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里的一切事情自然都掌控在叶法拉的手,得知天娱集团所有人都退掉了房间,她马上就给徐云取得了联系,叶法拉心里多少都有些不确定的因素,万一徐云走了,她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白送出去一辆豪车:≈ap;quot;徐云,我听说佐总已经把你的房间给退掉了,今晚你怎么打算的,是跟佐总一起回济北,还是留下来?”

    ≈ap;quot;叶总,你们酒店的房间也太贵了,我正准备找地方去睡觉呢。≈ap;quot;徐云接到电话之后伸了个懒腰:≈ap;quot;要不然叶总给总台说一声,给我算便宜点。不然的话,我还真是住不起这么奢侈的地方。”

    叶法拉当然知道徐云是开玩笑,佐媚烟能把这么一个高手留在身边,那必然是花了大价钱,徐云能转投自己也无非是看到了自己的实力比佐媚烟更强,能给予他的更多,叶法拉对人的贪念研究的非常深,所以她相信自己的做法一点都没有错。

    ≈ap;quot;既然这样,那你不如到我家住下吧。≈ap;quot;叶法拉淡淡道:≈ap;quot;反正我那里很大,房间也很多,我自己一个人住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

    徐云本想拒绝,但后来又想了想,这也是接近叶法拉,博得叶法拉信任的机会,所以便一口答应下来:≈ap;quot;既然叶总盛情相约,那我若是拒绝,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这样,叶总,你也不用来接我,告诉我地址,我自然会厚颜登门。”

    叶法拉一阵媚笑:≈ap;quot;嘻嘻嘻,看你说的,跟我还那么见外吗。行吧,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我等你哦。”

    挂了电话,徐云便收到了叶法拉的短信,徐云按照导航的地址很快便找到了叶法拉位于申江黄金地段的豪华复式独院别墅,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恐怕百分之八十的人连这地方的一个卫生间都买不起。

    徐云驾车刚到,别墅院门便自动缓缓向两侧打开,徐云直接把车开进院,等他下车的时候,院门又缓缓的自动闭合了。徐云清楚,叶法拉已经知道他到了,就大步流星走向别墅门口。

    果然在徐云刚要敲门的时候,叶法拉便直接将门打开,妖娆抚媚的轻道一声:≈ap;quot;你可算来了。”

    徐云差点就没忍住鼻血狂喷,叶法拉竟然穿着半透明的贴身睡衣,里面风光若隐若现,两抹半球如傲人山峰,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味道,显然是刚洗过了澡。湿漉漉长发如银河般倾泻,秀眉杏眼透着无尽的娇媚,灵俏的瑶鼻,玉腮嫣红,如点绛的朱唇,完美无瑕的脸蛋娇羞含情。

    更让徐云受不了的是叶法拉那晶莹剔透胜雪般露出的肌肤,恐怕任何男人看到了都会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一口……除了诱人,徐云已经完全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一个魅惑人犯罪的妖精。徐云都开始后悔自己怎么会答应她来到这里了。

    ≈ap;quot;进来呀,干嘛还傻站在门口呢。≈ap;quot;叶法拉冲徐云勾了勾手指道:≈ap;quot;现在这天气外面都有些凉了。”

    徐云怀着澎湃的心情走进房间内,他一点都没觉得冷,反而觉得自己浑身**焚身一般的再燃烧,毕竟是男人,就算徐云的自制力再好,也很难抵挡一个熟女的非凡魅惑。简直就是干柴遇到烈火。

    ≈ap;quot;要不要喝点什么。≈ap;quot;叶法拉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那若隐若现的白腿会带给男人什么样的澎湃,在徐云面前晃着:≈ap;quot;香槟?”

    徐云深呼一口气,叶法拉这一招果然够狠啊,她想考验他的定力,徐云很清楚自己这时候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叶法拉不是他能碰的女人,所以他很快克制住了自己心里的荡起的涟漪:≈ap;quot;带酒精的东西容易让人的抵抗力下降,叶总就不怕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叶法拉摇了摇头:≈ap;quot;这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有自己的自制能力,也都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负责?开什么玩笑,徐云可不会傻到无法自控,然后要对叶法拉负责的地步,就算两个人真的发生点什么,那要负责的也应该是叶法拉,徐云可还是如假包换的金童子呢!

    徐云坐在宽厚的羊皮沙发上,叶法拉取了香槟和酒杯,毫不客气的坐在徐云身旁:≈ap;quot;跟佐总闹矛盾了?”

    ≈ap;quot;没有啊。≈ap;quot;徐云道:≈ap;quot;她有事情要回去处理,而我有事情要留下来做完。大家合作一场,到最后无非还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没什么好矛盾的。”

    叶法拉倒上两杯香槟,端起一杯递给徐云:≈ap;quot;那你留下是要做什么事情?”

    ≈ap;quot;我没有随便收受其他人好处的习惯,所以,别人对我一分好,我便要还别人分。≈ap;quot;徐云接过香槟跟叶法拉碰了一下,一饮而尽:≈ap;quot;叶总,我是不会白白收受你的好处。”

    叶法拉也把杯香槟一口喝下:≈ap;quot;徐云,我发现我真的是越来越欣赏你了。呵呵,原本有件事情我不想跟你说,但事到如今,我想我也没有必要瞒着你了,因为我现在非常信任你。”

    徐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说不定叶法拉现在是要告诉他有什么重要的秘密交易:≈ap;quot;叶总,你说,我洗耳恭听。”

    ≈ap;quot;你让我找的人,我找到了。≈ap;quot;叶法拉淡淡道:≈ap;quot;但我想听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找的人跟军方有关系。”

    徐云脑子嗡了一声,他没想到叶法拉现在跟他提起的事情竟然是关于虞美人的事情,叶法拉在申江果然是不得了,才不过一天的时间,就能找到徐云让她找的人,还能知道跟军方有关,这让徐云何尝不感到震惊。

    ≈ap;quot;叶总,你是怎么知道跟军方有关系的?≈ap;quot;徐云警惕的问道。

    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徐云,既然我能找到人,落知一二又有什么不可以吗?人我给你找到了,但我却不能告诉你,因为我要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因为我打听了那么多人,都打听不到你要找的那个人是在军方做什么的……”

    徐云心冷笑,你若打听的出来,那你就不只是混申江这么简单了,但嘴巴上,徐云却不会这么说:≈ap;quot;叶总,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恩怨,我不想说,也不希望你问太多。如果你介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离开。”

    ≈ap;quot;不,我当然不介意,我只是想提醒你。≈ap;quot;叶法拉认真道:≈ap;quot;军方的人不是谁都能惹得起,或许你有种敢对大荣电子的村家族叫板,或许你敢跟佐媚烟翻脸,甚至是你也敢跟我说分道扬镳,但我警告你,千万别惹军方的人。”

    徐云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叶法拉担心的是这个:≈ap;quot;叶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连累你的。我个人的恩怨是不会牵扯到任何人的头上。”

    ≈ap;quot;到底有多大的恩怨,让你胆大到敢跟军方过不去?≈ap;quot;叶法拉好奇,非常好奇。

    徐云沉默不语:≈ap;quot;对不起,叶总,有些事情我真的不想说。如果你诚心把我当朋友,那就把人在哪的事情告诉我。如果你怕我的事情会连累到你,那我也不强迫,我自己会慢慢找人的。”

    叶法拉直言道:≈ap;quot;你自己是找不到的。徐云,如果你想让我告诉你这个答案,那你就必须要帮我一件事情,如果你帮了我,我自然会告诉你。”

    叶法拉是一环接一环,一套接一套,让徐云都有些搞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了:≈ap;quot;叶总,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尽管说,就大荣电子那帮东瀛人的事情,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呢。”

    ≈ap;quot;不,那个人情你已经还我了,你帮我解决了警察安排在我身边的鬼,这对我来说已经是还我的人情了。≈ap;quot;叶法拉淡淡道。

    徐云现在任何事情都谨慎应对,他觉得,连他都能看得出来那个王助理对她是忠心耿耿,叶法拉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即便是叶法拉看得出来那人对她的忠心,却还能让徐云下手,这又说明了什么?

    徐云试探性的开口:≈ap;quot;叶总,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当说。”

    ≈ap;quot;有什么不能说的,把我当朋友就好。≈ap;quot;叶法拉微微一笑。

    ≈ap;quot;我不觉得王助理背叛了你。≈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或许是有什么误会,或者是警方察觉到了什么,应该不会是王助理给警方报信。他能大着胆子承认他是警方的卧底,那就说明了他对你的忠诚,我想他应该不会反咬一口。”

    叶法拉对徐云的话表示认同:≈ap;quot;没错,我也相信他。≈ap;quot;紧接着,叶法拉话音一转:≈ap;quot;但是,有些事情不只是需要我一个人做的,只有我相信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ap;quot;那就是说,你那么做,只是为了排除其他人对他的怀疑。≈ap;quot;徐云心一凛。

    ≈ap;quot;没错,我不能让我的合伙人对我的人起疑,如果大家心不齐,那什么事情都将无法做成。≈ap;quot;叶法拉道:≈ap;quot;现在又面临很大的生意合作问题,所以我必须要当机立断,让我的合伙人消除一些对我的怀疑和不信任。”

    徐云嘴角扬起,笑容可怕:≈ap;quot;即便是这样要杀掉一个忠于自己的人,也在所不惜?”

    叶法拉微微一笑:≈ap;quot;话也不能这么说,一开始的时候,他也出卖过我的很多消息给警方,这就当是给他算一算那些陈年老账吧。我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该算清楚的,还是需要算清楚的。≈ap;quot;

    【ps:继续求有时间的兄弟多顶几章节~呼吁为注册帐号的兄弟抓紧注册帐号收藏此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