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媚烟没有想到琴岛方会突然改口,竟然说不想把具有黄金海岸之称的这块地转给天娱集团了,要知道为了拿下这个地方,天娱集团动用了多少的关系和金钱,可对方现在却突然改口,实在是让佐媚烟有些茫然。一下午的时间她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找了多少关系,就是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最终,她也没有得到一个实质性的回答,毫无原因的出这个事情,或多或少都会让佐媚烟对郭川江心起疑,她的确没有猜错,郭川江确实是在其捣鬼了。可这种没有证据的事情又不能乱说,佐媚烟不禁有些懊恼。

    佐媚烟有个习惯,在这种时候她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她,没有想到对策之前,她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冯颖深知这一点,所以在佐媚烟没有在房间出来之前,她没有让任何人打扰她,包括徐云。

    徐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帮她也是有心无力,他现在能做的恐怕就只有帮佐媚烟祈福一下了。晚饭没有了佐媚烟的参与,所以结束的很快,看着夜色降临,徐云忍不住想到了星凯大酒店八十八楼的那个酒廊。

    ≈ap;quot;听说这上面有个酒廊,挺不错的。你们去过没?≈ap;quot;徐云微微一笑,对伍元冬和王泽道:≈ap;quot;据说那里可是俯视申江滩最好的角度,陪我上去看看?”

    王泽愣了一下:≈ap;quot;云哥,那个地方可能是星凯酒店消费最高的地方。黑的很,平时在外面卖几千块一支的红酒在这里都上万,真的想喝点好的,那真是要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呢。”

    伍元冬呵呵的笑了笑:≈ap;quot;老弟,你若想庆祝一下你即将接任天娱集团,那我带你们去找一个地方喝酒,保准你喝的痛快,喝的舒服,而且也绝对不会宰人。”

    ≈ap;quot;美女多吗?≈ap;quot;王泽到挺有兴趣的。

    ≈ap;quot;这个我还真没怎么注意过,不过那酒吧人气很火,想必美女应该是不少。≈ap;quot;伍元冬点头肯定道:≈ap;quot;管他多不多,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徐云摇摇头:≈ap;quot;要去就去星凯八十八楼的酒廊,都来申江了,若是不找一个最佳的位置欣赏一下申江滩美丽的夜景,那岂不是白来一趟。就算他的酒贵,那也贵在一个位置上。你坐坐摩天轮看夜景还要花五十块呢,更何况是在星凯的八十八楼。”

    ≈ap;quot;真去?≈ap;quot;伍元冬觉得徐云这番话也的确是有道理,他跟着佐媚烟来过申江那么多次,还没有一次去俯视申江呢。

    徐云直接起身出门:≈ap;quot;走着!”

    王泽看着俩人一前一后出去了,当然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他倒是去过那酒廊,跟佐媚烟一起上去面谈过一个好莱坞的影视大亨,那大亨是个犹太人,王泽也是在那一次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说犹太人有钱,喝那几十万一支的红酒就跟喝可乐似的,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人乘坐电梯来到八十八楼,马上就有人接待引领他们入座,这么高档的地方,敢来的就肯定不是一般普通人,所以服务生绝对不会以貌取人,也不会以穿衣服打扮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有钱人。

    现在的土豪都喜欢穿着私人定制的军大衣出门,谁也不敢乱断定一个人到底是不是没钱。

    等到人坐下的时候,漂亮的服务生会每人给一个厚重豪华的酒水薄:≈ap;quot;请位先生看看要喝点什么。”

    坐在一扭头就能俯视整个外滩的位置上,徐云的感觉还挺不错,就好像那首歌唱的≈ap;quot;我现在的心情喝汽水也会醉~哦耶~≈ap;quot;。徐云不是什么品酒大师,也不是什么嗜酒如命的酒鬼,所以他对酒没什么要求:≈ap;quot;你们两个想喝什么随便要吧。”

    伍元冬和王泽拿着那豪华的酒水薄看了几分钟之后,抬头四目相对,然后又不约而同的一起把目光转移到了徐云身上,徐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依然欣赏着申江的夜景。

    刚才徐云注意过了,可能时间还不是很晚,所以酒廊的人并不多,他也没有发现任何东瀛人的身影。徐云之所以会选择这个位置,两个原因,一是这里可以俯视申江夜空,二是这个位置既隐蔽又能随时观察门口动向,以保证他能不错过进出的任何一个客人。

    虽然徐云也知道,第一天来这里就碰上村俊二多少有些难度,除非是自己的运气人品都大爆发,但徐云仍然怕错过机会。

    ≈ap;quot;云哥,还是你点吧,我真不知道喝什么。≈ap;quot;王泽打断了徐云的思绪,小声嘀咕一声:≈ap;quot;我就说不来,这里也太贵了……”

    伍元冬也有点挂不住,他一开始虽然做好了这里会很黑的准备,但他是真没意识到会这么黑,整个酒水薄上,竟然连一个五位数以下的酒都没有,最便宜的都要两万八一支!简直比孙二娘那人肉包子店还要黑。

    徐云以为两人不好意思,淡定的打开酒水薄,看到那价格之后,他也表示不淡定了:≈ap;quot;亲,我知道你们这里的消费高,但也不至于这么高吧?最便宜的酒都两万多?”

    ≈ap;quot;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最便宜的酒并没有那么贵,最便宜的是六千八百八十八的玛歌庄园副牌干红玛歌红亭。≈ap;quot;漂亮服务生脸带笑容道。

    她说的这酒王泽喝过,市面上好像是一千来块钱一瓶,到这里身价就翻了六倍,还真是够夸张的。

    ≈ap;quot;那就来瓶那个吧。≈ap;quot;徐云既不是土豪,也不是土鳖,更不是脑子进水的傻叉,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不是喝酒看景,能少被黑一点就少被黑一点吧。反正来都来了,什么都不点也不现实。六千八被宰了也就被宰了,徐云咬咬牙还不算心疼,若是被宰两万八,那跟割掉一块肉有什么区别。

    ≈ap;quot;不好意思先生,你们选择的位置是贵宾区域,是有最低酒水消费限制的,如果要坐在这个地方欣赏申江夜景,就只能在这个酒水薄上点酒。≈ap;quot;服务生依然不急不躁的慢慢解释。

    这算哪门子的规定?简直就是坑爹坑老子坑你大爷!凭什么啊!

    可地方是人家的,规定就是要人家定!你不服气可以走啊,没人逼你在这里喝酒,你不在这里坐,有的是人会来这里坐下。申江是什么地方?华夏跟国际最接轨的大都市!这里的土豪就如同那申江滩上的沙石一样,一脚踩过去,就不知道能粘在脚上多少个。

    伍元冬悻悻道:≈ap;quot;你们这属于乱定价,难道就不怕物价局检查吗!”

    ≈ap;quot;不好意思先生,就算您是物价局的人,那在这里也是一样的价格,我们的酒窖就占据了星凯大厦一层楼的空间,收藏了两千五百种红酒,共计两万多支,为了保存红酒,酒窖还为每个酒柜安装了独立空调,保证室温维持在十六度到十八度。地板也使用了特别材质,使灰尘不会上扬至空气。我们连法国的罗曼尼康帝产区的天价红酒都有,所以我们酒廊的成本原本就高。≈ap;quot;服务生说的句句有理,显然是受到过这方面的培训:≈ap;quot;如果几位是要喝玛歌红亭干红的话,请跟我到那里面的位置。”

    徐云顺着那服务生的手势看过去,那里面的位置看不到夜景也就罢了,连门口出入的地方都看不到,万一村俊二出入的话他如何断定?

    ≈ap;quot;云哥,我看咱还是走吧,这地方也太黑了。≈ap;quot;王泽瘪瘪嘴。

    徐云也的确坐不住了,若是选择在这个地方蹲守村俊二,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办法,一天晚上花两万八也就算了,若是两天呢,天呢?若是他十天都在这里见不到村俊二,那岂不是要花掉二十八万?!

    就在人起身要走的时候,又有一名服务员匆匆走了过来,在那个给徐云他们人服务的人员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那服务生原本已经露出些不耐烦的表情突然再次冷静下来,微笑的对人鞠了一恭:≈ap;quot;不好意思位先生,六号卡座的先生帮你们点了酒,请稍后。”

    六号卡座?

    徐云人的目光纷纷向后面看过去,坐在六号卡座的竟然是满手尽带玉扳指的土豪周博成!

    ≈ap;quot;哈哈哈!≈ap;quot;周博成咧嘴笑了笑:≈ap;quot;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放心喝吧,今天我请!哈哈哈,虽然没有人能证明你是张太岁的干儿子,但我今天就算卖给张老爷子一个面子,请你喝一杯咯。”

    徐云也没客气,大大方方的道了一声:≈ap;quot;那就谢谢周总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很快,一瓶在这酒廊里卖价十五万的拉菲古堡干红就放在了人面前,徐云冷笑一声,这周博成还真是挺大方的,挥手就请喝十几万一瓶的红酒,真不知道他葫芦里面是卖的什么药。

    ≈ap;quot;云哥,这酒咱喝吗?≈ap;quot;王泽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伍元冬的目光也一直都在徐云的身上,酒虽然是好酒,但送酒的人毕竟不是什么好人,都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这酒若是喝了。是不是面上会矮周博成一些。

    ≈ap;quot;喝,当然喝,有人白送若是不喝岂不是傻子。≈ap;quot;徐云才不想那么多,周博成愿意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傻,他徐云可不傻,他喝他的又怎么样了,若是不是他干爹张太岁当年帮他,还不知道他周博成现在在那里搬砖和泥呢,能过上今天这挥金如土的潇洒小生活吗?

    所以这酒岂有不喝之理?当然要喝,不但要喝,还要喝的痛痛快快。反正不用自己花一分钱,何必在意。

    【ps:早安,兵痞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