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很快带徐云和王泽来到会议室所在的楼层,两人刚走出电梯,就被一个修长的身影给拦住了。王泽愣了一下,没等他开口,徐云就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自己找地方去休息,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说起冯颖,绝对是天娱集团最称职的高级秘书,也绝对是天娱集团唯一一个真正能做到≈ap;quot;上管天地理,下管鸡毛蒜皮≈ap;quot;的秘书,因为她是张太岁身边成长起来的,所以就连佐媚烟都给她分厚面,更别说其他人对她的敬畏了。

    而且冯颖的工作能力实在是太超强了,在她手底下培养出来的行政秘书、生活秘书、会议秘书、公关秘书……各个都是能在自己的领域独当一面的人才,而这些她手底下培养出来的高级秘书都分别就位于各个高层的身边,显著提高了整个天娱的工作效率。这一点连张太岁都说自己望尘莫及。

    徐云跟冯颖见过面的次数虽然也不是特别多,但至少每次徐云来看张太岁,冯颖都会在场,张太岁说她就是他的左右手,一旦离开了冯颖,他很多事情都不能顺利进行了。所以冯颖在天娱集团的地位非常特殊。

    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冯颖,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冯颖姐,几天没见你又漂亮了,每次看到你都觉得你比上一次更年轻,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返老还童的药了?”

    ≈ap;quot;我比以前更年轻了是肯定不可能的,但你比以前更会说话了,却是毋庸置疑的。≈ap;quot;冯颖微微一笑,徐云的马屁还是挺受用的,没有女人会不喜欢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夸赞她年轻漂亮,尤其是冯颖这一类已经上了十岁的女人,或许她们嘴上不说,但心里绝对很在意。

    冯颖伸手指了指走廊另一头:≈ap;quot;会议已经开始了。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当我知道王泽离开申江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他会去哪里,我想了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他会把你给请来。刚才我在楼上无意看到王泽的车回来,我专程下去看了一眼。”

    徐云嘴角微扬:≈ap;quot;那冯颖姐怎么不去跟我打个招呼。”

    ≈ap;quot;因为正好碰到郭川江的车来酒店了,我不知道你想给他们什么样的 惊喜 ,所以就只能暂时冷落你了。≈ap;quot;冯颖笑了笑:≈ap;quot;我还没跟媚烟说你来了的事情,我担心她一旦知道你来了,就不知道自己如何应对郭川江他们那些人了。”

    徐云点头道:≈ap;quot;是啊,这就是我为什么也没敢跟她说我来了的原因,我也怕她会不知道如何应对那些家伙。我没想到天娱也会出这种问题,若是老爷子还在世,这恐怕想都不敢想吧。”

    冯颖对这个问题不予回复,抬手示意徐云要不要现在跟她进去,想必若是徐云这时候进去,天娱的董事会一定马上会炸锅。

    ≈ap;quot;我想先到门口听一听,佐媚烟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ap;quot;徐云点点头,跟在冯颖身后走了过去。两人在会议室门口停下,透过门缝,大致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的争执,为了赢得气场,每个人的嗓门都很大。

    佐媚烟似乎并没有因为众人的逼问而乱了阵脚,气场仍然很足。

    ≈ap;quot;我说过,我已经知道老太岁干儿子在哪了,但他现在还没有做好接手天娱集团的准备,我这是最后一次重申,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这个话题的话,别怪我谁的面子都不给。≈ap;quot;佐媚烟对这个话题已经是非常的反感了,她目前关心的事情是琴岛影视广场的建立。

    这是张太岁毕生的追求,打造东方好莱坞,做全球最大的影视广场。现在所有搞电影产业的人都以能去什么戛纳啊,威尼斯啊引以为傲,艺人更是以能去那些地方走走红地毯为毕生追求的梦想。张太岁想要颠覆这个传统的想法,他要让全世界的电影人以能到他的影视广场走华夏的红毯引以为傲。

    虽然还没等这个项目彻底搞定,张太岁就去了另外的世界,佐媚烟依然发誓要把这件事情完成。项目现在已经进入实施阶段,而负责实施的人正是郭川江,那个被张太岁一手提携起来的面摊小老板。

    或许人类的私心太恐怖,贪欲太大,张太岁生前这些永远都毕恭毕敬的人也开始有了自己的主意。当这件重要的事情掌握在郭川江的手之后,郭川江却提出了其他的话题。

    ≈ap;quot;佐总,你不要怪我们关心这件事情。≈ap;quot;郭川江的声音挺有特点,所以徐云听的出来,这绝对是那个肥头大耳一身横肉,穿衣打扮却还非要那么时尚修身的胖子:≈ap;quot;这可关系到天娱集团的未来!我们在场的这些高层,有一个算一个,那个不是对张太岁做人做事佩服的五体投地?哪个不是把张太岁的事情放的比自己父母老婆孩子还要重要?你说是不是!现在你接手天娱多久了?却依然没能把张太岁认定的继承人找出来,你让我们如何安心做事?”

    佐媚烟冷笑一声:≈ap;quot;这和你们能不能安心做事有什么关系吗?难道你们之前做事一直都没有用心吗!天娱集团不是一个人能改变的,既然你们这么希望给我们天娱集团的继承人一个完美的交代,那就更要先着手把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给完美落实!等到琴岛影视广场完美收官的那一天,我一定给你们一个答案。”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紧跟着提出了疑问:≈ap;quot;佐总,等到那一天,天娱集团会不会交付到张太岁任命的那个继承者的手可就不一定了。影视广场一旦竣工,我们要请全世界的娱乐大亨和影视大亨以及所有国际一线明星来助威,剪裁的那天谁主持大局,那谁就是全世界人眼的天娱集团继承者!难道你要到那天才把继承者找来吗?还是说,到了那天,天娱集团就是你的了?”

    冯颖低声对徐云道:≈ap;quot;周博成。”

    徐云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他很快就把这个说话者跟那个从金色宝马50里走下来的暴发户联系到了一起,此人不算高,身材微微发福,两双手上带了四个玉指环,左手拇指的那个田黄玉石扳指那就绝对价值不菲,据说市面上已经是炒到五、六万一克了。徐云目测那扳指就接近五十克,恐怕价值比他那辆金色宝马都要高出几十万。

    ≈ap;quot;周博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ap;quot;佐媚烟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徐云对她和弟弟有救命之恩,张太岁对她和弟弟有收养之恩,她这辈子都不会把歪主意打到张太岁和徐云的身上,现在周博成竟然把这脏水往她身上泼,这让她多少都有些无法接受。

    ≈ap;quot;佐总,你先不要激动。≈ap;quot;又一个粗糙的声音开口道:≈ap;quot;或许周总和郭总他们说的的确有些过分,我能理解你心是怎么想的,大家都是为了天娱集团好,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你现在这种做法,多多少少都会让人想歪。自从张太岁离世之后,你一直独掌大权,说一不二,独断的行事作风原本就让我们大家有些无法接受,现在你又不能把张太岁的继承人推出来,未免会让大家心有所疑惑。”

    ≈ap;quot;秦天健。≈ap;quot;冯颖对他们这些人的声音了如指掌。

    徐云回忆了一下,那个在银色卡尔森走下来的年人个头很高,要比周博成高出一头,虽然他对汽车品味独到,但徐云相信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品味,只是因为这个牌子的豪车市面上少见,所以他才会选择。从他一身打扮就能看得出来,上身山装,下身休闲裤,脚上却是一双色彩极其鲜艳的翠绿色LV板鞋,虽然这鞋子要上千美金,但配在他这一身行头上,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点可笑。

    毕竟是街边卖冰棍出身,即便是拥有了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品味也只能处于一个初级阶段,他穿着一千美金的LV牌板鞋,却远不如街头穿着百十块人民币板鞋的小混混显得更潮,更时尚。

    ≈ap;quot;唱红脸的和唱白脸的都有了,他们个人的关系应该很不错吧?≈ap;quot;徐云微微一笑,冯颖对他们的了解应该比佐媚烟更多,毕竟这人都是很早就跟了张太岁。

    冯颖摇摇头:≈ap;quot;我对他们的了解,和佐总对他们的了解应该是一样的。因为在张太岁还没离开之前,他们个人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在张太岁的面前,他们永远都是毕恭毕敬,而且是那种在心底也绝对没有一丝其他想法的恭敬和服从,他们对张太岁肯定是肝脑涂地也不含糊,可在张太岁离世之后,我似乎都在重新开始了解他们。”

    ≈ap;quot;人的感激之情能心存那么久已经算是不容易了吧。≈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至少他们个在老爷子还没离开的时候,全心全意为天娱集团做事了。就凭这资本,我在他们面前恐怕是都要敬让分了,哈哈,毕竟我对天娱集团可是一点贡献都没有。”

    冯颖婉儿一笑,不予回复。

    佐媚烟的声音依然保持着作为总裁应该拥有的威严:≈ap;quot;那你们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放心,我应该如何做,你们才会觉得我没有私心,才会觉得我不会把天娱集团改作姓佐?哼,其实你们不用说我也知道,但我还是特别想亲耳听到你们私下商讨出来的结果。≈ap;quot;

    【ps:继续求顶起来,年终了,我知道大家都忙,我深有体会,所以我不多求啥,就求能用正儿八经的帐号看书,到正儿八经的网站看书,每章看完能顺便那么一点“顶”~】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