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开车载着疯子一起来到叶法拉约好的地方吃早餐,跟叶法拉碰面之后,徐云便借口先去洗手间,他知道现在叶法拉需要跟疯子单独相处的机会。徐云也很愿意给他们这个机会,只有这个机会,才能证明他的清白。

    见徐云去了卫生间,叶法拉开门见山:≈ap;quot;疯子,昨天晚上你是不是一整晚都跟徐云在一起。他有没有要求他自己一个人离开过?”

    疯子闻言,脸色难看了很多:≈ap;quot;叶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着那么不顺耳啊……不是你让他跟我在一起的吗,他当然一直跟我都寸步不离,你若是怀疑我可以直接跟我说,找人监视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ap;quot;你胡言乱语什么呢!≈ap;quot;叶法拉厉声道:≈ap;quot;我监视你?疯子,你脑子是进水了还是被门夹坏了,我若怀疑你,还用得着让徐云盯你?哼,你若是有什么可疑的,那我早就一枪把你解决了,还会在这里跟你一起吃早餐?”

    疯子眉头一皱:≈ap;quot;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徐云一整晚都跟我寸步不离,不是怀疑我,那是什么意思。”

    ≈ap;quot;我是为了让你能随时观察到徐云的举动。≈ap;quot;叶法拉压低了声音:≈ap;quot;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信任他,但最后我还是希望自己能谨慎一点,你知道吗,昨天我们的人已经有了消息,通过确定近期出入申江的河东市车牌号,大致确定了那些河东警察的居住点,我不希望途再出什么差错,所以才这么安排,你竟然怀疑我是在怀疑你?疯子,你知道什么叫朽木吗?”

    疯子听闻叶法拉的一番解释,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豁然松下:≈ap;quot;哈哈哈,我就知道叶子姐你不可能怀疑我!你完全可以放心,昨天徐云一直跟我在一起,半步都没有离开过,而且我以我跟他接触对他的了解,他这个人特够意思,绝对不可能是鬼。”

    ≈ap;quot;半步都没有离开过?你确定你没有嗑药嗑多吧?≈ap;quot;叶法拉再次确认的问道。

    疯子不屑的一挥手:≈ap;quot;我是那么没数的人吗?这种时候我肯定不会玩儿那么大啊,万一我自己把自己给嗑死了,谁帮叶子姐出货啊?哈哈哈!”

    叶法拉的心情也总算是放松了一些,见到徐云洗手之后在卫生间出来,马上点了一大桌子的早点招待。徐云不用问也基本猜的出两人说过些什么,他看得出来疯子心情大好,一定是跟叶法拉化解了误会,这就可以说明两人必定提起过昨晚的事情。

    这是徐云吃过最漫长的早餐,一直到几乎午的时间,叶法拉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疯子催促了她好几次,但她却依然稳如泰山,要了杯咖啡,让他们慢慢品。

    徐云知道叶法拉是再等待消息,但至于她等的是什么消息,那他还真猜不透,是警方内鬼的消息,还是巴猜的消息,都不好说。

    终于,叶法拉的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之前,不自觉的多看了徐云一眼,徐云只通过这个眼神儿,就已经能确定了,这绝对是那个内鬼打给她的。

    ≈ap;quot;嗯。≈ap;quot;叶法拉接起电话,一边听,眉头一边慢慢皱起,最后她还是以一声:≈ap;quot;嗯。≈ap;quot;结束了整个通话。

    疯子看叶法拉面色凝重,问道:≈ap;quot;怎么了?”

    叶法拉抬头看了看疯子,又看向了徐云:≈ap;quot;我安排在警局里的人查到了河东市那几个警察的落脚点,但刚才他们带人过去,却得知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就是昨晚离开的。他们似乎对我们的动向非常了解。”

    徐云没有回避叶法拉的目光:≈ap;quot;叶总的意思是说,有我们的人告诉他们,让他们尽快走人。”

    ≈ap;quot;没错。除非他们知道巴猜没有带货,不可能在这里跟我们交易,不然的话他们是不可能撤走的。≈ap;quot;叶法拉坚信道:≈ap;quot;事情一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如果你们是我,会怀疑是谁?”

    疯子瞪大眼睛看着叶法拉,如果是他,他会怀疑谁?他谁也不会怀疑。

    徐云却一口道:≈ap;quot;如果我是你,我会怀疑我。”

    ≈ap;quot;为什么?≈ap;quot;叶法拉逼问道。

    ≈ap;quot;因为那天晚上的交易,巴猜的人没有带货来,这件事情只有我跟疯子知道。≈ap;quot;徐云道:≈ap;quot;疯子跟你合作那么多年,你理应不会怀疑他,所以,第一个最值得怀疑的人吗,便非我莫属了。”

    叶法拉点点头,又摇摇头道:≈ap;quot;但你没有通知他们的机会。”

    ≈ap;quot;对啊!≈ap;quot;疯子接过话:≈ap;quot;徐云一整晚都跟我在一起,他根本不可能有时间通知那些河东的警方。叶子姐,这件事情一定有误会!你必须要搞清楚!”

    ≈ap;quot;我不会怀疑你们,因为我觉得,还另有人知道这件事情。≈ap;quot;叶法拉道:≈ap;quot;最开始帮我跟巴猜拉线的人是大飞,所以,我想大飞应该知道巴猜的规矩,可为什么大飞没有跟我说过这个规矩对巴猜的重要性呢?”

    疯子愣了:≈ap;quot;叶子姐,你是在怀疑,飞哥再搞鬼?”

    ≈ap;quot;不是我不相信他大飞,而是他大飞的野心太大。申江一旦没有了黑寡妇,那整个地下场子就都是他大飞的了。≈ap;quot;叶法拉冷笑着道:≈ap;quot;这些应该足以让他有反我的念头了吧?”

    疯子半天没吭声,因为叶法拉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大飞做事一向也是心狠手辣,不留后路,说不定真想背后捅刀子呢。如果真的是大飞,那这事情他还真不好开口,他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只能算是小辈。虽然疯子平日疯起来没大没小,更不可能讲究什么尊老爱幼,但对于叶法拉和大飞还是很恭敬的。

    ≈ap;quot;如果他要搞鬼,也一定是拿到货。≈ap;quot;徐云直接戳破这番推论的漏洞之处:≈ap;quot;不可能是大飞。”

    叶法拉也知道徐云这话说的有理,她深呼一口气:≈ap;quot;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是警局里的人在耍我……”

    疯子咬牙切齿:≈ap;quot;王八蛋,他若是敢耍我们,那我找人做了他!叶子姐,你一句话,这事儿怎么处理,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ap;quot;以后做事情多动动脑子,别什么都听我的安排。≈ap;quot;叶法拉瞪了疯子一眼:≈ap;quot;对了,昨天那些泰国人的事情你也别再追究了,我已经帮你搞定了。”

    疯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法拉:≈ap;quot;那些孙子有这么好打发?”

    ≈ap;quot;我答应了巴猜,先给他四分之一的定金,其他的钱,我会在见到货之后再给他的。≈ap;quot;叶法拉淡淡道:≈ap;quot;现在海洛因的市场需求量太大了,我必须尽快拿到货源。我没有其他选择。”

    徐云冷静问道:≈ap;quot;去金角提货?”

    ≈ap;quot;对。≈ap;quot;叶法拉回答的干净利索:≈ap;quot;徐云,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懂泰语,这让我很惊讶,因为你懂泰语,所以我才敢确定我可以去金角提货。”

    徐云皱了皱眉头:≈ap;quot;叶总,金角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你真的决定要去那种无法地带?如果巴猜在那地方翻脸,恐怕我们会财货两空。这根本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ap;quot;不管明智还是不明智,我已经给巴猜的账户汇去了一千六百五十万美元,如果我不去,这笔钱他是不会退给我的。≈ap;quot;看得出来,叶法拉的确赌的很大。

    徐云知道,这是他最好的机会:≈ap;quot;我不会答应的。”

    ≈ap;quot;什么?≈ap;quot;叶法拉眉头一皱,疯子也不解的看向徐云,要知道以疯子的内心看来,能去金角那种地方是非常刺激的!

    徐云坚持道:≈ap;quot;我说我不会去的。因为太危险了,我不能保证我有没有命活着回来。”

    叶法拉盯着徐云看了很久,终于,她猜透了徐云的心思:≈ap;quot;好吧,你想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但你处理完你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帮我。”

    徐云面色犹豫不决,最终做出决定:≈ap;quot;地址发我。”

    ≈ap;quot;你这么说,那我就当你答应我了。≈ap;quot;叶法拉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被动。

    ≈ap;quot;我不会随随便便欠别人的。≈ap;quot;徐云道:≈ap;quot;你帮了我,我就一定会帮你。只要我做完我要做的事情,金角我可以去,命我也可以赌。”

    叶法拉认真的看着徐云的眼睛:≈ap;quot;那你能告诉我,你到底要找军方的人做什么吗?”

    ≈ap;quot;叶总,谁都有秘密。≈ap;quot;徐云一口回绝:≈ap;quot;你不会认为我跟军方的人有牵扯吧……呵呵,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觉得我还需要找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叶法拉的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她很快把地址编辑下来发送到徐云的手机上。徐云收到地址之后,微微一笑,只有见到了虞美人,他才算是不虚此行了。

    ≈ap;quot;叶总,谢谢。≈ap;quot;徐云道:≈ap;quot;我很快就会处理好我的个人私事,到时候一定陪你去提货。”

    看到徐云起身离开,叶法拉开口道:≈ap;quot;军方的人不是那么好接近的,而且你要找的人一定是秘密组织的人,你可千万别在跟我去金角之前就挂了。”

    徐云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便匆匆离开。

    疯子茫然道:≈ap;quot;叶子姐,徐云没事儿去招惹军方的人做什么?这你也让他去?搞不好他真的会栽了!”

    ≈ap;quot;他敢去,就说明他有这个本事,如果他真的栽到军方手里了,那金角带他去也没什么意义了。≈ap;quot;叶法拉道:≈ap;quot;那地方到处都是佣兵,我到想借这个机会看看徐云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刚走出去的徐云又匆匆回来,搞的叶法拉跟疯子一头雾水:≈ap;quot;叶总,把手机借我,我刚坐进车里就发现手机不见了!”

    ≈ap;quot;那么粗心?≈ap;quot;叶法拉也没多想,就把手机递给了徐云,徐云迅速拨通了自己的号码,很快,手机在徐云裤子后兜里响起。叶法拉无奈的笑了笑:≈ap;quot;骑驴找驴。”

    徐云尴尬的笑了笑,把手机还给叶法拉,然后再次匆匆离开。他这一出骑驴找驴可是有意而为之,就在他拿叶法拉手机拨通自己手机号的时候,已经迅速背下了手机上的一个来电号码,就是刚才给叶法拉打电话的号码。这个号码牵扯到警局内部的内鬼,非常总要……

    【ps:兄弟们别忘了顺手一顶,给个赞,给个推荐,给个花花给个票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