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回到房间之后几乎一夜未眠,他搞不清楚叶法拉到底要自己帮他做什么,谈生意他还真不会谈,所以徐云越想越觉得陈巍的话有道理,叶法拉显然就是想让他帮她去交易,事情比他想象的简单了,却愈发危险了。

    叶法拉没有让徐云失望,一大早就来到了徐云入住的房间,她是老板,当然任何房间都能打开进来,徐云还在床上躺着,听到房门的声音之后便迅速起身直接做出攻击姿态,不论是什么人在这个时候突然闯入,对徐云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威胁,这一点毋庸置疑。

    ≈ap;quot;吓!≈ap;quot;叶法拉被惊了一跳,急忙道:≈ap;quot;是我啊,你看把你给紧张的,干嘛,还要直接一巴掌把我给拍死呢?敢在我的酒店偷偷溜进客人房间找麻烦的,恐怕就只有你徐云带领的人小组了。”

    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ap;quot;出门在外总是小心一些的好,我哪知道叶总您连门都不敲就突然进来,我还以为是进来什么小偷了呢。叶总,如果没什么事儿,我想你还是回避一下吧,我……还没穿衣服呢。这样不太好吧?多尴尬。”

    此时此刻的徐云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件小内内,这也算好了,起码没有跟玛丽莲梦露似的,睡觉只穿香奈儿NO5……若是徐云连这点遮羞布都没有,那才叫真尴尬呢。可叶法拉看上起一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也没有任何的感觉不好意思。

    恰恰相反,叶法拉竟然还蛮有兴趣的打量着徐云裸出的健美身躯,那线条分明的肌肉虽然不像健美先生那样夸张,但却做到了完美的体现,线条分明,肌肉饱满,比起那种夸张的健美,叶法拉反而会更喜欢徐云这种说不出来的优美。

    跟男人喜欢看女人那完美的S曲线一样,女人同样欣赏男人的这种倒立角形,叶法拉看的津津有味,徐云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呢,在这么看下去,他真怕叶法拉会抵挡不住自己这霸气侧漏的诱惑,直接把自己给推倒了肿么办!贞操不保可就太对不起果果了,呸,不对,是太对不起阮清霜了……

    ≈ap;quot;我发现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更帅。≈ap;quot;叶法拉一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反而大大方方道:≈ap;quot;哎呀,真的是好久没有看过这么完美的身材了……徐云弟弟,你就多满足我一会儿吧。”

    徐云闻言赶忙就去穿衣服,也顾不的身边有女人,穿衣服不雅观的事情了……

    因为徐云的西服上又有被秦婉儿缝上的微型监听定位器,所以这边发生的一切,秦婉儿他们都听的清清楚楚,就在其他男警对徐云的遭遇羡慕到飞天的时候,秦婉儿却把耳机一丢,怒骂一声不要脸。但这并不影响其他人羡慕徐云,叶法拉的照片他们都见过,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美丽最魅惑人心的重犯要犯。

    如果不是叶法拉犯下的这种罪恶太大,恐怕还真没有人忍心舍得来抓捕她呢。

    徐云穿好了衣服,才算平息了叶法拉那**燃燃的双眼:≈ap;quot;叶总,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ap;quot;当然了,请你吃早餐。≈ap;quot;叶法拉勾了勾手指示意道:≈ap;quot;你现在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的话,那我们就走吧。”

    徐云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这条船,那就只能闷头走下去,这时候跳船显然是不可能的,要么自己在船上被发现给丢下去喂鱼,要么就把这船给捯饬漏了,让所有人都沉下去……

    叶法拉没有让自己的司机跟着,而是让徐云开车带她到申江最有名的一家早餐店里吃蟹黄包,早饭结束之后,叶法拉又让徐云带着她沿申江的岸边兜风,午两人去了一家鱼馆吃鱼,下午又让徐云陪她去电影院看了两场电影,晚饭也是叶法拉订好的法国菜。徐云从一早被叶法拉叫醒,一直到现在晚上十点刻,就一直陪着叶法拉。

    终于,叶法拉肯开口了:≈ap;quot;徐云,你的后备箱里有两个皮箱,每个箱子里面是一千六百五十万美元。”

    徐云迅速的折算了汇率,一千六百五十万约合人民币一个亿,两个箱子,那就是两亿人民币……叶法拉可真是够大胆的,让自己带着两个亿的人民币到处乱转,也不怕被人砸车给偷走了。

    ≈ap;quot;你是怎么放进来的?≈ap;quot;徐云很好奇。

    叶法拉笑着在口袋里掏出另外一把车钥匙递给徐云:≈ap;quot;车是我买的,我当然还有一把钥匙了,不过,现在这把钥匙也给你,因为我已经用不着了,那些钱都在后面,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去看一看。”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我知道叶总是不会跟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你说有,肯定就有。可是,无功不受禄,我还没有做事情呢,怎么就能收钱?而且……好像还多了一倍。”

    叶法拉娇笑着推了一下徐云的肩膀:≈ap;quot;你想的到不错呢,这钱当然不是给你的。”

    ≈ap;quot;叶总。≈ap;quot;徐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ap;quot;之前你跟我说,让我去帮你谈生意,我还在想,你要怎么培训我去谈生意,我都不懂。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吧?你跟巴猜之间该谈的都谈了,这次让我去帮你做的事情,并非谈生意,而是做交易。”

    ≈ap;quot;生意就是交易,交易就是生意。分辨那么清楚没有什么意义。≈ap;quot;叶法拉道:≈ap;quot;徐云,一切我都联系好了,今晚十二点整,在南郊的烂尾楼内交易,你只需要负责带钱去。”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我对这东西可一点都不懂,对方就算拿面粉来糊弄我,我可都不知道。”

    ≈ap;quot;这个你放心,自然有人会陪你验货的。≈ap;quot;叶法拉淡淡道:≈ap;quot;你只需要带着钱,准时出现在交易地点即可。南郊的那栋烂尾楼非常好找,一会儿你只需要跟着一辆黑色的福特野马就好。”

    就在叶法拉嘱咐了徐云一翻之后,一辆黑色的福特野马出现在了徐云的视野,一切都来的太突然,甚至让徐云都没有消化的时间,这时候徐云才真正明白了叶法拉的用意,叶法拉一整天都让徐云呆在她的视线里,这样她就能百分之百的确定徐云在整个过程没有接触过任何人,她才能放心的让徐云带钱去做这件事情。

    而那辆黑色的福特野马,与其说是给徐云带路的,倒不如说是监视徐云的……叶法拉啊叶法拉,嘴巴上说的很漂亮,对徐云多么多么的相信,但真正到了事情上,她依然还是只相信她自己而已。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叶总,你这一招叫赶鸭子上架,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了。”

    ≈ap;quot;呵呵,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昨天你不是已经答应跟我合作吗。≈ap;quot;叶法拉的笑容看上去特别单纯,就像一个没有丁点心机的小女孩:≈ap;quot;人家可是非常相信你,所以才之前没跟你说。”

    ≈ap;quot;对啊,叶总若不是非常相信我,也不会这么突然的就给我任务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ap;quot;徐云的话暗藏讽刺,含沙射影。

    叶法拉岂能听不出来:≈ap;quot;好弟弟,有些事情你应该理解我,我也是不得已才这么决定的。你放心,事成之后,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还有,记得必须拿到货。这是一半的款,告诉他们,等我拿到货安全离开,我才会把剩下的钱都打过去。”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似乎你们在如何交易这一点上,并没有谈的特别清楚。”

    ≈ap;quot;这个永远都是说不清楚的问题,他们想先要钱,我想先要货,任何的生意都会存在这个矛盾,这不算什么问题。≈ap;quot;叶法拉笑了笑:≈ap;quot;我相信你哦,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这时候,那辆黑色的福特野马狂躁的按了几声喇叭。

    叶法拉看了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腕表:≈ap;quot;时间不早了,还有一个小时,我就不送了。”

    徐云看了看叶法拉,又回头看了看那辆正在等待他的福特野马,最终,做出了决定:≈ap;quot;好。”

    一整天徐云都没有机会去跟陈巍沟通这件事情,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徐云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监听器的另一端,陈巍就算是急的暴跳如雷也没办法让徐云听到,不能去!因为一切都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他们甚至没有在申江警方口得到一丁点的关于这场交易的信息。

    如果让徐云孤身一人前往,那危险就太大了!巴猜可不是温柔的小绵羊,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魔鬼。

    ≈ap;quot;陈局,怎么办,我绝对不能看着徐云陷入险境,我要去救他!≈ap;quot;秦婉儿又冲动了起来。

    ≈ap;quot;你给我坐下!≈ap;quot;陈巍命令道:≈ap;quot;你知道徐云为什么想要我把你给送回去吗,就是因为你太冲动了!太不计后果了!这种事情不是冲动就能解决的,我们当然要保护徐云的安全,可是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贸然行动!”

    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大,陈巍尽量平静了情绪:≈ap;quot;好在我们在徐云的身上安装了窃听器,还能掌握他身边发生的事情。”

    秦婉儿着急啊:≈ap;quot;那他怎么不趁着没人的时候跟我们说几句话,让我们知道如何配合他也好啊!”

    开车紧跟在那辆福特野马身后的徐云又何尝不想把现状说一下,让他们一定要按兵不动,但他担心这车内有叶法拉做的手脚,若是他对着监听器说话,搞不好叶法拉也能听得到……忍,徐云只能忍住,祈祷秦婉儿千万不要冲动,祈祷陈巍一定要控制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