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法拉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接受徐云任何下一步的动作,但徐云最终还是在悬崖边上勒住了马,他知道自己招惹上叶法拉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在心智荡漾的刹那,徐云硬是把自己在那温柔乡拔了出来。

    ≈ap;quot;叶总,我想我还是走吧,留在你这里,我还真怕出点事儿。≈ap;quot;徐云起身之后尽量让自己迅速恢复心态,这女人就是个妖精,若是被妖精给缠上了,那可就麻烦了。早点脱身绝对是徐云现在最明智的选择。

    叶法拉脸上带着惊讶和赞赏,但声音却有些惋惜的感觉:≈ap;quot;都到了,总不至于连一夜都不过吧?怎么,还害怕我把你给吃了吗?我这里有很多房间,你可以自己随便挑一个,我不会让你陪我过夜的。哈哈哈……徐云,你不会还是一个童子身吧?哦哟,那你可真的是国宝级动物咯。”

    徐云尴尬的笑了笑:≈ap;quot;我倒是不怕叶总把我给吃了,我是怕我自己忍不住会把叶总给吃了,叶总,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万一我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那可就难堪了。”

    ≈ap;quot;我一个女人都没说什么,你还害怕?≈ap;quot;叶法拉说完这话多少都有些后悔,她是真没想到,原本自己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徐云,却在不知不觉自己竟然有了感觉,动了心……这种感觉让叶法拉多少都有些后怕。

    幸好徐云没有纠缠下去:≈ap;quot;叶总,毕竟你是有身份的人,我可不希望因为我而影响了叶总的名誉。叶总,晚安,有事情的话我们回见。”

    ≈ap;quot;徐云,我会给你安排星凯酒店里的房间,你直接去前台拿钥匙吧,我马上给值班负责人打电话。≈ap;quot;叶法拉道,她让徐云入住星凯,第一是为了预防徐云会在她的视线之外做什么,第二是怕真让徐云住在这里,她会把持不住,丢掉女人的矜持。如果她一旦丢掉了女人的矜持,陷入到了对这个年轻男人的迷恋,她担心她会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人见人畏的黑寡妇……

    徐云原本是想拒绝,因为他想去找秦婉儿和陈巍商议对策,但现在叶法拉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能拒绝:≈ap;quot;好,那就麻烦叶总了。”

    ≈ap;quot;以后别那么见外,别再叶总叶总的了,叫我叶子,或者法拉,都可以。≈ap;quot;叶法拉柔声柔语道:≈ap;quot;徐云,我先肯定,我真的没有看错人。一个男人一旦连定力都这么强大,那他其他方面也绝对弱不了的。我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徐云咧嘴笑了笑:≈ap;quot;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叶总的确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呵呵,是我自己实在坚持不住了,晚安。”

    ≈ap;quot;晚安。≈ap;quot;叶法拉没有再继续要求徐云留下,而是目送徐云出门上车离开。

    ……

    徐云开车迅速回到酒店之后,直接走到前台:≈ap;quot;叶总说给我安排了房间,麻烦问一下,我应该去找谁?”

    听到徐云这么说,值班经理马上走向前来:≈ap;quot;您好,您是徐先生吧?”

    ≈ap;quot;对,是我。≈ap;quot;徐云点头道。

    ≈ap;quot;请您跟我来。≈ap;quot;知道这人是老板亲自交代要安排好的客人,值班经理当然不敢大意,马上邀请徐云跟他一同前往,他将亲自把徐云送到叶总让准备的豪华套房内。

    房间很奢侈,至少对徐云来说很奢侈,有很大的会客厅,有摆满各种酒水的吧台,有一张豪华大床的卧室,有超级按摩浴池……总之一切应有尽有,这是星凯的总统级套房,毎晚的价格高达万八千八百八。

    显然,叶法拉连一个亿都舍得出,自然不会在乎把一个空闲的总统级套房让徐云住了。徐云对这个房间很满意,唯一让他觉得不舒服的便是这房间在星凯大酒店的五十层,的确有些太高了。

    徐云觉得它高,是因为他现在要出去的话根本不可能走寻常路,这一层都是高级的总统套房,所以走廊的监控设施也特别完善,进出入电梯都是会被记录下来的。叶法拉既然让徐云来星凯大酒店住下,就肯定有监控徐云行为的想法。徐云虽然不能确定,但却又必须不可不防,小心为上。

    所以徐云想要溜出去就只能走窗户,五十层……这绝对是一个跳下去要命的高度,不夸张的说,若是四、五层的高度,徐云到还相信自己跳下去之后能借翻滚的势头将下坠力卸掉。但五十层的话,必死无疑。

    打开窗户,徐云便感觉到了一阵寒风吹的浑身汗毛都抖了一下。

    虽然很冒险,但徐云依然选择了徒手攀爬下楼……若不是在龙怒二十年的蹂躏,恐怕徐云还真没有这个胆子这么做。花了大约半个小时,徐云才终于跳落在一无人之处,人影一闪便冲出了星凯大酒店。

    徐云的选择是正确的,在徐云入住进来之后,叶法拉便安排人在对面的房间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蹲守,一旦徐云打开房门,对面房间里的人就可以透过猫眼看到徐云是不是出去,或者是不是有人来找他。

    并非叶法拉不信任徐云,而是徐云现在知道的太多了,如果不能为她所用,她当然要搞明白是因为什么。

    打车再次赶到秦婉儿他们居所之后,徐云把一切全盘托出,原本陈巍他们的计划是人赃俱获,但现在叶法拉却让徐云代她去完成这件事情,她根本不会出面的!

    显然,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不然徐云也不会亲自跑到这里来说了:≈ap;quot;只要叶法拉不出现,你们出动警力只能抓到我跟巴猜的人,这样根本构不成直接的证据,叶法拉只要花钱请来好律师,你们根本没办法对她定罪。”

    ≈ap;quot;你已经答应她了?≈ap;quot;秦婉儿道:≈ap;quot;你知道巴猜是什么人吗!连金角当地那些无恶不作的佣兵都称其为屠夫!你去跟他接触,简直就是去送死!”

    徐云轻松的耸了耸肩膀:≈ap;quot;我不去,叶法拉也不会去,她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你觉得,我可以不答应她吗?如果她不让我去,那你们就更不可能得到有利的证据。”

    陈巍眉心紧锁:≈ap;quot;徐云,这么大的事情,以叶法拉的为人,恐怕她一定会亲力亲为,即便是她说她不出面,我相信她也一定会在暗掌控一切。我相信,你若是答应她帮她去跟巴猜谈生意,她一定会在距离你非常近的地方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叶法拉这个人很谨慎,她现在能这么相信你,已经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ap;quot;或许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出乎你们的意料之,你们意料的永远都只是一个开始,任何事情都计划赶不上变化,你们拿什么去意料?陈局,瞎猜谁都会,我要的不是你们的瞎猜,我想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ap;quot;我们要知道你们跟巴猜具体的见面时间,到时候想办法制造出混乱,想办法将叶法拉引出来,然后对她进行抓捕。≈ap;quot;陈巍道。

    ≈ap;quot;这些只不过是你的计划,到时候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ap;quot;徐云道:≈ap;quot;而且我甚至不知道她让我见面到底是做什么,只是谈合作,谈价格?叶法拉可并没有说让我替她去交易。”

    陈巍摇了摇头:≈ap;quot;不可能让你去帮她谈合作谈价格,因为叶法拉两个月之前离开了申江大约周的时间,自驾出行,根据我们得到的可靠消息,她一路南下,直接去了她在丽江的房产,停留休息了五天之后,便继续南下,沿着21国道到了华夏尽头,那里有一个高尔夫球场,叶法拉进入高尔夫球场之后,两周才出来。我们怀疑她是在高尔夫球场直接偷渡出国境,进入老挝,然后借助当地的关系,沿老挝边境进入泰国,在当地跟巴猜见面交谈了详细的事情……”

    ≈ap;quot;那你的意思是说,这次叶法拉根本不是让我去谈生意,而是去帮她交易?≈ap;quot;徐云心确实惊讶:≈ap;quot;如果我去完成交易,那你们抓的人岂不就变成了我?”

    陈巍深思了一阵子:≈ap;quot;据我所知,巴猜是个非常狡猾的人,而叶法拉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我怀疑这件事情有蹊跷。”

    秦婉儿听到这里已经开始不放心了:≈ap;quot;陈局,既然事情还有那么多的疑惑,是不是不应该让徐云冒这个险?万一叶法拉是要耍花招,而巴猜也要耍花招,徐云夹在间岂不是就成了牺牲品?”

    ≈ap;quot;我觉得叶法拉看上徐云一点都不是伪装的,所以她肯定不舍得把徐云给牺牲了。≈ap;quot;陈巍道:≈ap;quot;问题就在这里,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ap;quot;事到如今,好像已经成了一个烂摊子。

    ≈ap;quot;算了,跟你们说这么多,最后一点意义都没有。≈ap;quot;徐云无语的摇摇头:≈ap;quot;我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我已经陷进去了,现在想拔出来也没那么容易。要么你们把叶法拉给强行毙了,不然的话我根本无法全身而退。”

    陈巍知道徐云心的无奈,可这也的确是现在的现状。秦婉儿很后悔,早知道如此,她就不应该让徐云去做这个卧底的线人,原本这件事情就危险,而现在更是脱离了警方的控制,之前他们一直都认为对叶法拉有所掌握,但现在来看,叶法拉根本是他们没有掌握的人,他们知道的那些事情,都是些对对方没有太大影响的事情。

    ≈ap;quot;徐云……你确定?≈ap;quot;秦婉儿有些犹豫道。

    徐云咧嘴一笑:≈ap;quot;不然怎样?≈ap;quot;看时间不早了,徐云便匆匆告辞,他可是还要沿着外墙爬上五十层搂呢,而且还不能让其他人察觉到,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秦婉儿却让他等一下,并且脱下他的西服外套,在扣子处的布料,再次缝入一个微小的窃听装置。

    【ps:给我个机会把点击更上一层吧~狂求点击~看完本章节请按方向键←点顺着往前顶个几十章呗,哈哈~谢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