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徐云前面带路的那辆福特野马似乎并没有直接奔往南郊的意思,而是穿行于申江的整个城区内,左拐一下右拐一下,不停地绕着圈子,开的非常疯狂,有些不要命的意思。

    开始徐云还有点纳闷,但很快便明白了其的道理。申江的路并没有那么好走,不是这里限制左转弯,就是那边单行道。那辆福特第一是为了把徐云给绕晕,第二是为了消磨时间,距离交易的时间还有一小时,他们若是直接开车过去最多只需要半小时而已。

    果然,徐云猜得没错,经过二十多分钟的绕弯路,那辆引领徐云的车终于驶入了向南的国道上,徐云紧跟在后,一路开了将近半个小时后,才看到一栋高约五十多层的烂尾楼。

    那辆福特似乎很熟悉这里的路况,直接开车驶入烂尾楼,徐云紧跟上去便发现这栋烂尾楼竟然有慢弧形的车道能直接盘旋而上。果然是一个交易的好场所啊……

    一路盘旋,福特野马开到烂尾楼一半高度的时候,突然拐入楼层内。谁能会想到这么一个烂尾的危楼央,会存在这么一个巨大的平台,几十辆车都能横着停放开。

    野马车内的人没有熄火,便直接开门走下来,佝偻着身体兴奋的挥着手。徐云透过汽车灯光清晰的看到,原来这个给他引路的人他见过,就是那个嗑药的疯子,许子枫。

    ≈ap;quot;哈哈哈,没想到吧?兄弟,咱们又见面了。≈ap;quot;疯子就好像看见了老熟人,在徐云下车的时候,直接上前一把想要抱住徐云。

    一个嗑药成瘾的男人,对于徐云来说绝对是超厌恶的生物体,就在疯子扑上前的时候,徐云侧步闪开:≈ap;quot;你的任务完成了,应该走了吧?叶总应该只是让你来帮我引路吧,既然目的地到了,那我就不留你了。”

    疯子咧嘴笑了笑:≈ap;quot;如果只是领路的话,叶子姐就不会让我来了,杀鸡焉用宰牛刀?哈哈哈,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这次巴猜第一次跟我们合作,我们必须要知道他有没有诚意,有没有信誉。货的纯度会说明一切,我是来验货的,难道叶子姐没跟你说吗?”

    ≈ap;quot;看来我早就应该想到了。≈ap;quot;徐云苦笑一声,叶法拉的确跟他提起过验货,他也早就应该想到能验货的人必然是一个毒瘾巨大的人,只有这种人才能分辨出货的好赖。

    疯子笑嘻嘻道:≈ap;quot;兄弟,车技水平不错嘛,我开的这么快,你都能跟得上,你就不怕开那么快会出车祸失控?”

    ≈ap;quot;这一点你放心,我相信就算你被车碰死了,我也不会有事。≈ap;quot;徐云不想跟这个疯子多聊,他看了看手表,马上便十二点了:≈ap;quot;巴猜他们为什么还不来?”

    疯子不屑的切了一声:≈ap;quot;放心,他们都很守时的。”

    就在疯子话音刚落,阵阵发动机的嗡鸣声就在这栋烂尾楼下响起,徐云低头看去,几术车灯盘旋照亮了四周的黑暗,很快,四辆汽盘旋而上,清一色的宽大越野。

    在场所有的汽车都没有熄火,每辆车里都走下四到五人,对方足足来了十八个人。而徐云和疯子就那么孤零零的两个人。这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对方竟然来这么多人,徐云感觉有些来者不善的意思。

    ≈ap;quot;谁是巴猜。≈ap;quot;疯子毫不客气的站在众人面前,似乎一点都没有被对方那么多人给震慑道。

    为首的一个黑面男子双手合实,对徐云和疯子鞠了一躬:≈ap;quot;萨瓦迪卡不。”

    紧跟着黑面男子身旁一个白皙的女孩也双手合实对徐云和疯子鞠躬道:≈ap;quot;萨瓦迪卡不。”

    疯子挺兴奋的,看着那白皙女孩两眼发直!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可能是泰国人呢,若是不能留在自己身边,给了这个黑面汉子,那实在是暴殄天物。

    徐云的脸上显然露出几分恶心,但很快便消逝了,虽然徐云并不精通泰语,但他却也略知一二,基本的对话是可以的。但凡是说≈ap;quot;萨瓦迪卡不≈ap;quot;后缀音里有≈ap;quot;不≈ap;quot;这个尾音的,那都是男人。因为那里的女人问好都是≈ap;quot;萨瓦迪卡≈ap;quot;,没有后缀的那个尾音。

    显然,这个看上去白皙的姑娘,打招呼的方式却是用男人的方式,这是什么性别种类的人,显而易见了。

    ≈ap;quot;哈哈哈,萨瓦迪卡,迪卡。≈ap;quot;疯子乐呵呵的用跟着电影里学来的并不标准的发音道,却引来了对面那些真正泰国人讽刺的笑容。对于他们来说,ka或者krab的区别非常大,而华夏大部分人并不知道。

    ≈ap;quot;萨瓦迪卡。≈ap;quot;徐云明知这样的发音不准,但也依然这么跟着疯子学了,那些人对他同样报着一种讽刺的笑容。

    至于徐云为什么这么做,当然是有目的的,他就是希望这些人以为他不会泰语,这样的话,或许他们就敢明目张胆的在他们面前交谈一些什么,说不定徐云也能在这其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果然,看到两人都不懂泰语,黑面汉子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一些,转身对身旁白皙的妖儿道:≈ap;quot;看来对方还挺放心,派了两个人竟然连个会讲泰语的人都没有。”

    皮肤白皙的妖儿不动神色的瞪了黑面汉子一眼,用泰语道:≈ap;quot;别那么多废话,小心对方起疑。”

    徐云一切都听在耳朵里,但脸上的表情却装作茫然的神色,疯子忍不住,眉头皱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对对方道:≈ap;quot;你们再说什么……我警告你们,这里是大陆,是申江,不是你们的金角,如果你们想耍什么花招的话,那可别怪我们不客气。该谈的我们都谈好了,应该没什么悄悄话了吧?”

    ≈ap;quot;不好意思,他刚才是对我说,你们看起来非常有诚意。≈ap;quot;皮肤白皙的妖儿微微笑着对疯子道:≈ap;quot;我告诉他,我发现你们华夏的男孩子真的好帅。”

    疯子闻言就乐的哈哈大笑,完全都没有一丁点怀疑的意思,徐云对这个白痴简直是无语。

    徐云开门见山:≈ap;quot;我们想知道,巴猜先生在哪。”

    ≈ap;quot;你们的老板叶小姐不也没有来吗。≈ap;quot;黑面汉子反问道:≈ap;quot;这些事情,有我们手下的人做就好,反正他们已经谈妥了。你们说,是吗?”

    ≈ap;quot;可以,当然可以。≈ap;quot;疯子无所谓道:≈ap;quot;货呢,让我验货。”

    黑面汉子咧嘴一笑:≈ap;quot;钱呢?”

    徐云没有说话,直接打开汽车后备箱,在里面拿出两个硕大的皮箱,一手一个拎到黑面汉子的面前,疯子配合的帮徐云抱起一个皮箱,徐云直接打开皮箱,露出里面整整齐齐的美元,一排一排,崭新无损。

    ≈ap;quot;百分之五十的货款,一共是千百万美元。现在可以见货了吧?≈ap;quot;徐云淡淡道。

    黑面汉子一挥手,身后几个人就要上前来拿钱,徐云二话不说,直接把皮箱咔嚓一声关上,然后一手一只迅速后撤几步。

    ≈ap;quot;货呢?≈ap;quot;徐云坚持道。

    疯子也紧张了起来,冷冷盯着那黑面汉子:≈ap;quot;兄弟,你不会不懂规矩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可不用我说了吧?货还没验呢,就想要我们手里的钱,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ap;quot;你们的规矩是你们的,我们的规矩是我们的。≈ap;quot;白皙的妖儿开口道:≈ap;quot;跟我们老板第一次合作的,就是要先付百分之五十的现金,我们不可能带这么多货来大陆,那样跟找死没什么区别。拿到钱,我们老板自然会通知你们老板去提货的时间,到时候再带上另外百分之五十的现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疯子呸了一声:≈ap;quot;你他妈有病吧,我看你们是想来吞钱的吧?连货的影子都看不到,就想让我们掏钱?开什么国际玩笑!你们回去告诉巴猜,想要钱就把货给我准备好!”

    黑面汉子的脸色更黑了:≈ap;quot;看样子,叶小姐并没有跟你们说清楚啊,我们的规矩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你们若是想耍我们,恐怕也没这么容易。钱今天我们一定要带走……”

    徐云记得很清楚,叶法拉跟他说过,不见货就一定不能给钱。而现在对方根本就没有带货,叶法拉这不是在给自己出难题吗!

    ≈ap;quot;或许是巴猜老板跟我们老板之间有些误会,我看今天的交易就取消吧。等他们谈清楚,我们再交易也不迟。≈ap;quot;徐云说话间已经把钱扔进了汽车内,这是一个诈局,叶法拉再耍他们!

    黑面汉子的目光露出凶残的寒光,回头对手下人用泰语道:≈ap;quot;拿不到钱,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走!”

    没等他们出手,徐云突然用泰语开口:≈ap;quot;我说交易取消了,交易就取消,如果你们不想呆在大陆做监牢的话,就尽管继续下去!这件事情出了差错,我们身边这个人是警方卧底的鬼,警方已经赶过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听到徐云标准的泰语,黑面汉子彻底傻了,再听他说这个行为疯癫的人是鬼,更是心怒火烧。就在这时候,果然一阵警笛声在远处传来,这下一群泰国人可真急了,迅速返回到车上惊恐而逃走。

    徐云也没含糊,马上跳上车就走,他哪知道陈巍最终还是没能拦住秦婉儿,秦婉儿竟然暗偷偷通知了申江警方,说这里有交易,让申江警方马上安排警力来抓人!

    看到徐云也上车要走,疯子也清楚此地不宜久留,上车紧跟着徐云狂奔出去的卡宴也夺路而逃,他可不知道刚才徐云那么坑他,若不是警笛声响起,那几个泰国人一定会想办法先做了他这个≈ap;quot;卧底≈ap;quot;才会离开。

    【ps:这周六周日下午都没有时间,要去做检查,还要去孕婴店准备一些东西,所以就不加更了。多谢理解,小仙也不能把时间都用在码字上,我的家人和生活一样重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