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2章 越境

 热门推荐:
    徐云坐在车一路向南,除了上厕所,几乎吃饭睡觉都没下过车,前排的两个司机交替开车,途一停都没有停歇。徐云心只有一个感慨,若要自驾去华夏的南边境去游玩,一定要选择性能较好的越野车,若是赶上连续的阴雨天气,很容易一路泥泞,要不是这辆JEEP牧马人性能强悍,早不知道要多少次给撂在泥窝里了。

    说句实在话,那些百万级的什么Q,X6,什么G级大奔,揽胜还是凯雷德,在这种恶劣路况下的表现绝对都不如这辆不足六十万的纯越野性能车。但话又说回来,这辆车也的确没任何的舒适性可言,徐云一路坐的是腰酸背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疲,乏,倦,是徐云现在最大的个心里感触。

    ≈ap;quot;快到了吗。≈ap;quot;徐云的耐心已经快消磨光了,天色已经晚了,黑夜一旦降临,一切将会更难前进。

    在申江怒烧大荣电子之后,他们便马不停蹄的跑出来,虽然徐云很清楚村加彦不敢让警方介入调查,因为他大荣电子厂里做了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但叶法拉他们可不知道。徐云又不能把话说的太明白,只能跟他们慌忙出发。

    叶法拉选择跟徐云在同一辆车上,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便是她在徐云身边会有安全感,先不管她是不是申江那个人见人畏的黑寡妇,归根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是女人就会希望身边能有个给她安全感的男人,再强悍的女强人,亦是如此。

    对于徐云的这个问题,叶法拉也只能抛给司机:≈ap;quot;你走的路到底对不对?”

    ≈ap;quot;我们已经过了岔河查线所,北面那条河便是南腊河,我们沿河西上,很快就到国界了,那地方是华夏跟老窝和缅甸的国交界处,丛林很多,要找安全的地方通过,可能会绕一些路。≈ap;quot;司机的回答让徐云看到了希望,终于快到了。

    叶法拉的表情开始紧张了起来:≈ap;quot;越是快到边界处了就越是要小心谨慎一点,一定要避开边防部队。”

    在这类无人区或极少居民居住地边境线,必定设有驻地的陆军野战部队,这些人素质极高,担负着巡查边境线的任务,还肩负着保护界碑,防止偷渡和武装渗透等危害边境安全的事情,他们必须确保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

    ≈ap;quot;停车。≈ap;quot;徐云突然道:≈ap;quot;给我看看GPS定位。”

    原本司机不想理会徐云,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自认为自己可以躲过边防部队,但叶法拉轻咳一声,他们还是乖乖停下了汽车。

    很快,跟在徐云后面的两辆黑色揽胜也停了下来,疯子和财神纷纷在车内跳下来,直接走上前,想要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因为这两辆车多次陷入泥窝,两人也多次下车推车,所以满裤腿和鞋子上都是泥巴。比起一身干净的徐云和叶法拉,简直就是两个要饭的。

    ≈ap;quot;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走了?≈ap;quot;疯子嚷嚷着就走向前。

    徐云对叶法拉淡淡道:≈ap;quot;让他闭嘴,越是接近边境就越危险,不想把边防部队招来就安静点。”

    叶法拉当即一声训斥,疯子就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

    徐云根据现在的卫星定位很快辨别了他们现在所在的方向,他在这里执行过任务,所以对这里边防部队的驻军还是有所了解的,很快便制定了行车路线,然后让疯子和财神的车都跟紧了,千万不要掉队。

    ≈ap;quot;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司机,来这里也不下十次八次了,我走的哪些地方都没碰到过什么边防部队。≈ap;quot;开车的司机有些抱怨。

    ≈ap;quot;我不知道你走的是什么路,但我相信我这条路绝对不会有问题。≈ap;quot;徐云懒得跟他争论,或许他运气好,毕竟边境那么长,若是小心一点,在很难通过人的哪些地方蒙混过去也不难,但现在可是辆车,多少都有些显得招摇,必须找一个绝对安全的道路。

    徐云找的这条路绝对是一条超级烂路,硬是把两辆揽胜给个咔的砰砰直响,但顺利的是他们最终通过了边境线。

    这个区域便是金角的地盘了,徐云很清楚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任何事情。但不论发生任何事情,他都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不论是有狼还是有虎,徐云都不会退缩,他誓言要断掉这个毒窝。

    想到自己的兄弟或许还要晚一天才能赶来,徐云也只能尽量压制自己澎湃的心情。

    一旦过了边境,叶法拉便用卫星电话跟巴猜取得了联系,根据GPS的定位显示,叶法拉将自己所处的地方告诉了巴猜,巴猜让他们稍后,他会安排人去接他们。

    接下来的等待才是最无聊的,这该死的地方蚊虫特别多,而且又特别的毒,尤其是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下来,叶法拉为了不被咬到,几乎是全身都包裹的非常严密。

    徐云大老爷们到无所谓了,再说了,他虽然看似皮肉挺白嫩的,实际上却皮糙肉厚,很少有蚊虫会选择徐云这种叮不动的肌肉叮咬。

    这可苦了疯子和财神,这两人虽然一直没有停止拍打,却还是被至少咬了几十个小红包。

    ≈ap;quot;狗日的怎么还不来啊!老子都快被咬死了!叶子姐,巴猜那王八蛋不会是再玩我们吧?≈ap;quot;疯子忍无可忍了,他几次试图用海洛因来控制自己身上那些红包的痛痒,但无奈那些蚊虫不停的骚扰,让他连吸个粉儿都不得安宁。

    财神也有些按耐不住了,看着即将挂起的月亮,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担心:≈ap;quot;是啊,这都两个多小时了,还没有人来接我们,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作为海洛因提炼专家,财神被带到金角无可厚非,虽然疯子能辨别货的纯度,但他必须吸食之后才知道,这次叶法拉可是要了六千六百万美元的货,相当于四个多亿的人民币,八十万克海洛因可是八百多公斤,若是都要疯子来辨别,那疯子肯定直接死在这里。所以叶法拉需要财神的帮助。

    ≈ap;quot;再等等吧,若是他们在泰国边境赶过来,最少也要一个多小时,这里恐怕也下了好多天雨了,路不好走,可以理解。≈ap;quot;叶法拉到显得安静了很多,阴雨天气让她的心情并不是太好,但已经来到了人家的地盘上,当然会被动一些。

    金角,阴森夜晚,阴雨天气,蚊虫无数……

    他们面临的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任何一样都会让人觉得头疼,但现在却都堆积在了一起,任凭谁都会心情压抑,非常不爽吧。所有人都在等待,都在忍着。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来接他们的人身上。

    又是一个漫长的一小时,就连叶法拉也按耐不住了,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巴猜安排的来接他们的人竟然还没有到!

    就在这时,叶法拉在车内的卫星电话响起,她急忙接起来,果然是巴猜的声音,叶法拉有些微弱的怒意:≈ap;quot;巴猜,你到底搞什么名堂!你的人呢!个半小时了,你的人为什么还没有到!”

    ≈ap;quot;叶小姐,你不要这么着急呀,你着急,我也一样着急,我派去的人刚才给我了消息,他们陷入了泥坑,现在车都出不来,晚上那么黑,又没办法找人帮忙,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ap;quot;巴猜一番话下来,彻底让叶法拉的心没有了希望。

    ≈ap;quot;那你什么意思?你是让我在这荒郊野外过一夜了!≈ap;quot;叶法拉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ap;quot;巴猜,如果你要整我,我没意见,但你别玩儿这么过分。在申江的时候可不是我故意找来了警察耍你,你也用不着这样耍我吧。”

    ≈ap;quot;哎呀,叶小姐,看你说的!我巴猜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我当然也不想让叶小姐这么性感的美人睡在荒郊野外啊,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有办法控制和改变啊,只能希望叶小姐你多多包涵了。”

    如果是在申江,叶法拉一定会爆粗口骂娘,但在金角,她选择了忍让,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忍,什么时候不该忍:≈ap;quot;好,那我等你,明天早上十点,我给你的人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的人还不到,那我们的交易就彻底取消!那一千六百五十万美元我不要了,但你的货以后别想在进大陆!我说到做到!”

    ≈ap;quot;叶小姐,你别生气,我一定让我的人尽快赶到!千万不要因为这点事情大家伤了和气。≈ap;quot;巴猜听到叶法拉发狠,多少都有些犯嘀咕,毕竟大陆的市场太大了。

    挂掉巴猜的电话之后,叶法拉已经无力再说什么,她只是淡淡说了句:≈ap;quot;熬一夜。”

    疯子想要抱怨,却被叶法拉的目光给瞪了回去,财神的脸上写满了淡淡的忧伤,这注定将会是他这辈子最无眠的一夜,他一定要关紧汽车门窗再睡觉,不然明天自己恐怕就被蚊虫给吃掉了。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好事多磨。”

    叶法拉还能说什么,只能浅浅的点点头,然后对前排的两个司机道:≈ap;quot;你们两个去后面的车找地方休息,我需要安静,我不希望听到大呼的声音。”

    甭管两人有人没有打呼的习惯,老板都开口了,自然赶紧跳下车去后面车内找地方熬过这一夜了。两人跑得很快,都抢着要去财神的车上,毕竟财神的精神要比疯子的正常多了,至少他们不用担心被逼迫吸食白粉之类的东西……

    【ps:新年新气象,有什么花儿草儿票儿统统砸给笔仙吧~啥都要,啥都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