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衣柜的徐云看的一清二楚,见那村俊二腿短成那样子上床都困难,都忍不住想在后面给他一脚,帮他上去。

    好不容易爬上床的村俊二开始疯狂的撕扯两个高挑辣妞儿的衣服,那阵势绝对就是一不知多少天都没品尝到女人滋味的牲口,粗糙的巴掌一只掀起钻石女的齐臀裙,一只撤下G罩妹的抹胸裙,上下起手,那脑袋还要左一口右一口的啃着、拱着。

    在村俊二的凶猛攻势下,两个女人也忍不住口发出呢喃般的**。

    擦!徐云是真没想到这人那么不讲究卫生,套房那么大的浴室,多少也应该先去里面调**吧?来到就往床上拱,这跟去路边花五十块钱找个小旅馆,进门衣服不脱就迅速翻云覆雨一番有什么区别?

    倘若这人不去浴室,那徐云之前想了那么多歪招可就都用不上了,就在徐云在衣柜里憋不住,想要出来直接给这村俊二裤裆一脚让他见鬼去的时候,那几乎被脱的浑身上下只剩香奈儿NO5的G罩妹开口了:≈ap;quot;村君,咱们……啊……咱们去洗个澡嘛,人家……嗯啊……人家这样身上不舒服……”

    村俊二一双贱手依然没有停止对两个女人的摧残,脸上挂着荡漾的冷笑:≈ap;quot;好,好,好,先去洗澡,等洗干净了,我再好好收拾你们两个小贱人!哈哈哈!”

    钻石女也终于在那魔掌下得以逃脱,一脸潮红退下,娴熟的将自己的衣服脱掉,便跟比她更早脱干净的G罩妹,拥簇着匆忙脱掉衣裤的村俊二走进了豪华间的超大浴室之。

    等人在浴池发出****之后,徐云才松了一口气,在衣橱里面走了出来。他悄悄来到门口把门轻声打开一条缝,在外面侯着的伍元冬和王泽就迅速的走了进来。

    大酒店监控室里新来的值班员打了个哈欠,刚好看到这一幕,匆忙向领导反应:≈ap;quot;有两个客人偷偷钻入另外个客人开的房间里了,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一下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刚才那个客人里面有两个女客人呢,若是有什么意外,她们恐怕没办法应对。”

    ≈ap;quot;小李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ap;quot;领导无奈的叹息一声,≈ap;quot;你都看见那之前进去的是两女一男了,你还看不出来点别的?在我们这里入住的都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那都是一晚上消费几千块甚至上万块根本不眨眼的有钱人,有钱人的生活你了解吗?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也不是有钱人,你也不懂有钱人的世界,但我告诉你,有钱人的世界是你想不到的,有钱人会做什么事情也是你不敢想的。又进去两个男人怎么了?我告诉你,就算是再进去一百个男人,你也用不着稀奇,那是他们好这一口。”

    值班人员听完领导的训斥是连连点头,领导就是领导啊,说什么都那么有道理,现在想想还真的就是这么个道理,有钱人会做什么样子的事情哪能是他这等小屁民能知道的,自己没钱没势没背景没能力,只能一辈子做**丝,这是天注定,不可逆的事实。

    伍元冬和王泽刚走入房间,听到那浴室里传来的恶心对话,都忍不住想要作呕。

    ≈ap;quot;这狗日的小鬼子还挺会玩儿呢。≈ap;quot;王泽低声骂着:≈ap;quot;云哥,冬哥,你们说现在这小姑娘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为了点他妈的物质**,那是什么底牌都能亮的出来,连最基本的道德操守都不要了,简直丢到祖宗的人。真怀疑她们老祖宗怎么没在坟地里钻出来给她两巴掌。”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她们也不容易啊,为了宰那村俊二两个钱,都以身相许了,就别再说她们了。该准备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王泽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ap;quot;都准备好了,哥,我是真没看出来你有这么损,这狗日的今天肯定要哭爹喊娘了。”

    ≈ap;quot;先把速粘胶给我,我去给这王八蛋的裤衩做上手脚。≈ap;quot;伍元冬已经忍不住跃跃欲试了,一想到能看到这小鬼子那么惨痛的样子,他心里就甭提多爽快了。

    就在这时候,浴室门突然喀嚓一声打开,那个G罩妹全身上下一览无遗的便走了出来,她看到房间内人的时候直接怔住了,同样,这人又何尝不是给惊了一下,谁也没想到这竟然出来的那么快。

    幸好徐云反应快,在那G罩妹要失声尖叫出来的瞬间,闪到了她的身前,直接一把卡住她的喉咙,封住那几乎已经涌出的尖叫声,并顺势关上浴室的房门。

    徐云对王泽和伍元冬分别使了个眼神儿,意思非常清晰明白,王泽毫不犹豫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就要上前动手,伍元冬马上配合的在王泽那匕首几乎就要刺破这G罩妹肚子的时候拦住了他。

    徐云则趁机拖着已经被吓到腿软的G罩妹走到卧室,把她扔在床上之前,徐云只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ap;quot;不想死的话,就闭嘴千万别大喊大叫,到时候我兄弟若要杀你,我们可就没有人拦着了。”

    已经被王泽刚才拿刀一扑给吓傻了的G罩妹只能机械的点点头,一旦渡过了那个最惊秫的阶段之后,她便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

    徐云一把将人给推到床上,指了指被子道:≈ap;quot;盖上吧。”

    G罩妹闻言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浑身惊起的一层冷汗这才终于算是给止住了,但这时候她才意识到恐怕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伍元冬和王泽两人还在演,伍元冬一把将王泽推到墙上,压低声音道:≈ap;quot;你疯了吗!你那样会杀了那个女人。”

    ≈ap;quot;杀了她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鸡而已!≈ap;quot;王泽也丝毫不示弱,说罢,还眼神毒辣的往床上看了一眼,G罩妹的目光刚好跟王泽对上,瞬间浑身汗毛都拔出来了一样,那种感觉真是毛骨悚然的。

    徐云对两人摆摆手:≈ap;quot;你们是想让里面的人听到是吧?我们的目的是村俊二,只要她肯配合,我们就没必要对她下手。就算做杀手,也要有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小罗,你若是这么无法自控,还真不配当一个职业杀手。”

    王泽在地下世界的外号是大刀罗刹,所以徐云就顺口给他编了个名字叫小罗。

    王泽忍住心想笑的冲动,板着脸:≈ap;quot;龙哥,杀这女人跟杀一只野鸡有什么区别吗,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吗。你不是跟我说过吗,只要是妨碍我们的人,那就必须杀之而后快。”

    ≈ap;quot;没错,我是说过。≈ap;quot;徐云说着看向G罩妹:≈ap;quot;可是,她没说她会妨碍我们啊?”

    G罩妹在求胜**的迫使下颤抖道:≈ap;quot;我……我……我绝对不会妨碍你们……你们要怎么都不关我的事情……我求求你们放我离开……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我跟村俊二并不熟……我……求求你们别伤害我……”

    ≈ap;quot;不熟?那你跟他出来开房?≈ap;quot;伍元冬冷笑一声,对王泽道:≈ap;quot;早知道这女人嘴巴说话那么不老实,刚才就不该拦着你。”

    ≈ap;quot;我是真不熟!我是跟我朋友一起来的,她说这个村俊二有钱,我……我只不过是外围女而已……求求你们别伤害我……≈ap;quot;G罩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是真害怕啊,出来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上流社会,还是第一次碰到杀手。

    外围女啊外围女,这些头衔光鲜,脸蛋漂亮,身材火爆的野模脏模,与正规模特相比,各方面都差了不止一档。他们根本上不了什么大牌时装场走秀,所以他们最多就是在微博上曝曝走光的自拍照获关注,然后陪吃陪玩陪睡,出席重口味派对,甚至陪吸毒来赚钱的烂货。

    但这些外围女的服务客户却非常多,原因也很简单,在华夏靠钻政策的空子或者形式漏洞的暴发户、土大款们太多太多了……再就是依靠长辈权利家族权利滋生的小衙内和富二代们太多太多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光顾这些外围女。

    ≈ap;quot;不想死可以,别坏了我们的事情,我们自然不会对你怎么样。≈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其实很简单,你只要装作跟没事人一样就好。”

    ≈ap;quot;可……你们若是在这里杀了人,我……我脱不了关系……≈ap;quot;G罩妹的脑子还挺清醒呢。

    徐云对王泽使了个眼神儿,王泽马上把一个做了手脚的成年人必备安全保护套递了过去,牌子必须是杜蕾斯啊,这点毋庸置疑,有钱人爆发大款不都是用这个牌子吗,只有这牌子才显得自己高端大气上档次。

    ≈ap;quot;给他用这个,我保证他会马上离开酒店。≈ap;quot;徐云道:≈ap;quot;到时候我们就不需要在酒店下手了,这件事情也就跟你无关了。”

    ≈ap;quot;真的?≈ap;quot;G罩妹心里一阵澎湃:≈ap;quot;你们真的会不杀我,还能让我跟这件事情无关?谢……谢谢哥……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我陪你睡陪你玩儿,怎么样子都行,你真的不会反悔吧?”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我当然不会反悔,但我讨厌别人不信任我。”

    G罩妹马上闭嘴不在言语,从王泽的手接过了那个动了手脚的成年人必备安全保护套,心里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个东西有什么稀奇的?能让村俊二马上离开酒店?

    但这时候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了,浴室里已经传来村俊二跟钻石女要出来的声音。徐云第一个闪入了衣橱,伍元冬迅速藏身于厚实的窗帘和角厨之后,而王泽则是钻入了床下,人的动作相当敏捷,G罩妹看的心惊肉跳,一点都不怀疑他们杀手的身份了。

    【ps:羡慕嫉妒恨有双休的人~~~有双休的人若不使劲儿给顶一下,那我就更鄙视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