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房间的这个老者大约六十岁左右,他那已经苍老的面孔竟然跟村俊二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上显然皱纹太多了一些。徐云倒抽一口寒气,我擦,叶法拉这到底是搞的什么鬼?

    ≈ap;quot;你好,村先生,好久不见了。≈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起身道:≈ap;quot;既然你想约我见面谈谈,我选择的这个地方还算不错吧。喜欢喝什么,是喝你们东瀛的玉露,还是尝尝我们华夏的铁观音?”

    叶法拉一点都没掩饰这人是东瀛人的身份,徐云也在她对这人的称呼里大致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村加彦冷笑一声,命跟在身后的两个手下关上了房门,然后慢慢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两个手下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后,很是气派,村加彦没有回答叶法拉的话,开门见山:≈ap;quot;叶总,我这次约你出来可不是为了喝茶。你很清楚我村加彦找你的目的,也很清楚我的为人。”

    叶法拉的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容:≈ap;quot;村先生,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叶法拉的为人。你在申江可不是初来乍到,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ap;quot;你是在威胁我吗?≈ap;quot;村加彦的脸上徒然一变:≈ap;quot;叶法拉,我知道别人都叫你黑寡妇,但我这个人从小就不怕什么蜘蛛蟑螂的!我儿子是在你的酒店里出了事情,你既然不让我去查,又不能给我一个交代,不论是情面,还是理面,你都说不过去吧?”

    叶法拉显得非常淡定:≈ap;quot;令公子可是带着两个女人来我们酒店开的房间,现在令公子出了这种事情,村先生最应该找的是那两个女人吧?怎么会找到我的身上呢,我总不会对我的客人下手吧?村先生,要知道令公子可是我们酒店的熟客,就连去我那酒廊喝酒,都有我亲自送给他的九五折贵宾卡,你觉得我会对我的贵宾下手吗?”

    村加彦冷冷的用日语对身后手下说了句什么,叶法拉听不懂,但徐云听得懂,他说:把那两个女人带进来!

    我勒个去,徐云一听这话都冒冷汗了,那女人认得他啊!但这房间的灯光是那种所谓的氛围灯,而且徐云站在叶法拉身后,想想到也不用担心,那女人进来之后应该也没功夫四周参观吧。

    很快,村加彦的人就把昨天那两个女人给带进来,直接一把推在村加彦的面前。

    ≈ap;quot;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安全套是她拿出来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不过是想要帮村君带上而已!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ap;quot;钻石女一进门就开始不停的解释,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的跟自己无关。

    G罩妹也跟她同样:≈ap;quot;东西虽然是我拿出来的,但我也知道那东西做过手脚了!而且根本我就没碰过村君,我怎么可能伤害到他呢……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法拉显然没有想到村加彦竟然会把这两个女人带到这里来,她的确有些担心她们会认出徐云,不过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两人都在不停的推脱责任,根本没有观察的机会,所以她们根本不可能发现徐云就在这个房间内。

    ≈ap;quot;你们看到她了没有。≈ap;quot;村加彦指了指叶法拉:≈ap;quot;她便是星凯大酒店的叶总,你们做没做过什么她都很清楚,今天当着她的面,我看你们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说到这里的时候,G罩妹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但很快她的紧张便又消除了,因为客房内是没有监控的,就算对方是星凯的老板,那也不能无凭无据的就栽赃她们吧。

    ≈ap;quot;叶总,叶总,你一定要帮我作证,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ap;quot;钻石女直接就要往叶法拉的面前跪。

    叶法拉看都没看这两人一眼,在她的眼里,这种女人的下场再可悲也不值得可怜。叶法拉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可以对一个在街边靠擦皮鞋为生的妇女肃然起敬,也不会抬眼去看一下这些浑身上下奢侈品的高级鸡。

    ≈ap;quot;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你们自己跟村先生解释。≈ap;quot;叶法拉冷冷道:≈ap;quot;我已经看过走廊上的监控了,除了你们两人跟村先生的公子进入了房间,根本就没有第个人再进去过,如果不是你们做了手脚,那除非是鬼做的。我叶法拉以我的人格做保证,星凯大酒店从开业到今天,就从未出现过什么闹鬼事件。”

    对于这样的说话,钻石女或许什么都不知道,但G罩妹却心忍不住升起一阵怀疑,因为昨晚上那个人显然是偷偷溜进的房间,如果看走廊的监控,是一定可以发现的!可这个叶法拉居然说什么都没看到,这就是要把这盆脏水扣在她们的头上。好狠毒的女人!

    G罩妹心里升起一股怨恨,她恨不得想伸手抓破这个女人的脸,但碍于她身后的那个保镖,她根本不敢造次……等一下,那个保镖好眼熟!G罩妹看向徐云的那一刻,突然惊慌失色的喊出了声音:≈ap;quot;啊--!怎么是你!是他!就是他!昨天就是他去过我们房间!”

    听到G罩妹这一声大喊,徐云深呼一口气,只要那村老狗敢有半分对自己不敬,那他就一定要让他尝尝华夏男人拳头的滋味。

    村加彦凛冽的目光射向徐云,他身后的两个手下也纷纷做出攻击的姿态,只要村加彦一声令下,他们两人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出手,不论怎么样也要拿下徐云!

    ≈ap;quot;哼。≈ap;quot;叶法拉碰到这种惊变的事情,竟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依然只是淡淡道:≈ap;quot;想把脏水往我头上泼?姑娘,你还太年轻了吧,话不可以乱说的。他是我叶法拉贴身的人,他几点几分做的什么,我都一清二楚。你的意思是说,我安排人对村先生的公子下的手?”

    那G罩妹只是一个庸俗之人,只知道每天化化妆,抹抹粉,买个名牌包包,买件名牌衣服,当然不可能是叶法拉的对手,一句话就被叶法拉给堵住了。

    村加彦脸色一黑,对身后两个手下道:≈ap;quot;行了,把这两个人带回去!慢慢审!我就不信她们不说。”

    眼看这两个女人就要落入魔掌,叶法拉丝毫没有动恻隐之心,就算村加彦把这两个女孩给折磨死,也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就在那两人即将下手的时候,叶法拉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ap;quot;且慢。≈ap;quot;叶法拉淡淡道:≈ap;quot;村先生,你这么肆无忌惮的动用私刑,就不怕警察找你的麻烦吗?”

    ≈ap;quot;警察怎么可能知道我动用私刑,这就不需要叶小姐你担心了。≈ap;quot;村加彦冷笑一声。

    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看村先生这话说的,我知道了,不就代表警察知道了吗?我这么善良的女人,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欺负我们国家的女人呢?村先生,今天你若不当着我的面把这两个女孩放走,我会把我看到的都告诉警察叔叔。”

    村加彦的心里被狂堵一口闷气:≈ap;quot;叶小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看你就是要跟我村加彦做对到底了!”

    ≈ap;quot;我可没这么做,村先生,这事情一码归一码,虽然她们想把脏水泼倒我身上,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想帮帮她们。≈ap;quot;叶法拉道:≈ap;quot;村先生,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乱动私刑,你可以找警察帮忙呀。”

    她就是吃准了村加彦不会找警察,所以才会这么说,不然的话,村加彦真的找警察来星凯酒店取证,那她也只有乖乖配合的义务,到时候徐云他们,她可就保不住了。

    ≈ap;quot;人我可以放了,但我告诉你,叶小姐,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ap;quot;村加彦重重的丢下这句话,然后起身带着他的人便直接离开了茶楼的房间。

    看到这东瀛人离开,钻石女跟G罩妹差点就跪下磕头了。

    ≈ap;quot;滚。≈ap;quot;叶法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冷冷道:≈ap;quot;最好别让我在申江再看到你们!就算今天我帮了你们,明天村加彦一样会找你们的麻烦,不想死的话就早点滚,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两人浑身打了个冷颤,然后便迅速的起身离开了茶楼。

    徐云对这个百面女人终于有了个初步的了解,不愧是能在申江这种大都市都可以站在巅峰的人,聪慧,有心机,处事不惊,懂得变通和给自己留有余地,这种女人简直就不是一般的可怕。

    黑寡妇,人如其名。

    ≈ap;quot;徐云,还有什么是你需要我帮你的?呵呵,今天我已经帮了一次了,已经表达了我对你的诚意。≈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你是不是也给我一点诚意看看呢?”

    徐云轻轻扬眉:≈ap;quot;你想要什么样子的诚意,我怎么做,才显得我足够有诚意?”

    叶法拉突然回眸,莞尔一笑:≈ap;quot;跟你开玩笑的,如果说我诚心跟你交朋友的话,连帮你做这么点小事情都放在心上,岂不是显得我这个人特别的小气?这么小气的人在这个社会上是根本无法立足的,尤其是在申江。你说是吗?”

    ≈ap;quot;叶总,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我知道,以你的能力,或许真的可以帮到我。≈ap;quot;徐云知道,自己或许真的找对人了:≈ap;quot;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ap;quot;

    【ps:8更,爆更结束、谢谢支持~这个月我超负荷的再完成着原本对我来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透支了多少身体,付出了多少心酸,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瓶颈的时候如何熬过去的,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挤不出时间也要硬熬夜的滋味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