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承认他听到凌志玲撒谎让他难以置信,最起码感情上是接受不了的,毕竟大家一起也算是有过命的交情把,就算不是伟大的友谊,不是莫逆之交,那也至少比萍水相逢高一点,起码大家一场君子之交。不帮忙归不帮忙,也不应该是突然来一出落井下石。

    佐媚烟的反应很大,她几乎是浑身颤抖的猛站起来,那种愤怒是在心底升起的,怒意攻心让佐媚烟都有些稍感炫目。平日里她虽然有些事情太较真也稍有刻薄,但也真不敢相信凌志玲能做出这么不讲情面的事情来,这让佐媚烟心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刻停留在了凌志玲的身上,郭川江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若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他那稍扬的嘴角,周博成大加赞赏的目光毫不避讳的投向凌志玲,差点就想带头鼓掌,唯一不动声色的就只有秦天健,虽然现在一切都对他们非常有利,他依然安静的坐着,静观其变,任何事情都存在变数,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了。

    ≈ap;quot;郭总跟徐先生根本就没有见过面。≈ap;quot;佐媚烟表情自然道:≈ap;quot;我跟徐先生倒是挺有缘的,因为佐总安排我跟他一起去苏杭拍了一个广告,徐先生内外兼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佐总能为天娱集团找到这么优秀的新人,真的是慧眼识珠。”

    冯颖意识到,这是张太岁去世之后,天娱集团第一次发生这种连她都不可预估的事情。佐媚烟的脾气并不好,冯颖担心她会出手,虽然佐媚烟并非从小修为古武,但她可是得到了张太岁功力传授,实力恐怖那是自然。

    佐媚烟的情绪的确是有些激动,她冷笑的看着凌志玲:≈ap;quot;是吗?凌小姐,如果我真的那么慧眼识珠,恐怕今天就不应该让你站在这个地方大放厥词了。哼,要怪也只怪我太相信你,要怪也只怪我太相信徐云的面子。凌小姐,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

    就在这时候,徐云突然拍手大声连道声:≈ap;quot;好!好!好!”

    现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佐媚烟担心的看了徐云一眼,却见到徐云竟然一脸灿烂的笑意。

    ≈ap;quot;志玲姐的演技我可真实在佩服啊,像,太像了。≈ap;quot;徐云竖起大拇指道:≈ap;quot;不论是表情还是神态,不论是肢体还是语言,你已经把我们所有人给骗了,哈哈哈,志玲姐,你不愧是我的偶像,有时间我一定要跟你学学表演。”

    徐云的这番话让所有的人都一头雾水,云山雾里绕的,现场的众人一瞬间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凌志玲的表情突然轻松了一下,紧跟着便掩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ap;quot;对不起啦各位领导,刚才人家只是想表现一下,让咱们天娱集团未来的新掌门人审视一下,看看我有没有资格继续签约嘛。”

    佐媚烟是服气了,她可真是瞠目结舌了,这是演戏吗?这种时候亏她还能开得起玩笑:≈ap;quot;志玲!你刚才快把我给吓死了!你以后若是再这样,咱们私底下就没姐妹交情了昂!”

    ≈ap;quot;佐总,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嘻嘻,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绝对不会跟我生气的。≈ap;quot;凌志玲俏皮道,就算佐媚烟是女人,也很难承受凌志玲这种俏皮略带撒娇的调调儿,在场的其他雄性一个个都听的心里痒痒的,真想凌志玲也能这么跟他们撒撒娇呀。

    郭川江的脸一瞬间就成了酱烧肉的颜色,这个凌志玲居然敢耍他们!昨天晚上明明说好的事情,现在竟然变卦,简直是一点诚意都不讲究!刚才还运筹帷幄,胸有成竹的郭川江,突然之间便萎靡了下来。

    佐媚烟抓住机会趁热打铁:≈ap;quot;那你说郭川江是不是在我的办公室见过徐云!”

    ≈ap;quot;当然了,当时我也在场啊。≈ap;quot;凌志玲微微一笑:≈ap;quot;郭总,你不会真忘记了太子爷长什么样子了吧?我记得那时候还是我帮你们互相介绍的吧?”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在了郭川江的脸上,若是眼神能杀人,郭川江的脑袋现在早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周博成怒了,怒的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ap;quot;凌志玲!你什么意思!昨天晚上明明答应……”

    ≈ap;quot;周总,别那么激动,喝点水,喝点水,凌小姐只不过是展示一下自己的表演专业,你不至于这么激动吧。≈ap;quot;秦天健在第一时间就制止了周博成还想再说下去的话,他绝对不能承认他们昨天晚上见过凌志玲并且威胁过她,一旦让众人知道,那他们将会面临更大的孤立。

    秦天健一直都观察着局面,为的就是能在随时随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个时候站队显得非常重要,若是站错了队伍,那就可能意味着将来的全盘皆输。

    他虽然并不想帮周博成这个笨蛋,但他需要拉一个人和他一起把郭川江踹下船,因为以他一己之力没办法同时将郭川江和周博成踹下船,那样的话自己也会跟着翻进去。

    周博成在秦天健的眼神里读懂了,他是在示意他冷静下来,这时候一旦说错话,站错位置,都将意味着翻盘。周博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在正事儿上,他还是非常信任秦天健的,他知道在他们几个人,秦天健的脑子是最好使的那一个。

    ≈ap;quot;郭总,你这可就不厚道了……≈ap;quot;秦天健眯起原本就不大的眼睛:≈ap;quot;昨天你信誓旦旦的说没见过徐云先生,为什么今天凌小姐跟你说的不一样,你这样让我们如何相信你?”

    周博成在秦天健开口之后,便恍然大悟,唯独把郭川江抛下去,他们才能得善其身,他跟着秦天健一起质问了起来:≈ap;quot;老郭!亏了我这么多年把你当兄弟一样的信任,你竟然说谎?难道你不知道天娱集团的第一条大规矩吗!那就是诚信!张太岁教育过我们多少次,做人要诚实守信,这是做人最基本最基本的原则之一,你说你满嘴胡言,我们竟然还信任了你!”

    郭川江才刚刚被凌志玲给卖了,现在秦天健和周博成又开始落井下石,这是他人生遭受的最大的一次羞辱!

    看着风云万变的局面,徐云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坐的都稳,他安静的分析着每一个人的心理状态,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几百年来,上到国家战争下到商业竞争或者官场的勾心斗角,都离不开这句话。

    徐云现在心也不敢确定,如果刚才他没有突然开口,凌志玲会不会也会这样做,还是说,她会做的跟现在截然相反……对此徐云并不想去深究,也不想去问。

    ≈ap;quot;秦天健,周博成,你们两个还真是够可以的。≈ap;quot;郭川江冷笑一声:≈ap;quot;好,既然什么都往我头上栽,那我也认了!对,我是在办公室里见过他!但我见过他又能怎么样!我见过他,我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张太岁指定下来的继承者吧?!在总裁办公室里我见过的人多了,难道我在那里面见过的就都是张太岁的继承人?哼,开玩笑!这都根本不算是证据!”

    说着,郭川江突然重重的一巴掌拍在长长的椭圆型会议桌上,整个人显得怒不可遏。

    若是按照立而说,他这番话也的确是有道理的,但目前在个人信誉的危机下,他说什么都显得苍白。

    现在没有人能帮徐云证明什么,徐云慢慢站起身,带着一抹邪气凛然的浅笑走到了郭川江的面前,郭川江有些紧张,徐云若是出手,他肯定不是对手。

    ≈ap;quot;郭总,你到底想要什么样子的证据?≈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你想说我是窥视天娱集团吗?呵呵,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如果天娱集团不是老爷子张太岁的东西,我根本懒得出现在这个房间管你们这些破事儿。天娱集团若是能按照张太岁的意愿去发展,不论是谁当总裁,我都无所谓,只要别做出格的事情,别做张太岁忌讳的事情。佐媚烟原本把一切都打理的妥妥当当,但你们却突然要搞什么逼宫,觉得她做的不好了?她哪里做的不好?天娱集团是影响力下降了,还是让你们在座诸位赚的钱比去年少了!?都自己摸摸良心,抬头尺有神灵,张太岁就在上面盯着呢,佐媚烟若是做的不够好,他老人家早就安排其他人做了。根本轮不到你们做主!”

    天娱集团能在张太岁离开之后依然井井有序的发展下去,没有阵脚大乱,佐媚烟绝对是功不可没,即便是徐云不说,这些人也应该都清楚的很,他们比徐云更清楚。

    ≈ap;quot;如果不是你们逼她,我根本不会来做什么接手天娱集团这种事情。≈ap;quot;徐云冷笑一声:≈ap;quot;但我现在来了,就一定要接下来。想要证据的,好,我给你们!”

    徐云突然将手提到头顶,五指如同雄鹰蓄力,刚劲有力,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徐云单掌旋转而落,掌风强劲有力的重重击在厚重的会议桌上。

    纯木质的会议桌是椭圆形的,一圈大约四十五米,能坐四十人。当徐云一掌拍下,就见所有人面前的矿泉水都颤抖而倒,韧性强劲的木质会议桌竟然突然发出爆裂的声音,一道道深厚的裂缝竟然在桌面上纷纷炸开!

    所有人都惊呆了!张太岁曾经在一次会议上勃然大怒,也是一掌将偌大的会议桌给搞成了这个样子!这是需要相当雄厚的内力才能做到这一点!而这掌法似乎也有神秘的说法。

    【ps:爆发开始,第一更求顶下~让我们更快的迎接接下来的几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