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F:\wwwroot\kuikui\web\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F:\wwwroot\kuikui\web\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0045章 大忽悠_妖孽兵王_都市小说_睽睽小说_免费玄幻小说,免费全本小说-最新最好看经典小说完本排行榜

第0045章 大忽悠

 热门推荐:
    ≈ap;quot;疯子,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徐云说。≈ap;quot;叶法拉轻描淡写道:≈ap;quot;你放心,我一会儿跟巴猜解释,你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疯子冷哼一声:≈ap;quot;危险?叶子姐,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他妈招呼兄弟去把他们给掀个底朝天了,敢在申江的地盘上跟我斗,我看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那老子就好好教教他们……跟我玩,看谁玩的过谁,老子还就不信搞不定几个泰国佬!”

    叶法拉用眼神再次强调让疯子听从自己的命令,疯子最终还是乖乖走出了房间,显然,他对叶法拉把自己打发出去,而跟徐云单独谈话很是有些嫉妒,原本今天吃亏的是他,最后他连点安慰都没得到,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心理不平衡也是自然的。

    等到疯子走出房间,叶法拉才轻声开口:≈ap;quot;徐云,我会再跟巴猜联系,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在我跟巴猜联系好之前,帮我看好疯子,盯着他。”

    ≈ap;quot;你怀疑他?≈ap;quot;徐云皱了皱眉头,这不应该啊,以叶法拉跟疯子之间长久的合作来说,她不可能怀疑他的,很快,徐云就明白了,叶法拉虽然嘴巴上说要他盯好疯子,但实际上确是让疯子盯好自己,于是紧跟着改口道:≈ap;quot;原来是怀疑我。”

    ≈ap;quot;你们两个我都不怀疑,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多一些默契,仅此而已。≈ap;quot;叶法拉道:≈ap;quot;徐云,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哦。”

    徐云笑着点点头:≈ap;quot;叶总,你就不怕疯子会误会你?这显然是对他的不信任。”

    ≈ap;quot;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还是很相信我的,所以这一点你完全不需要担心。≈ap;quot;叶法拉道:≈ap;quot;好了,说那么多,也打扰你休息的时间了,你就去跟疯子一起走吧。”

    徐云告辞之后,直接走出房间,疯子正在门口不爽的抽着烟,看到徐云之后脸上写满了愤恨:≈ap;quot;小子,别让我再看见你!你差点害死我,你知道吗?”

    ≈ap;quot;或许不能如你所愿,你必须看见我,而且还是寸步不离的看着我。≈ap;quot;徐云说完就拉着疯子离开。

    等两人一直来到楼下停车场的时候,疯子才恍然大悟:≈ap;quot;哈哈哈,我明白了!一定是叶子姐让我监视你!对不对?”

    ≈ap;quot;你现在要去哪,我跟你一起。≈ap;quot;徐云没有理会他的话。

    疯子的心情好了很多:≈ap;quot;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到我的场子里去看看,我的场子是全申江市夜晚最好玩的地方,最嗨皮的地方!今天老子心情好,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申江的夜生活,你开车载我!≈ap;quot;疯子的车已经被打了好几个洞,能开到这里已经是很不错了。

    徐云没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直接上车问明了疯子位置,然后便一路奔到疯子这个所谓全申江夜晚最好玩最嗨皮的地方。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这里的确是申江夜晚最嗨皮的地方,这里充斥着黄赌毒……

    当徐云跟随疯子跨入这家夜店,便有两个打手装扮的人毕恭毕敬的对疯子喊着:≈ap;quot;老大好!”

    疯子如鱼得水,一路带着徐云来到他的宝座,每天晚上疯子都会来这里享受醉生梦死的生活,他这才刚坐下,就有人马上送来了酒水,还有几个姑娘如同苍蝇看到了腐肉一样拥了上来。

    疯子洋洋得意的对徐云炫耀着:≈ap;quot;怎么样,我这里不错吧。”

    ≈ap;quot;不错。≈ap;quot;徐云懒得跟他浪费口舌,他要想办法脱身,现在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但这夜场里却火爆的很,嗑药的人们如同脱缰的野马,疯狂的在舞池央扭动着那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身体。

    这时候一个人将一个冰壶送到了疯子的面前,疯子双眼放出闪亮的光芒。当然,这个冰壶可不是冰上竞赛项目的那个冰壶,而是专供瘾君子≈ap;quot;溜冰≈ap;quot;用的那种冰壶。

    疯子贪婪的用吸管猛吸食着冰毒,他身边的那几个女人也开始撒娇的说≈ap;quot;我要我也要≈ap;quot;之类的肉麻话,当疯子享受完了,才让那群没有尊严的女人去继续享受。

    看上去,疯子比之前精神了很多:≈ap;quot;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ap;quot;不用那么客气。≈ap;quot;徐云道:≈ap;quot;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就不怕会有警察来端了你的窝子?”

    ≈ap;quot;哈哈哈,不可能,警局里有我的人,他们只要有可能行动,我都掌握的一清二楚。想抓我可没那么简单。你若想玩儿就放心大胆的玩。≈ap;quot;疯子笑了笑:≈ap;quot;既然叶子姐让我看好你,那我肯定要尽到自己的责任,招待好你。”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疯子,你真的觉得叶总是让你监视我?而不是让我监视你?”

    徐云的反问让疯子懵了一下,他一脸狐疑道:≈ap;quot;我有什么好监视的?我跟叶子姐合作多久,你一个新人懂吗?我们之间是有信任的,她当然不可能怀疑我!”

    ≈ap;quot;或许吧。≈ap;quot;徐云继续道:≈ap;quot;可是,既然叶总想让你监视我,那为什么要让你出去,单独跟我说话,而不是让我出去,单独跟你讲?你有没有想过。”

    疯子的脑子嗡的一声,他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ap;quot;叶法拉她怀疑我!”

    ≈ap;quot;你别激动。≈ap;quot;徐云急忙劝住:≈ap;quot;有些时候,越是信任的人,就越会被怀疑,这也是正常的。就说叶总身边的王助理,他多少年都忠心耿耿,最后不还是被叶总怀疑了吗。你说是不是?”

    徐云的话就像是一根根的尖针刺激着疯子的心脏,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叶法拉会怀疑他,对于疯子来说,信任很重要。因为他虽然看似在申江的道上呼风唤雨,但实际上却一直都是在给叶法拉卖命。

    就在疯子一根筋转不过来,想要起身去找叶法拉好好理论一下的时候,徐云却一把抓住了他:≈ap;quot;疯子兄,其实我也想了,叶总不只是怀疑你,她也怀疑我,她让我们两个在一起,说白了就是互相监视对方,这种感觉让我特别不舒服。我们都是诚心诚意帮她卖命,却连点信任都换不来,还真是可笑至极。我很相信你,一点都没怀疑过。”

    徐云一番话说到了疯子的心窝里,疯子一把抓住徐云的肩膀:≈ap;quot;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没白跟你有这么点交情!咱俩之前有什么不愉快都一笔勾销,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疯子的兄弟!你信我,我就信你!”

    徐云脸上虽然激动的跟疯子一起澎湃激昂,但心里却犹如平湖,这样一个嗑药嗑到有时候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还有什么智商可言,叶法拉安排疯子监视他,恐怕是她走的最差劲的一步棋。

    ≈ap;quot;疯子,你都这么说了,我若是还听叶总的,要在这里看着你,那我就是看不起你。≈ap;quot;徐云道:≈ap;quot;我走,我必须走!”

    ≈ap;quot;不!我现在就去给叶法拉说,让她不要在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ap;quot;疯子道:≈ap;quot;我们的信任不是她说没有就没有的,她可以不讲究,但我疯子不会不讲究!”

    徐云劝说道:≈ap;quot;这你可千万别跟叶总说,如果你跟她说了,她一定会觉得我们勾结一起想要反她,这样一来,她岂不是更不会信任我们了。等她和巴猜的生意谈成了,她就和大飞以及财神分申江天下,我们呢?会被当作垫脚石踩下去……你可千万不能说。”

    疯子听的甚是紧张:≈ap;quot;哥,那你说怎么办?”

    ≈ap;quot;只要我们给她把交易搞定,她自然会知道我们值不值得信任。≈ap;quot;徐云道:≈ap;quot;你说呢?既然不能将心比心,那我们就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我们对她可没二心,我想这样她一定也会明白她错怪了我们。到时候她才会跟我们分天下,大飞和财神算什么?你说呢?”

    ≈ap;quot;对!对!你说的太好了!≈ap;quot;疯子一听能分天下,那自然是使劲的点着头。

    徐云没想到疯子竟然如此好操控,简直就是一个木偶,谁能把线攥在手里,谁就能控制他:≈ap;quot;疯子,我有些累了,我先找地方休息,明天一早我就来找你,在交易没搞定之前,我们还是让叶总觉得我们一直在一起的好。”

    ≈ap;quot;哥,你安排,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ap;quot;疯子彻底没有了主心骨,徐云不得不感慨自己挺有做大忽悠的潜质啊。

    徐云拍了拍疯子的肩膀,借口先去厕所,然后就趁机溜出夜场,迅速打车赶往陈巍他们的那个小基地,现在必须是他们要离开的时候了。没敢自己开车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怕车内被叶法拉做过手脚,有定位的话,可以很轻松查看到徐云去过什么地方。

    再次来到陈巍他们的临时基地,徐云没有了前几次的焦躁不安,平静的很。秦婉儿看到他没事儿,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迅速就掉了下去,也顾不上其他人的目光了,直接就上前狠狠搂抱住徐云,毫不客气的给了他后背两拳头。

    ≈ap;quot;你今天都快吓死我了,怎么那么突然就交易,叶法拉也太阴险了。≈ap;quot;秦婉儿气呼呼道:≈ap;quot;而且窃听器你也弄坏了……”

    徐云到没犹豫,再次把衣服一脱,递给秦婉儿:≈ap;quot;你若不放心就再藏一个进去,可一旦出现问题,我会提前处理掉,若是被发现就麻烦了。还有,我今天来有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跟你们说。而且你们必须尊重我的意见。”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陈巍的身上,陈巍是负责人,这个时候,他才是最有权威的开口人:≈ap;quot;好,徐云,你说,我一定尊重你的意见。≈ap;quot;

    【ps:解释的都解释了,不理解我也没办法。我相信真正喜欢看《妖孽兵王》的兄弟都能理解。那些自私的人,如果你一大早更新的时候,就看到有人满嘴喷粪的留言说:你个SB能不能更快点!之类的话,你会是什么心情?今天还写的进去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