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这次申江之旅,还真是不虚此行,竟然能半路碰上挖墙脚的。等到晚上佐媚烟她们回来,徐云跟她们把这事儿聊了起来,徐云才知道刚才要跟他做朋友的是申江赫赫有名的黑寡妇!早知道是这样,徐云肯定抱紧黑寡妇的大白腿,那样就算给大荣电子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星凯大酒店里找他的麻烦啊。

    ≈ap;quot;叶法拉竟然想挖我的墙角?≈ap;quot;佐媚烟气的翻了个白眼:≈ap;quot;这女人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如果她挖的是王泽或者伍元冬,我都怀疑他们会不会真的被那女妖精给挖走呢,还真是大手笔,为了把你挖到手,竟然请你到酒廊内的玻璃房内请你喝最贵的罗曼丽康帝,真舍得下手。”

    徐云咂咂嘴:≈ap;quot;那酒还真不错,你什么时候也请我喝一杯。我可是为了你都直接把人给拒绝了。”

    佐媚烟没好气道:≈ap;quot;我可没有她那么有品位有闲工夫去收藏红酒,你要想喝酒,好啊,我现在就让王泽去抱一箱威士忌,咱俩对着瓶口喝,你喝多少我喝多少,绝对奉陪。虽然没好酒,但我绝对让你喝爽了喝痛快咯。”

    徐云看得出来她是真吃醋:≈ap;quot;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气吧,我又没有答应她跳槽,这不是还跟着你干吗,就算她给我一箱罗曼丽康帝,那也不如你请我喝一瓶最普通的剑威威士忌。”

    ≈ap;quot;算你有点良心,你要搞明白,不是你跟着我做事情,是我跟着你做事情。你可是堂堂天娱集团的接班人!≈ap;quot;佐媚烟哼了一声:≈ap;quot;我还真要找那黑寡妇理论理论,连我们天娱集团的太子爷都要挖,我倒要问问她的是吃了熊心还是吃了豹子胆。”

    ≈ap;quot;她也不知道徐云的身份,呵呵,我看还是算了。≈ap;quot;冯颖对佐媚烟淡淡道:≈ap;quot;你也别吃这种飞醋了,我现在到是觉得,更想知道她为什么就看上徐云了。徐云,你到底是在她面前做过什么事情吗?”

    徐云摇了摇头,没有承认他在酒店做过其他事情,也没打算把他跟东瀛村家族矛盾的事情告诉她们:≈ap;quot;你们不说,我都不知道她就是黑寡妇。我之前也没见过她啊。”

    冯颖皱了皱眉头:≈ap;quot;那到底是为什么……”

    ≈ap;quot;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帅吧。≈ap;quot;徐云自圆其说道。

    ≈ap;quot;我承认你很帅,但我也多少对叶法拉有所了解,她还真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绝对不会以貌取人。≈ap;quot;冯颖道:≈ap;quot;她看的一定是你的内在,虽然你很帅,但也只能是锦上添花的加些分数而已,帅在叶法拉心里是起不到决定性作用的,如果她要花美男,我们公司里那些二线、线的艺人一抓一大把,她根本不会盯上你。”

    徐云把冯颖的话琢磨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冯颖的意思是说他还不如公司里那些签约的小艺人小男星帅……擦啊,那些什么花美男什么的,在徐云眼睛里就是假娘们儿!有什么好帅的,连点男人的阳刚之气都没有,还配得上叫美男?

    ≈ap;quot;算了冯颖姐,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叶法拉的心思没那么好猜。≈ap;quot;佐媚烟微微皱眉:≈ap;quot;我看还是让她自己去瞎琢磨吧,反正徐云是不可能被挖走的人。考虑再多也没什么意义,计划赶不上变化。”

    ≈ap;quot;人生就应该想得开一些,看的开一些,放的开一些。≈ap;quot;徐云竖起大拇指:≈ap;quot;现在都流行一段话怎么说的,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正局副局最后都是一样的结局,正部副部最后都将一起散步。”

    佐媚烟看了徐云一眼:≈ap;quot;我怎么总觉得你这话是想要给你自己留下什么退路似的?”

    ≈ap;quot;我能给我留什么退路啊。≈ap;quot;徐云道:≈ap;quot;我又不可能被叶法拉给挖去,是吧?”

    佐媚烟最后郑重警告徐云:≈ap;quot;这里是申江,我觉得你还是尽量跟叶法拉保持距离,知道她为什么叫黑寡妇吗,就是因为她足够毒。你想想,一个女人能在这申江这么大的城市立足,能是简单人吗?”

    徐云忍不住笑了:≈ap;quot;你知道叶法拉是怎么说你的吗?她说 知道她是叫竹叶青吗,就是因为她足够毒 ,哈哈哈,你们两个这番话还真是如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佐媚烟狠狠瞪了徐云一眼:≈ap;quot;我没给你开玩笑,我是竹叶青,但我这条竹叶青你了解的很,我会不会咬你,你自己清楚。但你了解她吗?她会不会咬你,你能保证吗?”

    ≈ap;quot;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放心,我一定会注意的,绝对不会让自己被咬。≈ap;quot;徐云起身道:≈ap;quot;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你们也早点休息。明天我有些自己的事情要去办,所以就不跟你们一起了。反正开会的时候说那些事儿我也听不懂,有时间了让冯颖姐再单独给我解释吧。”

    徐云离开之后并没有回房间,而是乘电梯一下到底,徒步走出了星凯大酒店。看着申江茫茫人海,徐云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算是他一家一家大酒店的找,恐怕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就能找到虞美人。毕竟他们做事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这时候徐云突然想到了叶法拉给他说过的话。

    ≈ap;quot;在申江任何事情都可以跟我说,说不定很多你认为无法做到的事情,我真的可以帮你做到。”

    说不定叶法拉真的可以帮到他,徐云经过一翻激烈了思想斗争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拿出手机拨通了叶法拉留给他的一个手机号码。

    正在外滩一处高档茶楼的叶法拉拿起手机,这是她的私人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不超过十个,看到陌生来电,叶法拉迟疑了一下,然后接了起来:≈ap;quot;你好,徐云?”

    ≈ap;quot;叶总,您就这么确定是我?≈ap;quot;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我有件事情想请叶总帮忙,不知道叶总方便不方便。”

    ≈ap;quot;你到洪福齐天茶楼的天命厅,我在这里等你。≈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看了看时间:≈ap;quot;如果能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最好,不然的话,恐怕就需要等我一阵子了。”

    徐云回答的相当简单,一个字:≈ap;quot;好。”

    挂了电话之后,徐云便跟保安打听了一下,值班的保安看到徐云之后,马上认出这个午惩恶扬善的猛人,很仔细的告诉了徐云茶楼的位置,徐云说了声谢谢便直接赶了过去,茶楼距离星凯大酒店并不远,只要稍微脚步快一些,十分钟赶到绝对不是问题。

    徐云只用了五分钟就推开了天命厅的房门,叶法拉正一个人坐在豪华的茶室内,室内灯光柔和,茶香满溢,茶座前还有个圆形石砌的水池,水池内两条五十多公分长的锦鲤正在追逐嬉戏,色泽艳丽,体型饱满,一看就是特别名贵的品种。

    看到徐云之后,叶法拉微微一笑,看了看时间道:≈ap;quot;五分钟哦,看样子你是有非常着急的事情呢。不过,有事情的话,也要等一会儿在说,我要见一个人,你若想让我给你帮忙,那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陪我见完这个人。”

    徐云这是第二次跟叶法拉见面,他根本就猜不透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是想的什么,但是为了能让她帮他找到虞美人,恐怕也只能乖乖听话:≈ap;quot;既然叶总都发话了,就算是不帮我的忙,那我也要陪你见完这个人。”

    ≈ap;quot;我就喜欢你这么痛快的男人。≈ap;quot;叶法拉笑眼生媚,看的徐云心不由一阵荡漾,这女人也太妖精了:≈ap;quot;时间差不多了,你就站在我身后便好,记得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太激动。”

    徐云心存疑惑,但却也只能按照叶法拉的意思去做,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别猜,你猜来猜去也是不明白,这歌词其实是有不对的地方,女孩的心思其实很好猜,叶法拉这类女神级别的心思那才叫难猜呢。

    看着那两条锦鲤,徐云道:≈ap;quot;这鱼是什么品种?一条至少好几千吧?”

    ≈ap;quot;好几千的话,恐怕还真买不到,估计就这鱼坐飞机的钱也不止好几千吧?≈ap;quot;叶法拉抱着双臂淡淡道:≈ap;quot;这恐怕是在东瀛长崎弄来的锦鲤吧,以我对这里老板的品味来说,这两条鱼的总价值应该在十万元左右。”

    十万?徐云嗯哼一声,十万块买条鱼的人还真是够大方的,十万块估计都能买个人妖了吧?买鱼?除非是美人鱼,要不然徐云肯定不会要。

    ≈ap;quot;你是不是不相信呀?听说过铭鲤 楼兰 吗?≈ap;quot;叶法拉笑了笑:≈ap;quot;那条鱼在东瀛的锦鲤品鉴会上,卖出了两千万的天价,人民币哦。”

    徐云对此更是只能感慨有钱人真是吃饱了撑的!不知道是不是听说有两千万一条的锦鲤了,徐云突然觉得面前这两条才值十万块的鱼其实也没那么牛逼了,身价远不止刚开始给他带来震撼。

    世界上永远不缺少炒作能手,他们能把任何东西的价格炒到虚高出上百倍来!还能有本事忽悠的买到的人觉得自己特牛逼,自己特别赚,自己的东西在全世界上特别的独一无二。他们也不想想,一条鱼毕竟是有生命的,如果一天死了呢?两千万,你就算砸泥巴坑里都能填平几十米路了。

    就在徐云心感慨的时候,房间迎来真正的客人,徐云第一眼看到进门之人的时候,就明白了叶法拉刚才为什么要跟自己说,不论看到什么事情都别太激动的意思了。

    【ps:更了!该给什么,兄弟们别藏着掖着了~顶起吧~群内潜水为发言的童鞋,我已经全部清理,若是被飞走的别生气,我可不知道你是不是真读者。错踢了的千万千万别介意:群186024依然欢迎你,进群请说明是读者~进群也请积极发言,从不吭声的我定期清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