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颖对这闹剧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毕竟她的身份不一样,虽然她在天娱的地位很高,掌管的事情也很多,但毕竟没有实际的权利。做一个并不恰当的比喻,冯颖在天娱集团的身份就等同于皇宫的大内总管……而郭川江他们则都是正一品的大官儿。

    听到佐媚烟这么说,郭川江却显得有些生气:≈ap;quot;佐总,话可不能这么说吧?什么叫我们私下商讨出来的结果?我在天娱多少年了?哦,对,你并不知道,我比你到天娱的时间长了太久太久,虽然张太岁收你为徒,你的身份看似比我要高。但话说回来,我也是张太岁一手带出来的,虽然我和他老人家没有师徒的名分,却也有师徒的情谊。不只是我,秦总周总他们都是!所以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什么事情都摆到台面上来说!佐总您若是不爱听,也不应该说我们私下商量了吧。”

    徐云嘴角微扬,一抹笑容透着股凛然的邪气:≈ap;quot;郭川江倒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师徒的情谊,呵呵,真亏他那油脑袋能想得出来。俗话说的好,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他们这人显然都有些能力,不然张太岁也看不上他们。真有佐媚烟受得了。”

    ≈ap;quot;那你还不准备进去给她解围?≈ap;quot;冯颖直视徐云,只要徐云一句话,她马上会推门而入,徐云这个时候出现,肯定会让里面那群家伙彻底傻眼吧。

    ≈ap;quot;再等等。≈ap;quot;徐云摇摇头:≈ap;quot;我觉得现在还没到佐媚烟的极限,她还没发飙,我进去太早了反而会让她不知所措了。若是她能搞定就最好,等到琴岛影视广场剪彩的时候我再出现挺不错哈。”

    冯颖却摇了摇手指:≈ap;quot;一点功绩都没有的太子爷想要上位,连我这做秘书的都觉得无法服众,你觉得合适吗?徐云,我觉得你应该接手天娱了,利用琴岛影视广场的机会上位,一则能服众,二则能帮她解围。你就先别想着剪彩了,因为影视广场那块地能不能拿下来,都要看郭川江的呢。”

    徐云这才算明白了郭川江为何这么叫板,原来是手里有底气了,觉得天娱集团一旦离开了他,那筹建东方好莱坞的事情就泡汤了。

    ≈ap;quot;不要以为这是个简单的事情,我们天娱看上的那块地,也有其他公司看上了。谁都认准了张太岁的这个想法是个好想法,华夏的电影市场实在太大了,那些外国大片在华夏吸走了多少金钱,这一点大家都有目共睹。≈ap;quot;冯颖这番话的确有道理:≈ap;quot;琴岛的地理位置特殊优越,在沿海城市里算是空气不错的,虽然比它位置更优越或者空气环境更好的沿海城市也有很多很多,但是它举办过奥运会的水上项目比赛,比起其他沿海城市来说,知名度上有相当大的优越性。所以,谁能拿下琴岛的那块地筹建影视广场,谁便会成为华夏影视娱乐界的领军者。”

    听冯颖一席话,徐云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会议室里面的人依然在辩论着,周博成按耐不住,直接脱口而出:≈ap;quot;佐总,既然你现在也交不出人,那就给我们证明一下你没有想私自占有天娱集团的想法吧?很简单啊,张太岁让你持有的百分之六十的控股权,你可以分成份交出来,我和郭总,秦总分别帮你持有百分之二十,等到你把张太岁遗书提到的继承者找来,我们自然会把这股份还给他,他依然可以按照张太岁的遗愿来继承天娱集团。”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佐媚烟神色大变,就连其他在场的那么多位高层都闻言变色,这可不是小事情啊!

    冯颖的眉心拧成一股麻花状,她想过各种可能性,却唯独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大胆,直接开口要争夺控股权,佐媚烟现在能在天娱做主,靠的就是这百分之六十的控股权,这个一旦脱手,那她在天娱就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了。

    ≈ap;quot;你做梦呢?周总,我劝你去洗下脸,然后到窗边去吹吹风。≈ap;quot;佐媚烟说话也是丝毫不留情面:≈ap;quot;我不知道周总是什么学历,但白日做梦这个成语总听说过吧?除非你什么时候白天撞鬼了,再去做这白日梦吧。这个股权是张太岁的,我代替他持有一直到他老人家的义子继承天娱集团,我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们呢?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们到底想的是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秦天健起身打圆场:≈ap;quot;佐总,我小学都没毕业,我不懂什么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我也想说句公道话,这个股份倘若真分开掌握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手里,是不是会更合适呢?你自己一个人握着百分之六十的股权,这个……若是你不想给了,谁能站得出来说话?今天大家伙都在,事情大家都知道,你总不会怀疑我们有什么异心吧?”

    郭川江脸上肥肉一哆嗦:≈ap;quot;佐总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是不是更合适?”

    此言一出,众位高层也纷纷把质疑的目光投射到了佐媚烟的身上,佐媚烟一时语塞,这人一唱一和的,自己还真是词穷了,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会给其他人一种辩解的感觉,除非自己真的大手一挥把这股权交出去,才能换回其他高层的支持。

    但若是那样的话,天娱的大权就算是控制在了这个人的手里面,说句真心话,佐媚烟完全不相信这个人还会把股权交回来!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权力大,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金钱多,更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地位如同坐火箭一样直上云霄。

    ≈ap;quot;对啊,佐总,你又怎么证明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异心?这个股份,你不会是想要自己一直持有下去吧?≈ap;quot;周博成故意把最后一个≈ap;quot;吧≈ap;quot;字声音脱的很长。

    整个会议室里都沉默了,随后便是各种的小声讨论的质疑声,就连最开始对佐媚烟支持的几个高层也忍不住有些怀疑佐媚烟的动机了。毕竟张太岁都离世那么久了,佐媚烟却一点都没有把那个继承人带到大家面前来的迹象。

    人的本性都是如此,表面的一些东西总会诱惑你去想歪或者想偏,而且一旦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即便是这件事情不是这样,那也会被扭曲成众人所想的这个样子。

    佐媚烟第一次如此的头疼欲裂,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如何去开口解释,她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再去说什么都没有用,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除非老天爷让徐云这个时候站出来,然后接下她肩膀上的这个重任。

    冯颖突然推开了会议室的门,笑盈盈的看着在场的诸位:≈ap;quot;刚才我在门口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郭总和秦总以及周总非常强烈的愿望,你们好像特别希望张太岁临终前任命的那位继承人能来接下天娱集团的重任。”

    郭川江一愣,冯颖作为一个秘书,直接推门走入会议室便开口,显的有些不合规矩,但是碍于冯颖的特殊身份,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ap;quot;冯秘书,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的确是希望天娱集团能让真正的继承人接任下来。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需要人主持大局,以我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够的。”

    佐媚烟不明白冯颖的意思,她也没想到冯颖会出来帮她解围,她心存感激的看了一眼冯颖,心却也知道冯颖恐怕也无力去跟他们个人辩解什么。

    ≈ap;quot;那我就给诸位一个惊喜。≈ap;quot;冯颖微微一笑:≈ap;quot;或许是命注定的天意,我无意就发现了咱们天娱集团真正的太子爷竟然也住在我们同一个酒店里,真是造化弄人啊,既然你们这么喜欢他来,那我把他带来那就做对了。”

    这话一落,佐媚烟的瞳孔瞬间就放大了一倍,这怎么可能啊!徐云在星凯大酒店?!佐媚烟不停的对冯颖使着眼神儿,她可不希望冯颖会花钱雇一个假的来帮她解围,因为一旦那样的话,倘若被揭穿,自己就更是解释不清楚了。

    郭川江的下巴都差点惊讶的掉下来,他跟徐云是见过面的,在他眼看来,那个徐云根本就对这天娱集团丝毫不感兴趣。而且如果他想要继承的话,也不用非等到这个时候吧?那不早就在佐媚烟手里接过去了吗?这怎么可能!

    ≈ap;quot;呵呵,冯秘书,您也太会开玩笑了吧?≈ap;quot;秦天健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的表情:≈ap;quot;就算我们希望张太岁指定的继承人早点来扛起大旗,那也不至于说曹操曹操就到吧?”

    冯颖摊手微笑:≈ap;quot;人都来了,你说我是不是开玩笑呢?秦总,而且你应该了解我,平时我是挺喜欢开玩笑的。但是工作上的事情,尤其是牵扯到天娱集团未来的事情,我怎么敢随便开玩笑呢?你说是吧?”

    周博成紧跟着道:≈ap;quot;冯秘书,你不会是觉得我们反正都没见过那个太子爷,就随便找一个龙套演员来友情出演一下吧?呵呵,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可是会翻脸的,这可不是小事儿。”

    冯颖点点头,认真道:≈ap;quot;若是有人真开这么大的玩笑,我想我也会翻脸。”

    ≈ap;quot;……≈ap;quot;佐媚烟是此时此刻心情最紧张的一个人了,刚才冯颖说的没错,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平时虽然喜欢开玩笑,但是牵扯到工作上的事情,她一向都是非常严肃,绝对不会开半分玩笑。

    难道徐云真的来了?这也太夸张了吧!郭川江的表情也有些扭曲了,冯颖这到底是跟他们玩儿的什么把戏!

    【ps:继续求花求顶求票,求推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