸟人都有,今天居然碰到一个傻弊读者(恕我脏话),跟我说我没资格在书羞辱人家东瀛人,我就羞辱了怎么了?我爷爷就是打鬼子的!我爹也是部队出身!我就是讨厌现在东瀛混账们,怎么了?说我的这位傻弊,你关心过新闻吗?知道鬼子现在天天找事儿吗?我只是在用我的方式提醒大家别忘了那段血泪史,仅此而已!有你什么事儿?不爱看可以骂我,但别替鬼子说话!少根我扯国际和平友好的大话题,友好是相对的!而不能是我们一厢情愿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