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哥拍了拍手,试图将气氛缓和:≈ap;quot;好,好,不愧是叶老妹儿看的人,好身手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要么是在部队待过的,要么就是混过雇佣军团吧?”

    徐云微微一笑,没有给予任何的答复,他现在还没搞清楚叶法拉带他来这里的目的,开始的时候徐云还怀疑这两人是叶法拉专程喊来试探自己的,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以叶法拉的行事作风,应该不会玩儿这么大,而这两人显然也并非小喽啰一类的人物。

    虽然骆财刚才在徐云手底下吃了亏,但却依然没有悔改的意思,对徐云仍然是横眉冷对:≈ap;quot;叶总,你把这么好身手的人放在身边,就不怕他出卖了你,到时候你可是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ap;quot;我叶法拉敢带在身边的人,就不怕他会出卖我,如果连这么点本事都没有,那我还能混的下去吗?≈ap;quot;叶法拉道:≈ap;quot;财神,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很多次,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别带枪支这种东西,我不喜欢,也不想多惹麻烦。如果现在有警察突击检查,你让我跟飞哥怎么办?”

    骆财耸了耸肩膀:≈ap;quot;这都已经成一堆废铜烂铁了,再说这些还有意思吗?叶总,还是说正事儿吧,事情处理干净了吗?”

    叶法拉看了骆财一眼,没等她开口,飞哥便道:≈ap;quot;先上酒上菜,我们边吃边聊,你们都不饿啊?那我可不能跟你们比,一顿不吃饭我都饿的难受。”

    ≈ap;quot;可是疯子还没到呀。≈ap;quot;叶法拉坐在了徐云的身旁:≈ap;quot;难道不等他了吗?”

    骆财哼了一声:≈ap;quot;谁知道他会不会又吸多了,若是等到深夜十二点他才爬起来,那我们就直接改吃夜宵吧。我已经通知过他了,他说他会准时到,距离我们约好的时间还有一分钟,叶总,你觉得他还会来吗?”

    包间的房门被人大力一掌推开,一长发披肩的青年,穿的特别朋克,耳朵上鼻子上和嘴唇上都穿着各种各样的金属环:≈ap;quot;哈哈哈!谁说我不会来的!老子一直都是守时守信的人!财神,你又看不起我?是不是嗑药嗑多了?”

    这青年表情夸张,弓着身体似乎有佝偻病一般,他的眼线特别长的连在一起,就像是脸上咧开的一道口子似的,一巴掌就拍在了财神的肩膀上,脸顺势就贴向了财神的脑袋。

    ≈ap;quot;疯子,我看你才是又嗑多了!≈ap;quot;骆财破口骂道:≈ap;quot;去你妈的,离我远点!天天嗑,天天嗑,谁知道你有没有艾滋,滚开!”

    疯子,原名许子枫,但长期嗑药让他整个人都疯疯癫癫,而且他做事情也特别不着调,不靠谱,所以在道上大家都叫他疯子。他能够在这条路上混出名堂,靠的就是能打,不要命,而且手下一群兄弟对他死忠死忠的。

    ≈ap;quot;哎呀呀,叶子姐姐,我发现你又漂亮了!你快把我迷死吧,我每次看到你之后都不想活了。≈ap;quot;疯子一脸陶醉的样子走向叶法拉,紧跟着,就突然露出獠牙,一脸凶残的看向坐在叶法拉身旁的徐云:≈ap;quot;这个人是谁?敢跟我抢叶子姐?不想活了吧?知道我是谁吗?申江疯子!”

    叶法拉用眼神示意王助理去吩咐上酒上菜,然后对疯子道:≈ap;quot;疯子,你先去那边坐下,听我慢慢跟你说。”

    疯子直接拉过椅子坐在徐云身旁,然后歪头趴在餐桌上,直勾勾的盯着徐云:≈ap;quot;我现在就想知道他是谁,叶子姐,你不是说这几天会有警察来调查我们的事情吗?这个人就是警察吗?那我帮你杀了他,好不好。”

    如果不是叶法拉在场,徐云真想抽出一双筷子直接把这个疯子的脑袋给钉在桌子上!这种人嗑药嗑的连人性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一想到强子竟然敢碰这种东西,徐云就气不打一处来。

    徐云凛冽的目光跟疯子碰撞在了一起,疯子不愧就是一个疯子,他竟然突然之间暴怒,直接扑向徐云就要动手,好在徐云有了前车之鉴,知道这群人都有毛病,便直接起脚重重踹在疯子胸膛!疯子整个人横飞出去,但也一把拽掉了徐云西服上的扣子!

    一直在监听的秦婉儿等人只听到耳机传来一阵撕裂的噪音,便什么都再也听不到了!这下可把秦婉儿给急坏了,要知道徐云身边的人都特别危险,黑寡妇,大飞,财神,疯子,这些人可都是警方黑名单上的人!

    ≈ap;quot;陈局,怎么办!我担心徐云现在有危险,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ap;quot;秦婉儿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色。

    陈巍示意秦婉儿冷静:≈ap;quot;你先不要着急,徐云现在虽然很危险,但按照现在的局面来分系,有叶法拉给他撑着,那些人应该也不敢怎么样对他。我们现在若是出动,那只会打草惊蛇!而且我们也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去哪找人?”

    秦婉儿咬了下嘴唇:≈ap;quot;那怎么办?万一徐云有危险呢?陈局,我们不能干看着呀!”

    ≈ap;quot;你放心,我相信徐云一定会有办法的。≈ap;quot;事到如今,陈巍也只能听天由命,徐云的能力是他无法预估的,所以他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

    疯子被徐云踹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却猖笑着抬起头来,好像一点都不疼的样子,嗑药作用下的人往往会产生这种情况,他们不是不知道疼,而是充满大脑的幻觉让他们不知道到底是痛还是不痛。

    ≈ap;quot;哈哈哈哈!厉害,厉害啊!真有两下子,怪不得是能把叶子姐骑在身下的男人啊,哈哈哈!你牛逼!≈ap;quot;疯子睁大眼睛的表情就像是一头嗜血如命的猛兽,随时都会再次向徐云发动攻击。

    叶法拉身影突然闪到疯子面前,一记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抽在疯子的嘴巴上:≈ap;quot;你以后说话最好注意点。”

    疯子被抽了耳光,非但没有发怒,还一脸得到奖赏似的表情笑道:≈ap;quot;是……是……叶子姐,疯子发誓,这辈子都不再乱说话了,哈哈,哈哈哈哈!”

    十足的疯子。徐云只能给出这么一个评价。

    这时候服务员端酒上来,紧跟着就是一道道的美食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疯子看到酒之后,直接在服务员手里抢过来让人滚蛋,他这时一把拆开一瓶直接对口便喝,就跟喝矿泉水漱口似的,根本就是暴殄天物。要知道这五粮液十五年市场价就接近五千块一瓶吧,放在这种会所里面,卖价最少翻几倍。

    叶法拉见到疯子这样,也无话可说,只能示意助理去开酒,给他们每个人都倒上。

    ≈ap;quot;徐云,鳄鱼肉虽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可如果能做的好吃,那就是难得的了。≈ap;quot;叶法拉指着桌面上一道菜道,不用说,徐云也知道是鳄鱼肉,因为鳄鱼头还在旁边放着呢,这菜不论是在相貌上还是在味道上,都给人一种血腥的感觉。

    但这道鳄鱼头还就是这家会所的招牌菜,一般人想吃还吃不到呢。徐云这才明白,原来进门看到那水池里的十多条鳄鱼根本不是宠物,而是厨房的食材……

    飞哥端起酒杯:≈ap;quot;叶老妹儿,今天让我们又多认识一个朋友,走一个?”

    ≈ap;quot;好啊。≈ap;quot;叶法拉端起酒杯,回头看了眼徐云,徐云什么也没说,不就是喝酒吗,奉陪到底。

    看到徐云端起杯子,财神骆财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杯:≈ap;quot;徐云兄弟,喝过这杯酒,刚才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

    ≈ap;quot;没问题。≈ap;quot;徐云话不多说。

    疯子拿着酒瓶就过来跟徐云碰杯:≈ap;quot;大哥,你牛逼,你太牛逼了!疯子佩服,你干了这杯,我干了这瓶!说到做到!”

    叶法拉狠狠瞪了疯子一眼:≈ap;quot;你喝酒不花钱啊?想喝酒滚回你家里去喝,别在这里耍酒疯,疯子,我再提醒你最后一次,今天让你来是有正事儿,不是让你耍酒疯的!我数到,你最好把你手里的……”

    ≈ap;quot;我放下了。≈ap;quot;疯子把酒瓶往桌子上一放:≈ap;quot;叶子姐,这下您满意了吧?我放下了,我不喝了还不成吗?我就这么干坐着,行了吧?”

    ≈ap;quot;行!≈ap;quot;叶法拉说完便不再理会他,招呼其他人喝酒,疯子郁闷的坐在一旁,忍不住就掏出了上衣口袋的一个透明小袋子,把里面装着的白色粉末往桌子撒出一些,然后慌忙的低下头,用左手拇指堵住左鼻孔,右鼻孔贴在桌面上使劲儿的沿着那些白色粉末猛吸一番,随后身体就往椅子上一缩,开始微微发抖,一脸幸福满足的神态。

    这一幕徐云都看在眼里,一旦把这个人跟强子联系到一起的话,他便瞬间升起一股强烈的**,必须要把这件事情给摆平!

    酒过巡,鳄鱼头也吃了,叶法拉他们才算终于切入正题。

    就在王助理给一圈人倒酒的时候,飞哥突然出手,一把将王助理给压在了桌面上,手里不知在何处掏出一把匕首,毫不留情直接狠狠刺穿王助理趴在桌面上的手掌,硬生生把他的手掌给钉在了桌子上,惨叫声袭向众人耳膜,叶法拉竟然还能面无表情,疯子则是一脸兴奋的看着受尽摧残的王助理,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ap;quot;啊……啊……叶……叶总,救我……≈ap;quot;王助理痛的头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财神开口了:≈ap;quot;王助理,你给叶总报信说警察会来搅我们这趟浑水,为什么我们到现在连个警察的毛都没看到呢?呵呵,你说你是警察的鬼,那为什么你的消息这么不灵通,这么不准确呢?你是再玩儿我们吧?≈ap;quot;

    【ps:字数越来越多,心力也越来越憔悴,希望成绩更好,压力也越来越大,呵呵……感激兄弟们的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