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跟王泽悠哉悠哉走下来的时候,酒店门口混乱一团,酒店工作人员正在非常努力的跟那几个东瀛人沟通,但那些东瀛人似乎一点都没有配合的意思,依然霸占着整个酒店的大门,一副天王老子也不怕的样子。

    这里可是申江,申江有多繁华根本不用多说,整个华夏的经济心,在这地方,就算抱着几个亿,你也不一定敢说自己是有钱人,就在这酒店对过的那外滩面前的申江之,几个亿砸进去都激不起半滴水花的人多了去了。

    能在这么一个大城市占据这么好的位置拥有这么棒的酒店,那自然不可能是一般人。所以这群东瀛人果然是足够嚣张,才敢在这个地方惹麻烦。酒店的幕后大老板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但他没有命人动手把这群闹事人赶走,因为他要卖给大荣集团一个面子。

    至于引发这件事情的原因,他也开始在幕后让人去排查。如果真的是酒店里闹出的事情,他一定会严肃对待,如果是这些东瀛人没事儿找事儿,自己带了乱八糟的女人进来玩,给自己惹了麻烦却想赖酒店,那他当然不会吃这个亏。

    在事情还未查清楚之前,星凯酒店只能尽量去劝服这些东瀛人把门口让开,现在他们已经严重影响到了酒店客人的方便。毕竟只要有钱在星凯大酒店消费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谁还没个过亿的身家啊,得罪任何一个客人,都是他们星凯的损失。

    ≈ap;quot;你们到底还处理不处理!我现在有急事要走!你们酒店竟然会让东瀛人把门给堵了!这叫什么事儿啊!这他妈还是不是我们华夏的地方,还是不是申江?!我怎么觉得自己就跟在他妈的长岛似的!≈ap;quot;郭川江在门口怒吼着,东瀛人堵住了酒店门口,他根本无法离开。即便他是一辆豪气冲天的巴博萨,那群东瀛人一样没有让路的意思。

    实在没有耐心的郭川江把所有的不爽都发泄在了酒店保安人员的身上:≈ap;quot;难道你们就不能把他们给驱逐散开吗!难道说要我们顾客亲自动手赶人吗!我是消费者!我是上帝!”

    ≈ap;quot;先生,请您先冷静一下,我们正在想办法……≈ap;quot;酒店工作人员只能耐心的去安抚郭川江。

    或许是郭川江过激的反应惹恼了对方一个东瀛人,那东瀛人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东瀛国骂就冲了过来:≈ap;quot;八嘎压路!在我们的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你们谁也不能出去!你最好给我闭嘴!”

    郭川江毕竟也是尺男儿,跟着张太岁混这么多年,那可不是孬种,他也一句经典国骂回应过去:≈ap;quot;我去你马勒戈壁!你骂谁呢你!骂谁八嘎压路!狗日的你给我说清楚了!老子还不信弄不过你们!”

    在一旁看热闹的徐云和伍元冬不由心里对郭川江原本的负分形象改为了正分,他可以是坏人,可以没好心眼,可以忘记恩情,但至少他还保留了华夏爷们的血性!

    ≈ap;quot;我看你是不想活了!≈ap;quot;那东瀛人勃然大怒,看样子他在华夏呆的时间足够多,连≈ap;quot;马勒戈壁≈ap;quot;都听得懂呢。

    郭川江还没反应过来,那东瀛人就已经起脚狠狠踹在了郭川江这辆几乎崭新的巴博萨车头上!这可是郭川江才开了不到两千公里的新宝贝啊!擦!连首保都还没去呢!这狗日的小鬼子竟然就敢出脚!

    泥人还有分火气呢,更何况在楼上刚憋了一肚子火气的郭川江,就见他那肥壮的身体突然一个跨越扑向前,轮圆的大粗胳膊狠狠的搂在那东瀛人的脖子上,就听哐的一声,那东瀛人被郭川江直接撂在了地上,后脑勺直接撞地,瞬间昏迷!

    不论怎么说,郭川江也是跟这张太岁混起来的人,就算现在他身材走样,那也是初窥门径的人,多少对武学有些研究,动起手来自然跟普通人打架不是一个档次的。

    郭川江这一动手,那些东瀛人可就愤怒了,他们这些人也有一部分不是吃素的,看到郭川江虽然相貌平平,但出手老道毒辣,马上便前后左右将其包夹在央,经过带头者的眼神指挥,数人轮番出手。、五招之后,郭川江就彻底沦落到只能防守,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

    眼睁睁看着郭川江这么一肥大的身躯被一群东瀛人打的东跑两步,西颤脚,说实话,徐云还真有点不是滋味呢。

    酒店工作人员上前去阻拦,却又被那些东瀛人给拦住了,因为现场动手了,所以那些东瀛人已经掏出了随身带的甩棍!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下子砸在身上,就算不断根胳膊断根腿的,那也肯定是会皮开肉绽,万一砸到脑袋给砸傻了怎么办?

    看到没有人敢上前,这群东瀛人就更猖狂了,、八个身手不错的东瀛人围着郭川江猛打猛踹,剩下的几个也没含糊,看到郭川江的豪车那么闪眼,竟然抄起甩棍就大步跨向前,直接抡起胳膊就想要砸车!

    伍元冬就觉得身边刮过一阵风,徐云的身影就已经到了那辆豪车前,没等那东瀛人手里的甩棍落下,就被徐云一把抓住!徐云紧跟着突然起脚,脚法刁钻凌厉的击那东瀛人小腿迎面骨,那东瀛人直接就向前摔去,下巴哐当碰在汽车前杠上,愣是把自己给碰昏了过去。

    这突发事件让在场的东瀛人有些措手不及,这下又冒出来一个华夏人敢反抗他们!这简直是让他们无法容忍的!

    ≈ap;quot;啊--!八嘎!!≈ap;quot;为首的那个东瀛人突然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纵身扑上去,就要跟徐云拼个你死我活。可他连徐云的衣服都没碰到,就被飞奔过来的伍元冬一个干净利索的鞭腿扫在左腮上,硬生生给摔出去六、米远!

    看到老大受伤,马上就有两个人呜呜啊啊的叫喊着扑向了伍元冬的身后。徐云二话不说,扬起刚才手夺过来的甩棍,劈头盖脸的就砸翻一个,另外一个惊讶的功夫,徐云炮弹般的重拳也正其面门!硬是把那脸给砸成了染铺。

    徐云和伍元冬的出现无疑给围观的群众们打了鸡血,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ap;quot;好!干死小鬼子!”

    这话一下就带动了所有人民群众的热血,也没有人再害怕和担心东瀛人手的甩棍了,直接一拥而上,把这堵门的十多个东瀛人全部围在了星凯大酒店的正门口,一顿猛烈的暴揍!

    酒店保安见状纷纷上前阻止,却被徐云一把拦住:≈ap;quot;当保安也要当的有点骨气,东瀛人动手打我们华夏人的时候你们不管,现在我们华夏人打他们,你们倒是要上前阻拦?兄弟,搞清楚自己身体里面淌着的是谁的血!做保安,可以成为刘子光(出自《橙红年代》)那种铁血真男儿,也能成为人人唾弃的看门狗。这就要看你怎么选了。”

    听到这里,那保安队长突然就大喝一声,直接把帽子往地上一丢,掏出身上统一配置的家伙,对其他保安吼了一声:≈ap;quot;兄弟们!今天咱们这饭碗就算是丢了,那也不能丢了咱们华夏人的脸!这狗日的东瀛鬼子都欺负到脸上来了,咱们为什么不打他们!就算领导发话了,老子也不听了!老子不干了!是爷们的就跟我一起上!”

    有了这些保安的加入,十多个东瀛人更是被打的抱头鼠窜,根本就不是对手,他们的车也被人群给围住了,想要去开车逃走,都是要冒着脑袋被砸出、八个大包的风险!

    郭川江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迹,抬头看了一眼徐云,他没说任何感谢话:≈ap;quot;为什么帮我?”

    ≈ap;quot;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绝对没有要帮你的意思。≈ap;quot;徐云轻描淡写的笑了笑:≈ap;quot;我只是看不过东瀛人在华夏的地盘上放肆而已。你依然是我讨厌的那个郭川江,我也依然是你厌恶的徐云,咱们之间的关系,该是怎么样,就是这么样,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儿就化干戈为玉帛,那样就太狗血了。郭总,你说对吧?”

    郭川江重重的哼了一声:≈ap;quot;好,既然你知道我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感激你,那就好,我就怕你会误会。”

    徐云指了指他的豪车:≈ap;quot;行了郭总,快点走吧,你不是家里还有急事呢吗?再不抓紧时间那就晚了,快去吧,路上慢点,你看你今天多倒霉,都说这祸不单行啊,你可别再出点什么车祸啊。”

    郭川江的脸都绿了:≈ap;quot;谢你吉言!”

    那辆巴博萨缓缓离开之后,伍元冬问道:≈ap;quot;老弟,你还真是够大度的,在这种时候并不在乎他郭川江是忘恩负义的家伙。”

    ≈ap;quot;我帮他,是因为他是刚才这群人里面唯一敢跟东瀛人叫板的人。≈ap;quot;徐云道:≈ap;quot;我觉得华夏其实特别缺少这种有血性有骨气的人,我终于明白当年张太岁为什么会看他了,看的就是他身上的这份血性吧。至少若是现在发生什么战争,郭川江不会成为卖国贼。我就是因为这才帮他,如果刚才东瀛人打他,他敢有半点低眉顺眼,那就算打死他,我都不会理会。”

    这时候王泽也在楼上下来了,看到这群东瀛人被打的抱头鼠窜,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徐云却并没有让他出手。

    ≈ap;quot;这些事情让他们做就好,什么时候单枪匹马要你上的时候,你再上也不迟。≈ap;quot;徐云笑了笑:≈ap;quot;我怕你现在进去会误伤了人民群众。≈ap;quot;

    【ps:第章求点各种花样的打赏,什么贵宾什么盖章的都行,手里有的兄弟可以尽管砸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