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quot;好!好!≈ap;quot;疯子带头鼓掌,他的确已经是个心智不清的废人,一分钟之前还对徐云恨之入骨,现在就对徐云佩服的五体投地:≈ap;quot;哥!我疯子这辈子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人!杀人不眨眼啊!哈哈哈哈!好!”

    徐云没有理会疯子的话,而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叶法拉:≈ap;quot;叶总,你帮我的,我已经还你了,现在我们之前算是两清了,我能走了吗?”

    叶法拉对徐云的表现很满意,这个时候徐云提出这种要求也绝对是人之常情,如果徐云做完事就毫不犹豫留在她身边,反而她会起疑心,因为那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正常人就是应该希望尽快跟她划清关系。所以徐云的表现,让她非常满意。

    徐云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早已摸清楚人的心理活动,越是想要对方相信你,就越是要表现出正常的反应,徐云极力的在克制自己把做卧底的事情抛到脑后,让自己显得并没有兴趣跟叶法拉他们搅在一起。

    现在室内的其他人对徐云都友好了很多,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徐云解决了那个警察卧底,所以他们相信徐云不敢出卖他们,现在他们已经基本上在一条船上了,船一翻,大家都倒霉。

    ≈ap;quot;徐云,要走的话也吃完这个再走。≈ap;quot;叶法拉说完,便在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她把里面的几粒药丸倒出来:≈ap;quot;我在我们喝的酒里面做了手脚,这是解药。”

    飞哥闻言脸色大变,财神在第一时间便冲到叶法拉面前夺过一粒药丸,他们太了解叶法拉了,所以他们很肯定叶法拉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当飞哥和财神都吃下解药之后,疯子也抢了两粒服下,几个人对叶法拉的行为是敢怒不敢言。

    叶法拉微微一笑,自己也吃下一粒:≈ap;quot;刚才的酒我也喝了,你们都看到了。我只是希望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别的意思。”

    这句话是说给徐云听的,如果徐云没有帮她解决内鬼的事情,她就不会把解药拿出来给徐云,徐云即便是知道了他们这么多的秘密,也只能把这些秘密带入阴曹地府去。

    这个女人可比黑寡妇毒多了,如果非要给她安一个词的话,徐云能想到的,恐怕只有心如蛇蝎了。

    但叶法拉笑看着徐云,徐云可不仅仅是龙怒特战队的教官,队长,还是他们的药师!这酒在喝之前,徐云就已经闻到了隐藏在酒香里面曼陀罗花的浅浅味道,曼陀罗花的种子和果子里面含有山莨菪碱,阿托品及东莨菪碱之类的成分,具有兴奋枢神经系统,阻断胆碱反应系统,对抗和麻痹副交感神经的作用,毒性会使人发生昏迷,导致循环衰竭而死亡。

    显然,叶法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把徐云纳入自己的麾下。

    ≈ap;quot;呵呵,叶总,不用了,曼陀罗花这点小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ap;quot;徐云微微一笑,他能说出这一点,就足以把叶法拉给震惊了。

    叶法拉迟疑了一下,依然坚持道:≈ap;quot;徐云,不要太大意了,我下的毒是曼陀罗种子提炼出来的,毒性没有你想的那么微弱,如果你不吃解药的话,你真的会撑不住。”

    徐云淡淡道:≈ap;quot;如果我撑不住,那就全当我是自找的。”

    刚才喝酒的时候,徐云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喝下去,每次喝到嘴里,他都会想办法偷偷把酒吐到茶杯,所以徐云根本没有毒。因为徐云可不希望去做洗胃或者灌肠之类的事情来冲刷体内的毒液。

    看着徐云大步离开,叶法拉目光的欣赏愈加明显了起来。

    这时候疯子端起徐云面前的茶杯,哼了一声:≈ap;quot;原来这小子刚才根本就没喝……真够贼精的……”

    ≈ap;quot;这么重的酒香都能闻出曼陀罗的味道,果然不是一般人。≈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飞哥,财神,你们说,我是不是没有看错人啊。他绝对是一个超级高手,如果能为我所用,哼哼,整个申江还有谁敢跟我争?”

    财神咽下一口唾沫,叶法拉竟然说这小子是个超级高手……想到自己刚才竟然会在一个超级高手面前掏枪,还真是越想越后怕:≈ap;quot;叶总,你就这么肯定?”

    叶法拉点点头:≈ap;quot;不然的话,你以为普通小混混敢跟大荣电子较劲?”

    飞哥的面色露出一丝担心:≈ap;quot;叶老妹儿,你说,一个超级高手,能愿意跟着我们?有这实力的人,怎么会甘愿居于人下呢?”

    ≈ap;quot;他能在佐媚烟手下做事情,那就一样能在我手下做事情。≈ap;quot;叶法拉冷冷道:≈ap;quot;我就不相信我的手段不如那只济北的竹叶青,竹叶青一心要做正道,要发展天娱集团。所以,我能给予徐云的,是她所不能的。那他还有什么理由不能帮我做事呢?”

    ……

    徐云走到停车场,随手按下钥匙,就见一辆保时捷卡宴的后尾灯闪烁一下,打开了车锁。

    叶法拉对他果然是大手笔啊,太舍得花钱了也。黑色,徐云虽然不是特别喜欢,但也觉得不错,起码低调一些。若真给他弄辆胭脂红的,他还真开不出门去。

    徐云果断上车,直接离开了这个外看如驴棚里面似皇宫的偏僻会所,他要尽快把这件事情通知秦婉儿他们。徐云敢肯定,这辆车上一定安装了定位系统,所以徐云果断把车开回星凯大酒店,然后迅速打车离开。

    赶到那家小旅馆之后,徐云迅速敲开了房门,因为之前都对好了敲门的技巧,所以听到规律的敲门声之后,秦婉儿迅速打开房门把徐云给拉进来。看到徐云没事儿,秦婉儿的心里瞬间落下一块大石头。

    一进门,没等陈巍开口问话,徐云就把身上的西服脱下来一丢,一把推开上前想要帮他接衣服的年轻警察。

    看到徐云这带气的样子,陈巍自然能理解,刚才肯定发生了非常危险的事情,不然徐云不会这么大的火气:≈ap;quot;徐老弟,你是喝咖啡还是喝茶?”

    ≈ap;quot;我什么都不喝!陈局,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让我帮你。≈ap;quot;徐云冷冷道。

    ≈ap;quot;想,当然想。≈ap;quot;陈巍毫不犹豫的回答。

    徐云指着秦婉儿,继续对陈巍道:≈ap;quot;好,你想对吧?那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马上把秦婉儿给我送回河东!如果你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绝对不会继续帮你们做事!”

    ≈ap;quot;我得罪你什么了?!≈ap;quot;秦婉儿气不打一处来:≈ap;quot;你凭什么要陈局把我遣回去!你吃错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徐云没有理会秦婉儿:≈ap;quot;陈局,这件事情我是非常严肃的跟你说,我不是跟你商量,我就是要你这么做,你懂我的意思?”

    陈巍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道:≈ap;quot;好,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了。≈ap;quot;说完,他便转身对秦婉儿道:≈ap;quot;婉儿,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或许真的是有些太危险了,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ap;quot;不行!我绝对不会回去的!≈ap;quot;秦婉儿瞪大眼道:≈ap;quot;徐云,我做什么事情了?我打扰你什么了?你凭什么就不能让我留在这里!”

    徐云一把抱住秦婉儿的肩膀,使劲的晃了晃:≈ap;quot;好,秦婉儿,我今天就把话给你说清楚!我就是不能让你在这里,你在这里就是碍事!我看到你就不能好好工作,你懂了吗?我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叶法拉他们是什么样子的人!你们今天来申江的事情他们早已经知道,你们的车牌子他们也已经知道!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车最好都藏好,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

    秦婉儿不服气:≈ap;quot;我就不相信他们敢跟警察对着干!”

    ≈ap;quot;你们安排的卧底今天已经死了!≈ap;quot;徐云怒斥一声:≈ap;quot;就因为他说告诉他们,会有你们一群警察在今天入住星凯大酒店!但现在你们没有住在星凯!所以他们怀疑他出卖了他们,现在那个卧底已经死了,他都已经是警方叛变的内鬼了,但一旦惹到他们的怀疑,结果依然是死路一条!”

    ≈ap;quot;你说什么?≈ap;quot;陈巍愣了一下。

    徐云尽量让自己的呼吸放平静:≈ap;quot;我说,那个人已经死了,他出卖了你们,但对方却怀疑他出卖了他们……≈ap;quot;徐云其实不知道如何说这个人是如何死的,所以只能尽快转移开这个话题:≈ap;quot;陈局,你们来到申江的时候是否跟这里的警察有联系?申江警方内部有鬼,他们甚至知道你们是几点下的高速路,你们的一切都没你们想的这么美好,你们不是天衣无缝的行动!而是漏洞百出!”

    陈巍沉默了,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回答。

    徐云又看向了秦婉儿:≈ap;quot;这件事情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我要你回去。我不希望你在申江出什么事情,那样的话,我没有办法跟所有人交代!你替我考虑考虑,可以吗?不要那么任性,不要那么自私!”

    秦婉儿迎着徐云的目光:≈ap;quot;就因为我替你考虑了,我才不能走。因为我的关系,你现在替警方办事情,而我却因为这件事情危险而一走了之。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呢,我怎么跟大家交代?徐云,自私的人是你,不是我!你只考虑到你如何交代了,那我呢?我怎么交代!我说了,我不走,那我就肯定不会走!”

    ≈ap;quot;你不走我就不做了!我走!≈ap;quot;徐云真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就说服不了秦婉儿。

    秦婉儿一扭头:≈ap;quot;你可以走,你不是警察,你没有义务。但我不能走,我是警察,我有义务!这是我的职责!≈ap;quot;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