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罩妹知道衣柜里面的人和角柜后面的人随时都在盯着他们,而且床底下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杀掉自己,所以她表现的特别好,在村俊二跟钻石女两人相拥而出的时候,G罩妹在床上特别撩人的摆出S曲线造型。

    村俊二仰天哈哈大笑:≈ap;quot;明天我还真要好好的感谢吴德,还是他这种有实力的经纪人手底下的货多,你们能跟了这么好的经纪人也算你们的福气。一天全陪,十二万,真是不贵,不贵!哈哈哈!还不如一瓶红酒贵!”

    这个价位的外围女已经算是很高的价格了,钻石女和G罩妹通过带她们入行的经纪人吴德介绍,才能搭上村俊二这条船,以往来说,两人的价格最多也就一天一万,但村俊二却能给出双包十二万,那可就是每人能分到六万,去掉百分之五十给吴德,那还能拿到万呢。

    只要第一次跟客人搭上头,那若是自己凭本事还能把客人拉出来赚钱,那之后赚的可就都是自己的了,所以经纪人的首次介绍之后要的分成是非常非常高的。以后能不能跟客人保持联系,那就要看自己的活儿好不好了。

    因为外围女面对的客人都是非常有钱的土大款或者暴发户,所以他们的口味经常换新,所以若是想要得到他们的特别关注,那就要使出浑身解数。不然的话她们可买不起时不时就出经典款或者出限量版的奢侈品。

    可能看到G罩妹那么拼命,钻石女也毫不示弱,马上上床摆出千娇百媚的样子,试图跟G罩妹争宠,谁表现的好,或许就意味着谁能比谁多一款包包,这在外围女的世界里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她们做外围的虽然连人格和脸都不要了,但是却还想要面子,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

    看着两个尤物如此让自己尽兴,村俊二兴致大发,直接飞扑到了床上,对着两人就是一阵如狼似虎的乱啃直到把这两人啃的哀叫连天,那才很是满足的提出要进入正题。

    G罩妹深呼一口气,把刚才那只杜蕾斯拿出来给了村俊二:≈ap;quot;村君,我帮你带吧,这可是超薄持久型的哦。我专程为您准备的。”

    ≈ap;quot;好像全世界都在用杜蕾斯,但我不!我用我们东瀛自己的品牌,冈本,听说过没有!我更喜欢!≈ap;quot;村俊二似乎很爱国,但他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带他那最爱的冈本牌,只能无奈放弃。

    G罩妹也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是村俊二找得到,还非要拿出来用,那她还真不知道如何说服村俊二听她的,用她手里这个杜蕾斯呢。真是感谢老天爷!

    就在G罩妹感恩的时候,钻石女一把夺过G罩妹手里的杜蕾斯,殷勤的对村俊二道:≈ap;quot;村君,还是让我伺候您吧。”

    若是平时,G罩妹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姐妹抢了自己的风头,但这次不一样,她心里很清楚,这个东西是那个杀手给她的,肯定有问题,现在自己的姐妹跟自己抢着去做这件事情,还真让自己松了一大口气呢。

    钻石女正在纳闷G罩妹为什么没过来跟自己再争夺的时候,村俊二竟然一个大嘴巴子就狠狠抽在钻石女的脸上,钻石女整个人都被打懵了,但村俊二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扬起一脚就将钻石女给踹翻下床!

    ≈ap;quot;巴嘎压路!你想害死老子吗!≈ap;quot;村俊二捂着下体愤怒的跪在床上,脸上的表情痛苦,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滴:≈ap;quot;你给我用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被王泽用针管注入辣椒水浸泡过的成年人安全保护套,自然效果强劲有力,根本就不是人能承受得了的。

    钻石女被摔的双膝都青了,脸上诚恐不安的摆着双手:≈ap;quot;村君,不关我的事情……这……这是她给我的,是她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G罩妹见状也推的比谁都干净:≈ap;quot;是你抢着要给村君服务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东西绝对没问题,谁知道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你别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

    村俊二恶狠狠的瞪了G罩妹一眼,挥手一巴掌也抽了上去,打的G罩妹也是双眼冒金星:≈ap;quot;你们两个贱人给我记住!我若是出了事,谁也不会放过!马上穿衣服带我去医院!”

    人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衣柜里的徐云都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辣椒水的滋味那绝对是够让村俊二受的,可伍元冬已经弄在村俊二底裤出的瞬粘强力胶,岂不是会让他丧心病狂?

    果然,在村俊二穿上裤子迈步的时候,那种扯蛋之痛让他整个头皮都像是被人给揭开了一样,疼啊,真疼!这种巨痛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村俊二现在裤裆里已经被强力瞬粘胶给全部粘在了一起,连一步都没办法走了。

    ≈ap;quot;啊--!!我要杀了你们!≈ap;quot;村俊二愤怒嘶吼道:≈ap;quot;到底是谁这么做的!”

    两个外围女不敢得罪村俊二,看他这连走路都不能走的样子,只能把他迅速架起来,G罩妹一边往外走,一边迅速拨通医院的急救电话,只要等村俊二上了救护车,那就完全没她什么事儿了,剩下的他是死是活都跟她无关了。

    看着村俊二悲惨的样子,徐云还真是不知自己是不是要说些什么。

    等到房间没有了人之后,徐云和王泽、伍元冬才迅速关门离开了现场,至于这时候,监控室里值班的新员工已经睡着了,既然刚才领导都说了,没人敢在他们大酒店找麻烦,他还何必熬眼熬夜呢。

    徐云几人回到房间之后一阵狂笑,一想到村俊二的下体被那强力胶给粘在大腿根上的悲惨样子,他们就无法控制自己心那种难以抑制的开心。

    ≈ap;quot;那孙子这辈子恐怕都不敢再碰华夏的女人了吧?哈哈哈。≈ap;quot;王泽笑的最开心,他找的那辣椒水也是超市里卖的最辣的哪一种,估计村俊二那火辣辣的感觉也是全球第一个体验到的男人吧?

    恶整了村俊二之后,徐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若不是因为天娱集团在这里还有自己的麻烦事,他肯定不会放过大荣电子,也绝对不会这么便宜就放过村俊二,而现在这时候不是跟他们玩儿的时候,所以先小整他一下。

    这小整估计也足够村俊二去做个大手术了吧?好在这里是申江,应该不缺能做这种大手术的大医院。可是话又说回来,整个下体被强力胶给黏住,就算是大医院的名医,恐怕也是第一次碰到吧?

    徐云原本想找冯颖问一下佐媚烟处理事情结束了没有,但后来想想便算了,因为以佐媚烟的性格,如果她处理完了事情,一定会先来找自己的。

    ≈ap;quot;时间不早了,咱都歇了吧。明天不知道还要应付什么呢。≈ap;quot;徐云笑着道:≈ap;quot;今天幸亏有兄弟们帮忙,我不是那种会说客套话的人,你们也都知道,多谢了!”

    ≈ap;quot;兄弟,这还不叫客套?≈ap;quot;伍元冬摆了摆手:≈ap;quot;别跟我客气,我不习惯那一套。”

    王泽也跟着道:≈ap;quot;冬哥都不习惯,你说我一当弟弟的能习惯了吗。云哥,晚安,对了,若是晚上佐总来找你,你们小点声。”

    我擦!这算是开的哪门子国际玩笑?可王泽这话一说,徐云还真有些犯嘀咕,佐媚烟晚上来这里找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老天爷,真希望您能开眼,别让佐媚烟做出这么不拘小节的事情来,毕竟是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真搅在一起说不清楚。

    老天爷对徐云的请求似乎一点都没有听到,果不其然,就在徐云刚冲了个冷水澡想要去睡觉的时候。却听到了啪啪啪的敲门声,徐云微微一怔,看了看门口,疑问道:≈ap;quot;谁?”

    ≈ap;quot;我。≈ap;quot;果然是佐媚烟。

    徐云做了个深呼吸,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ap;quot;这么晚了,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

    ≈ap;quot;你是真想让我把门给踹开?≈ap;quot;佐媚烟一点都没跟他客气的意思:≈ap;quot;别那么墨迹,是不是男人,还怕我进去把你给吃了怎么样?有什么好怕的,真是服了你了。”

    徐云那容的一个女人这么对自己使出激将杀招,过去一把打开门:≈ap;quot;就算是吃,那也是我吃了你。”

    佐媚烟大大方方走进来,抬脚就把门给推过去关上,没有半分拖泥带水,直接一个拥抱就扎进了徐云的怀里,就跟那小别的新婚夫妻似的,甭提多亲密了,直接把徐云闹了个大红脸,不得不自言自语:≈ap;quot;好吧,我还是觉得你能吃了我……哎呦,你这年龄的女人都如此如狼似虎的了?”

    ≈ap;quot;你这人嘴巴怎么那么贱呢?本来还想谢谢你呢。≈ap;quot;佐媚烟狠狠瞪了徐云一眼,一把就将徐云给推到了床上:≈ap;quot;说吧,怎么突然就想到来拯救我了?”

    ≈ap;quot;如果我不来拯救你的话,你还有办法把天娱撑住吗?≈ap;quot;徐云反问。

    佐媚烟摇摇头:≈ap;quot;没有啊,还真没有了,现在郭川江已经开始动手脚了,琴岛那块地原本都已经确定了百分之九十五,眼看就签字了,对方却要反悔,还说不出什么理由来。显然是郭川江跟他负责人搞熟了关系,让那负责人帮他给我一个下马威呢。≈ap;quot;

    【ps:这个月的年底大爆发搞的太坑爹了,让我一点稿子都没存,而且每天还生怕敢不够稿子,眼瞅就过年了,我可怎么办……时间紧迫到想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