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收掌,轻描淡写道:≈ap;quot;作为天娱集团的高层,你们所有人跟张太岁的时间都不算短,所以应该都熟悉我这一掌吧?我记得他老人家特别生气的时候,身边的桌子就会倒霉,就算是价值连城的黄花梨木雕龙茶几,也难逃一劫。因为他会用这个来警示那些做错了事情的人,并且告诉他们 这件事情我已经强调过,谁若再犯,便如此桌 ,我说的不错吧?”

    震惊,在场的人除了震惊,剩下的也只有震惊,对于徐云刚才说的那句话,他们都再熟悉不过了,张太岁平生很少发火,所以每一次他们都会记得非常清楚,每一次张太岁都会把他恐怖的内力宣泄出来,并且警告众人:≈ap;quot;这件事情我已经强调过,谁若再犯,便如此桌!”

    这个时候,徐云到底是不是张太岁的继承人,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很少有人能摸清张太岁的习惯,而且若非是张太岁指定的继承人,恐怕也很难有这么恐怖的实力。徐云展露出的实力完全不在佐媚烟之下,所以完全可以断定他绝非是那种心甘情愿做傀儡的人。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徐云身份的真实性,不论是在心灵的震惊上,还是在其他方面,已经没有敢再开口提出怀疑了。至少连郭川江都语塞了,他不敢想象,如果刚才那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现在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下场?五官流血?

    徐云抬手拍了拍郭川江的肩膀:≈ap;quot;郭总,张太岁当年喜欢吃你那小摊上做的面,又见你人实在,才拉你一把,你也算是跟着他老人家帮天娱集团打天下的开天功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道理我懂。刚才的确是想一巴掌拍在你头上,但我觉得张太岁在我头顶上看着呢,他不让我对你下手,他老人家即便是已经在天堂,还念着你的功劳。你却已经不再顾忌他的恩情了。”

    ≈ap;quot;别说了!≈ap;quot;郭川江被徐云这番话说的双腿忍不住发软,他这辈子最敬畏的就是张太岁,即便是张太岁已经过世,现在让他说的郭川江总觉得头顶上真的有双眼睛再盯着他看:≈ap;quot;你能做到这样,已经证明了你。我郭川江再无二话!我家里有些急事,先告辞了。”

    佐媚烟厉声道:≈ap;quot;郭川江!你站住!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你是不是需要给我解释解释?”

    郭川江脸上的横肉抽搐了一下:≈ap;quot;佐总,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我已经尽力了,对方突然变卦不属于我的计划范围内,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内,还望你另请高明处理这件事情。”

    佐媚烟目露凶光,明明是他郭川江捣鬼,他现在却不承认:≈ap;quot;郭川江,我看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是吧?”

    ≈ap;quot;佐总,你就不要再强人所难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郭总,既然你家里有急事,那就回去处理吧,好好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不然的话,你带着情绪上班,对你的家人和天娱集团都不好。你放心,你的所有事情我都会想办法处理。”

    郭川江听了这话,脸上的横肉颤抖的便更厉害了,一旦徐云能把他所有的事情都接手处理的话,那将意味着他变成天娱集团的一个废人,可郭川江现在有信心自己掌握的那些东西其他人根本做不了!

    他就是要豪赌一把,只要他的那些事情其他人做不来,就算这徐云能接手上任,那也要对自己恭敬分,自己这辈子还是可以仰头挺胸的过。

    ≈ap;quot;谢谢。≈ap;quot;郭川江丢下话便重重的甩手离开。

    秦天健和周博成至始至终都没帮郭川江多说一句话,原本看似亲密无间的铁角,其实却是非常脆弱的联盟。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用在他们这人的身上,恰到好处。

    就在郭川江的身影彻底消逝在门口之后,秦天健还摇头叹一口气:≈ap;quot;罢了罢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我秦天健跟他这么多年的交情,竟然都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人,唉,真是太可怕了。”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是啊,恐怕郭总跟秦总您这么多年的交情,也没看出来秦总您竟然是这么富有正义感的人吧?”

    秦天健的身体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强笑道:≈ap;quot;呵呵呵,或许是吧……”

    ≈ap;quot;那能是或许,如果他看得出来,那一定不会拉您当同盟了。≈ap;quot;徐云这话就像一击响亮的耳光抽在秦天健的嘴巴上,但秦天健却还不能说疼,还要堆着笑脸说好爽。

    周博成可没秦天健这种心机,他知道郭川江的事儿一完,他肯定也跟着没好果子吃:≈ap;quot;徐云,我不管你是不是张太岁认定的继承人,就算你是,如果你在天娱集团毫无建树,我也一样不会对你心服,大家都肯定跟我一样。哼,想让我们俯首称臣,好啊,现在郭川江负责的琴岛影视广场正好碰到了瓶颈,这个事情你来完成,这样大家都对你心服口服!”

    徐云轻松的点点头:≈ap;quot;周总,这件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做,这是我的义务,我有责任在天娱集团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你准备的那瓶红酒,今天我就不喝了,什么时候等我把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搞定,再请我。”

    周博成嘴角猛抽一下,那红酒原本是他准备他们人晚上庆祝今天把佐媚烟拉下台的酒,没想到今天也不用喝了!都这样了还庆个屁功!郭川江这王八蛋倒是好,一走了之,搞一屁股的屎,怎么擦啊!

    ≈ap;quot;周总,我们应该相信徐先生的能力,看徐先生年少有为,一表人才,这点小事儿,肯定难不倒他。≈ap;quot;秦天健把烂摊子一推,所有压力就都担到了徐云的肩膀上。

    这时候其他高层也有人站了出来:≈ap;quot;对,秦总说的没错。我相信你是张太岁指定的天娱集团继承者,但我们天娱集团的继承者必须是有能力的,不然的话,就算是张太岁指定的,我们也不会放心。所以你想接手天娱集团,那就让我们看看你的能力!”

    ≈ap;quot;对!让我们这些人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能力肩负起天娱集团的未来,如若不然,就算你登上天娱集团总裁的坐位,我们也会退股离开天娱集团。我们不会把我们的命运交到一个没有能力的人身上。”

    在座的高层纷纷表示出了自己心的想法,他们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琴岛影视广场的建设,一旦影视广场的事情搞定,将意味着天娱集团跨上一个新的高度,一旦影视广场的事情被其他人的大集团给拿下,那将意味着天娱集团会失去竞争华夏娱乐集团龙头的资本。

    佐媚烟苦笑着看了看徐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用肢体语言告诉他:你现在知道我的压力到底有多么大了吧,如果你再不出来帮我,那我可真的就扛不住了!

    徐云对天娱集团的事情一头茫然,但他是天生的乐天派,就算压力再大,事情再困难,徐云还是那句话,老天爷饿不死没有眼的麻雀,那就是说天无绝人之路!

    对于以往每次都承受生命压力的徐云来说,这些事情,根本都不算事儿!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凌志玲心里那块沉重的大石头终于慢慢消失了,在所有的领导高层纷纷离场之后,佐媚烟上前拉住她的手,娇慎怒道:≈ap;quot;志玲,你刚才差点就把我给吓死了,我还以为他们把你给收买了呢。我的承受能力可没徐云那么强,这种时候我也没办法像他那样冷静的思考问题,以后你可千万别在跟我开这种玩笑了。”

    ≈ap;quot;一定不敢了,佐总,您可真胆小。≈ap;quot;凌志玲微微笑着道。

    佐媚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容:≈ap;quot;今天午你们想吃什么,我请客,随便点!”

    几人还没商量好要吃什么呢,王泽跟伍元冬就匆匆跑了上来,徐云见状便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等两人开口,他就上前拉着两人离开佐媚烟她们,才开口问道:≈ap;quot;怎么了?”

    伍元冬冲着楼下努努嘴:≈ap;quot;几个东瀛人带了很多人把星凯酒店的们都给堵住了,任何人都不让出入,说是要到酒店查监控,我跟王泽刚才下去看了看,肯定是大荣电子的人。昨天我们在酒店把村俊二搞成那个样子,恐怕对方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唉,这事儿还一茬一茬的冒呢,真是不让他省心。这都来申江两天了,徐云还没来得及打听虞美人现在何处呢。

    ≈ap;quot;云哥,要不然咱就下去跟他们拼了,我还就不信他们能在咱们的地盘撒野。≈ap;quot;王泽双拳握的咔咔做响,脸上写满了不爽,现在徐云若是下令让他下去动手,他绝对毫不犹豫摸一把开山刀去把对方砍个荤八素。

    ≈ap;quot;走,先下去看看,这件事情毕竟是我们动的手脚,最好不要明里闹,万一招来警察,对我们没任何好处。≈ap;quot;徐云到看的轻松:≈ap;quot;王泽,你去跟佐媚烟她们说一声,让她们去五十八楼那个挺有名的意大利餐厅等我,我先跟冬哥下去。”

    王泽点头唉了一声,就去会议室跟她们下通知了,徐云不想去的原因王泽也知道,他是怕自己去跟佐媚烟她们说,她们又要问东问西了,女人一旦墨迹起来就特别的麻烦,王泽特别明白,尤其是佐总对徐云……

    【ps:第二更求鲜花,收藏,票票神马的,反正有什么来什么,给点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