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现在就算不想出场那也要出场了,冯颖姐还真是会给他挑选时机。其实就算冯颖这时候不推门而入,徐云这时候也一样会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佐媚烟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总不能真的让她答应把手的股权分给他们吧。

    徐云笑眯眯的走入会议室,对会议桌最龙头位置上的佐媚烟眨了下左眼,满脸上都演绎着自信满满的神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出现的确给佐媚烟吃了一颗好大的定心丸。

    佐媚烟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若不是现在是在会议室,她一定会狠狠掐一下自己的胳膊来证明自己现在是清醒的。而现在她只能端起桌面上的热茶喝下一口,用热烫的感觉来证明自己并没有活在梦境。

    冯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就算是孙悟空在世,佐媚烟也没办法相信他能一个筋斗云把徐云给带到自己的面前。

    郭川江现在的状态几乎跟佐媚烟无异,也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他可没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直接伸手在自己的大腿根来了一下,直到疼的自己直咧嘴,那才不得已相信眼前的这真是个活人。那个曾经坏了他好事儿的活人。一直以来郭川江都很自恋的认为,若是那天在佐媚烟的办公室里,徐云不捣乱的话,他是有可能捕获凌志玲的芳心的。郭川江一直都没认为自己一脸横肉很丑陋,反而还以为这都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不过这也不怪他,太多太多的女孩会为了他口袋里的钞票而对他那一脸横肉也是爱屋及乌。

    ≈ap;quot;请准许我介绍一下。≈ap;quot;冯颖没有等众人在惊讶回过神儿来,便把徐云请到会议室央:≈ap;quot;这位便是张太岁在世间唯一的干儿子,也就是张太岁在遗愿提到的那位继承人--徐云!”

    全场鸦雀无声,整个房间内连一个大声喘气的人都没有了,虽然所有人的目光早已经集在了徐云的身上,但现在对他的打量就更加炙热了。如果说眼神儿真的能有热度的话,徐云现在估计早已经烧焦。

    ≈ap;quot;不好意思,我来的或许有点突然。诸位受惊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你们有什么事情要在会议上研究的,尽管继续研究。我随便一听,就是随便一听。”

    说完,徐云径直走到佐媚烟身边,佐媚烟脸色表情充满了哭笑不得,她双眉一紧,用眼神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徐云心有灵犀的也对佐媚烟平静的闭了两下眼,同样用眼神回答她:说来话长,过后再聊。

    见徐云走到佐媚烟身边,佐媚烟身后的秘书李思思马上起身把自己座位让给了徐云,徐云说了声谢谢,直接把椅子提放到佐媚烟的身旁,大大咧咧的便坐了下来。

    冯颖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她低声嘱咐李思思出去准备所有的咖啡,然后继续微笑的面对还在惊讶的众人:≈ap;quot;难道大家就不准备鼓掌欢迎一下吗?”

    经过冯颖的提醒,在场的人终于有几个人抬手稀稀拉拉的鼓了那么几下,但很快这些人的掌声就被周博成的一声质问给制止了:≈ap;quot;冯秘书,你开门带进来这么一个人,就说这是张太岁指定的接班人?如果是我这么做的话,你难道就会那么相信我吗?”

    没等冯颖开口,徐云就笑了:≈ap;quot;当然不会相信啊,因为你的身份跟冯颖姐不一样。冯颖姐在天娱的事情上面绝对不会弄虚作假,而周总您可就不一定了哦。”

    徐云这话说的周博成脸上一阵青红皂白,他却跟没事儿人似的翘起二郎腿,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他这当主角儿的都出场了,干嘛还要难为女人?徐云就特别看不起这种难为女人的家伙。

    ≈ap;quot;在你的身份没有搞清楚之前,你恐怕没有资格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吧?≈ap;quot;周博成恼羞成怒,瞪起了眼睛。

    徐云也没跟他客气的意思,对于这类暴发户,你表现的越是弱势,他那脾气劲儿头就越发不可收拾,所以千万别对这种人客气,就要用比他更爆发的气势来压倒他:≈ap;quot;在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之前,你恐怕也不应该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世界上可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徐云两句话把周博成堵了个满脸涨红,秦天健插话道:≈ap;quot;呵呵呵,我倒不是怀疑,但冯秘书,你总应该给我们什么东西证明一下吧?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无法接受也是人之常情,谁也不希望事情会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吧?”

    ≈ap;quot;这话说的有道理,但冯秘书恐怕没办法给你们拿出什么证据证明。≈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因为她本身就是人证,就看现在的这个情况,恐怕你们没有要相信她的意思吧,如果你们相信她,就不会说出现在这些话了吧?”

    周博成一口咬定:≈ap;quot;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若是路边上来一叫花子说他是张太岁的继承人,那我们也要相信吗?人证根本不能算数,现在人的嘴巴根本禁不起高价的诱惑,只要肯出钱,谁的嘴里都能编出故事。”

    徐云冷笑一声:≈ap;quot;是吗,人证不能相信,哈哈哈,周总这番话可谓是我听到过天大的谬论。哦,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请郭总给我当人证了,恐怕郭总是不会承认跟我见过面吧。”

    郭川江脸上横肉再次颤抖了一下:≈ap;quot;不好意思,我们恐怕是没有见过面吧?”

    ≈ap;quot;郭川江,其他人可以说没有跟徐云见过面。但唯独你不能吧?≈ap;quot;佐媚烟听到郭川江否认,忍不住有些上火:≈ap;quot;你明明在我的办公室里跟徐云见过面,当时凌志玲也在场!这恐怕没有什么好否认的吧?难道说要让我给志玲打电话来作证吗?”

    郭川江无奈的摇摇头:≈ap;quot;佐总,不要那么大的火气吧,我明明没见过,为何非要说我见过?既然你要凌小姐来作证,那就让凌小姐来作证吧。总之,我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这货竟然想玩这一套,死不认账?徐云无奈的笑了笑:≈ap;quot;郭总,难道说我那天在佐总的办公室里见到的不是你,而是一只野猪?呵呵,如果我是岁的孩子,到有可能认错,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能人和野猪都分不清楚吧?郭总,您可比野猪帅多了。”

    羞辱的语言直接扔在郭川江的脸上,郭川江多少都有些挂不住面子,但他又尝过徐云身手的厉害,所以也不敢乱说话,千算万算,他也没算到这半路会杀出一程咬金来,夺股权的这事情恐怕是要从长计议了。

    ≈ap;quot;年轻人,说话放尊重一点。≈ap;quot;其他高层也有人的拥护者,直接开口喝斥。

    当然,保持立的人也开始低声耳语,毕竟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只有佐媚烟和冯颖见过张太岁的继承者,现在她们两个都承认这个人,这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一定的可能性。总不会是两个人都编造瞎话,佐媚烟和冯颖在天娱集团的信誉和威严都还是挺高的。而且冯颖也没有必要搞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因为对她没有任何利益,不论天娱集团谁执掌,她都永远是她的总秘书而已。

    ≈ap;quot;有些人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说话不听。≈ap;quot;徐云没有低调的意思,他突然啪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ap;quot;我看今天这会议也没有继续开下去的意思了,你们想让我来,但我真的出现了又不欢迎。哎呀呀,这我可真就琢磨不透了。既然这样,我建议你们大家伙都回去好好想想。郭总,您说呢?恐怕现在志玲姐姐若不来给我作证我们见过面,你打死都不会承认吧。”

    郭川江咽下一口唾沫,尽量让自己显得特别大度平静:≈ap;quot;不是我不承认,而是我的确没有跟你见过面。我郭某人有一说一,而且我也没有说你一定就不是张太岁的继承人。我是张太岁一手提携起来的,我要对他负责,对天娱集团负责,就算是我怀疑错了,那我也依然要怀疑!因为这是我对天娱负责任的表现!众位若是觉得我的话有道理,那也不妨怀疑一下。俗话说得好,真金不怕火炼,大家说对不对?”

    ≈ap;quot;对!对!真金不怕火炼,是真的话就假不了,是假的那就绝对真不了!≈ap;quot;众人纷纷认同郭川江的话。

    这忽悠的可真够绝啊,徐云竖了竖拇指:≈ap;quot;郭总,你不去美利坚竞选总统都浪费你这人才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再讲了。”

    徐云的目光盯着郭川江许久没有转移,他倒要看看郭川江如何把他这真的练成假的。他若真有那本事,徐云还真就服了。郭川江开始还敢跟徐云对视,但十几秒钟之后,他也不知为何,体内就猛不丁的升起一股子寒意,彻骨冰凉的感觉让他冒了一身的冷汗。

    好可怕的眼神儿,郭川江一直都觉得自己定力很强,他喜欢用猎人的目光去看其他人,把其他人当作他的猎物去对待。而这次不一样,他在徐云的眼里就像是一只猎物一般,而徐云的目光也不是猎人的目光,而是猛兽的目光,万兽之王的那种。

    ≈ap;quot;大家散会吧。我会安排人去接凌志玲,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谈!≈ap;quot;佐媚烟知道今天的会议肯定又彻底谈不下去了,而且她又特别想问问徐云这次来的意思,是不是真的要接手天娱,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ps:我好想休息哈哈,苦笑啊……如果让我总结我的201,上半年一个字“喜”,因为我结婚了。下半年一个字“累”,因为我开这本书了~求哥支持,求个顶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