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回到大酒店开门走进房间,却发现佐媚烟竟然在房间内等他:≈ap;quot;你去哪了?”

    ≈ap;quot;我来申江还有些其他的事情,刚才去处理了一下。≈ap;quot;徐云道:≈ap;quot;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有什么事儿一定要今天……你说吧,我听着呢。不过,明天我是不会参加董事会的。等琴岛影视广场的事情定下来之后再说吧。”

    ≈ap;quot;我来不是跟你说这个事情的,你自己心里明白。≈ap;quot;佐媚烟道:≈ap;quot;影视广场的事情我会尽可能的安排人跟他们周旋。我现在更担心的是你,徐云,我提醒过你,不要跟叶法拉搅在一起,为什么你今天还要去见她?”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原来刚才王泽跟踪我,是你安排的?呵呵,我还以为是他担心我的人身安全呢。看样子是我想多了,他跟我还谈不上是兄弟,毕竟他是佐总的人。≈ap;quot;说道这里,徐云也有些不高兴了,因为他相信佐媚烟跟王泽,所以他们做出这种跟踪他的事情,就会让他觉得心无比的反感,虽然徐云没觉得他有做过任何见不得光采的事情,但他依然不喜欢这种被跟踪的感觉,而要跟踪他的竟然还是佐媚烟。

    ≈ap;quot;你到底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只要你问我,我会不开口告诉你?≈ap;quot;徐云道:≈ap;quot;如果我不说的事情,那自然是有我的原因!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你有,我也有!我不希望任何人干涉我个人的事情,你懂?”

    ≈ap;quot;你是觉得我干涉你了?≈ap;quot;佐媚烟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徐云:≈ap;quot;徐云,是,你有你的生活,我不想干涉。但我呢?我的生活呢?我的生活就是要围着你转吗!我的生活就是要在你不想接手天娱集团的时候帮你撑着吗!你太自私了。”

    徐云也莫名火大:≈ap;quot;张太岁把他一身的功力都传授给你了,你帮他做点事情又怎么样!有那么困难吗!不就是接手一个天娱集团吗,又不是让你去做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情!至于吗?至于那么为难吗!好啊,你不想承受了,那你就走啊!”

    佐媚烟看到徐云这么不可理喻,直接起身甩手就大步离开徐云的房间,这个时候两人若是争吵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对谁都没有好处。但当佐媚烟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依然停下了脚步。

    她突然回过头来:≈ap;quot;徐云,我再警告你一次,叶法拉跟我不一样。别人可以说我是一条随时都会咬人的白唇竹叶青,但你不可以。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不让你靠近叶法拉,那是因为叶法拉跟我们不是一路人!你知道上官羽帝是做什么的吗?”

    徐云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情绪,也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ap;quot;我不管上官羽帝是什么人,我也希望你能放心,我不是一个什么事情都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媚烟,我是成年人,我有我自己对事情的判断能力,也有我自己对人的判断能力,我不需要你教我如何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不用你教我应该跟谁去接触,又不应该跟谁去接触。”

    ≈ap;quot;上官羽帝是华夏整个东南沿海一带最大的毒枭,我希望你明白,叶法拉是他带上道的人!你说的没错,你是成年人,你有你自己对事情的判断,那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绝对不会对你的事情再插手。≈ap;quot;佐媚烟重重的丢下一句话,转身便开门离开。

    徐云有些恼怒的抓了抓头发,他也不想跟一个让自己一点都看不透的女人一起合作,但他如果不找她帮忙,如何去找虞美人?他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虞美人说啊!这一点其他人谁能理解,谁能了解他心里的着急!果果身上那个惊天的秘密一旦是真的,可能随时引爆整个地下世界!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王泽走进了徐云的房间:≈ap;quot;云哥,这事儿都怪我……我……我对不起你……”

    ≈ap;quot;没你事儿。≈ap;quot;徐云都没回头看他一眼,摆摆手就下了逐客令:≈ap;quot;我想休息了,你走的时候帮我关上门。”

    心有愧的王泽只能轻轻的给徐云关上房门,然后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早知道他就不把他看到的说那么详细了。他也不知道徐云去见了叶法拉的事情会让佐媚烟生这么大的气,发这么大的火,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特别不能接受的事情吧?

    佐媚烟是真的生气了,早餐的时候她跟徐云一句话都没有说,冯颖和凌志玲都看出了其的问题,但是碍于佐媚烟面子薄的原因,谁都没点破而已。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去忙,凌志玲也要准备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在早饭过后,只剩下徐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站在窗边,看着窗外。

    就在徐云无聊的等消息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了几辆停下的汽车内走出了几个熟人!秦婉儿和他们警局局长陈巍,还有另外随行的五、六人,一同走入了星凯大酒店内。

    秦婉儿竟然来申江出公差了?徐云心里着实激动了一下,毕竟是碰到了熟悉的人,徐云能不激动吗,他迅速的整理好衣服跑下楼去,准备给秦婉儿一个惊喜。

    而就在这时候,叶法拉突然打来了电话。比起去给秦婉儿一个惊喜,徐云似乎更想要知道叶法拉有没有什么消息:≈ap;quot;叶总,难道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ap;quot;你先到我的办公室来吧。≈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你来了我再告诉你。”

    徐云挂了电话,便直接前往叶法拉的办公室,找秦婉儿又不是什么急事儿,不用非要急于一时,而叶法拉口的消息却是徐云迫切想知道的。

    当徐云敲开叶法拉的房门走进去的时候,叶法拉正在跟她手下的王助理交谈着什么,看到徐云之后,便直接道:≈ap;quot;你来的可真够慢的昂,坐吧,想喝点什么?”

    ≈ap;quot;随便。≈ap;quot;徐云道。

    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你让我打听的事情……”

    徐云的目光忍不住看向那个王助理。

    ≈ap;quot;没关系,他是自己人。≈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怕徐云不相信,又证明道:≈ap;quot;其实他最开始到我身边是个警察的卧底,但时间久了,他反而成了我在警察身边的卧底。呵呵……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徐云笑而不语,他对这些都不感兴趣:≈ap;quot;这么说,叶总已经帮我找到我想要找的人了?”

    叶法拉耸了耸肩膀:≈ap;quot;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一定能找得到吧?呵呵,徐云,你或许把申江想的太小了。申江没有你想的那么小,这里有两千五百万的人口,是整个华夏人口最多的大都会。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真的没那么容易的。而且你说的又那么不详细,唉,太难为我了。”

    ≈ap;quot;不好意思,叶总,给你添麻烦了。如果真的那么不方便的话,我看就算了。≈ap;quot;徐云道。

    ≈ap;quot;麻烦是麻烦,但我都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帮你想办法。≈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我让你过来,是也想请你帮我做件事情呀。”

    徐云微微一怔,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昨天佐媚烟一再跟徐云强调过她叶法拉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今天叶法拉就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徐云有些进退两难,毕竟叶法拉帮他的时候二话都没说,他现在若是推迟,面子上怎么都有些过意不去。

    叶法拉敏锐的捕捉到了徐云表情上的迟疑:≈ap;quot;只是晚上陪我参加一个饭局,不是什么大事。呵呵,如果你有其他事情要忙的话,我不介意的。”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徐云还能怎么办?

    ≈ap;quot;好,叶总。≈ap;quot;徐云一口答应下来:≈ap;quot;你那么看得起我,又帮了我那么多,我若是这点面子都不给,还怎么好意思继续待在星凯住下去呢?别说是一个饭局,就算是十个,我都绝无二话。”

    叶法拉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ap;quot;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徐云,我就知道你是爽快人。你放心,你让我帮你找的人,我一定会倾尽全力。我已经联系了申江各大酒店的老板,你就静候佳音吧。”

    徐云抱了抱拳:≈ap;quot;那我就先谢过叶总了。叶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告辞了,晚上饭局的事情,你随时联系我。我一定奉陪。”

    ≈ap;quot;有事情的话你就先去忙你的。≈ap;quot;叶法拉淡淡的笑了笑,目送徐云离开之后,她才重新跟王助理交谈起了些什么事情。

    徐云走出叶法拉房间之后马上拨通了秦婉儿的手机,秦婉儿突然接到徐云来电真有些惊讶:≈ap;quot;徐云?”

    ≈ap;quot;你在哪个房间,我就住在星凯大酒店,我现在就过去找你。≈ap;quot;徐云笑着道。

    秦婉儿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住在星凯大酒店:≈ap;quot;你也在星凯?!不会吧!你看到我了?你在哪?”

    ≈ap;quot;我马上去找你,房间号多少。≈ap;quot;徐云咧嘴一笑。

    秦婉儿马上把房间号告诉了徐云,徐云马不停蹄,直接赶去秦婉儿的房间,这一刻他心情还不错,但若是他知道秦婉儿来这里是做什么的话,恐怕就很难再笑出来了。

    事情很巧,巧到幸好徐云刚才去过叶法拉的办公室,不然的话,秦婉儿他们将面临陷入一个巨大的陷阱之。至于这个陷阱里有多么大的危险,徐云都不敢保证他们这些人会不会全部因此而丧命。

    一无所知的徐云敲开了秦婉儿的房间门,他走进来才发现,他们定下的套房还真是一点都不浪费,一个套房内竟然住下了所有的人。

    【ps:苦更一个月,终于快到月底了,我也没精力参加什么爆更周了……现在身体体抗力特别差的感觉,吹一下风就他妈鼻息不透气了,真怕是感冒的节奏,迅速吃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