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一早被王泽敲门叫起来吃饭开始,王泽跟伍元冬两人便一口一个≈ap;quot;云偶像≈ap;quot;的喊起来没完,徐云都怀疑是不是这两人吃错药了,搞的就跟自己去月球上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刚回来似的。

    ≈ap;quot;哥哥,你绝对是我心的第一个偶像,真的,我说真心话,我王泽这辈子虽然没混出什么来,但见过的牛人也不算少。但你是第一个让我如此心服口服的人。≈ap;quot;早餐自助厅里,王泽一边吃饭一边感慨。

    伍元冬对此表示绝对同意:≈ap;quot;我也一样,这辈子让我最佩服的就是云老弟你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偶像,云偶像,你还想吃什么,你跟我说,我马上去给你拿。等这事儿完了之后,我绝对要拜你为师,跟你学学那华夏男足才能拥有的超级技巧。”

    华夏男足能拥有什么超级技巧啊?能拥有超级技巧还能连个世界杯都混不进去啊,全世界咱华夏占了六分之一的人口,男足却连一百强都进不去。

    ≈ap;quot;刚才我就觉得你俩不对劲儿,你俩是不是昨天晚上喝多了?≈ap;quot;徐云一边喝粥一边道:≈ap;quot;男足有什么超级技巧?”

    ≈ap;quot;男足有啥超级技巧你都不知道?≈ap;quot;王泽啧啧两声:≈ap;quot;九十分钟不射啊,除了华夏男足能做到,还能有哪个国家的男足能做到?哥哥,你可别谦虚了,你昨天做了什么,我们都听到了,我们是打心眼里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徐云恍然大悟:≈ap;quot;我擦,你俩可别乱给我戴帽子,也别乱猜,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ap;quot;是是是,必须的不龌龊啊,这有什么可龌龊的,看你说的这都哪跟哪呀。≈ap;quot;伍元冬道:≈ap;quot;都是男人,都是成年人,嘿嘿。”

    王泽点点头:≈ap;quot;对对对,这有什么龌龊的呀,食色性也,这一点都不龌龊。”

    ≈ap;quot;……≈ap;quot;徐云算知道什么叫黄泥掉进裤裆里了,根本解释不清楚。既然如此那就随便他们怎么想吧。

    那俩人是一边吃一边聊的眉飞色舞,直到佐媚烟和冯颖出现,俩人才没敢再提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来。

    佐媚烟见到徐云之后依然一点都不拘束:≈ap;quot;亲爱的,昨天你弄的我太舒服了,我晚上睡觉睡的特别舒服。”

    我噗!徐云直接惊呆了。

    王泽回头一口饭就都喷了,伍元冬是多大的忍耐力才忍住了!就连佐媚烟身旁的冯颖都惊呆了,她瞪大眼睛看着佐媚烟,没这么夸赞吧?说话一点掩饰都没有?就算是你们俩之间无所谓,那也应该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感受吧?

    佐媚烟似乎意识到自己这么说话有点不严谨,脸上微微一红,但很快便恢复了,她狠狠瞪了王泽一眼:≈ap;quot;你别给我乱想!我告诉你,你擅自做主把徐云给接来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少再给我添气。”

    王泽连连点头:≈ap;quot;我发誓我没乱想,佐总,云哥,冯秘书,冬哥,我吃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佐总,有什么事您直接电话吩咐我。”

    ≈ap;quot;我也吃好了。≈ap;quot;伍元冬跟着起身:≈ap;quot;我和你一起回。”

    看着俩人迅速离开,佐媚烟哼了一声:≈ap;quot;你们男人还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什么事儿都往那方面去想,真服了。”

    冯颖实在憋不住了:≈ap;quot;媚烟,你能不能听我说句话?”

    ≈ap;quot;嗯。≈ap;quot;佐媚烟点点头。

    ≈ap;quot;这可不是他们是男人的原因,就连我都想知道你刚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ap;quot;冯颖极其无奈的看着佐媚烟:≈ap;quot;你刚才那话说的也太露骨了一点……你们俩晚上到底做什么了?”

    徐云是欲哭无泪:≈ap;quot;冯颖姐,我发誓,我就是给她做了个肩部按摩,连腰我都没摸。”

    冯颖脸上表情哭笑不得,就是一个按摩,但佐媚烟刚才那话也太让人误解了:≈ap;quot;只是按摩……你定力可真高……”

    佐媚烟狠瞪了徐云一眼,心道:≈ap;quot;谁让你不摸的,我又不是不让你摸!是你自己非要装着忍者,早知如此被人误会,还不如真的发生点什么呢……”

    这时候凌志玲也来到餐厅吃早餐了,冯颖对她招招手,凌志玲便笑着走了过来。

    待她入座之后,佐媚烟就把手里剥好的一个鸡蛋放入凌志玲盘:≈ap;quot;志玲,今天就靠你帮我揭穿郭川江的谎言了,多吃点,看你最近都瘦了,是不是要为新戏减肥呢?”

    凌志玲受宠若惊道:≈ap;quot;谢谢佐总关心。”

    但她脸上的表情总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徐云本是想问问她怎么了,一听佐媚烟的话,就真当凌志玲是因为拍戏减肥呢:≈ap;quot;志玲姐,就你这身材,放哪个美女面前她不得羞愧的想跳楼,根本用不着减。”

    ≈ap;quot;放在佐总和冯颖姐面前就差远了。≈ap;quot;凌志玲浅浅的笑了笑。

    冯颖摇手道:≈ap;quot;这话我可承受不起了,我现在坐在你们俩美女间,压力可实在是太大了。”

    ≈ap;quot;这话我爱听。≈ap;quot;佐媚烟一点都不掩盖她欢喜的表情。

    众人全部吃过早餐之后,就各自回房准备,虽然董事会十点才开始,但今天显然所有的人都会早到一些,谁都希望听凌志玲的口能说出什么,到底是这个叫徐云的年轻人是佐媚烟跟冯颖找来的傀儡,还是郭川江为了股权而死不承认,成了会议的重头戏。

    当佐媚烟跟徐云九点半的时候来到会议室,大多数高层竟然都已经入座了,这可是前两天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这些人简直是开天辟地头一次有如此高的积极性。他们纷纷看着徐云,目光没有任何的掩饰。

    大约五分钟之后,郭川江和秦天健以及周博成也纷纷到场,这次人没有分开进来,而是笑容满面的一同走入会议室给在场的诸位打招呼。

    周博成笑嘻嘻的走到徐云的面前:≈ap;quot;哈哈哈,徐先生,昨天的酒你不会嫌弃太次了吧?虽然说那个酒廊里有比这更好的红酒,但若是想喝的话,是需要提前预定下的,不然不会给准备。那是我昨天能请你喝的酒最好的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晚上打过招呼了,开一瓶我自己私藏的红酒,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品尝?”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谢谢周总美意,只不过我粗人一个,根本不懂得品酒,喝那么好的酒,恐怕是暴殄天物了。我还是喝喝啤酒就好了。”

    面对徐云含沙射影的讽刺,周博成出奇意外的没有瞪眼,依然笑的跟花儿一样:≈ap;quot;哈哈哈,徐先生年少有为,一表人才,而且马上就是我们天娱集团的继承人了,当然配得上喝好酒!啤酒那种东西只有在人生这个大舞台上的失败者才会去喝,哈哈哈,不是因为啤酒喝了更爽快,而是几块钱的价格,就算喝十瓶也花不了一张百元大钞,不是吗?哈哈哈!”

    好嚣张,佐媚烟真不明白他们还有什么好嚣张的,难道说郭川江还没跟他们坦白吗?只要一会儿林志玲来揭穿了郭川江的谎言,那他们就会成为千夫所指的失败者!

    郭川江自信的目光突然投向了佐媚烟,佐媚烟心里竟然泛起一丝疑惑,她开始觉得不安心了,因为凌志玲这次来到申江就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难道说他们之间做了什么交易?

    想到这里,佐媚烟忍不住心惊了一下,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有存在的可能,很难说凌志玲不会因为金钱或者名声而不被收买。

    ≈ap;quot;徐云。≈ap;quot;佐媚烟低声把心的疑惑告诉了徐云:≈ap;quot;我有些怀疑……”

    听完佐媚烟的这番话,徐云也承认自己心里有些松动,但后来他又释怀了,因为他跟凌志玲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之间的友谊却是非常伟大的,至少一起经历过了苏杭事件。徐云相信这种情况下建立的友谊是经得起考验的。

    ≈ap;quot;你放心,我觉得志玲姐不是那种人。≈ap;quot;徐云也低声道:≈ap;quot;或许他们的确找过她,但我相信她不会那么做的。”

    即便是徐云这么说,佐媚烟却也依然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凌志玲没有二心,她跟凌志玲之间的感情就是老板跟艺人的关系,显然,她觉得这种关系是不可靠的。

    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赌一下,如果凌志玲能坚持正直的立场,佐媚烟绝对保证来年为她量身打造全华夏最强力的包装推广,让她直接走向国际影坛。

    时间很快就到了,所有的人也都到场了。这个时候,凌志玲才在冯颖的带领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ap;quot;诸位领导好。≈ap;quot;凌志玲微微鞠躬,这里的每一个高层都是不可小视的人物,或许他们放在大众社会都是路人甲乙丙,但在上流社会的聚会,每一个都相当显赫。

    在座的男人虽然都不是第一次见到凌志玲,但每一次都还是会被她的惊艳给惹的唏嘘不已,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惹人的女人呀,实在是尤物,尤物!

    ≈ap;quot;志玲,今天让你来的目的你也知道了。≈ap;quot;佐媚烟淡淡道:≈ap;quot;徐云你也认识,你就跟大家说一下吧,郭川江到底有没有在我的办公室见过他。”

    凌志玲看了眼佐媚烟,又看了眼徐云,然后又看了眼郭川江,她表情非常严肃,深呼一口气之后,淡淡开口道:≈ap;quot;没有。”

    俩字刚刚落下,瞬间引起全场的一片哗然!

    【ps:静静等待爆发吧兄弟们~绝对章章让你看的过瘾,心犹如万只小蚂蚁~~记得哦,0点!连续6章大放送~全天更是8更!章章十足千多字!一点都不含糊!看到让你根本停不下来!那个,有钱能使是鬼推磨和有钱能使磨推鬼,都是一个意思……汗,看到个别兄弟如此纠结,那我就解释一下,磨推鬼是鬼推磨的升级版本,你想想是不?哪个更吊?要不度娘一下也行……不是我不承认错误,嘿,而是我的确就是那么打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