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男人叶法拉这辈子见得多了,只会让她感觉反胃,叶法拉脸上的表情布满阴霾,看着这五个越来越走进自己的恶心男人,她忍不住有些作呕。这五个武装男子似乎也已经断定了他们一行人身上没什么武器,愈发大胆。

    ≈ap;quot;拉基,今天我们让你们兄弟两个先上,但我们欠你们的那些赌债可就算两清了。≈ap;quot;角眼的东瀛人淫笑着对身旁的那两个黑人兄弟道:≈ap;quot;怎么样?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们可不要在我们没碰之前给玩坏了啊,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响彻夜空,显得格外阴森恐怖,因为对方说的是英语,所以疯子跟财神根本听不懂,并没有感觉出什么来,也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在调戏叶法拉,不然的话以疯子那脾气,早就暴跳了吧。

    徐云一步上前,把气的浑身发抖的叶法拉挡在身后,试图继续跟他们沟通:≈ap;quot;朋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也是来谈生意的,大家都是一条道上的人,说不定我们的合作伙伴就是雇佣你们的老板,可千万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伤了自家人。”

    褐色皮肤的赤膊汉子闻言也有些道理,他在这几个人说话似乎也比较有分量,他一把拦住那个要给徐云点颜色看看的白人,开口问道:≈ap;quot;那你们告诉我,你们要跟哪个老板谈生意。”

    如果徐云说的人真的是他们老板,或许赤膊汉子还真会拦住这些人不要动手,但如果徐云说的不是,那恐怕他们就不会客气了吧。毕竟金角的势力之间斗争也是常事儿。互相之间谁都不服谁,吞点对方的≈ap;quot;客源≈ap;quot;也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这些徐云自然想的明白,所以他不敢赌,毕竟金角的势力太多了,只是他知道的恐怕就不下一百个势力比较强大的。这道选择题,选正确答案的几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ap;quot;我们是来找巴猜交易的!≈ap;quot;叶法拉突然开口道:≈ap;quot;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巴猜的人,但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碰我们一下,巴猜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五个人听到巴猜的名头的确是有些唏嘘,但随后那个白人似乎想到了什么:≈ap;quot;不可能,如果你们是来跟巴猜老板做交易的,为什么巴猜没有安排人来接你们,你们是不是以为随便说一个势力大的老板,我们就会上当?哼,就算你们是巴猜的客人,但巴猜也应该懂规矩,天黑之前若不能把自己的人接走,那就怪不得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ap;quot;没错,普利亚说的对!现在已经是深夜,没有人接走的客人,谁都可以动,这是金角的规矩!≈ap;quot;角眼东瀛狗似乎生怕错过长久不见的女人腥味,急忙道:≈ap;quot;就算他们是巴猜的客人,但巴猜没守规矩,那也怪不得我们了……”

    ≈ap;quot;大不了杀人灭口……≈ap;quot;一对黑人双胞胎兄弟似乎也对这件事情没有停手的意思。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赤膊汉子似乎也下定了决心冷冷道:≈ap;quot;既然你们已经落在了我们的手里,我们只有一条路给你走,把钱和女人留下,我就让你们走。”

    疯子虽然听不懂英语,但是他还是知道英语Money是钱的意思,有些激动的嚷嚷起来:≈ap;quot;他们说什么? 吗内 ?想讹钱是吧?哥!你告诉他们,他妈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看到疯子激动的样子,角眼东瀛狗再次提起手一把上世纪六十年代制造的AK-4,瞄准了疯子:≈ap;quot;闭嘴!”

    疯子虽然够疯够狠,但真的面对一把突突两声就能将他的身体给穿透的家伙,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说起来,这些人的武器装备还真的是够落后的,起码在徐云的眼里是这样的,东瀛狗手里拿的是一把破旧的AK-4,白人手里端着的更是二战时期的古董级捷格加廖夫轻机枪,徐云都怀疑这些东西他们是在哪里捡来的破烂!两个黑人手的65式步枪显然也已经过时已久,唯一年代先进一些的武器应该就是赤膊褐肤汉子手里那个稍加改动过的81式步枪了……

    显然,这个佣兵团绝对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佣兵团,就拿武器来看,也就是这金角四流垫底的武装组织。

    徐云嘴角突然扬起,脸上邪意突闪即逝,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徐云竟然大喝一声:≈ap;quot;疯子,那个白人交给你了!财神,你对付这个赤膊的汉子!”

    话音起的时候,徐云便已经一脚勾飞了那个角眼东瀛狗手的AK,不等他回过神来,一记鞭腿狠狠扫在对方脸上,那角眼的东瀛混蛋直接被徐云踢了个百六十度回旋,应声栽倒在地。

    就在徐云出手的刹那,对方其余几人大惊失色,两个黑人马上要端起手步枪,徐云俯身在泥泞的土地上抓了两把泥,直接甩在了两个黑人的脸上,这下他们在黑夜标志性的大白牙也不再洁白……

    疯子得到徐云命令,毫不犹豫就飞扑到那白人面前,双膝狠狠压在那白人的肩膀上,一掌直接怒拍在对方天门盖,双膝紧夹住白人脑袋咔嚓一个旋转,硬是将头给扭了个一百八十度。

    而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财神根本不敢面对那赤膊褐肤的汉子,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赤膊汉子已经把手的步枪端起瞄准了徐云的后背,在他扣动扳机的一刹那,突然感觉下体传来一阵阴风!紧跟着,那种撕裂的蛋碎之痛让他意识到,人这一辈子千万不能小看了女人。

    叶法拉迅猛的撩阴腿直接将一米九的赤膊汉子给踢的跪倒在地,她也顺势夺过对方手的步枪,扬手狠狠砸在他的太阳穴上。这时候搞定了白人的疯子又猛扑上前,直接把已经昏迷的赤膊汉子一脑袋按入泥窝之!

    徐云则是趁两个黑人被泥巴糊住了眼睛的时候,点脚轻勾起两人手的枪支,直接让两人互相把枪口对准了对方的脑袋,在这种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扣动扳机,同时两声枪响响起,两个黑人应声倒地。

    现在,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五个武装佣兵就只剩下了这长了双阴狠角眼的东瀛杂种。

    东瀛狗紧张的看着徐云,他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后爬着,口不停的在求饶:≈ap;quot;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我发誓我马上就滚出你们的视线,让你们再也看不到我……求求你就把我当个屁一样给放了吧……”

    ≈ap;quot;他说什么!≈ap;quot;听不懂英语的疯子焦躁的问道。

    徐云看了眼疯子,给疯子翻译道:≈ap;quot;他说,让我们千万不要放过他,如果放过了他,他一定会找来更多的同伙,一定要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徐云这话,疯子可是真怒了,他一把拎起那东瀛狗手里丢掉的AK-4,直接对准那东瀛狗的脑袋就是突突突几枪,那东瀛狗的脑袋就像一团猪下水被捏爆一般,溅的四处都是……

    徐云和叶法拉恶心的转过头去,财神更是忍不住哇的吐了一地,那些随车来的司机也都纷纷转过头去,谁都不想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个刺激。而疯子却一点都不受影响,还上前把这些人手里的武器都给收了回来。

    ≈ap;quot;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ap;quot;徐云迅速做出判断。

    叶法拉现在对徐云已经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ap;quot;听你的。≈ap;quot;然后转头对所有人说:≈ap;quot;全部都上车,马上准备撤离。”

    徐云的野外生存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这种时候必然是要抓紧撤离,枪声一定会招惹到人,他们必须在更多的武装佣兵赶来之前离开,就算这几个人所在的佣兵团绝对不是什么牛叉的大佣兵团,一旦惹上也足够讨厌的。

    徐云用叶法拉递过来的矿泉水洗干净手,直接上了这辆牧马人的驾驶座,开车在前面带路,领着两辆揽胜迅速的撤离了现场,一路上他一直让叶法拉帮他开着GPS,拿着指南针,他需要知道方向,金角的这种密林很容易迷路,而且徐云还要避开有可能存在危险的路段。

    经过了个小时的跋涉,直到发现油箱快空了,才停下车,让后面的人拿上带来预防万一的油桶给辆车都加满油。借着其他人加油的机会,徐云四下巡视了一翻,大致基本可以肯定这地方应该不存在什么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示意可以在此地休息。

    经过这翻折腾,所有人都真的是倦了,就连一直都精神头很好的疯子,吸食了那么多海洛因,也提不起来神儿了。

    已经是凌晨,月亮挂的很高,徐云并没有再次跟叶法拉一同躺在后排放倒的座位上,他坐在驾驶座上闭目养神,第一是能在有危险的时候及时撤离,第二是他真不敢想象,如果刚才没碰到那几个骚扰他们的武装佣兵,他会不会真跟叶法拉发生那种事情,那样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

    叶法拉也同样没有再邀请徐云,因为此刻的她,也在考虑同一个问题,如果她真的跟徐云发生了某种关系,她以后应该怎么办?难道真的以徐云的女人而自居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徐云又会不会介意?她又是不是需要跟徐云解释一下她跟上官羽帝之间的关系,跟他说明白,其实她不是什么寡妇,她也是一朵含苞未放的玫瑰花……

    【ps:元旦也没能陪家人出去放松一下玩一玩,都因为苦逼的码字~为了以后家庭拍照,最近刚入手一个入门级的单反机,有骨灰级玩摄影的兄弟吗,若是有淘汰的镜头舍得送给我,我一点都不介意是旧的,哈哈哈哈~可以共同探讨嘿,我学习为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