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思考片刻,大致整理了一下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ap;quot;现在你们必须离开申江,因为申江警方内部有鬼,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即将要对你们展开追查,一旦你们这个地方暴露,意味着什么,我想不需要我说你们也知道吧。”

    对于徐云的这个说话,所有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反应,毕竟大家都是警察,不能因为有点困难就撤退,大不了就换地方,继续留守蹲点,不抓到叶法拉跟巴猜之间的犯罪证据,他们就是不甘心离开,这件事情的意义很重大。

    ≈ap;quot;好,我知道你们不害怕暴露,也不害怕直接面对犯罪分子。但我还想说的是,你们在申江永远都不可能人赃俱获的抓住叶法拉跟巴猜之间的交易,因为巴猜就没打算在大陆内交易的事情!他来申江只是要收钱,而如果叶法拉想要货,那就自己去金角拿货!≈ap;quot;徐云道:≈ap;quot;所以你们根本等不到人赃俱获的机会,除非你们去金角!陈局,你不会不懂吧?”

    陈巍陷入了沉思,的确,如果说没有人赃俱获的机会,那他们留在这里等下去也是白白浪费时间,他没想到现在巴猜竟然如此小心翼翼,这么做对他的保护性非常强烈,因为金角那地方太危险了,作为警察,他们没有能力去那种地方破获案件。如果叶法拉选择去金角提货,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年轻人总归是年轻人,秦婉儿可不这么认为,她一口便咬定:≈ap;quot;既然知道他们会去金角交易了,那我们就去金角抓人啊!这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起码我们知道了交易的地点,不是吗?”

    不用徐云开口,陈巍就给秦婉儿严厉的补给了一些常识:≈ap;quot;可笑!你以为金角是你家吗,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吗!全球有大危险的地区,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东南亚的金角地区,伊朗阿富汗边境的金新月地区,还有南美洲的银角地区。每年经过金角地区贩运的海洛因高达世界总量的百分之十,你用脚指头也应该能想像的到金角到底有多少毒品巨枭。”

    秦婉儿没有说话,但在表情上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心服口服的意思。

    ≈ap;quot;掸邦,克钦邦,清莱府,清迈府,丰沙里,乌多姆,这些城市都是全世界犯罪率极高的城市,这些城市里面的佣兵和毒贩是你想都不敢想的一个数字。≈ap;quot;陈巍道:≈ap;quot;巴猜便在清莱府,显然,也有很多人不服他这东南亚大毒枭之一的名头。金角那个地方是战争随时都会爆发的无法地带。我们根本没有去那个地方办案的实力!”

    ≈ap;quot;那怎么办,就因为金角很危险,就任凭叶法拉去那里提货,回来之后继续贩卖出去,危害人民群众的安全?≈ap;quot;秦婉儿有些心急,所以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大,陈巍被激了一句,陷入了沉默,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

    徐云缓缓开口:≈ap;quot;我说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就有权利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处理,有些时候,你们做不到的事情,或许我做得到。”

    ≈ap;quot;你?≈ap;quot;陈巍愣了一下:≈ap;quot;徐云,你不会要去金角吧?”

    ≈ap;quot;我已经踏上了叶法拉这条船,就不可能半路跳下来。她一定会让我去的,所以我才说,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ap;quot;徐云道:≈ap;quot;或许你们觉得抓捕了他们才算是在根源解决了问题,但我却觉得,抓捕也并不见得彻底解决……要根治,就要端了他们的窝。”

    陈巍被徐云这番话说的冒出一额头冷汗,徐云的想法简直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秦婉儿瞪大了眼睛:≈ap;quot;你要做什么……”

    ≈ap;quot;就凭你们,根本不可能是佣兵团的对手。≈ap;quot;徐云笑了笑:≈ap;quot;我会让叶法拉亲口承认一切,他们做交易的时候,我也会尽量取证。我只需要保证把事情给你们做好,至于我用什么手段,就没有必要跟你们解释了吧?”

    秦婉儿皱起眉头:≈ap;quot;徐云,你不能乱来,你难道没有听陈局说吗?金角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连我们都……你……你一个人怎么做到?”

    ≈ap;quot;如果我告诉你,比金角更可怕的地方我都去过,你相信吗?≈ap;quot;徐云的笑容耐人寻味:≈ap;quot;这种事情我当然不会一个人做,但我需要的是我自己的团队,而不是你们的团队。”

    陈巍在徐云的笑容里看出了非同寻常的味道,他丝毫都不怀疑面前这个年轻人在枪林弹雨摸爬滚打过。

    秦婉儿对徐云多少都有些了解,徐云是什么人她虽不是特别清楚,但也知道他绝对不是普通人,徐云现在的这种目光绝对是她从未见到过的。

    ≈ap;quot;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我希望你们尽快离开,在申江的内鬼找到你们之前,必须离开。≈ap;quot;徐云带着命令的口气,他的话语不容质疑,自从离开龙怒特战队,徐云似乎已经很久没跟其他人这么说过话了。

    房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定格在陈巍的身上,等待陈巍的下令。

    陈巍一直都是个果断的人,但这次他真的犹豫了,他的犹豫不是因为不相信徐云,而是犹豫自己这是不是一种逃避,毕竟他是警察,这些事情都是他应该去做的,而不是徐云。

    ≈ap;quot;你为什么要这么做。≈ap;quot;陈巍突然开口:≈ap;quot;你没有这么做的义务。”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不只是你才有义务这么做。我也有。”

    陈巍愣了一下,他在徐云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上次他见到调派来帮他处理赤蝎事件的青龙和银龙身上也有!陈巍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这种气息!他是不会感觉错的!

    徐云到底是什么人?陈巍虽然是好奇心猛增,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开的了口,如果徐云真的是那种有秘密身份的人,他就更没有权利去问了。

    ≈ap;quot;我相信你,你放心,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准备连夜离开申江。≈ap;quot;陈巍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

    ≈ap;quot;我不走。≈ap;quot;秦婉儿却在这时候闹起了别扭。

    徐云眉头一皱:≈ap;quot;你有病啊?你们领导都发话了你都不听?服从命令懂不懂?”

    秦婉儿白了徐云一眼:≈ap;quot;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不是我的天职,我是警察,我有自我做出判断的能力!只要你还卷在这件事情,我就不会走,我必须陪你一起完成这件事情,不然的话我心里不会安稳的。”

    ≈ap;quot;你留下来只会给我帮倒忙,只会让我分心,只会让我多一个牵挂,你这是陪我一起完成这件事情吗?你这就是拖我后退。≈ap;quot;徐云一口气把秦婉儿数落的啥也不是:≈ap;quot;你能不能多替别人想一想?秦婉儿,别犯病,抓紧时间跟陈局走。”

    ≈ap;quot;你才犯病,我说不走就不走。≈ap;quot;秦婉儿坚持道:≈ap;quot;我怎么不替别人想了?我就是因为替你着想,所以才必须留下!这么危险的事情,如果你需要人帮你做些什么的时候,连一个帮你的人都没有,你怎么办?如果你出了事情我怎么跟清霜姐和果果她们交代?你怎么不替我想一想!”

    徐云也理解秦婉儿,但他绝对不能让她牵连进来,他出奇意外的一把将秦婉儿抱入怀里:≈ap;quot;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自私,但你相信我,有人会帮我的。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秦婉儿被徐云这一抱,心里一阵子暖意,当她也想要跟徐云好好解释自己想法的时候,就感觉到后颈传来一阵麻麻痛痛的感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徐云一记手刀将秦婉儿给弄晕,直接把人交给了陈巍:≈ap;quot;陈局,一切就拜托你了。我知道我说再多都没有意义,只能出此下策,等到了河东,你把人带到药膳大酒店,会有人帮我看着她的。多谢了。”

    陈巍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感慨一声:≈ap;quot;应该要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

    徐云笑着摆手离开这家偏僻的小旅馆,迅速打车离开。在徐云离开之后,陈巍也马上命令人手下警员迅速收拾东西,用最快的速度撤离,他们返程也没有走高速,而是通过乡下的小路撤离申江市。既然徐云说申江的内鬼已经开始追查他们了,万一走高速,他们很有可能因为车牌的原因被拦住。

    ……

    徐云返回疯子的夜店门口,直接来到车旁打开车门,今天晚上也只能在车里凑合一宿了。他相信明天叶法拉一定会给他们个说法,她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就跟巴猜谈崩的。

    疯子在醉生梦死度过了一夜,他根本不知道晚上徐云去过哪里,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看到徐云在车里睡着,还以为徐云一直都在这里没有离开呢。

    徐云见疯子挂着黑眼圈站在车窗外,便打开车门道:≈ap;quot;醒了?”

    ≈ap;quot;哥,你不会今天一晚上就睡在这里吧?≈ap;quot;疯子惊呼一声:≈ap;quot;你早说呀哥,我让人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啊!这车里面能是睡人的地方吗?”

    ≈ap;quot;你安排了,我也不会去的。≈ap;quot;徐云淡淡道:≈ap;quot;叶总让咱俩一直在一起,你忘了?”

    疯子一拍脑门:≈ap;quot;哎呦,哥,这事儿我还真给忘了……那今天你也跟我在一起?”

    ≈ap;quot;叶总应该很快就会找我们了。≈ap;quot;徐云笑了笑,就在他说完这话之后,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微扬了一下眉头:≈ap;quot;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疯子瞪眼看着徐云接起了叶法拉的来电……

    【ps:手指头码字磨出水泡来了,有图有真像啊!周一虽然不再大爆发了,但依然会小宇宙爆发多更的,接下来还有更新,慢慢看,看完记得顶一顶~】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