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媚烟说起这件事情就显得格外生气:≈ap;quot;我真没想到郭川江会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竟然会拿张太岁最大的心愿来跟我开玩笑。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看来一切都是天意。”

    徐云看得出来佐媚烟现在心力憔悴,估计今天一整天都在跟公司里的人商量如何紧急处理这件事情,就算这件事情是郭川江跟人串通好要给她一个下马威,那她也必须要想办法去维护。若不然的话,一切突发事件都是有可能出现的。

    ≈ap;quot;怎么样,有没有想到如何处理。≈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稳定住局面,慢慢来。”

    ≈ap;quot;我已经安排人去想办法了,不论对方有什么要求,只要不是那种天方夜谭的要求,我说都要尽可能的去答应对方。≈ap;quot;佐媚烟道:≈ap;quot;在这个事情上面天娱集团的花费已经就要到最高预算了,如果超过了这个预算,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

    徐云笑而不语,琴岛影视广场是张太岁最大的心愿,在这件事情上佐媚烟能给的运营费用一定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最高预算恐怕更是一笔很大的钱,看样子佐媚烟是真快没什么耐心了。

    ≈ap;quot;如果他们真的太过分,超过了我的底线,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ap;quot;佐媚烟道:≈ap;quot;就算是张太岁说过尽可能的不要用过激的手段,我恐怕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徐云,既然你回来要接手天娱集团了,那你就快给我个注意吧。”

    徐云想了想,耸耸肩膀:≈ap;quot;车到山前必有路,老天爷都饿不死没有眼的麻雀,更何况是我们,办法总会有的,别那么着急。急坏了身体可就不值了,你都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ap;quot;开了一天的紧急视频会议,我这胳膊都酸了,你帮我做个按摩好不好。≈ap;quot;佐媚烟的语气有些撒娇,并且说着就已经趴在了徐云的床上:≈ap;quot;别跟我说你不会,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跟我说过,你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帮他按摩过,而且还按的特别舒服。”

    徐云无奈苦笑,看佐媚烟穿的这一身职业正装套裙,妖娆抚媚的趴在他的床上要求做按摩,这是要迷死谁吧,简直是逼迫自己犯错误,唉,自古的孤男寡女就都等同于**……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佐媚烟不会不知道。

    ≈ap;quot;快点啊,你以前可不是那么扭扭捏捏的。≈ap;quot;佐媚烟不耐烦的白了徐云一眼。

    ≈ap;quot;你穿成这样我怎么按啊。≈ap;quot;徐云想要找个借口,他怕他这一下手,就真停不住了,毕竟刚在那村俊二的房间看了一幕活春宫,现在佐媚烟这么一女神级别的大妞儿就趴在自己床上,这是多大的考验挑战啊。

    佐媚烟绝对痛快,起来就要解扣子,一边解还一边故意道:≈ap;quot;哼,就知道你不会白给我按摩,不就是想趁机赚点便宜吗,好啊,我答应你把衣服脱掉就是了,这样你就没什么怨言了吧?那么大一美女任你摆布,你还想怎么样,你知道多少男人想跪在我的石榴裙下,我都不正眼看他一眼呢。”

    徐云赶紧抓住佐媚烟的手让她停下来,因为徐云太了解她了,她是真敢在自己面前脱,就那次救了她的时候,她说以身相许,那就真是要往徐云被窝里钻。

    ≈ap;quot;行,我听你的,我按,那你至少让我能专注啊,你这一脱,我那还能有按摩的心思。≈ap;quot;徐云苦笑着说:≈ap;quot;我是真怕了你了,哪里不舒服,说吧,只要不是大腿内侧,怎么都好办。”

    ≈ap;quot;可我就是大腿内侧不舒服呢?≈ap;quot;佐媚烟在徐云面前绝对跟在其他人面前不是一个人,说话直白火辣,一点都不遮遮掩掩,句句逼的徐云无处可逃。

    徐云指了指门口:≈ap;quot;你可要知道,那边住着的就是伍元冬和王泽,这两人可都是高手,你觉得咱俩在这屋若是弄出点什么动静来,他们能听不到?怎么说你也是天娱集团的总裁吧,注意一下影响。”

    佐媚烟回眸一笑百媚升:≈ap;quot;现在你是总裁,人家才不要注意影响呢。”

    ≈ap;quot;那我可是要注意……好吧,我败了,你就别再折磨我了。≈ap;quot;徐云认输。

    佐媚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好,动了动肩膀道:≈ap;quot;人家这俩个地方特别疼,你下手的时候轻一点昂,温柔一点,别那么用力,这样人家会受不了的。”

    若是不知道里面情况的人听到这话,那绝对是鼻血都能喷出来,而恰巧这个时候,王泽和伍元冬都按耐不住了,纷纷在房间走出来到门口偷听。佐媚烟来敲徐云房门的时候他俩就都听到是谁来了。

    这俩人相互一笑,眼神挑了挑,不用言语就都心神领会,刚一上一下趴在门上,就听到了佐媚烟刚才那句话,都一口气血涌上,心对徐云佩服到五体投地。

    徐云一直都没敢再说话,是他害怕再把佐媚烟的什么话题给招起来,便老老实实给她做按摩,原本佐媚烟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他,所以徐云也理所应当给予她一些补偿。

    佐媚烟的要求倒是不少:≈ap;quot;慢一点捏嘛,人家都说了要温柔一点,你右手手劲怎么那么大……”

    ≈ap;quot;你慢点,下面有些疼。≈ap;quot;当然,佐媚烟指的是肩膀的下面,可外面的人是不会这么理解的。这些话简直就把门口的王泽和伍元冬给惊傻了。

    ≈ap;quot;嗯,慢慢的就适应了,你用力一点吧。≈ap;quot;佐媚烟趴着到是享受,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这话说的太露骨:≈ap;quot;就这样好舒服呢。”

    ≈ap;quot;怎么样,这样舒服了吧,用不用再大力一点?≈ap;quot;徐云乖乖的做着按摩师,可外面偷听的俩人却没把他这话理解成手上的力度,那都对他佩服的想要跪九叩拜师傅了。

    佐媚烟也不客气:≈ap;quot;多弄一会儿。”

    ≈ap;quot;行,今天都依你。一个半小时,途不休息,这样总可以了吧?≈ap;quot;徐云唉了一声,感慨自己悲催的小生活。

    王泽和伍元冬听完徐云的话,都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啊,都是男人,看看人家,一个半小时,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把国男足的精神发扬光大到床铺之上的第一人!看这样子,再这么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只剩下自我羞愧了,俩人相互给了个眼神儿便各自回屋深刻反省去了。

    ……

    按摩绝对是一门学问,如果是懂行之人,那是真的能做到疏通经脉让人精神恢复的,如果是不懂行的人,乱捏乱按,搞不好都能把人给按出毛病来。徐云能把佐媚烟伺候的这么舒服,那绝对证明了他这手法之老道,识穴之精准。

    经过了九十分钟的舒缓按摩,徐云的手指头都发软了,佐媚烟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耸了耸轻松了好多的肩膀:≈ap;quot;太舒服了,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要不然,以身相许吧?”

    ≈ap;quot;你感谢我的时候,能不能有点新意?≈ap;quot;徐云苦笑:≈ap;quot;每次都是以身相许,让我很难回礼啊。”

    ≈ap;quot;你这不是一直都没把我的感谢收下过吗,你若是收下了,我下一次当然会有其他新意了。≈ap;quot;佐媚烟瞪了徐云一眼:≈ap;quot;别那么不知好歹,就算没新意,这么贵重的礼物每次都送还不成吗?”

    咚咚,两声轻弱的敲门:≈ap;quot;徐云。”

    房内两人纷纷一怔,这声音太容易辨别了,除了凌志玲,还能有谁会有如此动人的天籁之嗲?

    佐媚烟都跟着有些紧张,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这个时间了凌志玲怎么来了。徐云应了一声,急忙起身去开门。

    ≈ap;quot;志玲姐,你不会是这么晚才到的吧?≈ap;quot;徐云开门之后显然是挺亲切的,有日子没见了,而且自己还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再次看到任何熟人,都觉得特别亲切。

    凌志玲看到徐云之后也显得非常轻松,非常开心:≈ap;quot;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ap;quot;志玲,你来了。≈ap;quot;佐媚烟这时候也微微一笑,在徐云身后出现。

    呀!凌志玲一下就愣住了,这都那么晚了,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佐媚烟还会在徐云的房间里,这下搞的她有些迷茫。碍于很多种身份和面子,凌志玲还是不希望佐媚烟会觉得她跟徐云走的太近了,所以多少有些尴尬。

    ≈ap;quot;进来聊吧。≈ap;quot;徐云心里没鬼,所以丝毫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尴尬的地方。

    若是佐媚烟不在,凌志玲一定会接受邀请,即便现在已经不早了,但现在她肯定不会:≈ap;quot;不用了,我就是来到之后跟你打电话发现你手机一直关机,就过来看看,呵呵,那么晚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ap;quot;志玲,你这可说错了。≈ap;quot;佐媚烟也在房间走了出来:≈ap;quot;我可不会跟他一起休息,我只不过是找他说点事情而已。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明天还要早起呢,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徐云松了一口气:≈ap;quot;那我就不留你们了,我也真有点困了,有什么事儿咱们明天再聊。”

    送走了满足的佐媚烟跟充满疑惑的凌志玲,徐云也可算能松一口气,他抓紧时间服下老颠头给他调配的药丸,然后又运气使药性周转到全身,这才安然入睡。

    【ps:即将迎来本月又一次爆发,还是周一的凌晨0点00分开始哦!不要忘记你们手的鲜花~亲~~不要忘记你们手的票票~亲~~不要忘记你们任何能支持小仙的方式~亲~~哪怕顺便一顶也可以的~亲~~】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